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故事荟萃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赵先烈插秧记文字大小:  

    

作者:黄金山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1131   发表时间:2018-09-25 15:30:19  字数:3946   评论: [B]

【编者按】这篇故事讲述了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作者家乡的一次令人难忘的插秧比赛。对于插秧,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陌生了,就我的家乡来说,现在的年轻人基本已很少有人务农了,根本插不好秧,现在从事农业的人基本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所以中国的农业前程堪忧,缺少新鲜血液。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不一样了,十几岁的孩子都已下田劳动挣工分了,像故事中的冉崇桂;青年小伙也因为是插秧状元而获得姑娘的青睐,就像故事中的赵先烈。那是一个淳朴的年代,虽然生产力很落后,可人的精神面貌与价值观与现在的人真是天壤之别。故事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农村的缩影,值得一读。【编辑:为爱守候】

  事情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那时我们这里农村开始实行办初级合作社,经常随着农活季节开展一些别有意趣的农业技术竞赛活动。
  1956年的初夏日子。赵先烈做为插秧能手,被邀请到马踏井村参加农业合作社组织的插秧竞赛。举办竞赛的目的是促进全区的农业合作社迅速发展,表彰劳动模范,促进全民都热爱劳动,发展农业。
  竞赛的方法是:选十亩以上的三块相连的大田,直着挂起来“打菈”,全长65米,选手听取号令,便同时从上块田开始插秧,看谁栽得又快又直,保证质量合格,经过中块田,最先拿到下块出头的红旗者为第一名(红旗上标有名次号码)。参赛的共三十名选手,都是从各个互助组挑出来的男女强手。由合作社主任和各互助组的组长当裁判和督查公证。
  秧苗早已选派好手拔好,均匀地散开在竞赛田里。那散开的秧头像绿水晶一样静静地仰卧在田里。附近的几块水田里有许多男女都在插秧,那是选手们竞赛前的热身田。选手们各自在这些田里练习身手,活动身骨,以备竞赛时大显身手。
  热身田里,一片歌声,一片笑声,插秧的男女们裤管高高挽起,左手分秧苗,右手连不连地往田里插秧。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很是自由放任。那些负责挑运传递秧苗的小伙子在田埂上来回巡逻,不时与插秧的男女逗笑。
  “秧苗青青哎田水荡漾,今天来的都是栽秧儿郎;好几个帅小伙都很精壮,不知哪个是我的如意情郎……”热身田里突然传出清亮的山歌,那声音悠远,像山间百灵鸟一样地动人,歌声就像秧田水一样欢快地淌进人们心里。
  “秧苗青青哎田水荡漾,我最喜欢的是栽秧儿郎;今天比赛谁能把状元抢上,我就嫁给他做他新娘……”歌声很坦率,是在表达一种求爱的心情。歌声撩拨着人们的心,循声望去,人们看到唱歌的是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女子,头上插着一支火红的杜鹃花,上身穿着时髦的灯草呢夏装,下穿白金兰布的裤子,裤腿挽着,露出白白的腿杆。嘴里一边唱歌,手却飞快地插着秧。一行行整齐的秧苗在她手下站立在田里。看得出,这个姑娘是个插秧的高手。
