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水牌文字大小:  

    

作者:棱镜   鲜花数:76朵   赠花      阅读:3917   发表时间:2018-02-04 23:53:00  字数:23075   评论: [A]

【编者按】职场是人生的大舞台,形形色色的人粉墨登场,戴着面具,都有着各自的价值观和打算。“我”为了重新谋职,机缘巧合应聘到澎湖湾酒店做美工,遇到新来的总监,在欢迎会上,自己性格纯直,想到什么说什么,结果要做的事情就是换掉所有部门的水牌。工作的过程中,遇见了各种事,各种人,有心机的,爱发牢骚的,有默契的,也有不合心思的,喜怒哀乐体现在流畅的语言里,文章从头至尾语调冷静,任凭意识流动,描述了酒店的职场人生,混着复杂多变,圆滑世故,暗藏心机,当然也有同事之间长久相处的情意,戒备的同时又有一份暖心同在,排挤的同时又有一份敬佩可理解,疲惫感来临的时候又想到了感恩。而这一切不就是现实社会各大职场中最让人体会深刻的压力吗?相信大家一定会从文中读出共鸣,感谢棱镜老师赐文湘韵,祝老师新春愉快,万事如意顺心!【责任编辑:白山飞燕】【湘韵精品推荐180209第6669号】

  第一章换了总监改头换面
  (一)
  由于单位改制,四十多岁,我便下岗成了无业人员,一时还没有适应,和妻子说,自由了,没约束了,多好。可是还没享受到每一分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妻子就将我推销出去。妻子返聘在省厅劳动部门,专伺省内外国人就业登记,也参与劳动力市场的一些有关事宜,比如每周两次的大型招聘活动。有一家台资的饭店,澎湖湾酒店,地处城南市区的一个四星级宾馆。到他们那里招聘一名美工,妻子看到这条信息后很兴奋,立刻就将这条信息走私给我。她说的挺婉转,你不怕这样无所事事的待下去会意志消沉!我可不愿意看到你这么快地颓废下去。这理由振振有词地说服了我,我心态还年轻,对很多事情依然心存好奇和兴趣,有勇气尝试。
  真正给我勇气的还是我自己,我在单位的时候,老板想将我们单位做个宣传推销案,其中有一项是全厂鸟瞰图。老板兴师动众地雇了架直升飞机,忙碌了大半天。照片结果出来后,始料未及,效果很不满意。那些建筑物被湮没在绿化带里,几乎看不到,大失所望。设备科的胡科长将我引荐给老板,说我能手工绘制一副理想的全厂俯视图。我和胡科熟悉,他比较了解我,又住在一个宿舍大院,说话方便,他给老板一说,老板信了。
  我当时是在流水线上的检验员。转到二班的时候,我就在上午去到设备科,在一整张黑板上,构图、描摹、上色,我匍匐在那张黑板上,用线条构草图,两天后,成百上千的线条把胡科他们几个人看懵了,我会三维制图不用说,又学过一点美术,这两种知识须得结合才能画出三维立体的俯视图。胡科给我沏上一杯上好的茶,算是待遇。我用目测的方法来达到那么多建筑物的比例、位置,办公大楼,质检中心,各种厂房,技校,露天货场,直到库房、食堂、厕所和每一条道路,都要符合比例的对得上方位……他们也不会买油画颜料,正好我自己家里有油画颜料,才买的一百多块钱的油画颜料,干脆带去用了。最后适当地加上绿化带,这样就突出了建筑,不再被绿化带湮没了。
  胡科后来让我加上粉尘检测图几个字,老板很是满意,让胡科给我发了五十元奖金,以资鼓励。全市粉尘测试图交流回来后,胡科说,别人家的都是平面图,唯独我们单位的是三维立体透视图。胡科说这话的时候,那整张脸上是洋洋得意的表情。
  再就是,我在流水线上,按部门领导要求,组建了一个QC成果发布小租,我们的成果在全市机械系统成果发布会上获得二等奖,其实,我们的发明成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那些幻灯片,打动了评委。那些我亲手制作的幻灯片,是在32开的幻灯白板上用油性记号笔,一笔一笔画上去的,不仅有单位和小组成员介绍,更有所发明成果的立体剖视图,这可是他们没有的,当时在现场放出的这些幻灯片,一下子怔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打动了评委。
  (二)
  这些经历给我去应聘澎湖湾酒店的美工有了底气。
  应聘还算顺利,那个自称总监的人,用台腔国语说:“除了画画,你会写计吗?”小眼睛在一副金丝眼镜后面看着我。
  “我会写字的。”我为他问这样的问题感到有点好笑。
  “我说的是用麦克笔写计啊,你会吗?”
