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湘韵征文 > 湘韵征文

【原创首发】 【湘韵】从山沟里走来的湘韵小编辑(散文)文字大小:  

    

作者:黄金山   鲜花数:47朵   赠花      阅读:3097   发表时间:2017-12-10 21:43:26  字数:4547   评论: [A]

【编者按】看完此文我非常感动,一位居住在偏僻山区的老人,一生坎坷、饱经磨难,可却始终坚持一颗初心,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写作。如今作者又在湘韵文学网做编辑,老当益壮,为湘韵文学的发展和繁荣发挥自己的余热,做出自己的奉献,让人敬佩。作者在湘韵文学网做编辑两个多月时间里,一直兢兢业业,克服困难,抢着编文,敬业精神让人感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作者虽然在写作和编辑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绩,却一直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实为大师风范。这篇文章全文分三个部分,分别介绍了自己的身世、自己如何与湘韵结缘以及自己对湘韵的印象,语言朴实,感情真挚,条理清晰,倾力推荐大家阅读。感谢您参与湘韵三周岁生日主题征文活动,预祝取得好成绩!【编辑:为爱守候】

   一、一个饱受灾难而安分的文人
  我家住在鄂西恩施州与四川万州交界的利川团堡镇乡下,这里数我们村最贫困,也最不受人重视,因为这里尽是小山包,沟壑纵横,土地贫瘠,山水无特色,内部无资源,辖区无景观,好多坡地、槽地乱横在林荫里,加上严重缺水,农民生产总是保持在勉强糊口的日子里。直到如今,许多地方连机耕路都没有畅通。我家住在一个最狭窄的山窝里。三间塘泥垒砌的石墙矮屋,那是在42年前自己亲手垒的,早在20年前就成了危房。也许是老天保佑,我的危房至今还没有彻底垮,我们四代人还勉强可以居住在里边,烧着柴草度日......
  我发奋读书时,真是三年自然大灾害的年代,我家穷,吃草根树叶度日,爷爷奶奶都相继饿死。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无力送我去上学,读到小学就失学了。后来的一点文化全靠自己坚持不懈地天天自学,年年自学。
  也许有人会说:“那你为何不修几间楼房呢?为何不改善生活条件呢?”是的,我家要是不出灾难,也许我还是可以修一间楼房的。因为我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就积极响应党的计划生育政策,领取了独生子女证,以后就遵照政策再没有生育。2000年到2007年,我的独生子在浙江龙港打工创业,已经有了初步成就。可是在元月份,他看到家乡一个男打工仔在那里漂流,没有饭吃,没有活做,没有居住的地方。儿子就做好事把这个家乡青年引进自己的住房同居同吃,每天付给100元工资给他找活干。谁知好心没好报,成为引狼入室,那青年每天暗中偷去儿子的放在床头罐里的零钱。儿子就当面教育他不能这样做。那青年就怀恨在心,买一把尖刀进屋,朝看电视的赤膊儿子就突然猛砍,欲置之死地。儿子遭到偷袭,勉强反抗。全身被砍29刀,肚子划破,肠子流出,鲜血遍地......当即晕死,凶手逃走!
  儿子幸得其他打工的友人救助,用瓷盆盖住肚子,用把车拉到三十里外的医院救治。全身血流干,医生一边输血,一边叫安排后事。儿子死了九小时后被救活了。我们在三天后才赶到龙港。为了救治儿子,花光了我一个乡村小学教员20多年的全部积蓄。(那时我们包括生活费一年才156元工钱,后来最高一年也才4000元收入。)因此我没有经济来修什么房子。直到退休,我还是没有车子、房子和票子。儿子成为伤残,没得到任何救助,也没有职业,成为流浪汉。凶手被抓坐牢,没有赔一分钱医药费......
  我无处申诉,没有背景的小学教员没得人理睬,只好默默地忍受着。我除了帮助老伴做两亩责任地外,就是写文。我从1966年起,就开始给报社、广播站投稿,养成每天必须写文的习惯。因此虽然我只读过小学,但是写的散文、小说、论文、新闻等都还频见报端和杂志。有三百多篇教学论文发表在全国的业务报端。发表文字累计不少于1000万字,也因为文字出色当上初中教员,教的学生成绩优秀,也当过县市的模范教师,业绩写进《利川市教育志》,我也帮助好些中小学教师写出他们上职称的论文。可是自己呢?评职称老是受压制,当权的领导老说我没文凭不合格,因此到老也总是没有得到相应的职称。后来还被官人“瞎眼狗”设计把我贬到高山小学,直到58岁还带着70个小学生的住读大班,不辞辛苦地劳累到退休归田......
  2005年,我们州市开始创建诗词楹联大市,我就被拉入镇市的诗词楹联创作队伍。我就苦钻格律,勤写诗词,还是有很大进步,成为州市诗词学会的主力会员。2013年诗词楹联大市大镇建成,通过验收合格挂牌。我也基本把写诗词的基础知识学巩固了,成为恩施州诗词楹联的先进个人,得到“山居诗人”的雅称。我坚持每天写诗词,与文字作伴。把写的诗词发到一些比较正规的网上,得到交流和指点。还在一些诗词和文学网上当过编辑、做过首席版主和管理员。至今也有近千首诗词在刊物发表,也有了自己的几部诗集。
  但是这些荣誉和光环并没有解脱我的困境,伤残的单身儿子漂流谋生,无娘的孙子依靠我读着质量低下的学校,银发的老伴辛苦地种菜,高龄的老妈依靠我度日。一家四代居在陋室,过着安分守己,没有乞讨,没有哀怜,没有奴颜卑膝,淡泊清苦的生活。可是对于我却以精神富有、文化富有自得其乐,随时随意地写些自己喜欢的文字,有时也帮助农户写一些对联等等,做山卡卡里的一个小小文人。
  
