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玉凤文字大小:  

    

作者:王国强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30569   发表时间:2016-11-06 19:27:31  字数:26032   评论: [A]

【编者按】俗话说:“一娘养九子,个个性不同。”玉凤、西凤一奶同胞的姐妹俩,性格截然不同。姐姐玉凤善良,豁达。妹妹西凤刁钻、懒惰,总想不劳而获。善良的玉凤被妹妹西凤夺走未婚夫,屡次被妹妹伤害,却仍然不计前嫌,以仁义之心尽心的地帮助妹妹。未婚夫何靖远经不住诱惑,拜倒在妹妹的石榴裙下,将玉凤的感情抛却脑后,最后因为西凤的放荡,婚姻土崩瓦解,最终分道扬镳。何靖远为了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再度续弦,与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重组家庭,却因为生活的艰辛,他昧着良心将自己的孩子和后续妻子的孩子,一同扔给了玉凤,因为他了解玉凤的善良,知道玉凤不会弃而不顾。“好人终有好报。”善良的玉凤终于有了自己的归宿,就在她即将迎来自己孩子的时候,在人群里,她看到了妹妹西凤和何靖远。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文章结构严谨,构思巧妙,人物刻画完整,推荐共赏。欢迎投稿湘韵文学网。【编辑:清心芝兰】【湘韵精品推荐161108第4992号】

