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精品推荐苹果红了文字大小:  

    

作者:王国强   鲜花数:39朵   赠花      阅读:5232   发表时间:2017-12-10 21:30:21  字数:12863   评论: [A]

【编者按】最美季节,苹果熟了,天气放晴,抢收苹果,一片繁忙。紫娟正忙,公公滑倒,摔成骨折,牛二叔忙,紫娟救护,住进医院......。谁来帮助,抢收苹果?小说中多有情节交代,要问结局如何?请大家仔细浏览,自然会知道完美结局。小说富有生活气息,爱恋的纠缠也处理不错,值得一读!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湘韵精品推荐171212第6520号】

  一
  有人说,秋天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可是,在紫娟看来,秋天却是苹果红了的季节。
  紫娟所在的村子名叫河套村。河套村及附近的几十个村子以连片种植苹果而颇为有名。每年秋季,来自福建、广东、湖北的客商便会雇佣六轮、八轮、乃至十多个轮子的大型货车来河套村一带收苹果。紫娟家种有五亩苹果。前段时间,刚赶上苹果成熟,熟的红破了皮,熟的笑弯了枝,却赶上十多天的连阴雨天气,贻误了采摘日期。今日,天气放晴,天高云淡,暖阳高照,一丝风都没有。中午饭一吃过,紫娟便赶紧向自家的苹果园赶去。
  出了村口,一踏上通往果园的柏油马路,迎面就碰见几辆大型货车从这边开来。紫娟心里清楚,这些货车都是来附近村子收苹果的。每年苹果成熟的季节,只有将家中的五亩苹果全部收完,卖给贩子,紫娟的心才会落到实处。路过刘嫂家时,紫红色圆脸的刘嫂和她家那位矮墩墩的老公正在自家园子摘苹果。距刘嫂和老公不远处,有五六个外乡妇女也在帮他们采摘,想之这些人是从县城人市上找来的。每到苹果成熟的季节,县城人市便会涌来大批甘肃、河南籍的妇女。这些妇女专门帮助果农采摘和分拣苹果,到苹果全部交完,便会别着鼓鼓的腰包返乡,或着去另一个地方开启新的打工征程。
  此时此刻,刘嫂家地头的彩条布上已经倒了好大一堆采摘下来的苹果。
  “刘嫂,动手早呀,都摘了这么多果子了!”
  “不急不行呀,前一段时间的连阴雨下得果子出不了地,贻误了采摘期,据天气预报说,从今往后仅有五天大晴天,五天过后又是连阴雨。今年这雨天太多了,把人都给下怕了,再不趁这几天好天气将果子摘了,卖了,恐怕就要烂在地里了。”
  “怎么,只晴五天,五天之后还是连阴雨?那我得赶紧去果园了!”
  紫娟忙不迭向自家果园赶去。
  紫娟来到地头,见红彤彤的苹果挂满枝头,光滑、润泽,且富有灵气。今年雨水好,光照充足,果子长势良好,没有受到虫害的侵扰,从城里面回来的人说,今年果子的收购价高于往年,一等果收购价在两元左右,二等果在一元五左右,三等果在一元左右,均价也就在一元五左右。如果每亩果子产量按四千斤算,产值就在六千元左右。自家五亩多苹果就可以卖到三万多元,减去两千多元费用,纯收入可达三万元。现在当机立断的事就是雇人摘果子了。
  一股丰收的喜悦顿时回荡在紫娟的心头,她仿佛看到满园的果子正被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妇女采摘,放进筐子,再一筐筐分拣、套袋,过称,最后装上客商的货车。干完这一切之后,客商将三沓崭新的百元大钞递到了她的手里。她一边数这三沓崭新的百元大钞,一边开心地笑了。
  正在紫娟沉浸于美好的想象,情不自禁地傻笑之时,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在她的耳畔炸响:“紫娟,满村找不见你人,原来你跑地里来了。赶快往家走,小军他爷从梯子上滑下来了,躺在地上疼得哇哇叫,估计是摔骨折了。”
  小军是紫娟的儿子,现在在县城上高中。这声音的来源不是别处,正是公路边一个五十多岁,胡子拉渣,名叫牛二的人口里传出来的。牛二高紫娟一个辈分,和她家是隔个墙皮的邻居。因为是邻居,平日里免不了互想帮衬,互借个东西,两家人的关系也处的特别好。紫娟一直热情地称呼他牛二叔。
  此时此刻牛二正骑了一辆摩托车,一只脚支在路边,一只脚搭在摩托上。
  “牛二叔,你去哪里呀?”
