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故事荟萃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黄兴罡捉鬼文字大小:  

    

作者:黄金山   鲜花数:16朵   赠花      阅读:1964   发表时间:2018-09-07 21:38:02  字数:4929   评论: [B]

【编者按】《黄兴罡捉鬼》,故事很有传奇色彩。看病不叫看病,叫捉鬼,其实做法事、念咒语都是拖延时间、掩人耳目、糊弄人的把戏,但黄兴罡是一个乐善好施、救死扶伤的好医生,没有因此而骗钱。后来,黄兴罡感到人间的鬼怎么也捉不完,感到力不从心,捉鬼所得收入也不够维持生活,就出家当了和尚,故事到这里似有隐喻之意。精彩的捉鬼故事,推荐大家阅读。【编辑:为爱守候】

  民国十八年至二十八年期间,团堡民间盛传黄兴罡会捉鬼的故事。
  黄兴罡何许人也?生于清代宣统二年(1907年),祖先从四川青龙嘴迁移到团堡沙地沟村草居。世代务农,为人乐善好施,喜欢用平时学来的草药单方为百姓解救病痛危难,因此很得人们喜欢。
  黄兴罡二十二岁那年(1923年),遭逢天灾,官府腐败,横征暴敛,民不聊生,团堡的柴家湾和元堡、牛角嵌一带闹起神兵,当地民团冉作霖出兵镇压,闹得社会秩序一片混乱,人民无法得到安宁。黄兴罡要被抓去当民团壮丁,父母被迫要他离家出走。黄兴罡只好连夜出逃,靠身怀的那点小小医术浪迹江湖,寻求生路。
  夏日炎炎,黄兴罡来到四川峨眉山,见一个小和尚晕倒在报国寺旁边,黄兴罡善心突发,用一把“六月寒”草,将小和尚救醒,又将小和尚扶着送回寺庙,得到寺庙长老慧眼法师的看重。原来此小和尚是慧眼法师的亲随,那天下山归来中暑倒地,幸得黄兴罡相救才得无事。
  慧眼法师款待并留黄兴罡宿于寺中,一夜交谈,慧眼法师看中黄兴罡的为人仗义正直,愿意传授他一些维生法术和自卫救人的本领。于是黄兴罡就在报国寺里学习。历经二年,黄兴罡学成五雷金刚指一套绝技。因思念家乡父母,拜辞慧眼法师下山。慧眼法师赠送他三卷法经,一块令牌,一把戒刀,一把七星宝剑。
  黄兴罡回到家里,见神兵已经平息,父母也还平安。于是就在家乡安居务农。这期间,黄兴罡依旧用偏方和学来的技艺,神奇地为乡邻治好了一些怪病。
  高岩坝的一个青年来求他,说:“他的膀子被蚂蚁和毒蜘蛛爬过,长出小水痘样的疱疹,很痒很疼,实在是难受,晚上都睡不着觉,找了几个郎中用了很多方法都没治疗好。”来求他给看看。黄兴罡看看青年的膀子,红肿发紫,很是严重。于是他对青年说:“你这膀子中鬼邪太深,我必须请大神给你救护才行。”
  黄兴罡叫青年伸出膀臂,他左手捏住青年的手腕,右手对着青年的脸上连连摇晃,口中念着“急急入令律”的咒语,又伸出右手在空中抓了几抓,并没有任何接触,大吼一声“退”!神奇的是,一月多都没消除的疱疹当天就慢慢褪去了,再过一天就好了。
  六月里的一天,下马溪的陈小光来找黄兴罡,说:“我媳妇生下儿子,坐月子期间,邻村有一个孕妇去看她,走了之后,原来奶水很充足的媳妇就忽然就没有奶了,按我们这里老辈人的说法,就是她的奶被那个孕妇‘摘’走了,可是用什么办法挽救回来呢?”黄兴罡说:“好办,但是也得靠这个孕妇合作。”于是,便和陈小光一起,把这个孕妇再次找来,只见黄兴罡在孕妇的鞋底上扎一个透眼儿,接着弄一杯水从眼儿里面漏下去。口里念念有词,喝声“快回来!”。这样一弄之后,陈小光媳妇的奶果然又回来了。陈小光逢人就说起此事,赞扬黄兴罡真灵!
