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故事荟萃

普通推荐“断魂兰”的最后见证文字大小:  

    

作者:沉语落言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2573   发表时间:2018-08-14 09:18:07  字数:12038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精彩故事!点赞!山谷中一丛清香的兰花,一对探寻兰花的同学,一个富有神秘的断魂往事……接下来却是一篇超群拔类的论文,一个富有人生意义和美德的思考!好故事,情节精彩!鼎力推出大家欣赏!问好作者!【编辑:黄金山】

  “断魂兰”的最后见证
  某日,已是晌午时分,曲折山道上走着两个着对襟装的男人。两人是巫溪大学的学生,大串联转车时上错了车,将错就错投入了这巫溪山岭的山乡怀抱中。两人早就听说过,山乡村民都很是好客,此一行,说不定会让他们大饱口福了。
  走得稍前一步的,典型的山里汉子身材,他叫满强。他的家乡毗邻此地,对山野风情算是比较熟悉。稍微落在其后的男子,个头稍矮但体型敦实,叫佟国。都是选拔而来的大学生,而且满强已成家有了孩子,只剩下佟国还是个单身汉。
  眼下67年暮春,浩荡的大串联已是强弩之末。巫溪鞭溪岭奇峰俊秀,苍木碧草,风姿撩人,却罕有问津。游走村寨的山民,犹如身处桃花源,优哉游哉。这山岭远离尘嚣,雄奇诡异而寂寞,一时倒变成了遮挡浩劫风波的天然屏障。
  两人一边擦汗而走,一边不时拉个话。在车上,满强说鞭溪岭兰花奇异,流传甚久。当即被佟国拽着一起探个究竟。两人本来就是学生物的,自然对这奇异兰花十分着迷。再说,学科就要结业了,总得为完成毕业论文做点资料准备吧。
  两人先是想找山民借宿,然后找人带路上山。借宿问题轻而易举解决了,而且还不接受他们付费。但在向导的落实上,问了好几户人家却无人应承。满强怕山民信不过甚至掏出票子,可还是没人买这个账。真是奇怪了,见钱还不开眼!
  那些山民不但拒绝带路,还苦口婆心劝阻他们。任凭两人极尽耐心说服,可是被劝的山民均无奈地摇头摆手。两人灰心不已失落不堪,只得背上行包打道回府。走到山路口的当儿,背后追过来一个18、9岁的小青年,低声呼喊着他俩。
  两人不禁停下脚步,看着长得敦实个头不高的小青年,一副淳朴而憨厚的模样,顿时感到了一阵快慰。一问小青年名号,说叫朴仔。佟国赶紧掏出10元钱,吩咐他,明日给他们带路。朴仔欣然点头,接过钱,还说给他们找晚间安睡地。
  当天夜间,他们在山脚下一个茅草房里歇息下来。烧燃火塘后,喝了朴仔从农家弄来的包谷酒,吃了几个烤粑粑,如此囫囵一晚,预备次日早晨出发。次日,鸡叫二遍,满强两人揣了一些朴仔弄来的干粮,勉强收拾一番就出发了。朴仔带着两人往前面山路走,一路上无多话语。两人见此也不便多嘴,埋头紧紧相随。
  万万没料到的是,神秘莫测的崇山幽林,此一去竟然让满强两人魂断山野!两人的英年早逝,诡异多端,让巫溪山民对鞭溪岭谈虎色变,更加忌讳莫深!
