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精品推荐疯狂的策划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0朵   赠花      阅读:24889   发表时间:2015-09-14 11:47:36  字数:7672   评论: [A]

【编者按】小说采用倒叙的手法,讲述血案主谋者钟士民非法经营《情感危机策划工作室》,为赚取高额回报,不择手段的利用宫云霞女士与丈夫彭海涛夫妻俩出现的情感危机,婚姻裂痕,精心策划了一起所谓的剿灭小三,实则是现场捉奸的行动,结果导致了彭海涛正与情人巫小润苟且时,被巫小润老公商英当场乱棍打死的惨局。正如小说后记交代的那样:彭海涛,当场死亡;商英,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巫小润精神失常;宫云霞,辞去工作离开省城,带着儿女远走他乡;而钟士民自己呢?自然是鎯铛入狱妻离子散;一场策划演变成血案,毁了三个幸福的家庭。警惕呀,人们!我们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小说构思独到,故事完整,很有现代生活气息,也反映出了重大的社会问题,引发人们关注。感谢赐稿,推荐赏阅,问好作者。【编辑:夜雨寄白】【湘韵精品推荐150915第2245号】

  (一)牢房内,回忆
  无精打采的钟士民,满脸倦容带着一抹深深的悔意,呆呆地望着铁窗外那一小块蓝天发愣。他突然想起一句话,那就是洞中方一日,世上已百年。如今自己深陷牢笼,都是自己为了钱财咎由自取,又怨得了谁呢?没入狱之前,自己是多么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啊,每天可以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自由地在花草树木间行走。夜晚,繁星满天的时候,沏上一杯泛着香气的西湖龙井茶,打开电脑策划文案或者写文章,而后再与自己的粉丝聊天,那日子过得却也是非常舒心非常惬意。
  这个安静美好的日子是谁打破的?钟士民低头抓了一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随后又将目光投向浮动的白云,一个纤细的身影踩着旧日的时光,悠悠飘进他的脑海……
  许蔷薇,一个非常漂亮,令他难以忘怀的女孩。五年前因为同学聚会,那一次偶然的邂逅,钟士民认定了她就是自己寻寻觅觅的一朵蔷薇花。经过多少次执着的猛追,他与她终于牵手。
  一开始,他们相处的很好。但是,在钟士民的公司垮台以后,许蔷薇就失去了笑容,伴随而来的是无休无止的指责。钟士民万般无奈,在朋友的劝说之下,向父母借了一些钱,又千方百计东拼西凑,与这位朋友联合开了一家《情感危机策划工作室》,说白了就是剿灭小三公司。
  那位朋友叫栾力平,脑子特活络,他对钟士民说,现在小三遍地都是,如今干这个特赚钱,那些找上门来的客户,大多是舍得花钱的人。钟哥,听我的没错,保证来钱。果然不出所料,刚刚开门三天,就有客户上门。于是,他们取证、调查、跟踪、捉奸拿双。在他们的策划下,一个月后,他们帮助那个客户挽回了家庭,净赚了十万元。
  以后的日子里,客户接二连三光顾。许蔷薇的脸上终于笑成了一朵花,钟士民的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如果,就这样下去,一切该是挺好的吧?但是,生活当中哪有那么多如意呢?工作室成立三年后,钟士民的父亲患癌住进了北京医院,几十万钱如流水花了出去。许蔷薇的脸上恢复成乌云密布,钟士民亦是毫无办法。雪上加霜,有人看中了这个新兴的行业,工作室一家挨一家地开起来,给钟士民的《情感危机策划工作室》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客户越来越少,面临着倒闭的危险。
  无奈之际,钟士民只好印了一大捆传单,雇了几个人四处躲避着城管张贴广告,自然是少不了停车场,他带着人在每一部车窗上都夹上一张。看着挺简单的,可是一天天下来,也是累得筋疲力尽。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星期六下午,他终于接待了一个客户,那个客户是一个叫宫云霞的漂亮女人,而且还是个博士。
  
  (二)同学会,醉酒露端倪
