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邻家女孩儿代玉文字大小:  

    

作者:蒲公英   鲜花数:9朵   赠花      阅读:3497   发表时间:2018-01-25 21:15:41  字数:9177   评论: [A]

【编者按】邻家女孩--代玉有着漂亮的容颜,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秀,曾出国学习、后考上名牌大学、进入社会工作、一路顺风顺水,在外人眼中本该有美好的前程。然而,看似优秀的女孩,性格中却有着致命的弱点--单纯、任性、脆弱。这些弱点直接导致代玉在遭遇婚前失身,失恋的打击下选择了跳楼轻生。作者以旁观者的视角,平缓的叙事,慢慢道来女孩的人生悲剧。而这个悲剧因何造成?当中潜伏的方方面面的原因引人惊醒、深思……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与读者共赏!【编辑:纳兰觉慧】

  《第一章》
  记得要结婚那会儿,我和老公常议的话题就是住在哪里?因为婆婆家在北京,而我和老公在天津蓟州区。老公的单位是央企,也就是属于流动性质的单位。总公司在北京西直门,老公是第四工程公司,基地在天津市蓟州区。
  因为没结婚我就知道他的工作性质,也就做好了两地分居的准备。我是一家中型服装厂的设计师,厂里不足千人,分配到这里的大学生也就不算多。我们那会儿的大专生很吃香的,无论调级还是福利都会优先,所以我结婚就具备分房的资格。老公属于大龄青年,他们单位的大龄未婚青年可以申请到任何工地或是基地工作,以便解决婚姻问题。
  这天双慧突然推开我办公室的门,一脸神秘的表情来到我身边低声问道:“没别人吧?”
  我疑惑地看着她回道:“没有,就我自己,她们都去车间了。”
  双慧趴到我耳边悄悄说道:“工业局分给咱厂三十套住房,你还不赶紧写报告!”
  我诧异地看了看她问道:“这事连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老吴她老公说的!”双慧一脸不耐烦地回道。
  这下我信了,因为老吴的老公是检察院的,她小叔子是工业局的。老吴又是双慧的媒人,得到消息肯定告诉她去想办法要房。双慧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走了,你上点心。告诉你我若是要不到房子,你的房子若是不要,可一定要给我!”
  说完她便一溜烟似得跑回车间去了。双慧之所以这样和我说,是因为我们在宿舍闲聊时,我提起过老公单位的宿舍楼,水电煤气都免费不用花钱的,我有意结婚要老公单位的房子。送走双慧儿我便给老公拨通了电话,“你下班有空吗?”
  “有事吗?我这正忙,等闲了我打给你”老公说了两句,没等我回复便将电话挂了。
  周五的下午老公来电话说道:“前几天福建工地出事了,一死,一重伤三个轻伤都需要处理。”
  我马上回道:“没事儿,我知道你忙。我们单位要分房了,我们有结婚证可以申请住房。”
  “真的吗?你和你们科长说说今天早下会儿班行吗?我和你去看看”老公兴奋地说道。
  也就是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公便开车来接我。我们先去的是人民西大街,那里我们厂分了一个单元,十五套住房。中昌西区一个单元,十五套住房。老公喜欢中昌西区的,那里比较繁华,离他们公司又近。我却迟迟不肯下决定。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朦胧的记得我们都住在县委大院的一个小跨院里。后来爷爷被打成右派我们便搬了出来,爷爷奶奶回到了老家,我和妈妈及哥哥又搬到了妈妈的单位。所以我的童年及少年初期都是在单位大院度过的,直到哥哥十五岁那年妈妈单位再次分房,妈妈才要了一套,我们才有了家。没过两年,父亲也就调回到蓟州。
  “你想好了吗,到底要那边的?”老公又一次的催促。
  “你们单位不是也有住房吗?我想看看你们单位的房再做决定!”我的犹豫不决老公很是不高兴。