  不料,摄人心魄的奇异兰花,声名远播,让久在异邦的满群跃跃欲试,一睹芳姿。先前听樊想说过,他曾想去幽州探访奇异兰花,可走到县城的时候,前方地域出现了5、9级地震。当地山民都避之不及,樊想一时别无他路可行,只好无奈放弃掉,改换了课题项目。事后,他还是为未了结夙愿,深深感到遗憾。
  其实,还在读小学之时,满群就听母亲跟她讲过奇异兰花的传说。自己的父亲当年为着寻找这珍奇品种,冒着峭崖陡壁的险情,想探个究竟。谁知冥冥之中,一招不慎,断送了自己的青春性命。自那以后,满群发誓要揭开这个诡异真相。
  回国的执照,樊想已给满群办好了。可是,临行之前,他却未能前来送行。满群等了一会,只得乘机飞回祖国。一路顾不上舟车劳顿,转车幽州来到鞭溪岭南麓。对于这一带的地貌,她仅有想象的朦胧轮廓,22年来却从未曾深入涉足。
  眼前这深山僻岭的幽深图景,一帧帧展现,仿佛仍然掩藏在母亲描述的记忆里。是的,母亲自从那年不得而已离开故乡以后,也就再没踏入这片生养之地。
  父亲离世之后,母亲带着女儿随着老乡,来到当年的省会城市,寻找新的生活。
  眼下就毕业了,满群自然喜悦。为了交出令人满意的答辩论文,依照导师高桥先生的提示,她独自赶赴到兰花之乡——中国幽州,进行课题考察。现在,她内心很清楚,这里曾是父母生活过的故乡——也是她离开了22年的美丽家园。
  满群早已研习了解到:兰花是国人的敬崇之花,讲究以兰为福,品兰为雅,视兰为尊。而幽州鞭溪岭的野生兰,尤为盛名。自己有机会前去,找到让世界倾倒的名品兰花,不但不辱学业使命,而且将是让人终生都感到挺为荣耀的事情。
  4年前,满群身背行囊,遐思翻飞,踏上了大洋彼岸——陌生的日本大阪。按路人的指引,她走进蜚声外界的早稻信生物研究院,开始自费研究生生活。这学院的学员,来自世界各地,奇装异服,高头大块,语音各异,倒也其乐融融。
  听路人说,这所院校培养出来的研究生,大多身手不凡,甚至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满群自然也会不甘示弱,盼望着学有所成,能够早日回报家乡和恩人。在一次学校检阅体操中,满群认识了本土留学的半个老乡,名字很响,叫樊想。
  入校以后,满群按学院强行规定,起了日本名字,叫征由美。而且,在穿着上,也得跟日本女性一样,身穿和服,梳着高簪头发。师兄樊想见满群穿着和服的尴尬样子,不苟言笑的他,在跟满群私下接触时,竟然忍不住开起了小玩笑。
  这樊想比满群高了一届,是来自湖南长沙。多次无意接触,满群感受了他的亲近,无意识之间把他当作了老乡朋友。她告诉他,自己的父亲早已去世了,家中只有抱病在身的母亲。也只有在偶尔之间,自己才和母亲传呼电话进行联系。
  从满群口中得知,她获得北京一个大老板的资助。能在异国名校留学成就头上光环,是许多优秀同学所羡慕不已的。然而,只有她获得了这份独特的关爱。
  眼下,她不仅学业成绩优等,而且课余练就了跆拳道,算得上文武双修全才了。
  满群还对樊想说,那位让她感恩铭记的大老板,当初不知怎么从上万人中选择了自己。她是从小学一直到读大学,再送出国深造,都是这位背后恩人赐予。还不止这些,甚至连母亲租住房子养病和过生活,也都是这位恩人倾力资助的。
  满群一心想亲眼目睹这位大恩人,当面向她深深鞠个躬,表达感激之情。可这大老板却总是奔忙于大事业,默默在幕后,从未露出庐山真面目。甚至连通讯联络都没能进行过,一切都是校方出面安排,校方也只告诉她是个青年女老板。
  对于这极其珍贵的机会,满群自然十分珍惜,也就将最大的精力投入其中。对于她所喜欢的男孩樊想,也只好悄悄揣在心中,轻易不敢流露。好在樊想也用心关注求知,绝少和她卿卿我我亲昵不舍。看起来,两人的关系亲近而又淡泊。
  唯一的那次,自修的时候,樊想主动邀满群去图书馆。他告诉她,馆里有份老报纸,不给外借。上面有关于幽州兰花的报道短讯。说此花特别珍贵,极为罕见,它的生存环境与地理位置密切相关,估计生长在悬崖峭壁上。至于具体形态和品相,谁也不甚清楚。你若前去探求,时令不太适宜,估计见不到它的花瓣。
