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校园放歌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约定文字大小:  

    

作者:武水东流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5684   发表时间:2017-11-03 21:44:08  字数:3311   评论: [A]

【编者按】这篇文章是我到湘韵文学做编辑以来看到的写得最好的描写高中校园生活的文章,很切合“校园放歌”这个栏目。说实话,湘韵文学“校园放歌”这个栏目在我看来是很弱的,稿件不多,高质量的作品更少。“校园放歌”主要面对广大在校学生,反映广大在校学生的学习和生活以及青春风采,是属于广大在校学生的文学园地,是属于广大在校学生很好的练笔和学习、交流平台,欢迎广大在校学生踊跃投稿,积极参与。就这篇文章来说,语言生动流畅,层次清晰,主题鲜明,表现了学校军训对自己产生的有益影响,富有真情实感,能让人产生共鸣。【编辑:为爱守候】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身穿迷彩服,我成了一名“新兵”。冒着烈日,唱响军歌,军训就这样开始了。
  
  一
  钓鱼、抓虾、捉泥鳅、摘野果……快乐的农家生活总让人迷恋不已。要是总在外婆家待着那该多好呀!
  “文静,后天就要去学校报到军训了,你明天从外婆家乘班车回家好吗?”妈妈的电话打断了我的美梦。
  “妈妈,军训能不参加吗?听说军训很累的,您还是帮我去学校请个假吧。”我不耐烦地答道。
  “你这孩子,当初不是说好的吗?在外婆家只待半个月。现在你都待了二十来天了。况且找什么理由请假呢?难道说你要钓鱼、捉泥鳅不成?”听得出妈妈很是无奈。
  “那也不能让我坐班车回呀!不是说好了让我爸爸来接我的吗?来外婆家时坐班车就挤死我了,灰尘又大,难道你们还想让我挤死一回不成?”
  “你爸爸明天单位出差,没时间去接你了。”
  “接就接,不接就拉倒!”啪的一声,我挂断了电话,眼泪直流。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让李叔叔开车接我回到了家,同行的还有外公外婆。
  
  二
  开学报到这天,真是人山人海,教学大楼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楼上赫然写着的“团结守纪,笃学上进”八个大字让我看了觉得很不爽,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呆坐在教室里等待下课的画面。
  “这高中呀,我还是不读得了,军训就更不想参加了。”说着,我转身就冲出了人群。
  “文静,你这是怎么了?做人要信守承诺,我们都按照当初的承诺送你来读书了,你总不能说不读就不读吧?”爷爷追了上来,说到。
  是呀,当初我与家人有个约定,考上省重点高中,全家人都一起送我入学。他们都信守了诺言,我怎么能反悔呢?
  “文静,过来一下!”循声看去,应该是班主任老师,四十出头,戴副深度眼镜,两鬓斑白,一脸严肃。爸爸正在一边填写报名表,一边跟他交谈着什么。
  “文静,你组个这么大的亲友团来报到,我教了二十年书了,可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见识呀!你看,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六个人一起送你来。一个县城居民,你是不知道来学校的路呢,还是一个人怕被老虎吃了不敢来学校呀?”说着,班主任直摇头。
  “我和他们……约定好的……”我耷拉着脑袋,支支吾吾地说。
  
  三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训练场上,汗滴早已将我的衣服浸透。虽说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可十六岁的我还是头一次感受到太阳有这般火辣。军训才刚刚开始,我已恨不得它马上结束。
  “立正——稍息——立正——”
  军训一开始,这个简单的动作就练了足足一个小时,真没劲!难道这就是军训吗?立正稍息谁不会呢?哪节体育课不做这些动作呢?用得着这样来死要面子——活受罪么?
  “文静!”我心里正嘀咕着,突然被王教官点名。
  “到!”我答道。
  “出列!你把立正稍息给大伙儿演示一下。”王教官命令道,“立正——稍息——立正——”
  没想到,我两脚跟一靠拢,就引来了队友们一阵哄笑声。
  “咋不长点记性呢?我说了多少遍了?两脚尖向外分开约六十度……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曲……这才是立正!”王教官拉着我的耳朵说。
  “宁静!”
  “到!”
  “出列!你来教教文静,做好立正稍息,动作要规范!”王教官又是一声令下,“以后文静就交给你了,你负责规范好她的动作!”
  宁静?不是与我同寝室那个长得最矮小的女生么?那个昨天独自一人来校报到的女生,皮肤黝黑。
  下训了,训练场上,还有十几名“新兵”仍在继续操练着,我和宁静就是其中的两个。宁静不厌其烦地修正着我的动作。真没想到,一个看似十分简单的动作其实并不简单呀!
  