  安乐坪村的刘二旺家生了个儿子,别的都好,就是每天夜里就出麻烦,儿子白天拼命睡觉,晚上精神就使劲哭,弄得一家不能安睡,连鸡犬夜不宁静。想了很多办法也不见效,两口子抱着孩子来找黄兴罡。黄兴罡摸摸孩子额头,口里念念有词,说声:“安”。接着对刘二旺说:孩子睡觉的时候不要把枕头枕在头上,而要把枕头枕在脚上,也就是倒过来睡。刘二旺夫妻回家一照办,还真是立竿见影。当天夜里孩子就不哭闹了,睡得很香甜。刘二旺说:黄兴罡真是神了。
  黄兴罡被人传扬,渐渐名气大起来。有人说他是峨眉山的神仙护体,有人说他是得有和尚真传,有人说他怀有绝招,会捉鬼驱邪……反正在流传中,黄兴罡是个很了不起的,有真本事的能人!
  黄兴罡没有在乎这些,除了给来求他的人治病,早晚舞舞宝剑,白天就是下地干活。日子过得安分守己的。但是有一条就是不可置疑,不管是什么怪事难事,只要你找到黄兴罡,他都有办法能为你成功地办好。
  一天,居住在四方洞村的李俊来找黄兴罡,说:“黄大师,您去帮助我们把那条大蛇抓住吧,我们四周的大人小孩好害怕呀!”李俊说:“四方洞里近来出了一条水桶大的乌梢蛇,随时出来惊扰人,弄得大人小孩不安宁。我邀集几个年轻人去打蛇,它就躲着洞里不出来。你一走,蛇就出来追你,我们真拿它没有办法,请黄大师帮助我们,想法除掉大蛇。”
  黄兴罡跟着李俊来到四方洞,细细地观察了大蛇躲藏的洞口。黄兴罡叫李俊准备一只声音洪亮的大公鸡。自己则去市场买了三斤马尾,细心地搓成一条绳子。第二天,黄兴罡带着令牌和七星宝剑,与李俊等四五个年轻人埋伏在蛇洞口的干沟里。
  黄兴罡把绳子的一头拴紧在一个大石头上,另一头结了个活扣轻轻放在蛇洞口上。对着蛇洞念了三遍咒语,又把宝剑舞弄一回,然后在洞前放上那只大公鸡,静静地等着时机。时值中午,公鸡大声长鸣,那大乌梢蛇就从洞中钻了出来,想咬公鸡,却不料蛇头刚好钻入打有活扣的绳中。黄兴罡和李俊联手,猛地一拉马尾绳,一下就把蛇勒住了。那条蛇被勒住了头,拼命地想挣脱,可是它越挣,马尾绳就勒得越紧,终于被活活地勒死了。黄兴罡叫李俊把蛇一过称,足有32斤半。黄兴罡说:“是条蛇精!”李俊等人非常感谢黄兴罡为他们除去隐患。
  黄兴罡四方洞抓蛇精的事很快传开。都说:黄兴罡是法师,不是草药医生。李俊还虔诚地拜黄兴罡为师,当起徒弟来。
  转眼进入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团堡民众积极种田,多打粮食支援抗战。可是在岳武坝的产粮食区,靠山湾的大田里却来了一条比水缸还粗的大蛇。隔老远十几米,那大蛇就能把人畜一个接着一个地吸进肚中。因此,山里很大的一片田地都无人敢去耕种。那里的人听说黄大师能捉大蛇,就特来请他去捉。
  黄兴罡听了叙述后,就随着来人,悄悄地去那山湾观察了两天,回家后,就到集镇花去500元现钞,请铁匠打了两把锋快的钢刀。那刀简直比剃头刀还要快。黄兴罡带着快刀,佩着宝剑,一早来到岳武坝山湾,对着蛇藏的石洞舞动宝剑,念起咒语:“太上老君教我杀蛇。与我神方。上呼天将,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蛇,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法事做完后,黄兴罡然后将把两把钢刀刀口朝上地绑紧在自己的肩膀上。上午,黄兴罡平静地来到山里,看到那大蛇正在晒太阳。他选好位置,悄悄地出现在蛇头前面,大吼了一声:“进!”。那大蛇抬头看见黄兴罡,就张开血盆大口使劲一吸,黄兴罡乘势将双脚猛地一蹬,一头冲向蛇口。那两把钢刀"嚓-"地一声把蛇头上下划成两半,大蛇挣命来不及,便倒地就死了。蛇血,乌黑乌黑的,淌了一地,黄兴罡却一根汗毛也没有伤着。黄兴罡勇斩大蛇为民除害,支援生产的事一时远近闻名。
  一次酒后微醉后,李俊对黄兴罡说:“师父,你真有法术,那么大的蛇你也敢上去。”
  黄兴罡说:“那有事么法术,其实就是想办法。人家请你,你总得给人家解决危难嘛。有时其实是舍着自己的命在给别人干事。”
  李俊说:“师父说没有法术,那您舞弄宝剑,吹响牛角,念起咒语是在干什么?”