  可它一旦绽放,芳香遍野。传说可以渗透灵魂,闻者失魂落魄,神魂颠倒。还传得更神的是,连飞禽走兽也被它的香气所诱惑,坠崖而亡,又叫它断魂兰。
  再细看这张老报纸,那条报道短讯,原来是引自70年代香港一家报纸的消息。
  一路疾步走来,满群身上的汗衫早已是湿漉漉的了。瞧着接近黄昏时分了,弯弯山道上却难以见到行人。看来故乡的村民惯于古朴,外出行走的不多。一步步走近生疏而熟悉的山野,满群不由得停了脚步,擦擦汗珠,朝周遭四处望去。
  山脚起伏蜿蜒,烟霭朦胧,丛丛树林中草房隐隐。满群打算先吃点什么,然后随便将就歇一晚,次日早上再找人带自己进山。近了,前面的山脚下,露出一座茅草房。快步走到茅草房的面前,满群对着里面连喊了几声,竟不见人应答。
  茅草房很有些年头了,柴门随意关着,毫无设防,拉开就可进去。满群停顿片刻,硬着头皮,走上前拉开了柴门。一眼瞧去,里面只有一架简陋的竹床,铺垫着一些树皮,地下放着3蔸树根,尚有柴炭余灰,似显露出曾经的生活痕迹。
  满群无奈地退了出来,朝四处张望。她不由暗自嘀咕,莫非今晚露宿山野吗?这苍莽山林大有野兽存在。忽而,有个山民肩着背篓露出了身影,渐渐走来。听满群说打算寻找断魂兰,那山民惊疑地瞪了她一眼,慌忙摆摆手掉头转身就走。
  天色已晚了,再耽误就会更难堪!满群情急之下追过去叫住山民,说:“老乡,你行行好,这附近住得有人家吗?我想去弄点吃的,都饿了一天肚子了。”实际上,满群的背袋里还有吃的,说饿了一天,则完全是为着引起山民的同情。
  听说满群喊饿,山民当即刹住脚步,侧腰从背篓里取出包布,打开拿出一块炊饼,递给了一脸愁容的满群。满群见此,满脸含笑,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票子,递给对方。不料,山民二话没说将脸一甩,使劲地摇晃着手,拔腿就已跑开了。
  满群十分觉得诧异,好不奇怪,为啥这里的山民这么好客,却对寻找断魂兰那么反感?难道有什么山规在明令禁止吗?可那又是出于什么难解的原因呢?也许这里的山民,生性纯朴,替那些期望探究兰花的人,担心发生什么意外吧。
  一心尽快寻找的念头,遭遇了莫名阻力,满群左思右想觉得大惑不解。看来,故乡的山民,对外界之人抱有很大偏见。自己虽跟母亲生活许多年,可不知为何,母亲却从不说家乡话。可以说,满群也算是外人。那接下来,只能先落脚再说。
  天色渐渐暗淡,满群不免有些着急了,张目四望,瞬间的失落感代替了最初的兴奋劲。母亲在自己的童年与少年时代,在操劳余暇时,曾满腹心事跟自己说起过不少。眼下回到曾经的故乡,可所见的一切景象,仿佛又都显得那么陌生。
  不过,满群可不是轻言服输的人。远处又出现了3个人影,顿时,满群像充足了电能一样,焕发起了神采。她喜滋滋大步流风迎了过去,3个山民猛地见了她出现,霎时生出疑问,赶忙止住了脚步,犹犹豫豫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姑娘。
  满群忙热烈招呼道:“老乡,老乡,我来贵地找蛇药的,你们哪位能帮帮忙啊?”改口说找蛇药,是满群刚才临时冒出的主意,好使山民便于接纳不排斥。
  这里虽是僻野山村,山民倒也曾经遇过洋人。所以洋人主动打招呼,也不算什么特别。2个山民只顾瞧着一身褐色唐装的洋妞,闭着嘴唇沉默不语。另一个山民瞧见,走上来打破了尴尬说,娃仔,正好明天我要上山,就顺便带带你吧。
  说着他又瞧瞧高高挑挑的满群,说,这里山路陡峭难行,你女娃仔能行吗?满群赶紧蹦了几蹦说,不信,大伯咱们比试比试!旁边的山民一看便说,这就对啦,他是采药老手了。满群就相随而行,听他们一路说着方言,直至各自分开。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8-14 09:18:53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