  有人认得这个姑娘,就介绍说:“这女娃名叫冉崇桂,是冉瑞和家的千金,很能劳动的。”参赛中的年轻人听着介绍,心里都很是羡慕这个女娃。赵先烈也忍不住向冉崇桂瞟去几眼……
  “你这个女娃,你唱的歌很好听,但是唱的那些词儿是当真的,还是唱来逗人玩的?”有人大胆向冉崇桂发问。
  “别人唱歌那当然是唱来好玩的,至于我嘛,那唱歌就是当真的。”唱歌姑娘站立在水田认真地回答问话者,那姿态像一朵莲花亭亭玉立。赵先烈侧着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感到这个女孩真有意思。忍不住飞眼过去看看那女子的娇容和插在田里的那双白腿……插秧女,就是这样是把自己插进田里的女人。一个不留神,就把撩人的赤脚插进田里;把胆大的白腿儿插进田里;把火辣辣的目光插进田里……
  赵先烈开始动情了,他心里在赞赏着这个插秧的女娃:插进田里的女娃,斜插一枝花,在田间怒放。插进田里的女娃,把好良心好心情也插进田里,她用最快的绿化速度,立马就能在田间插一片森林。她大胆吐露心事,没有半点羞答答的。她插秧时,只顾低着头,横瞅一条线,竖瞟一条线,把秧苗插得直溜溜地。她把绿油油的心思,插进一片轰隆隆的蛙鼓,插进一片翠生生的鸟鸣,插进一片水草嫩鹅鹅的恬梦……
  插秧女娃,唱的那山歌,不,是情歌,那温柔的谈笑,就把自己的一生,插进一个力能扛山、吆牛娴熟的男人怀里。让那些做过打工,跑过四外开过眼的伙子,都扭过头来张望,痴痴地望成了无悔的田埂……多情的雨季,总随那插秧女娃的一低头,就信手插下一茬茬哗啦啦的故事,让青春动人地抽穗、扬花……
  “参赛选手各就位,先抽签排号,然后在田里对号插秧。”正当赵先烈在满怀心思赞赏这个女娃时,广播里播出了竞赛主持人的呼声。赵先烈马上回神,大步向抽签台走去。
  赵先烈抽到“一号”签,就迅速站到1号位置等待,因为1号是要“打菈”的,后边的选手都要靠着他的“菈”来插秧,是一点马虎不得的,也是一点蒙混不过去的。整个大田都要靠这个“菈手”来排头,才能获得圆满成功。
  赵先烈是堪称大师级的插秧能手。他从村里插到村外,从乡里插到乡外,不知插过多少田,赢过多少称赞。因为他掰秧、插秧快如穿梭,就自我设计了特制的铜箍子来保护中指的指甲。他插过的秧田,就像纺布能手纺出来的花格布一样,找不到一条断过的线头。他插下的秧苗,入土不深不浅,秧叶自然敞开,不收束,不漂浮,放进田水的时候,秧蔸不偏不倚;发蔸的时候,总比其他人插的秧苗要高出一截。最令人佩服的是,在一坵田里,他插过了一个田埂凹处之后,要再过下一个田埂凹处,他从不叫别人帮助瞄准,他就从自己的胯下望过去,边望边插,像利刃一样切割下去,毫厘不差。而这对其他人来说,简直难于上青天。许多人说他有“神功”。每当听到这样的恭维,他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功夫,苦练就成了。”
  明媚的阳光下,白晃晃的水田边,三十个选手并排依号站立,还有七八个姑娘穿得花花绿绿,站在水田里却也多了几分风景。主持人发出“插秧开始”的号令,三十个人都一档子并排站着。每个人都劲鼓鼓的,饱满精神,都想在众人面前崭露头角,得到奖励,得到姑娘的爱。那个时候,能插一手好秧的都是小伙子必定是姑娘羡慕的偶像,所以个个都跃跃欲试。
  须知,这栽插要又快又好,是有绝技和硬功的。首先在两手要双手紧密配合,左手拿秧苗,右手插秧苗。拿秧的左手不能躲清闲,拇、食、中指须敏捷地把指中的秧苗分开吐出,递给右手;右手也是三指合作,接过秧苗,一眼就瞄准插秧位,还要裹住秧茎、秧根,向田里轻巧一点,迅速抽出手指,秧根即被插入田中。这边插,那边分;这边递,那边接,讲究的是一个运用自如,心到手到。这种功夫,非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练就了这手绝活,一切不假思索,谈笑间一趟秧就描成如画,横看成行竖成排。其次的功夫在身腰,身腰腿脚要自然呼应配合。腿,栽左退右,栽右退左;身,重心挪移,身法辗转,动若灵猫,轻若流风。