  “这我没有用过,不过我会刻计。”我假装被他带走了。
  “那你刻几个计我看看。”总监也笑了,
  他让季经理拿来几张卡纸和美工刀,还有一快专用刻板,这还是我第一次用这么专业的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试了一下得心应手,我就随意地刻了几个字,黑体,记不清楚刻的什么字了。总监挺满意的,喷了一口烟,在最后喷出了几个烟圈,当场就定了下来,临了,还说了一句:“不要后悔哟。”
  那天,我带了一盒金奖巧克力,提前到了二楼的营销部,站在过道里等着季经理,几分钟后,季经理穿着正装,一面用右手抿着鬓发,那几缕鬓发有点儿不听话,是睡觉的姿势不好,看了下腕上的坤表,笑着和我打了个招呼。“李工好,来得早啊,吃过早饭没有,要是还没有吃,和我下去一起吃吧,”
  “我,我吃过了,你自便吧。”我没讲真话,我出门时,老婆叫我吃点儿东西,我就吃了点儿东西,不知道那东西算不算早餐。
  “没事的,一起下去,喝杯牛奶吧。”我的客气敌不过她的热情,于是,就跟着她下楼,在简餐部的外卖早点处找个靠边的座位,坐下了。她径自走到窗口,两个小姐一前一后和她打着招呼,季经理好!季经理早!好、好,早、早。这个,给我来两份珍珠奶茶和什锦小龙蒸包。回到座位上后,
  季经理告诉我;“我就住在店里,一般都在店里吃,早餐有补助的。不住店里的,如果加班,超过下午六点都有补助。”
  “那我、我们要是在这吃早餐……”我是想以后不让妻子忙早餐,就在这里吃算了。
  “你们不住店的在这吃早餐是记账,月底结算。”
  珍珠奶茶我吃过,这个什锦小龙蒸包没有吃过。一份四个小包子,不同的馅,雪菜,白菜,猪肉和虾仁四款。大小和四、五岁孩子的小拳头那样。桌上有调料。辣油和醋。季经理将调料瓶从对面递过来,我紧张地去接,碰到了她的兰花指,差点弄翻了五味瓶。她歉意的笑笑,其实应该是我歉意的笑笑,但我笑不出来,太紧张了。第一次面对面和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吃东西,这要是换个场合别那么紧张,多好啊。
  “这是台湾的小吃,也许你没有吃过吧,挺好的,尝尝看。”季经理用手里的筷子指了指她面前的那份小龙蒸包。
  “好,谢谢,其实我们这里也有好多的小吃很有名的,以后我请季经理到夫子庙去品尝?”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发现她的双眼皮是埋过线的,不过到是挺自然的,比我住的对门那个女孩好像更自然些。
  “好啊,夫子庙我去过,那里真有不少好玩好吃的东西,以后吧,以后会有机会。”说完,季经理小小地吸下一口奶茶,再去动那些小可爱的包子。
  回到营销部,大家已经到了,点个头后互相打了招呼。
  “今天早会宣布一件事,就是我们营销部新来一位美工师傅,我们大伙今后就称呼他李工。”
  季经理刚说完这几句,几个人稀稀拉拉地拍了下手,算是欢迎了。然后季经理说了些规章制度、我的工作、任务及考核标准。营销部一共九个营销员,加上经理和我这个美工,就十一个人。
  “大家互相自我介绍下,认识了以后好配合工作,我们可是分工不分家哦。”说完,季经理就埋头去看她的台本,每日纪事。
  “李工好,我叫奚望,人称澎湖湾的邰正宵,以后会见识的,多捧场哦。”这个奚望,有型有款,是个小帅哥。
  “一定听你唱歌,目睹风采。”
  “李工好,我是销售元老,张惠妹,业绩总是排行前三,以后多联系哦。”这是个近三十岁的长发小妇人,看起来很有交际能力。
  “一定一定,向你学习。”
  “我叫李夏,是最年轻的生力军,也来得最晚,李工以后也要多关照哦。”这是个新型小女子的做派,男孩发型,动感十足。
  “互相照应,互相照应。”
  “李工好,以后叫我开心果吧,我叫果果,谭果果,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哦。”
  “那是那是。”我忽然想到带来的那盒巧克力,我等不及地拿出了那盒金奖巧克力,
