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纸媒刊用

民间史记——听奶奶说历史(作者:为爱守候)

  

    奶奶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但奶奶生前和我说的那些过去她亲身经历的历史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的爷爷是清朝末年人,比奶奶去世得更早,在我的脑海里没有留下多少印象。我的奶奶是民国初年人,一直活到了八十四岁才去世,看到了她的重孙子,比我的爷爷要幸福。我的爷爷奶奶现在要活着,大概快满一百岁了吧,真的应了那句话:人生不过百年。一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岁月的长河里也许就如弹指一挥间,但于人生,却是人的一生还有余。奶奶一生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如果现在还活着,一定就如我们这个家族历史的百科全书。
  记得小时候奶奶还是很疼我的,在我珍藏的我小时候唯一的一张照片上的我穿的就是那年奶奶给我做的一件牛仔布褂子,看到这张照片我就会想起奶奶。也许现在的人觉得这不算什么,可那时都很穷,当时一流行牛仔布(那时叫劳动布)奶奶就给我做了一件褂子,却没有给哥哥和弟弟做,现在想想,奶奶那时是不是有些偏心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已无从考证,但奶奶疼孙子是肯定的。照片上的我一头乌黑的头发盖住前额梳向一边,白皙的脸庞,带着英气明亮的眼睛,堪称英俊少年。记得有一次,我不知是因为淘气还是犯了什么错,后背都被母亲用竹条打出了一道道血印子。奶奶赶紧把我拉到她屋里,奶奶的屋里成了我安全的避风港,感觉是那么温暖。记得那时小舅奶和奶奶的关系特别好,经常来看她。小舅奶说话的声音特别高,还很风趣,一看到我就会很吃惊地说:“看看这孩子长得柳红似白的,就像个小姑娘。”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明明是个男孩子,却说像个小姑娘。其实,我知道小舅奶是在羡慕奶奶,夸我长得俊。
  那时的穷乡僻壤,没有电灯,没有电话,点的是煤油灯,做饭烧的是柴火。夏天一把扇子就是空调,冬天就在堂屋里用火锅烧柴火取暖。虽说烧的是柴火,可平时生火取暖也是奢侈,只有在过年天气特别冷时,才在奶奶屋里生一火锅火取暖。因为一来奶奶年纪大了,特别怕冷,二来表姐她们等亲戚会到奶奶屋里给奶奶拜年。亲戚家人围坐在火锅边,除了嘘寒问暖,奶奶还会聊起往事,我们都听得入了神。奶奶一打开话匣子,过去的历史就一幕幕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因为是奶奶亲身经历,所以觉得更可信。
  爷爷那时很能干,有自己的庄园,庄园的四周有很多的田地都是爷爷租种的,忙的时候还得雇伙计。闲的时候爷爷奶奶还磨豆腐做生意。那时爷爷能干,奶奶聪明贤惠持家是把好手,姑姑们勤劳,所以那时我们家虽算不上富有,可也过得去。可这一切也被土匪看在眼里。
  大概民国中期,中国军阀混战,盗匪横生。我们这偏僻的乡村更是天高皇帝远,土匪经常打家劫舍,如果不给钱,就把人吊起来用火燎。我的爷爷奶奶很晚才有我父亲,上面两个都是姑姑,所以把我父亲视为掌上明珠。可是有一天夜里,土匪却把还在襁褓中的父亲抢了去,要爷爷拿钱,不然就撕票。听说爷爷当年还有些能力,有几个可以帮忙的把兄弟,后来爷爷托人花钱才把父亲赎了回来。事后奶奶他们才知道是我们当地的一个张姓土匪把外面的土匪带来的,因为这个土匪对我们家特别了解。这个土匪平时到爷爷家串门,爷爷都好吃好喝款待,可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止他那罪恶的念头。中国一解放,这个张姓土匪就因为罪大恶极,被政府枪毙了,可是他的儿孙后代至今仍生活在我们当地。现在说这些事,现在的小孩也许都不相信,现在太平盛世、法制社会的人也许确实难以理解。可这些都是血淋淋的事实,奶奶说那时的土匪都是有枪的,杀人不眨眼。
  小时候,爷爷当年建造的一部分祖屋都还在,庄园的大致轮廓也在。这种庄园四面环水,四周都是很宽很深的池塘,就像护城河一样,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庄园外面。这样的庄园构造易守难攻,当年就是为了防土匪。只到我小时候,我们家当年被土匪撬坏的一副大门都还在使用。
  听奶奶说我们家当年租种的是我们当地一个窦姓地主的土地,这个窦姓地主据说是袁世凯的亲外甥,喜欢研究历史的朋友可以查一查资料。奶奶说这个窦姓地主还不错,秋天收租子的时候,有时就住在爷爷家,人很随和,逢年成不好,还可减一些租子。这和我小时候上学时脑海里剥削劳动人民的地主恶霸的形象大相径庭。
  新中国一成立,农村立即就进行土地改革,地主的土地和一部分财产立即被充公,当年爷爷和奶奶通过辛勤的劳动积攒了一些大洋,正准备买田呢,中国就解放了,奶奶说幸亏没买。土改中,我们家被划为中农。
  小时候上学我就很喜欢读历史,有时没事的时候和奶奶聊天,我就会好奇地问奶奶一些过去的事情。有一次我就向奶奶问起了日本侵略中国的那段历史。我问奶奶当年日本鬼子有没有打到我们这来呢?奶奶说我们这是福地,当年虽说日本鬼子到我们这来了,却已经战败投降了。当年,一支已经战败投降的日本队伍撤退的时候从我们这儿经过,虽说没有烧杀,可他们还是到沿途的老百姓家里抢牲口吃,日本侵略者的贪婪和凶残可见一斑。
  如今奶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属于奶奶那个年代的历史也已成为过往,而如今的我们将继续书写前所未有的更加灿烂美好的历史。 EJN湘韵文学网

为爱守候纸媒.pngEJN湘韵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