  1
  1988年初春,一个咋暖还寒的日子。中国北方,龙源县上李庄村东头一户人家的木头门“咯吱”一声打开了,走出一个二十挂零的姑娘,她高挑的身材,颀长的脖子,鹅蛋型的圆脸,齐耳的短发,上身着粉红色蝙蝠衫,下身着藏蓝色筒裤,脚穿黑色灯芯绒布鞋。姑娘抬眼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便转身掩上了门,径直向村外的上李庄小学走去。
  上李庄小学位于村子的正东面,相距一里之遥,中间隔着五个连串的打麦场和一个白杨树林,树林不大,从这头能看过去那头。学校前身是一个关帝庙,文化革命中破四旧,关公的泥塑像被人砸了个稀巴烂,只剩下一间半空屋,后来村上便在庙址的基础上改建成村办小学。姑娘走得很快,片刻便走过了连串的打麦场,来到白杨树林前,初春的白杨树林,枝丫光秃秃一片,端直矗立着,透过树林,红砖青瓦的校舍已展现在眼前。
  姑娘名叫李玉凤,今年二十岁。正在玉凤迈步走进树林时,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猛地她身后炸响:“姐——等等我!”玉凤不由得一惊,慌忙转过身来,妹妹西凤不知何时已悄然站在了她的面前。
  西风小姐姐两岁,两姐妹的身段和长相都极为酷似,高低也不相上下,区别是西凤留的是马尾辫,穿的是白底蓝杠格子衫,红色条绒裤,塑料底板鞋,显得比姐姐略显新潮。
  “西凤,你咋来了?”玉凤两颊不由“腾”地一红,忙不迭问妹妹道。
  “姐,打你一出门,我就悄悄跟了过来,怪只怪你深陷情网,没发现我呗!”西凤猛跨前几步,双手搂住姐姐的脖子,极为亲密地说道。
  “什么深陷情网,我只是想到树林里采些木耳罢了,既然你来了,咱俩就一块去采吧!”玉凤低下了头,用手边拨弄自己的衣角边说道。
  “姐,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这季节哪来的木耳可采,更何况也没见人在白杨树林采到过木耳呀!”西凤双手松开,猛地伸到姐姐的两胳肢窝,一边蚤,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少胡说,污蔑人可得有证据。”玉凤被蚤得前俯后仰,笑得合不拢嘴,边躲闪妹妹的作怪举动边辩解道。
  “证据?昨天下午我从城里放学回家,亲眼看见你和一位帅小伙子在这白杨树林说悄悄话呢!假如这算不上证据的话我可要告诉咱爸咱妈喽!”西凤停止了作怪,转过身去,做出一副回家要走的姿势。
  “不要——他和我是高中同学,上个月刚招上教师,到咱村小学教书,昨天下午路过时恰巧碰上,他说自己那里有文学书籍,约我今天去取。其实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是,万不能乱说,传出去了,让他以后咋在学生面前抬得起头呀!”玉凤上前一手拽住妹妹,另一只手急忙去捂妹妹的嘴,生怕她嘴里再吐出一个多余的字来。
  “好了,我替你保密,但你今天要向我引荐他了,让我见识见识我未来的姐夫是啥模样!”西凤望着姐姐狼狈的囧样,拉开姐姐的手,得意洋洋地说道。
  “好吧!但到时不要胡说,否则我饶不了你,不再给你零花钱。”玉凤在妹妹肩上轻拍了一把,嗔怒地说道。
  “是,我的好姐姐,妹妹一定替你保密。”
  姐妹俩挽着手穿过白杨树林,向上李庄小学走去。
  2
  上李庄小学是一所初级小学,全校只有一至三年级,三个教学班,五十八名学生,三名代课老师,校园内,两排红砖青瓦盖成的房子,一排是二、三年级教室,一排是教工宿舍和一年级教室。两排房子的居中是操场和篮球场。此时此刻,新分配进校的老师何靖远正在自己的宿舍里来回踱步。今天礼拜天,另外两名老师和学生都回家了,只有他一人独留于学校。
  何靖远是距上李庄二十里之地的何家塬人,两年前,何靖远高中毕业,回到家乡,跟随父母过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可每当他扛起农具行走在田埂,看见村里的那些大伯、大婶,头顶烈日,挥汗如雨,在田地里辛苦劳作之时,他的心里便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伤感和不甘。他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自问着自己:难道这就是我何靖远此生的归宿吗?难道我就要在这广阔天地中劳作一生,辛苦一世不成?不,绝对不能!我要改变自己目前的处境,于是在劳动之余,他又重新拿起上学期间的书本,复读起来。因此还招来村里许多人的嘲笑,嘲笑他不识时务,注定是一手摇鞭杆,一手扶犁把,跟着牛屁股后面转的命,却妄想过那种坐在凉房子里,翘着二郎腿,边看报纸边品茶的公家人生活,真是痴心妄想、不知天高地厚。但何靖远却不在乎别人的热潮冷风,自认只要肯努力,就会有改变命运的机遇出现,机遇也往往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果然,两年后,也就是一个月前,龙源县发文、张贴布告,进行民办教师招考,何靖远喜出望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加报名,结果从五十六名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为新招三名民办教师中的一员,分配进上李庄小学任教。
  报到那天,当背着行李,穿戴一新的何靖远出现在上李庄小学校园之时,得到了全校师生和众多群众的热烈欢迎。何靖远高兴极了,一股成功者的甜蜜和喜悦不觉在心头回荡,当他和其余两名老师握手之后,挥手向在场的群众和同学们挥手打招呼时,突然,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身影,是他的高中同学李玉凤。两年不见,李玉凤已变得线条分明、端庄秀丽,尽显着成熟女人的妩媚与妖娆,完全和两年前那个生涩害羞的女中学生判若两人。她高挑的身材,颀长的脖子,齐耳的短发,粉红的脸颊,弯弯的眉毛,水汪汪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正在人群中默默含羞地向他微笑着。这令何靖远喜出望外。