  他沉着脸说道:“我的级别在我们单位可是分不到这么好的房子,你若是想在我们单位住那只能住筒子楼!”
  我急忙柔和地回道:“你申请一套,我比较一下看看哪里好。”
  老公虽不情愿,但是依旧答应了。周六的下午他带我来到了基地的筒子楼,到了之后我一看不像想象的那么糟糕。我们的房子在二楼东侧第二间,第一间空房没人住。老公当时在设备科,他们科长也是北京人,算是老乡所以两人关系还不错。老公说:“科长出面把最里面的那间空房也给我用了,你若是满意,我给你隔成两间,一间做厨房一间做卫生间。”
  我闻听急忙回道:“那水怎么弄?”
  老公得意地笑着说道:“知道为啥最里间没人要吗?因为一楼是水房,对面是厕所。”
  老公不解地问道:“我就想不明白了,有好楼房你不要,非要住筒子楼?”
  我看着他歉意地回道:“我从小到大一直没自己住过,我们结婚以后你若是下工地,我自己不敢在外面住。”我刚说完,老公一把将我拥尽怀里,嘴里喃喃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些,没想到你还是个小不点!”
  于是我们两个终于决定住筒子楼,我的那套住房转给了我的好友王双慧。那年我二十三岁,老公三十岁。
  我们在北京结的婚,回来时他们设备科又帮着办了一次,很是热闹。邻居们也都来了,非常羡慕老公给我布置的新房。除了设备科的那几个好友之外,其他人我几乎都不认识。这时老公拉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小女孩向我介绍道:“这是咱们的对门,代哥和卜姐。”
  我应了一声,急忙倒茶递给了那个男子说道:“代哥喝茶”
  又剥了一块糖递给了卜姐,笑着说道:“卜姐,以后可要多关照呦!”
  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童音向我嚷道:“我呢?怎么不理我!”
  我低头一看,一个白净洋气的小女孩撅着小嘴冲我吵嚷着。我一把将她抱起,轻轻地问道:“你是谁呀?叫什么名字?”
  “我叫代玉!”小女孩边说边挣脱了下来,跑到卜姐的身后。我随手抓了一把巧克力塞到了她的口袋里。卜姐本想阻挡被我制止住了,这便是我与代玉的初次见面。
  《第二章》
  我们是腊月结的婚,整个基地腊月是最热闹的。在外面工地的人们纷纷往家里赶,分开一年的兄弟姐妹们,都想在过年这段时间回家聚一聚。春节期间单位也会组织一些有意义的活动,诸如围棋比赛,象棋比赛,对联和现代诗比赛等。参赛之人无论获没获奖,工会都送一些小礼品,整个假期就这样热热闹闹的结束了。
  过完正月十五人们开始陆续返回工地,大院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我们对门的代哥和卜姐也不例外,订好了正月二十的车票,小代玉知道爸爸妈妈肯快就要回工地了,所以天天粘着卜姐寸步不离。代玉的奶奶在她小姑十岁时就过世了,爷爷续弦刘氏,和几个儿女关系不是很好,所以卜姐每次下工地都会将代玉送到哥嫂那里。代玉的舅舅和舅妈都是基地物业的,舅舅是物业经理。代玉每天上学,放学都和舅舅家的姐姐在一起。
  等我再次遇见代玉便是我生女儿的时候,广东工地收尾,卜姐和其她几个女的先撤回来了。卜姐回来第二天刚好我满月,她买了一套婴儿装和代玉一起来到我的房间。也就是一年多不见,仿佛代玉都成大姑娘了似得,婆婆笑着对我说道:“坐月子的人都这样,每天摆弄那个小不点,看到别家小孩儿都觉得很大。”
  就这样我和卜姐及代玉慢慢的熟悉起来了。
  婆婆伺候完我月子就回北京了,我的产假是半年。我每天除了哄孩子就是给老公做饭,代玉便成了我们家的常客。别看她人小,可算得上一个鬼精灵呢,没有她不懂的。她不爱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整栋楼里除非和我比较要好。卜姐常常和我说:“我们家代玉谁都瞧不上,唯独你了!”
  我礼貌地和她客气了一下,因为不太爱与人交流,除非是关系很好的。也许会有人误认为我很清高,其实我很冤枉,我只是不太会聊天而已。这点我倒是和代玉不谋而合,一次卜姐和代玉开玩笑着说道:“你这么喜欢阿姨,给她做女儿好了!”