  “我去县城找人摘果子,不好意思帮不上你了,你快回去吧!建林不在家,要不你就打个‘120’,叫个救护车吧!”
  “嗯嗯,我这就回去,谢谢你了,牛二叔!”
  “邻里之间嘛,就不用说谢谢两个字了。”
  摩托车青烟一冒,牛二在公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紫娟顾不上多想,“蹬蹬蹬”又向家里赶去。紫娟回到家时,见公公正斜躺在炕上,豆大的汗珠满脸地往下淌,嘴里不断地呻吟着。婆婆正在一边替公公擦洗胯子,嘴里一边不停地埋怨自己,说都是自己的错,不该让老公上梯子去挂穿好的辣椒,结果就闹出这么大的事。紫娟这才记起,自己临走前,公公和婆婆正在院子里穿辣椒。她二话没说,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半小时后,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将紫娟和公公、婆婆一起拉到了县医院。拍了个片子,检查结果是公公的右胯骨骨折,需住院一个月治疗。紫娟在收费处为公公办理了住院手续,并买了些碗筷、脸盆、毛巾、香皂,等生活用品。办完这一切,紫娟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建林的电话。
  二
  建林是紫娟的丈夫,现在在省城一家工地打工。
  二十年前,紫娟经人介绍和长自己三岁的建林喜结连理,举行了隆重而热闹的婚礼。婚后第二天,有个衣着得体,皮肤白净的小伙来到了建林家。建林对紫娟热情地介绍,说小伙名叫润生,是自己的发小,两人光屁股一起长大,又同一天入村小学上学,一起上完了镇初中,县高中。紫娟听了建林的介绍,心里非常高兴,赶紧让润生进屋。三个年轻人相聚在建林的新房内,闲聊了一上午。因为三人年龄相仿,所以很谈得来。建林和润生谈起了小时候的许多趣事,谈得眉飞色舞,紫娟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谈着谈着便到了吃晌午饭时间,建林妈做好了饭,一再要求润生留下来一起吃饭。润生说,自家的饭也好了,还是回去吃吧,以后有空再找建林一起玩。建林和紫娟将润生送到了大门口。润生走出了建林家没多远,突然又转身回来了,脸颊一红支支吾吾地说:“建林,其实我今天来你家是有事相求。”
  建林拍着胸膛说:“润生,咱俩是啥关系,是打了个鸡蛋结拜了的好兄弟,有啥话你就赶紧说,只要我能办到,绝不含糊。”
  润生鼓足勇气说:“咱俩是同年岁的人,又是小学、初中、高中时的同学,更是河套村人人艳羡的好兄弟。小时候,咱俩在一起玩耍,常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看,现在你都结婚了,娶回来这么一位漂亮如花的乖媳妇,可是我依旧光棍一条,连个媳妇影子都没有。如果你不介意,就让你媳妇把她的闺蜜呀,女伴呀,之类的给我介绍一位,也不知她意下如何。”润生说到这里,不由向紫娟投去乞求的目光。
  建林听润生这么一说,不由恍然大悟,和润生聊了一上午,原来润生是想托紫娟给他介绍对象的呀!这事可就要看紫娟的能耐了,也不知紫娟所相识的女伴当中,有没有像润生一样单着的。建林想到这里,也不觉将目光转向了紫娟。
  紫娟和润生聊了一上午,虽然是初次相识,可是感觉彼此很谈得来,也就在心里把润生视作最为要好的朋友,不由脱口而出说:“这事没问题,恰巧我有一位非常要好的闺蜜名叫秋燕,和我同岁,也没找下对象,改天我回娘家就给你和秋燕保媒牵线,你看如何?”