  “李玉凤同学,从今天起,我就是咱上李庄村的一员了,欢迎吗?”
  “当然欢迎,百分之二百的欢迎。欢迎何老师!”
  “上学时只知道你家在上李庄,但一直未来过,今天也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你家离这里远吗?”
  “不远,村东头第二排往西数第三家便是。”
  随着李玉凤的芊芊玉指指引之下,透过敞开的学校大门,何靖远抬眼望去,一片蔚然挺拔的白杨林后,一个红砖青瓦的小村庄若隐若现。何靖远开心地笑了
  何靖远开玩笑地说:“那我以后可要常打扰你这位东道主了,肚子饿了难免上你家蹭饭了。”
  玉凤笑着说:“没问题,只要你不嫌弃,管你个肚儿饱。”
  何靖远向玉凤摆了摆手,向自己的宿舍走去。玉凤呆呆地站在原地,默默含情地注视着何靖远离去的地方,微笑着,久久不愿离去。
  何靖远的教书生涯很快便进入了正规。接连好几天,他总会有意无意在村子里与李玉凤相遇,他们谈高中生活的美好回忆,谈未来生活的憧憬和打算,此时此刻,两个人才感到高中三年,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交流真是太少太少,他们渴望更多的了解对方,同时更希望把自己心里的话诉说于对方。就在昨天,他们又在学校外面的小白杨树林不期而遇。
  “玉凤,去哪里?”
  “哦,靖远,我准备去村外捡些干柴禾。你最近好吗?在这里生活还适应吗?想家吗?”
  “一切都好,不想家,我每天都感到说不出的快乐,喜欢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包括人,真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
  “乐不思蜀?那可是颓废萎靡的症状呀!和我们积极上进的人民教师作派可不匹配呦!”
  “我愿意!谁让我们再次重逢于此,谁让我的心总是砰砰乱跳。玉凤,明天礼拜天,轮我在学校值班,你能来一趟吗?”
  “这——这不太方便吧!我怕村里人说闲话。”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勇敢些,我等你,不见不散!”
  “嗯!咯咯咯!”
  李玉凤美丽的倩影伴随着快乐的步子在小白杨树林里渐渐消失了,何靖远怔怔地站在她离去的地方静静凝望,久久不愿离去,脑海里映现的全是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耳畔回响的也是她那温柔甜美的绵绵细语。
  “屋里有人吗?何老师在吗?”
  正当何靖远在房子里来回踱步,遐想连篇等待李玉凤到来之时,一个清脆悦耳,甜丝丝、娇滴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何靖远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了出去。李玉凤姐妹俩已站在了他的面前。何靖远不知所措,他从不认识李西凤,更不知她就是玉凤的妹妹。何靖远说:
  “玉凤,这位是?”
  玉凤正要回答,却被西凤抢了话茬。
  “连我也不知道呀?不知道还有胆追我姐姐,你在附近前三村、后四组打听打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上李庄有位人见人爱,鬼见鬼愁的世间奇女子,那便是我李西凤。同时敢问人民教师同志,你死缠烂打地追我姐姐,今天你说句心里话,我和我姐姐二人谁漂亮?”
  玉凤用胳膊肘搡了搡西凤,眉头紧皱,连连向何靖远递了个眼色,指了指西凤。何靖远心领神会,急忙答道:
  “你漂亮,当然是你漂亮。”
  西凤朝何靖远努了努嘴,做了个鬼脸,挽着姐姐胳膊走进了何靖远宿舍。何靖远急忙跟着走进,边给姐妹俩让座边倒茶水,鼻尖渗出了一圈细密的汗珠。西凤面对何靖远局促不安的神态,一脸诡秘地说道:
  “何老师,你这里不是有许多文学书籍嘛!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何靖远对西凤莫名的问话摸不着头绪,他不明白自己和李西凤初次见面,又何时曾向她说过自己有文学书籍,于是无奈地摊了摊手,指着办公桌上的一摞高中课本和几本小学教材说道:
  “我哪有什么文学书籍?只有一些课本和教材。”
  李玉凤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知道妹妹的此番话是针对自己来的,她戳穿了自己路上来时所说的谎言,故意让自己难堪,当中出丑,下不了台。她太了解妹妹了,就像了解自己脸上的某一个器官,像嘴、眼睛、鼻子,是什么样子一样。但此时此刻,她明知妹妹已戳穿了自己的谎言,但她必须还得掩饰,因为她不愿让何靖远难堪,哪怕自己多受点委屈也无所谓。于是,她拽了拽妹妹的胳膊,温言劝解道:
  “西凤,人家何老师只是随便这么一说,你咋就死扣住不放呢?”
  李西凤狠狠地瞪了一眼姐姐,大声叫嚷到:
  “不!我就要看文学书籍嘛!堂堂的人民教师咋能撒谎骗人呢?你昨天明明答应我姐要给她看文学书籍的,今天咋拿不出一本书呢?看来你表面道貌岸然,其实却是个十足的伪君子!大骗子!”
  何靖远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西凤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莫可名状的话,看来玉凤在来学校的路上一定许诺了妹妹什么,要不为何会把自己给绕了进去,同时他也为玉凤有这么一个执拗、任性的妹妹而感到头疼,心想:同样是貌若天仙,同样是一娘所生,一父所养,为什么脾性竟截然不同呢?

  • 文友清心芝兰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11-06 21:33:4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