  黄兴罡面对天真的徒弟,就真话告诉说:“那些只是办事的程序,一般是拖延时间,用花架子来糊弄人的,装出神秘而已……”李俊点头:“我就得到了师父的真传。”
  黄兴罡继续务农,解救民间危难,只要有人找他,他就一定去帮助。
  民国三十年到三十四年间,抗日战争艰苦卓绝。政府腐败,民不聊生。各地还闹起鬼怪,肆虐人间。因此黄兴罡经常被人请去捉鬼。于是黄兴罡也顺应人们的说法,把治病说成捉鬼。晒田坝村有妇女张氏,怀孕四年而不生。肚子一直停留在怀孕五月后的样子。并且腹部不定时绞痛,严重时,还大口吐血,血色发黑。弄得气虚体弱,长年卧床。但是她饭量不减,每天三餐不少,一次可吃一斤大米。村中流言,张氏定是生活不检点,遭致报应。肚里怀着某种鬼怪或者是脏东西,要除掉才行。但是无论乡野赤脚医生,还是城镇大夫,诊断都说张氏肚子肯定是个婴儿,并且生命体征良好。她应该是患了某种怪病。丈夫磕头磕出血痂,妻子张氏的怪病无人能治。相爱的夫妻俩只能相拥垂泪。后来听闻黄兴罡可以捉鬼,丈夫连夜登门拜访。半带绝望半带哭泣地跪求黄兴罡相助逼出妻子身上邪气。   
  黄兴罡一见孕妇,便感到一股强烈的邪魔之气从孕妇的肚子溢出。他开眼符文,烧成灰烬撒入沸水,然后抹上双目,看到孕妇肚里有团黑影蠕动。他对张氏丈夫说:“不好,”你爱人是被婴鬼附身!”黄兴罡说:“这种鬼怪以婴幼儿精血为食,不会伤其性命。等到一定修为,便直接寄生于孕妇身上。婴儿每长一分,它便吸食一分。”丈夫心中一紧,但仍毕恭毕敬地听着,十分焦急地问:“这,这怎么办……请问黄大师,如何去除这害人妖物?”黄兴罡长叹一声说:“除去此鬼不是很难,带我施法术才行,你要配合,不可干扰阻拦。”丈夫下跪磕头谢:“保证遵命而行!”
  黄兴罡排开场子,吹响牛角号,围绕房屋挥舞七星宝剑,口里大声吆喝:“出来!”
  法事后黄兴罡对丈夫说:“你妻子被鬼儿寄生四年,体内寒气极盛。只要把这寒气一除,婴鬼忍受不了,便会急于脱逃,那时就可以抓住它且保你妻儿无事。只不过这祛寒的方法有些残忍。要用蒸笼蒸烤才行,所以,要赌一赌你妻子的天命,你愿意吗?”丈夫同意驱魔。驱魔那天,丈夫小心翼翼把妻子抱入已准备好的大型蒸笼中,盖上蒸盖。黄兴罡在笼子四周贴上符文。神色庄凝地喊:“点火!”灶里一片红光闪耀。不一会儿,蒸笼开始冒气。可是笼中毫无动静。
  “加火。”黄兴罡发出号令,连连拍响令牌。丈夫擦着热汗往灶里添了几大块干柴。笼中慢慢传来孕妇低语:“热,好热!救命,救命!”黄兴罡不为所动,继续吩咐:加火!笼上热气骤多。笼里妇女求救变成急促哀嚎。   
  “黄大师,她会被活活蒸死的。”黄兴罡仍不为所动,还是叫“继续加柴!”笼中妇女哀嚎消失,蒸笼大动摇晃起来,似乎有猛兽在乱踹。
  烧火的丈夫爱妻心切,不顾黄兴罡嘱咐,跳起来直接掀开蒸笼。符文被撕,黄兴罡一个趔趄,感到不妙。
  果然,一段长长的黑气从孕妇口眼钻出,汇聚屋顶,尖牙利爪,形成一个狰狞厉鬼的模样。那厉鬼一掌把夫妻二人,连带蒸笼拍翻,随后直冲门窗而去。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07 21:38:59给您送了鲜花16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