  宫云霞,三十八岁,省生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她的老公彭海涛,四十一岁,海洋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出版过书,是所里公认的才子。他们夫妻二人,一个郎才一个女貌,他们育有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最惹人羡慕的是,宫云霞聪明美丽贤惠,彭海涛洗衣做饭样样都会。他们一度是圈里公认的模范夫妻。
  周五,那是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天气。宫云霞下班回家,接到了老公彭海涛的电话,告诉她说,今天是他们海洋研究所开发的项目成功的日子,领导和同事们要在风云大酒店庆祝。所以,今天就不回家吃饭了。宫云霞温柔地嘱咐了一句,亲爱的,少喝点酒啊!然后就收线,去厨房做饭。
  宫云霞的儿女在学校寄宿不回来,她就一个人草草地弄了碗面吃,然后洗了几件衣服,擦擦地板,打扫了一下房间。弄完了抬头瞧瞧挂钟,还有时间休息,于是,就倒在沙发上慢慢睡着了。
  宫云霞刚刚睡着没有十分钟,就传来了敲门声,她连忙去开门。一阵酒气扑面而来,只见老公耷拉着脑袋,被两人架着。原来是喝多了,同事们给送回来了。宫云霞客气地送走了老公的两个同事,微微皱着眉,心疼地抚着老公的前胸,轻嗔道:“老公,干嘛喝那么多呀?真是的,不能喝就少喝点啊!”
  彭海涛挥舞着手臂,口里乌拉不清地说着:“我,我没喝多……我还能喝三杯,哈哈哈……来来……倒酒倒酒,喝……”
  宫云霞折腾了半天,总算是把老公服侍睡了。她坐在那儿喘着气的功夫,忽然想起来,刚才给老公脱衣服的时候,没看见手机,估计是落在车里了。宫云霞怕他们单位里有什么事情联系不上他,连忙下楼去车库找手机。
  到了车库打开车门一瞧,果然,手机就在那儿。宫云霞拿过来手机,刚想关门,手不经意地摸到车座椅后背口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凭感觉她认为是手机。宫云霞非常意外,心想,老公什么时候又配了一部手机?从没听他提起过。就在她暗自思索不解的时候,恰好此时那部手机滴滴发过来一条短信息:“但把情思寄云雁,巫山云雨总断肠。咫尺天涯,幸福的相会是那么短暂,好希望就那样在你的怀抱里沉醉不醒。亲爱的,想你爱你。”如此缠绵,如此的情深意切,宫云霞的心蓦地被什么东西揪紧了,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捏碎。她呆愣了好一会儿,轻颤着手拨过去了那个号码,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即刻传来:“亲爱的,你在哪儿?说话呀?”宫云霞的唇微微哆嗦着,讲不出话来。此时,电话那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挂断了电话。
  宫云霞步履沉重地回到家里,她走进卧室,瞧着老公那张熟睡的脸,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背叛自己。老公每日里准时上下班,回来做饭吃饭洗碗,忙完之后,就一头扎进书房上网写文章。他是什么时候在外面有的女人呢?宫云霞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走出卧室,在客厅走来走去。忽然,灵光一闪,电脑!对了,那个女人会不会是他的网友?想到这里,她奔进书房,打开他的电脑。然而,电脑里一无所有,他的QQ也被加密上了锁。此地无银三百两!宫云霞感觉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老公一定是在网上与那个女人相识相恋的,可怜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
  窗外,雨终于下起来了,劈劈啪啪地抽打着窗户,也抽打着宫云霞的心,一种伤心、愤怒的情绪,仿佛这雨一样,瞬间湿了她的天空。怎么会这样?她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呐喊着,泪水无声地夺眶而出。
  宫云霞紧紧咬着唇,仔细过滤着老公这一年多来的表现。频频出差,还非常注重自己的仪表,今天买条领带,明天又买一件衬衫。在床上,虽然他很卖力迎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他纯粹是在应付。以前,自己认为他主抓那个研究项目,身体疲倦的原因。其实,哪里又是这么回事呢,人家是在为另一个女人风生水起呀!宫云霞啊宫云霞,你就是一个陀螺,被他们耍得滴溜溜转啊!