二、一个喜欢上湘韵文学网的文人
  有缘来到湘韵文学网,是由于一个文学老朋友的介绍。老朋友名叫田宣传(网名为金牛),那时他在边缘文学网当站长,我在那里当诗词编辑。2012年的一天,他对我说:“你到湘韵文学网去发稿吧,那个网站很正派,质量也高。”于是我就试着登陆了这个网,接着就注册参与。
  我细细地看了湘韵文学网的每个栏目,觉得适合我发稿的栏目很有几个,什么“湘韵散文”、“古韵今弹”、“故事荟萃”、“杂文随笔”、“传奇小说”、“乡土风情”等等,我都有文章可发。我想:我在这里学习一定会得到帮助和提高。于是我就决心在湘韵文学网安家。坚持每天发一篇文章或者诗词。只要我们镇和村不断电,不断网,我都坚持发文、发诗词。这样,我就成了在湘韵发文最多的一类作者。我还坚持每天看1--3篇湘韵发表的文学作品,学习他们的长处,来提高丰富自己。
  我的文章和诗词得到湘韵大多数编辑老师的赏识,他们精心地为我的文和诗词撰写编者按,鼓励我不断努力。还不断推荐我的诗词文章为精品,送花加月亮,我很是高兴。这期间,我把湘韵当做全国最好的文学网,一天不来学习就感到失落,就充满遗憾!非要补上不可。
  我的性子有点急躁,有时看到发的文或诗词没有被编发出来,就有点意见,说编辑没有履行好职责。有时还催他(她)们快点编发。因为在湘韵做编辑大多是兼职,又没有报酬,完全是尽义务。有时编发慢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可是我这个急性子就是心里感到窝火.......
  好在大多数编辑都很理解我这个读书少的乡下老人,很宽大地原谅我,把我的文都是尽快发出来。后来编辑们了解到我的性格,更是对我另眼相看......
  我在湘韵文学网认识和结识了许多好的、有真才实学的好编辑,如:风起的地方、腊梅、素心若雪、烟儿、上官蓉儿、绝对一八六、云淡风轻、敬天、为爱守候、虬龙子、如风,翩翩君子、雨潇等等,这些编辑老师很有才华,也很敬业。我特别喜欢读编辑老师的按语,使我从他们的按语中学到许多,增长许多,提高许多,感谢他们的每一次编辑,感谢他们的每一次指点,感谢他们的每一次问好,感谢他们每一次鼓励!
  于是我就非常喜欢湘韵文学网,坚持积极地为湘韵文学网投稿。有时地里农活忙,没有写好的文稿,就利用间歇时间,放下劳动工具,带着汗水来写。有时被停电了,就点起油灯和蜡烛来写......反正我要保证在正常的情况下,每日都有文发到湘韵。几年来,我在湘韵发帖已经逾越千篇。被湘韵文学网站评为“精品强手”和“湘韵之星”。为此我感到很是欣慰。一个贫困的、没有文凭的乡村老人,能在全国这样好的网站得到如此殊荣,真是很开心,很快乐!
  