  润生听紫娟这么一说,高兴得几乎蹦了起来,说:“紫娟,恰好你明天回门嘛,回娘家后就赶紧去找秋燕,吸吸她的口气,如果情愿,尽快安排我俩见面。”
  按当地风俗,新媳妇结婚第三天要带上新女婿回娘家看望父母,俗称回门。紫娟见润生这般心急,一时神采飞扬,说:“好哩,明天我回娘家后头一件大事就是去找秋燕,争取一条红线把你和秋燕牵在一起,早日吃上你俩的喜糖。”
  润生见紫娟如此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更是喜不胜收,一蹦三跳回家而去。
  第二天,紫娟陪同建林回到了娘家,可是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秋燕去县城饭馆当服务员,没在家。紫娟只好为润生的运气不好而叹气。晌午饭后,紫娟告别了父母,又和建林一起踏上了回家的征程。刚到村口,迎面碰见了润生,润生急切地问道:“紫娟,你见上秋燕了吗,她咋说的?”
  紫娟便把秋燕去县城打工的实情告诉给了润生,可是润生穷追不舍,说:“县城好呀,县城说起话来才方便呢,明天咱仨去县城把秋燕约出来,在县城好好玩一天,然后由我做东,请你们三人下馆子。”
  “这敢情好呀!我在家也待久了,感觉闷得慌,正好趁机在外面透透风,可是我们咋去呢?”建林随声附和道。
  “骑自行车去。咱们三人一人骑个自行车。来场自行车长途赛,看谁得第一。”润生高兴地说道。
  “这个主意不错,咱仨明天就骑自行车去县城,来场自行车长途赛。”
  第三天,紫娟、建林、润生,三人一人骑了辆自行车,风驰电挚般向县城骑去。骑到县城时,三人早已经气喘吁吁,汗水渗湿了脊背,可是大家都感到说不出的兴奋和快乐。名次是紫娟第一,建林第二,润生第三,因为建林和润生一直故意让着紫娟。
  三人骑车去了秋燕打工的饭馆。紫娟走进饭馆,找到秋燕并说明了来意。秋燕赶紧向老板请了半天假,四人一起到公园里玩了半天,最后由润生做东在“海底捞月”餐厅吃了顿大餐。
  半年后,润生和秋燕举行了婚礼。润生结婚后没多久,一天,建林来到了润生家,说自己想去省城打工,可是又没个伴,问润生可不可以和他结伴去省城打工。润生说好呀,可是省城那么大,咱又人生地不熟,万一找不下活可咋办。建林说:“我二舅在省二建瓦工班当班长,这次我就是投奔他的,找活的事你就不要担忧了。”
  润生说:“好呀,只要能找下活咱就去,其实去省城打工是我早有的打算,只是苦于一直没有门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是个机会。”
  两人私下里经过一番商量,定下了行程和日期。建林要走了,紫娟一时心里发慌,心中升起一股说不出的酸楚和难过。想象着朝夕相处的丈夫猛然要离开,此后也不知多少个日子才能再见面,心里那个难受劲就甭提了。在离别的前一天晚上,紫娟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嘤嘤嘤”地哭了。
  “哭啥呢,我这是给你出去打工挣钱,又不是赴刑场,就像我这一出门再不回来似的。”建林拭去紫娟脸颊上的泪水说道。
  “我怕你去了省城,变了心,喜欢上了城里的女人,把我给忘了。”紫娟娇嗔地说道。
  建林用双臂一下把紫娟紧紧地箍住,在她的额头上们亲了一口,说:“我如果去省城变了心,不再对你好,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紫娟一下用手捂住建林的嘴说:“我不要你发那么毒的誓,我只要你变小狗,变小狗。”
  “对,变小狗,变小狗。请记住,建林永远都是紫娟最听话的小黄狗。”建林话一说完不由得把紫娟箍得更紧了。
  三
  紫娟在电话中向丈夫诉说家中所发生的变故,她说:“建林,苹果红了,需要人摘,咱爸胯骨摔骨折了,需要人侍候,家里已经乱套了,你就请几天假回家一趟吧!”话说到此,紫娟的声音已经显得有些哽咽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那端传来建林熟悉的声音,“紫娟,听你说了的家里的情况,我心里很焦急,也很想回来,可是我走不开呀!工程交工在即,各个班组都在加班加点赶进度,我又是工长,手底下管着好几十人。我若一走,手下人可就全乱了。我实在脱不开身呀,家里就有劳你了,爸在医院暂时由妈侍候,苹果的事你在劳务市场找几个人一收算了,好了,公司正在开会,我先挂了。”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0 21:32:5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2 22:52:34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