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 禁锢的青春

禁锢的青春   【原创首发】

作者:奇书

状态:【连载中】       分类:生活百态

阅读:27457    评论:77    总字数:277348 [A]

最新更新章节:第二十九章 诡谲斗法  加入书架

作品简介

(1983年严打首次全景大披露)
懵懂年少,朦胧人生,停留在开花窗棂,我们的青春到哪儿去啦?谁在黎明微笑?谁在暮霭踯躅?世上千年,洞中一日,总有那么些风华绝代,凝聚篇章,浅歌低吟……
在中国内地某市某区沙河镇的莲花小学校内,住着三个年轻女教师的家属;三个小伙子分别是:冷刚,水刚和吴刚。学校住房紧张,教学任务繁重,三老师的住房仅有十三平方米,闹出诸多不便和笑话。大家发愤要为住上新房而努力奋斗。
冷刚,男。27岁,大学生。是某市某区物资公司宣教股的老师,喜欢舞文弄墨,思想激进,本性善良,脾气平和,信奉“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因此,他与宣教股谢股长,一位立志追求民主自由和真理的青年知识份子,行为和处事均有所不同。
但在对时局的观念和历史的认同等方面,他们却惊人的一致。并借助宣教股这个平台,二人配合得风生水起,演艺了一幕青春人生壮丽的悲喜剧。
严打中谢股死后,冷刚担负起了对其遗属抚慰的责任,谢股之死,成为了冷刚记忆中最惨烈的一颗早坠之星。
水刚,男,27岁,高中生。高中毕业后自愿放弃考大学,当了一个站街头倒买倒卖的单干户。水刚性格豪放粗犷,敢说敢做,组织地下舞会,帮人代写书信,斗殴打架等等。
虽然受尽轻蔑,嘲讽和白眼甚至暗算,但是,他一往如前,毫不后悔。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救了市委组织部赵部长的老爹,从此人生有了喜剧性的变化。
不久,严打开始。水刚因为与沙河镇大老刘镇长和小阿刘镇办主任结下的前怨,旧事重提,被诱捕,并以“纵火流氓份子”罪名,被公开处决。结束了其暂短的一生。
吴刚,男,27岁,大学读了一年级后,因跟不上教学进度而自动退学,本是区食品公司业务股员工,后借调到区商业局业务科工作。
吴刚生性狡黠,私利心重,渴望成功,盼着转正。
为了转成区商业局正式职工,不惜一切手段,费尽心机,努力向上;同时,也受尽了嘲弄,排挤和白眼。
在严打中,为了保住自己和借机转正,吴刚检举揭发并出卖了露水情人王贞和邻居水刚,为自己的丑恶添上了血腥的一笔。
谢股,男,36岁,当年的红卫兵,知青。性格果敢坚定,博学多才,好冲动。
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区物资公司宣教股任股长。
这是一个典型的胆汁质思想者。公开针贬世事,矛头直接指向当局,呼吁“民主!自由!真理!”,并因此和自己的恩人,公司党总支张书记时时发生冲突。
可为了捍卫自己的理想,谢股却毫不退让,针锋相对。
恼羞成怒的张书记起了杀心,借严打之机,将其诱捕;不久,市严打指挥部便以“反革命份子”罪名,将谢股长公开处决。
后来,张书记在冷刚的劝阻下,认识到自己的冒昧无情,后悔不迭地手持全公司干部职工,签字要求放人的请愿书,亲自到严打指挥部要人;但是,却一去不回。
王贞,女,37岁。大学生,原钢铁设计院的女设计师,后因故当了单干户。
在残酷的现实生活里,王贞对以大老刘和小阿刘为首的沙河镇官吏,以及庞然大物的市组织部赵部长,不卑不亢,奋起反抗,公开批评。
进而发展到矛头直指时局,言论激进,大胆惊人,深恶痛绝,这就引起了大老刘一伙的严重不满和敌视。不但非法将其抓进镇办关了大半个月,而且罗织罪名,等候时机。
严打一开始,王贞即被捕入狱。不久,便被安上“反革命份子”的罪名,和谢股,水刚等一起,被公开游街示众后,集体处决。
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是一个孕育着中国何去何从和辉煌未来的踯蹰时段。
一切都在当局虎视眈眈之下,一切都在混沌迷蒙之中,一切都在坎坷艰难起步;各种思潮汹涌澎湃,各种见解纷至沓来,各种呼声倔强而起……
这一切,最后定格于血腥的1983年。
1983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拉开了全国性全面深刻的秩序整顿;残酷无情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剜刻出一道深邃的分界线……
那是一个手法极端和怆然涕下的岁月,令人难忘,记忆泛滥;一代人以自己的迷茫追求和牺牲精神,为今天的中国奠基。
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
以一代人青春名义,后继者,请看天空,天空有无数双不眠的眼睛!
全文最后写到:
……冷刚和达股在人群中钻进挤出,终于找到了一个较好的角度,看到了河滩上的全貌。
冷刚的目光急切搜寻后,最后定格在河滩中间。
在那儿,一片褐色掺杂着石块的沙地上,谢股挺着背脊,安祥的闭着眼睛,嘴巴蠕动着,蠕动着;旁边,是王贞,披头散发,同样挺着背脊,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再看下去,是水刚。
水刚恐怖的瞪着双眼,满头大汗,仿佛还在噩梦中。
然后又看到了早哭成一团,佝偻着身子的王主任,还有把头深深垂到胸前,绝望的副团级保卫部长……第二声哨声响起,唰,六十多枝半自动步枪举了起来。
紧跟着,第三声哨声吹响。
因为是听着指挥员的统一号令,所以枪声响起听来,整齐而雷鸣,仿佛只开了一枪。
砰!响彻云霄,震耳欲聋,盘桓回旋,久久不散。终于,那一直悬持在天上的乌云,被震落下来,呼啦啦的倒悬于天地之间;巨大无比的铅灰色云幕上,一淌嫣红涂抹出血字:
1983年11月27日15点04分44秒……

作品目录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