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校园放歌

普通推荐同花顺文字大小:  

    

作者:思不群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832   发表时间:2018-05-07 22:28:40  字数:21430   评论: [A]

【编者按】很精彩的传奇故事,但由于是写的大学生活故事,就发到了校园栏目。故事构思精巧有序,从报名乘飞机开始,子浩就与赌徒斗法,在一路同学郑莹等的帮助下,力胜赌徒。这个开头安排很好。接着主要写在大学期间,同花顺球队打球取胜的故事。情节很精彩,有生活气息,文笔也灵动,值得一读,鼎力推荐。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

  一
  大学生报到的季节,是阳光灿烂的季节。十几年的拼搏有了成果,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喜悦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
  王子浩成绩优异,小学和初中还跳了两级,所以他要比同届学生的平均年龄小上两三岁。子浩小的时候曾被医生告知:目前世界上对这种病还没什么有效的办法。但后来他受益于一只叫“乙儿”的小老鼠,竟神奇般的好了。从那以后,他不但没得过病,而且身体的反应速度和记忆力远超平常人。也许是由于这段特殊的经历,父母希望他将来能学医。子浩除了爱玩儿之外也没有其它特别的爱好,也就顺从了父母的意思,报考了江城医科大学,并被顺利录取。
  子浩小的时候因去京城看病出过几次远门,后来便很少出门了。父母要送他去上大学,但子浩坚持自己去。反复商量了几次,双方各让一步:父母送到机场,学校那边子浩联系到同学去接机。其实学校那边有同学接机是子浩虚构的。他觉得,这么大的人了还要父母送,完全没有必要,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那就是他由孩子到成年人的分界线。
  眼看报道的日子就要临近了,父母的心有些忐忑。临行的那一天,他们把子浩送到机场。子浩已经过了安检,父母却还在外面伸着脖子往里看,久久不愿离去。来到候机区,离开了父母的视线,他就好似一只小鸟飞出了笼子。从明亮的玻璃窗远望蔚蓝的天空和白云,有一种天空无限广阔,他即将展翅飞翔的感觉!
  广播里,传来机场播音员优美的声音。对于没听过这种声音的子浩来说,这也是一种美的享受。当同一候机区的人有一些骚动时,他才明白过来。
  “各位旅客请注意:我们抱歉地通知您,您乘坐的xx航班因交通管制原因,将延误……”子浩用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航班,过去一段时间的正点率是85%。如果什么事情都有15%的概率发生在计划之外,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呢?子浩正想着,妈妈打进电话。原来父母并没走,听到航班延误的消息便打来电话,无非是饿了弄点吃的,要不吃点水果之类的嘱咐。
  在一个候机区等待的都是同一航班的人,大约不到两百人,有玩手机的、有闲聊的、有东走西看的。这其中有三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围在一起打起了扑克。看他们彼此说笑的样子,应该是熟人。从外表看这三个人,看不出有城市白领的矜持与文雅,也看不出有商人的精明与世故,更看不出有普通人的纯朴与厚道,所以很难判断这三个人是干什么的。
  子浩第一次做飞机,看哪都好奇、看哪都新鲜,唯一让他觉得有些不顺眼的就是那三个打扑克的人。他转了几圈,自己乘坐的航班仍然没有消息。有些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子浩倒没觉得怎么样。他来到那几个打扑克人的身边看起了热闹。三个男子玩的是梭哈。他们旁若无人地吵嚷着,百元的大钞一两张、三五张地往上押。玩到高潮的时候,赌资有好几千元,他们的嗓门便大到半个候机厅都能听得到。
  子浩在网上玩过梭哈,但他对这种游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让他疑惑的是,这种有失公德的叫嚷声没人制止也就罢了,为什么公开赌博也没人管呢?子浩仔细观察,几个人打扑克的水平不是十分高明,看来不是专业赌徒。子浩看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时而冷笑。
  子浩的表情被其中一个男人看在眼里,他冲着子浩说:“喂!小子,过来玩两把。”
  “我不赌钱。”子浩回道。
  “你不赌钱,也就是说可以赌别的?”
  “我不参与你们,你们玩你们的。”
  “看你像个学生,怕把学费输了吧!”说着几个男人一阵哄笑。
  子浩冷笑一声没理他们。三个男人继续玩着,原来的兴致却被影响了大半。他们总感到子浩的目光是一种藐视,怎么看怎么感觉别扭。又玩了几把,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放下手中的牌对子浩说:“你说不赌钱也就是说赌别的可以了?”言语和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我不玩,只是看看。”