  三、一个学做湘韵文学网的小编辑的文人
  今年七月中旬,湘韵的短篇编辑为爱守候热诚地多次邀请我到湘韵做编辑。我虽然内心感谢他的引荐和信任,但是还是害怕自己没有能力来做好这里的编辑,因为这里作者众多、实力雄厚,做不好对网站影响不好,开始就没有应承。但是为爱守候编辑一再坚持邀请,我就不好再借故来推脱。就答应来学习,来试试,不胜任就马上退出。
  网站同意我来当编辑了,我就怀着学习的心理来做这项有益的事。我开始当编辑的那天,就不知天高地厚地拉来一部长篇小说《清风剑》,那是湘韵文学网“绝品高手”江南铁鹰大师的杰作。我怀着忐忑的心开始用心阅读,心想,如果第一篇评不好就很丢人,对不起引荐我的大编辑。我慢慢地品读着,作品很大气,主题很深厚,情节很曲折,构思很独到,文字很生动。我眼睛看花几次,稍事休息又来读。足足费去大半天功夫,才大胆地写出一段百十字的“编者按”。还不知道叫不叫“按”,反正是一个真诚的读后感吧。我开始不会操作,试着好几次,才把小说发出,送上鲜花等等。
  我居然没有想到,我的“编者按”还得到网站老师的认可,编写的铁鹰大师的小说也得到“精品”和微信推荐。这算我没有给推荐我的老师丢脸,也算我在这里当编辑的首次成功。于是,我就胆子大起来,每天只要发现属于我们栏目组的文章就编,有时也给其他栏目组编,虽然我不算编得很好,但是第一月我的编辑数获得排名第三,第二月就获得第一。编辑的多篇作品也被推荐为精华作品。不少作者也给我呼老师,还写来感激的话语,给我鼓励很大。我感到湘韵的作者也大多有高的素质。因此,我每天都去后台看看,发现文就拉来编,不让作者过久地等待,尽力做到对作者负责。
  可是问题不断出来,非常影响我的编辑工作。第一件就是我的左脚遭遇意外受伤。那次我被邀请去我们镇的先进村农安合作社搞书画活动,为这个农安合作社宣传包装。那天太阳很大,温度达到30度以上。中午12.10分,我们去该村一家叫“玉润山庄”的农家乐就午餐,我和同事们行走在光滑的地面上,也是我活该倒霉,左脚无意地踩到一只倒立的废弃的一次性胶杯,当时“嘭”地发出声响,我的左脚就遭到像拳击了一下的感觉,当时就麻木倒地,脚也开始肿胀。坚持搞完活动回家。当晚脚就肿胀起来,麻木不能灵活走路。第二天到村卫生室,又到集镇药店去买回“云南白药喷雾剂”、“麝香搽剂”、“筋骨活血膏”、“三七药膏”等等一大包药,连吃带搽,一天不敢忘。可是20多天,左脚依旧肿胀,只好住进镇医院。一直住院20来天,我就无法来编辑文章,心里很失落。这期间,我就在夜间来看后台文章,有就坚持编一篇,用编写按语来安抚我的伤痛。
  还有的问题就是我们这里经常遭遇突然停电和断网。有时你好好地用着电脑,突然断电,写的按语一下报销,真恼火也!我就没法子编出作者的文章了。
  今年11月27日中午1点多,我正在网上编写作者周静华写的《道不尽的白马河》按语,繁忙中突然网络中断,导致按文没有发出丢失了。原来是我的网络线被当地供电部门派人突然来剪断了。我去查看,我的网线剪断成多截,抛到荒沟边。我心里很悲哀,马上跛着受伤的脚步行一小时去集镇哀求电信部门给以修理,他们开始冷若冰霜,不予理采,直到来反映的用户多起来,他们才开始着急。我为了完成这篇文章的编辑,就到集镇的友人家里,借他的电脑继续编,直到赠完花才完毕。我心里才安定下来,不然我就对不起作者了。以后的几天,我都是到集镇借电脑来编辑。为了借电脑,我还得开支一点小费,比如给他们的孩子买点饮料、水果等,每天要额外开支50---100元,直到五天后电信才给我修好网络。我才能进入后台在家编辑。我想,为了对湘韵作者和湘韵文学网站负责,我多付出一点也没有怨言,只当是交学费。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0 21:44:3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1 05:56:23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梅山妙觉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2 06:11:09给您送了鲜花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