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纸媒刊用

偶遇土豪 作者:如风

  

    一个偶然的机遇,碰见我少时的好友,虽说分别几十年都一直没有见过面,但是今天一见,我就喊出她的名字来,她除了感到高兴外,还有几分惊讶,高兴的是虽说几十年没见,但是我一眼便认出了她,说明她在我心中有地位,我不曾把她忘记。惊讶的是,我怎么会还认出她来呢?嘻嘻,人家可是去韩国整容过了的呀。
  对于她的惊讶,我十二万分的理解。
  她可能忽略了一样东西,女人的美不仅仅是外貌与身段和衣着打扮,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与生俱来的味道,那味道包裹着的不仅仅是意会,还有不便言传的妙境和不似经过冶炼的气质。这些是一个女人的灵魂和护身符,而外在的做作整容,不论做得如何精妙,给人的感觉毕竟不自然,身上飘游着雕琢的气味。更何况我们女人以生具来就有灵敏的第六感官。所以对於她的惊讶,我便见怪不怪了。
  看着她经过整容后僵硬的五官,和经人工打理后的细皮嫩肉,给我一种怪怪地感觉,说不出口。人家体态也算匀称,衣着自然是漂亮,搞不清楚为什么,我看着就是不太顺眼。
  想了半天,我才弄明白,原来匀称的形体和漂亮的五官必须依附于一份神清气爽,才算浑然天成,美丽的境界必须植放在大自然的时空里伸展,升华,那才叫美。像百合,像玫瑰,像桃花等等带着晨露和阳光的生命力。绝不是纸花,塑料花之类的东西。
  我的这个少时好友很土豪,因为人家的老公老有出息了,听说命相老带财了。据说她老公挣给她的钱钱够她花几辈子也花不完。所以,今天她很轻松地跟我说,叫我请两个月的假,她带我去韩国和马尔代夫溜达溜达去,并且保证旅游期间吃,住,行三包。听她一说,我很有些小小感激和羡慕,还附带着有点小小的惭愧。
  可是,接下来我就看见她一个令人恶心地动作,因为这个动作,即刻打消了我对她所有的羡慕和好感,也即刻抵消了我内心的惭愧。并且从心里极度地藐视这个土豪。且责怪自己,真没出息,咋就在第一眼便先认出她来呢,对於这种女人,应该假装不认识好了。
  她的这个动作就是抠鼻屎,只见她先用右手小手指在右侧鼻孔里打着旋旋地抠,把抠出的污物左搓右搽揩在左手掌心里;接着抠左侧鼻孔,边听我说话边抠。
  如是继续把抠出的鼻屎之类用右手左搓右搽於左手掌心。抠鼻孔的动作完成后,马上以右手掌慢慢,细细,用力均匀的搓于左手掌,上下频搓,最后两手互相拍拍,把依附在掌心的那些肮脏鼻屎搓成条状拍打落地。那样子表示抠鼻子工作顺利自然完成了吧。
  也不洗手,抠完鼻子便喊服务员,说准备上菜。在她看来,可能感觉很自然。抑或是没有感觉吧。
  可是,我却恶心到跑去了卫生间干呕了好一阵。出来就找了一个借口,说婆母在家催我回去,很抱歉,不能与她们和他们一起进餐了,并且表示下次我作东赔礼。因为在场的都基本好友。
  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婆母需要照顾,于是,都带着普遍同情和理解的神情放我一马。谢天谢地,我总算是逃出了那个极度不雅又恶心的阴影。
  我这人粗剌剌地,一般情况不会挑剔别人的不是,但是若遇见极不雅之人或事,我的选择是疏离。毕竟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哦。不是标明我有多高雅,但骨子里就是不屑那种目中无人的自顾自,也许她并没有想过,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事后回想起来,不禁就咀嚼起一个女人应该有的魅力来了,我想女人的魅力不仅可以从她洋溢于面部的表情与无声的手语,或一个有所内敛的淡淡微笑或者恣意开怀的朗笑中体现出来,抑或还有这个女人的体态语言,生活举止或有意思的兴趣等可以体现。
  所有令人喜欢和沉醉的美,没有粉饰与矫情及伪装,但带给人的肯定是有外柔的舒展和内心的感应,她可以让心灵微微震颤,无论男人或女人。
  只要人类不灭,女性的魅力就会以文明的方式一直洋溢和丰盈,那份美产生的活力会朝气蓬勃地一直鲜活着,所以,人类对女性美的追求与神往将会无休无止,也许后人比我还会更挑剔呢。sVt湘韵文学网

如风纸媒_副本.jpgsVt湘韵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