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杂文随笔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故事佐酒文字大小:  

    

作者:郁李仁   鲜花数:125朵   赠花      阅读:1703   发表时间:2018-04-15 14:44:50  字数:2824   评论: [A]

【编者按】“我有故事你有酒吗?”一篇心情随笔,透过人物对话交流的形式,说出了一段关于情感的酒与故事……【编辑:舒朵】【文章已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3】【湘韵精品推荐180416第6838号】

  题记:除了人名,并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这酒不好喝,燥,烧心,撞头!”几杯酒下肚之后,郁无欢忽然感觉头晕脑胀起来。当然,对于不常喝酒的人来说,酒好不好喝从口感上其实根本品咂不出来,只有真正有了几分醉意的时候,因酒精的作用而造成了身体的不适,方才明白酒的后劲会作孽。
  “照你现在这样的情绪,就算给你喝世界上最好的酒,你也照样会烧心撞头。”相伴的卫宫紫一言中的。“难道不是吗?”卫宫紫追问。
  郁无欢没作答,只是狠狠地摇了摇头,似乎想摇出几分清醒,把那迷糊在脑袋里的昏蒙摇散开去。须臾之后,感觉这摇头晃脑的办法见了几分效果,至少虚浮于眼前的那层若有若无的雾霭,在渐渐散去。
  抬眼望望夜色中的周遭,在郁无欢和卫宫紫坐着的摊篷之外,雨是越下越大。或许是因为大雨,又或许是因此刻已是深夜,篷内的烙锅摊生意不是很好,除了郁无欢和卫宫紫外,再没有其他客人。
  烙锅摊老板也愁,私底下在心里对郁无欢和卫宫紫翻了无数次白眼——本来生意就淡,客人稀疏,就这两尊老大不小的男人,叫了区区二三十元钱的菜和两瓶价格低廉的酒,这一坐就是快两个小时了,老不结账滚蛋,就在那儿叽里咕噜说着故事,真心烦。“唉,这天啊,真霉!”老板望了一眼篷外的雨,自顾自地喃了一句,或许这话里有弦外之音。
  许是郁无欢刚刚的猛然摇头,是在卫宫紫“难道不是吗?”的问句之后,卫宫紫把郁无欢的摇头理解为反驳他的问话了。“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男人,都什么时代了?还对天遥路远的虚幻情感如此巴心巴肺?”卫宫紫抓起酒瓶,再次给郁无欢倒酒。可是直到瓶底都平行于杯口了,除了滴出一两粒酒珠之外,再没倒出更多的内容来。“老板,再来两瓶……”卫宫紫回头对喃喃自语的老板吆喝了一声。
  “还喝?你们的下酒菜都没有了。要不再炒俩下酒菜?”老板终于隐忍住了他的心烦。反正没有其他客人,一二瓶酒多少也是生意嘛,同时又不忘推销几个菜。
  片刻,俩男人的酒杯再次满上。自然,桌上又多了两盘热气腾腾的菜。
  “虚幻吗?天遥路远是事实,但是你不懂。”郁无欢呷了一口新被卫宫紫斟得满当当一杯的酒,啧啧嘴巴,筷子却始终没去夹刚炒上桌的菜,倒是像夹住了继续要对卫宫紫说的故事。
  故事佐酒,这滋味够烈——
  