武当、太极、八卦、五行、形意、六合……那些神奇武学的功法神韵皆在其中,你只有进入身手舒展、步法轻灵、神闲气定、开合自若、动静从容、挥洒淋漓的大天地,那才是插秧的大境界。第三在于下水田插秧的感觉。赤脚下田,那是最美妙的一种体验和回味。即便你下田之前还处在慵困懒散的状态,只要你一脚踏入田水中,就会受到一次透遍全身的精神洗礼,感觉五脏六腑、皮肉骨骼、大脑脊髓都经过了一场清刷和过滤,全身上下顿时像换了一副身架,变了一个清新凉爽的自己,滑软的泥土那般柔润,清凉的田水是那般沁心,你就会感觉田园风景画廊,尽是这般的令人玩味,惹人动情,让你浮想着生命的繁华与承续,心间便为自己能成为风景中的一员而庆幸感慨。
  只见赵先烈迅速下田,左手分开秧苗,右手“唰唰”几下,就均匀地排出秧行,他用个“眯眼”稍微瞄正了一下,接着又是一阵“唰唰”,四五排秧“菈”就成功了。接着他就只顾低头插秧,挨着的人也都个个低着头颅,弓着腰肢,一声不语,只管退步前进,唯能听到的只有水田里发出“噼噼啪啪”的砸水声。那阵势简直是太雄壮、太可观了。犹如“沙场秋点兵”,也恰如“乌龙绞水”“势如排山”。田岸上的人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啧啧称赞。
  赵先烈有八卦掌的武功基础,自然是弯下腰就可以不伸的,加上两手灵巧的分和插,退步轻快,只见脚下浪花闪闪,不到十分钟就插出20多米,把其他人抛开一大截,遥遥领先,鹤立鸡群。挨着他的那些选手也不甘示弱,都拼命地追赶,有的还顾不得插秧的质量,所插的秧苗东倒西歪的,而且不成行列,还有少量的秧苗已经漂浮出了水面。田岸上的督查大喊着要“纠正重来”,不到半小时,就有四五个选手被“淘汰”出局了。
  独有赵先烈依旧稳重地飞快地优质地插着,他已经跃过中间的大田,开始下块田的“打菈”了。赵先烈此时把腰直起来,看了自己插的秧行,没有一蔸败笔,感到很是满意。他又将在他后边的那些人逐一扫了一眼,看到留下来的都基本不错,还有那个唱山歌的女孩,手脚很利索,虽然还在中间大田,可是插的秧很归真的。他心里夸赞着,又弯腰插起来,脚下浪花飞溅……
  赵先烈插完65米长行的秧苗,只用48分钟,质量优秀,轻松取得第一名。第二名是长槽的马向贵,第三名是大坝的文景新,那个唱歌的女孩冉崇桂竟然获得第四名……
  祝贺。颁奖。就餐。马踏井一片喜气洋溢。
  此时向往栽秧,视栽秧为乐事的农家,体验到许多乐趣、许多的满足。其成就感配得上用“伟大”来形容。伟大领袖毛泽东有词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看插秧的他们也能:指点江山、改造山河、乡野万里铺锦绣。粗糙的两指能点出碧浪滚滚,点出秋色满园,点出生活的美好希望,点出富足强大的江山,这岂不是插秧农民的伟大!秋收时节,稻谷飘香,收割的板斗发出“咚咚”的歌唱,农人们挑着稻谷,行走于田埂,激扬性情,挥洒日月,尽可“粪土当年万户侯”矣。
  “秧苗青青哎田水荡漾,我最喜欢的是栽秧儿郎;今天比赛谁能把状元抢上,我就嫁给他做他新娘……”突然飞出歌声。
  原来是有人发现冉崇桂吃饭后就不见了,学着她的腔调唱起她编的山歌来。地坝边,还有人大声喊起“冉崇桂”的名字,还逗趣地问:“冉崇桂,你说今天哪个插秧获得第一名,你就愿意嫁给他,这个话你兑现不?”
  “当然兑现。”冉崇桂大大方方地回答,“你看,我正和赵哥哥在这里谈心呢!”只见冉崇桂拉着赵先烈从一蓬碧绿的千年矮丛里站起来。
  “哈哈哈哈……”在人们的笑声里,冉崇桂拉着赵先烈走向自己的家……
  后来,赵先烈与冉崇桂结成恩爱夫妻,组建了一个温馨的幸福家庭。如今赵先烈每当想起这次插秧竞赛,就感到刻骨铭心,依靠劳动得来的爱真是太理想太美好了。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25 15:33:0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