  代玉看了看卜姐又看了看我,她竟然点了点头,我和卜姐都笑了起来,弄得代玉害羞地跑回屋里。我笑着问代玉:“代玉,你喜欢我什么?”
  代玉想了想回道:“你和她们不一样,你很干净。你身上有一种味道,我喜欢那种味道,妈妈和别的阿姨们都没有的味道。”
  现在回想着代玉的话,我才明白那是我身上的奶香味儿。因为从此之外不可能有别的味道,我从小就不喜欢香水,更不喜欢化妆。
  半年的产假转眼就到期了,工地上也天天催促老公去报道,婆婆又从北京赶过来帮我带孩子。在这期间婆婆也和卜姐娘俩混熟了,有一天婆婆对我说道:“孩子都十个月了可以给她断奶喂奶粉了,断完奶我把她带回去,你也可以专心上班。”
  我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没敢吱声,因为老公的父亲当时在海南工地,北京只有老公的弟弟妹妹两个人。老公的弟弟还在上学,所以我不能太自私只好给女儿断了奶。每年的暑假婆婆便会带着女儿来蓟州住上一个多月,婆婆和邻里们的关系搞得很是融洽,人们也常常夸我们的婆媳关系好。自然代玉依旧是我们家的常客,代玉也慢慢地长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只是性格变得越来越高傲了。
  卜姐从工地回来就一直留在基地的物业,所以代玉一直也跟着妈妈住在筒子楼。整座楼里的人们都非常羡慕卜姐,因为代玉不光是长的漂亮,而且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上小学是一直是全班第一,全年级没下过前三名。自然考上了重点中学,中考时是整个天津市二十名之内,顺利地进入了市重点中学。记得中考成绩下来不久,日本大阪市和中国的天津市的中学举办一次中学生交流会。日本来二十个学生到中国参观学习,走的时候邀请二十个中国学生去日本参观学习,代玉收到了邀请函。正在大家都替她们一家高兴的时候,代玉突然哭着跑到我的房间,哽咽着向我说道:“阿姨你能借我点钱吗?”
  我惊讶地看着她回道“你借钱干嘛,借多少?”
  “八千!”代玉低着头回道
  我当时就怔住了,小声问道:“怎麽啦,你不说实话阿姨是不会借给你的”
  “阿姨,我妈和舅妈不让我去日本。”代玉说完便抽咽起来
  我一边替她擦着眼泪说道:“这是好事呀,为啥不让去呢?”
  代玉哭着回道:“我妈说怕我丢了,阿姨你帮我去劝劝我妈好吗?”
  我拉着代玉向她家走去,推开房门见代玉的舅妈也在,打过招呼后我向卜姐问道:“你为啥不让代玉去日本?”
  卜姐支吾着回道:“她这么小,一个人去日本我不放心!”
  我闻听当时就笑了起来向她说道:“你真逗,怎么可能是她一个人呢?人家二十个孩子呢。再说国家也不可能让日本人就把孩子带走呀,会有人带队去的,你放心好了。”
  卜姐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代玉看到妈妈有些动心,一边使劲儿地央求着卜姐一边给我使眼色,我把代玉来过来接着说道:“去日本不光是荣誉上的事儿,她还能让孩子开阔眼界增长见识,这是一个多难得的机会。”
  代玉的哭闹声把二楼的人都招了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劝着卜姐,最后卜姐终于答应了她,代玉才破涕为笑。
  我回到屋时已经是九点多了,女儿已经睡着了。我也赶紧洗了洗准备睡了,刚躺下婆婆对我说道:“以后咱家的孩子可不能这样任性,你看那孩子一点礼貌都没有,见人连招呼都不打!”
  我听婆婆一说就知道是在说代玉,笑着回道:“代哥家兄弟姐妹就他一个女孩,卜姐家兄弟姐妹也很多就两个女孩,代玉长的漂亮学习又好,大家都捧着她,拿她当公主一般,所以难免有些任性。”

  • 文友纳兰觉慧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5 21:18:56给您送了鲜花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