  “天遥路远是事实,但是你不懂……”
  “她在我所处的城市之外的城市,与我隔着距离之外的距离。我们早先有着隔屏相倾的朝夕相处,几乎无话不谈。从童年到现实,从各自的婚姻状况到生活中的细碎繁琐。她有她陀螺一样为生活旋转的方式,只是我不知道,抽着陀螺旋转的那条无形的鞭,对她有没有伤害,或者伤害有多深……”
  “她喜欢诗,也喜欢唱歌,是那种犹如此时夜幕下没有灯光的黑一样,尽管阴郁而深沉,但绝对是干净的纯色,即便偶尔有几只流萤划过,都会惊动她的安静……几年了,我懂她,她似一瓶窖藏的酒,有着不会轻易散发自己沉香醇和的品质……”
  “我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能感知她的不如意——她的身体不太好。早些年,听她说,她的男人事业不是很成功,故而家境不太殷实。所以啊……唉,她尽管身体不好,也一直没有去正规的医院做详细检查过。为此,我还资助过她。钱也不多,就几千元……”
  郁无欢终于用游走在空中的筷子夹着了一块豆腐干,缓缓举起酒杯,“喝吧!”他朝卫宫紫示意。然后仰起脖子将自己的酒一饮而尽,并立即将那块豆腐干送进嘴里咀嚼起来,以此缓和酒汁在口腔中的残留。
  “后来,我家里出事了……你晓得的。我也略微告诉过她。她当时沉吟许久,好长时间不说话。‘你……真不容易,受苦了。’她说,长息之后,这是她唯一一次对我的遭遇发表惋惜。”
  “又是长时间的宁静,对话框里都没有再键出任何信息,连一个表情都没有。其时,我和她都陷入了沉思,各自感受着对方的情绪。‘我……想来看看你!’忽然,她这样说话了……”
  “她来了吗?”卫宫紫听得痴了,插话问。
  “没有。这都是两年前的事了……她不仅仅没来,后来一度我们之间还没有了讯息。”
  “为什么呢?”卫宫紫一边问,一边给郁无欢和自己已经喝空了的杯子斟酒。
  “她误会我了。说实话,因为家中出了事儿,一度我挺灰心丧气,有种想从此封闭自己,去某个渺无人烟的地方一个人终老一生。但是,人不是无情的动物,社会也不是那种说走就走的江湖,许多职责与担当,会让人即便跌破额头也得爬起来带伤前行。我不会自暴自弃的,包括对她的纯粹。”
  “那她怎么又误会你了?喝吧,边喝边说。”卫宫紫举杯,冲郁无欢点点头。
  郁无欢端起酒杯,浅浅地呷了一口。“她从我的空间动态里,看见一位曾经和她也是好友的女人来访过的痕迹——其实那女人一直就是我的好友——女人嘛,总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产生毫不讲理的错判。或许,她认为,我的任何场合,都不该有那位女人的存在。于是,她决定疏离我,不问原因,不问青红皂白,至今都没有回复我给她的说明……”
  “其实,后来我也想,世间很多缘分,本来就是在无缘无故中发生,然后在无缘无故中结束,无须一味去纠结什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遗憾古来就有之,更何况,我本来就因为家中的事故把自己颓败成了落花流水,还奢求有什么再去获取其他美好事物的资格和权利吗?包括虚拟的、空幻的。就像眼前的这杯酒,无论酒好酒坏,喝干之后,那杯口上残留的酒气都一定会散去,没有谁能永恒留住酒杯里的故事……”
  “她关闭了我能关注她的窗口,权限了我能看见她的地方,不回复我给她的留言,甚至所有的问候……我一直纳闷,难道仅仅因空间里来过那女人的痕迹就让她如此决绝?即便真如我方才说的‘偶尔有几只流萤划过,都会惊动她的安静’,但是被惊动之后,也该有一个平复的时候吧。你说是吗?卫?”
  “我?真不好说。不过听你说得如此莫须有,也许有另外的原因……”卫宫紫轻描淡写地回答郁无欢。
  “什么原因?”郁无欢追问。
  卫宫紫端起酒杯,若有所思地独自喝了一口,“你……也许也产生错判了。可能她……一直在找寻疏离你的机会,更或许,她有了她的新的心有所寄或新的生活方式。你刚才说她‘阴郁而深沉’,是那种‘干净的纯色’,但你知道吗?正是因为你家中出了变故,造成你情绪上也相似了她的性格,没有阴郁深沉的人愿意接受比自己更阴郁深沉的人,所以……我不说了,还是喝酒吧……”
  
  郁无欢呆呆出神着,陷入了深深的迷惘状态。或许一语点醒梦中人,卫宫紫的话,让他顿时落默。
  “喝啊!外面雨也下小了,喝完了我们回家……你怎么了?”望着近乎痴呆了的郁无欢,卫宫紫吓了一跳。
  “喝……喝……”忽然,郁无欢抓起酒杯,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
  “老板,算钱……结账……”接着,他猛地站起身来,却又瞬间无力地靠向了卫宫紫……
  
  篷外的雨居然识时务地停了,一如郁无欢所说的故事,就此戛然而止。
  • 文友舒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5 14:45:47给您送了鲜花1
  • 文友荷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5 16:28:5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5 16:31:1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沙漠湖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5 22:37:2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殷红点点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6 08:06:4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6 08:34:1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6 12:29:5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淡风清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6 23:53:5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