  “不玩就滚开,别在这看!”说话的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他们的吵嚷声一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子浩并不畏惧他们,所以他没有离开,但也没有说话。说话的男人看子浩没有走的意思,于是站起来拽住子浩的肩膀把他拉过去,说:“看来你会玩扑克,有种玩两把!”
  子浩见他们不但缺少公德,言行还这么无礼,也不甘心在他们面前屈服:“你们这种玩法,赌的是运气、心理、概率。这个没意思。”
  “哟!还有理论呢!”另一个男人叫嚷起来。
  “要赌咱们赌技术。另外,咱们不能赌钱,赌钱是违法行为。”
  “你说赌什么,怎么个赌法?”三个男人来了精神。
  “先看一下牌,然后扣过去凭借记忆自己摸五张牌,比大小。你们三个人中有一个人比我大就算我输,输的一方放弃这次航班,敢赌不?”
  三个男人没有玩过这种玩法,心里也没底,但围观的人都注视着他们,他们也不好意思说不敢赌。他们又和子浩反复商讨几次,最后确定了赌局规则。
  “愿赌服输?”子浩问。
  “那是当然!”三个男子在大家注视下表了态。
  “那,请大家做证!”
  围观的人大多心怀对那三个男人的反感,希望子浩能治治他们;但也有人是替子浩担心的,怕一个学生斗不过那三个成年男人。其中有两位女士觉得事情闹大肯定是子浩吃亏,就偷偷打了110。
  子浩拿过牌洗过几遍,正面朝上摊开来大家看一遍,合上后倒两下,对方切一次牌,然后扣在皮箱上。子浩上去毫不犹豫地摸出五张来,竟然是最大的牌型同花顺中最大的组合!三个男人没有再摸牌的必要了。第二局仍然如此。第三局,另一个男人上来洗牌,然后在子浩眼前晃了一下,根本没让看子浩看清牌,然后又倒了两下,扣在皮箱上,孤注一掷的样子。围观的人小声议论这明显耍赖的行为。子浩却不以为然。子浩看东西的速度非平常人所能比拟的,另外有上两局他对牌序的记忆为基础,那人虽然又倒了几下,但牌的顺序基本没变,所以他也有八成的把握。
  “最后一局,输的拎包走人?”子浩问。
  “对,谁输了拎包走人!”三个男人的赌徒本性暴露出来了。
  “大家能作证吗?”子浩问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
  “我们作证!”围观的人对子浩也充满的信心。
  结果第一张摸出来一看,错了,这个不是他想要的牌。他定神一想,在顺序上只差了两张。子浩以这张牌为基础,又摸出四张来,仍然是同花顺!围观的人群一阵欢呼。子浩这次摸出来的虽然不是最大的同花顺,但想赢他也绝非易事。如果用概率来计算,三个男人需要在这连续摸上一年才有可能出现一次更大的牌型。他们面红耳赤,想要发作,这时警察来了。警察了解完情况,对赌博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在围观人群的哄笑中把那三个人带离开了候机厅。
  大家好奇地围着子浩问这问那,对这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无不赞赏和敬佩。子浩心里也美滋滋的,有种旗开得胜的成就感。也不知道是这奇特的赌博件事让时间过得快了,还是三个男人的离开带来了好运,播音员通知,本次航班开始登机。
  这是一个普通飞机,一排六个座,正好空了三个。另外两个是女的,正是那两个报警的人。子浩帮她们把行礼放到行礼箱中。
  “多亏你把他们赶跑了。要不,这三人和咱们坐一排,这一路不知得多烦人呢。”两位女士谢过子浩后,年龄小的继续说道。
  子浩知道是他们报的警,也表示的谢意。
  闲搭了两句话,子浩收拾利索,脱掉外套坐了下来。
  “你胸前的铜币……是什么来历?”那个年长些的女人发现子浩胸前佩挂的那枚铜币,顿时眼神一亮。
  “哦,这个啊。我小时候得过绝症,后来竟神奇般地好了。父母说是这枚铜币给我带来了好运,我就一直带着它。”
  “让我看看行吗?”
  “当然可以。”说着,子浩摘了下来,递给对方。
  “我爱人也有这样一枚铜币。他师傅说,这枚铜币形状、花纹、文字都很特别,有这种铜币的人命运都不一般。怪不得刚才你那么神奇。”
  两个女人并不拘谨,打开了话匣子,一会的功夫,互相就有了初步的了解。原来这个年轻女孩叫郑莹,和子浩生活在一个城市,只是不在一个中学读书。巧的是和子浩考的是一所大学——江城医科大学,而且还都是基础医学院。那个年长一些的女人是郑莹的姨,是送她去上学的。
  在三个凶恶的男人面前,子浩能够坦然面对,但在两个女人面前,他却拘谨起来。子浩并不是那种腼腆的性格,高中时男生女生在一起,他总是谈吐自如。虽然他年龄小,但他长得帅、学习好,且多才多艺,明里暗里喜欢他的女生也不少。子浩却从来与这方面的事不搭边。同学们开玩笑,说他年龄太小,青春期还没有到来。有的时候,子浩真的觉得自己的青春期没来,他只喜欢玩儿。
  但今天则有些不一样。郑莹不但长得漂亮、身材好,言谈举止间既充满青春的气息,又有十足女孩的魅力。她言语大方,却又恰到好处,几乎每一个字都透出她的教养与素质来。子浩的腼腆,是由于他动心的原故吧。看来,他的青春期到来了。
  