  四
  “一、一、一二一……立正!”队列在操场上缓缓行进,太阳一连几天炙烤着大地,没有一点“收敛”的迹象。
  “有没有不舒服的?不舒服的打报告!”这是每次训练中途教官一定会拉大嗓门反复交代的一句话,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或许是因为“新兵”们看起来太娇贵。
  要是在平常,我早就打报告请求休息了,可这次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连日来,我们“连队”根本就没有谁请求休息过。
  “报告教官,有人晕倒了!”突然,有人急切地说。
  我应声看去,糟糕!那不是宁静吗?宁静晕倒了!我马上请求护送宁静去医务室。一路上,我想起了宁静昨晚就餐的情形,一碗白米饭、一碗冬瓜汤、一勺辣椒酱,我的眼睛湿润了。
  或许是太累的缘故吧,这天晚上,我早早就进入了梦乡。一大早醒来,室友们就纷纷要求我为她们唱首歌,我问为什么,她们说我的歌一定唱得不错,睡梦中我还在不停地唱那什么“不怕风不怕浪”的。
  “真不好意思,影响了大伙儿的休息。”我抱歉着说。
  其实,梦中所唱是我儿时最喜欢的《我是小海军》:“我是小海军,开着小炮艇,不怕风不怕浪勇敢向前进……”
  儿时,我与爷爷奶奶有个约定:长大后,我要当海军,穿上军服的第一天,爷爷奶奶要亲手为我戴上军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就是小狗狗!”每次唱《我是小海军》,我总会迫不及待地跟爷爷奶奶做让我乐此不疲的拉钩游戏。
  
  五
  军训第五天,太阳终于悄悄隐去,一丝丝凉爽的风徐徐吹来,很是惬意。
  “弓步冲拳,杀!穿喉弹踢,杀!马步横打,杀!……击腰锁喉,杀!”
  操场上,整齐有力的拳脚动作和着洪亮的“杀杀杀杀”声,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向来神情严肃的班主任看着我们操练军体拳,频频点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或许是为了调节紧张的训练气氛吧,今晚操练中途,总教官临时决定,让我们一营和二营进行唱歌大比拼。我们“连队”都不约而同地推荐我登台演唱。
  唱歌本来就是我的最爱,这样的机会当然不容错过。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向操场边的舞台,清唱了一首我唱练过了千百遍的《三生石上一滴泪》:“清清的风,摇曳着思念的伤……三生石上有一滴千年泪水,一世等待渺无尽头,忘情水忘不掉,那一次邂逅……”
  “唱的好不好?”
  “好!”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刹那间,我被这整齐、热烈、持续的呐喊声和掌声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一贯让家人头疼得要命的我其实是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
  
  六
  一周的军训很快就要结束了,今天举行会操大演练。
  蓝蓝的天上,太阳又不期而至了。或许是“习惯”了曝晒,今天的太阳似乎没有了灼热感。操场上,个个精神抖擞,似乎没有了前些天训练的疲惫感。
  声势浩大的大演练过后,接着举行先进“连队”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出乎意料的是,我成了先进个人。领奖台上,主持人要我说几句获奖感言,可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却问可不可以请我的教官一起上台来。
  教官登台后,我以儿时所热衷的拉钩誓愿的方式代替了谈获奖感言。
  “王教官,我想和您做个约定,三年后,我要报考您所在的国防大学。”
  “很好!”王教官答道,目光坚毅。
  “来,拉个勾吧,王教官!”说着,我伸出右手做出了拉钩的手势。
  当王教官伸出右小指的那一刻,我惊呆了!他的小指少了节指头,指端一个圆圆的疤痕十分醒目。想起王教官前天讲述的他三入火海救小孩的感人故事,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迅速蜷曲起大拇指,与王教官的大拇指紧紧地勾连在一起,台下立刻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这一刻,我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下面,请教官与师生道别!”顿时,我感觉心里堵得慌,好像心头一个重物,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军训就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我心里嘀咕着,恍然若失。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一个军礼之后,教官们唱着嘹亮的军歌,迈开整齐的步伐,头也不回地迅速离开了操场。
  望着教官们远去的背影,我鼻子一酸,心里空空荡荡的。
  “王教官,别忘了我俩的约定!”蓦地,我冲出了人群,朝着教官远去的方向狂奔。
  太阳斜斜地照射在我的头上,在地上拉出一串长长的影子……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1-03 21:46:3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