  “大家别那么严肃么,来来来初次见面,请大家吃巧克力。”我把巧克力递到季经理手里,季经理将他送到张惠妹手里,张惠妹就拆开包装,打开盒子,将巧克力分给了大家。
  (三)
  大家散开去干活了,季经理带我去美工室,那是靠着二楼楼道的一间隔间房,十平米左右,隔壁是保安室。季经理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后,就将钥匙交到我的手里。进屋一看,傻眼了,乱七八糟。地面满是彩色废纸屑,墙上挂着斜了的一副美女像,三点式躺在沙滩上的那种。桌子上散乱地堆放着笔墨纸砚、美工刀、麦克笔和两个烟灰缸,烟火缸里塞满了烟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一个马克杯,里面半杯茶水已经发黄绿色,门后面有一个直径大约七、八十公分大的黑色垃圾袋,盛了半人高的垃圾。我看了一下,里面都是裁下的纸边、用过的纸张、揉成的纸团、画稿、还有半碗方便面,包装纸和香烟盒……季经理说,这是前面那个美工干的好事,我们辞退了他,心存不满吧,你来以后将它打扫干净,总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看的。
  季经理走后,我花了不少时间打扫房间,让它焕然一新。然后,将地面用拖把拖干净,最后,再将那个大垃圾袋送到垃圾场去。下午一上班,总监来了,
  “李工,怎么样,习惯吗?这里条件不算好,这间屋子没有装空调哦。”
  “韩总监,我能适应,没有关系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这个,你和我来一下。”韩总监将我带到五楼一个有大阳台的宽大房间,说,
  “我想在这里搞一个足浴馆,或者叫足疗中心,由你看怎么布局和装修,以前没搞好,一直停着也不好。”他指着这个空间说。
  “我得想一想,这可以容纳多少客人,能有多少个小姐当班,分不分班次,其实,这些都需要看看客源,分析客源还得参考这条街的足浴情况。”
  我没有思想准备,想缓冲一下,没想到总监还挺欣赏我的这个建议。他拿出一盒进口香烟,抽出一根,露出半截,递给我,我说我不抽烟,他愣了一下。
  “你,你不会抽烟?”他拿烟的手在我面前停了几秒钟就收了回去。
  “我以前抽的,后来戒了。”
  “哦,很不简单哦,你看,我也想戒过,为了老婆孩子,可是就是戒不掉,你是怎么戒掉的?”
  “当你没钱吃饭的时候,就能戒掉了。”我不假思索地说。
  “李工很幽默啊,这么说我是戒不掉的咯。”
  说着,将那只一直拿着打火机的手举起来,打着了火,点燃了烟,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又慢慢地从鼻子里冒出来,最后一口气吐出了个烟圈,很享受。
  “你说的很有道理,你下面就去这条街视察下,回来再讨论。”
  来到大街上,轻松了好多。街上人来人往的,我在他们中间,显得有些悠闲。我去对面那家足浴馆,浏览了下,又在我们澎湖湾的东和西的方向走了约一百米,也只有西面有一个足疗室,也不大,大约有十二个足疗椅。几个小姐在聊天,两个客人在接受小姐的穴位按摩。
  我的方案得到总监的批准,我在五楼那个空间大显身手,将两盆发财树挪到了大门的左右侧,上面披着红绸,写有欢迎光临,像两个迎宾小姐的架势,在阳台上做了个镂空的棚顶,上面铺上一层绿萝,当然,那是仿真的,不是真的,只是很像,这样可以节省一笔保养费用。一共是八个按摩椅,先试行,看以后业务走势再定。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5 00:08:25给您送了鲜花38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7 04:56:0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9 21:57:3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