  二
  子浩的大学生活非常舒心,学习很轻松、玩的很快乐,不过他的心里总感觉缺点什么似的。
  一天傍晚子浩吃完饭没什么事儿,走出寝室打算找几个人玩一会球,可巧正好遇上郑莹。入学一个多月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子浩后悔报道那天一路同行却没留她的电话。彼此寒暄了几句,子浩问她这一个多月过的怎么样,郑莹说很好。子浩说留个电话、加个微信吧,郑莹爽快地掏出手机。
  “你干嘛去?”郑莹问。
  “篮球。”子浩说着向那边篮球场一指。
  “正好顺路。”郑莹说。
  两个人说着走着,郑莹还是那么开朗、大方,子浩还是有些腼腆、拘谨。
  天气不冷不热,晚风习习。也许正是这天气适合运动的原因,篮球场上玩球的人还真不少。有个篮下三个不熟悉的学生在闲扔着篮球,子浩看这人少便打算参与其中。郑莹说,你玩吧,我还有事儿。望着郑莹的背影,不知怎的,子浩的心跳有些加快。那三个男生也不扔球了,他们痴迷的望着郑莹的背影,说着学校还没有这么漂亮的女生、校花等等话语。然后是这个也想追、那个也想追。由于争执不下,说要比篮球技术谁赢了把追求的权利就给谁。
  “说啥呢,我朋友!”郑莹是和子浩一路走过来的,而三个男生竟无视他的存在,让子浩心里很不舒服。
  “你朋友,但不是女朋友吧!她才来一个月,大一新生,在这不可能有男朋友,所以谁追到就是谁的。”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7 22:29:3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