  晚上八点的时候,彭海涛终于酒醒了,他捧着头慢慢起来走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近前一瞧,老婆宫云霞坐在沙发上正直视着自己。
  “老婆,这么晚了,还不睡?”彭海涛问道。
  “睡不着!”宫云霞冷冷地回了三个字。
  “为什么睡不着?”彭海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挨着老婆疑惑地问。
  “你说呢?”宫云霞厌恶地挪了一下身子,冷冷地反问。
  “我?我怎么知道。”彭海涛莫名其妙的。
  “彭大工程师,这手机是谁的?”宫云霞将手里的那部手机一亮。
  “啊?这……这当然是我的工作手机。”彭海涛心里一凛,随后装作特无辜的样子回答。
  “嗯,是你的,你承认了就好。那么,再请问彭大工程师,这手机里的短信又是怎么回事呢?请给个合理的解释。”宫云霞冷着一张脸问道。
  “什么短信?我看看。这都是垃圾短信,你也信。”彭海涛的心里又是一阵颤栗,连忙编织着蹩脚的谎言。
  宫云霞再没说话,只是轻轻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走进卧室,狠狠地关上了房门,彭海涛的心也跟着哆嗦了一下。
  
  (三)基石欲裂,暗流涌动
  两个人冷战了整一个月,彭海涛是处处陪着小心,更是积极抢着做家务。但是,手机和电脑仍然是上着密码加锁。晚上下班,还是早早回来,买菜做饭吃饭洗碗,一切收拾妥当,就去书房忙自己的事情。宫云霞找不出老公的任何破绽,一切风平浪静。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有时候经常会想,是不是自己无中生有,冤枉伤害了老公?但愿如此罢!宫云霞也不想这么累,她是真的希望老公没有骗她。
  时值盛夏,天气特别炎热。宫云霞的闺蜜左玉华提议,星期天去郊外度假村避暑游玩。她原本不打算去的,转念一想,这阶段心里也挺烦的,出去透透气也好。于是,就答应了闺蜜,两人约定,早上六点驱车奔度假村。那个度假村在郊外,远离市区,大约一百多公里,所以说,她们必须在早上凉爽的时候走。
  途中,宫云霞握着方向盘,与闺蜜左玉华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情绪不高也不低。
  “云霞,你和你家老彭,到底怎么样了?”左玉华关心地问道。
  “不怎么样。”宫云霞简单地吐出三个字,话音里带着幽怨。
  “彭海涛,他不会是真的出轨了吧?”左玉华用指甲刀修理着指甲接着问。
  “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宫云霞望着前方的路,躲过去一辆飞驰的大货车。
  “哎呀,你小心开车!得了,我不说话了。”左玉华赶紧闭上嘴巴,心里暗道,我这不是找事嘛?她在开车,心情也不是很好,惹她干嘛,还是安全第一啊!
  度假村,果然风光无限,景色宜人。宫云霞和左玉华一路且行且走,欣赏着美丽的山川原野,还有那一大片长满青草和野花的平原,以及远处的海水。这个钢筋水泥城市里没有的山外景色,多多少少平复了宫云霞烦躁的心,脸上现出少有的笑容。两人玩得尽兴的时候,宫云霞忽然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女儿小霜在图书馆读书的时候突然晕倒,现在正在医院,让她马上过去。她的脸色瞬间苍白,一颗心倏地提起来。赶紧给老公打电话,但是怎么也打不通,提示无法接听。左玉华安慰道:“云霞,没事,你先别急。我陪你回去,老彭或许真的不方便接听电话。”
  到了城南区省人民医院一看,真是一场虚惊。原来女儿是低血糖造成的眩晕,已经输了液睡着了。宫云霞的心终于落了地,她当时是真的怕女儿会有什么其他的病。左玉华想陪伴来着,但是母亲一个电话把她叫走了。走的时候,很不放心。宫云霞轻笑道:“玉华,你回去吧,我没事。”
  一瓶快输完了,女儿睡醒了,她看见妈妈问道:“妈妈,我爸爸呢?他怎么没来?”
  宫云霞说:“你爸爸忙,没来。”
  女儿嘟着小嘴:“他怎么老是忙呀?我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