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精品推荐归去来兮文字大小:  

    

作者:棱镜   鲜花数:96朵   赠花      阅读:1458   发表时间:2018-02-02 15:10:37  字数:6350   评论: [A]

【编者按】这是一篇令人唏嘘而又有所启示的小说。一对中国夫妇努力培养自己的女儿成才,当女儿在西方国家取得高学历,融入西方社会生活,接受西化,在国外与洋人结婚生子,组织了一个似乎很美好的家庭,他们为女儿的优秀而自豪,以为女儿获得幸福而欣慰。然而不得不承认,在两个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的素质和观念所存在的迥异,导致矛盾冲突不断升级,最终没有达到磨合和谐,触发了后来的家庭悲剧:为保护女儿免遭女婿野蛮凌辱及捍卫自己身为中国人的尊严,老父亲在冲突中失手将洋女婿刺死,年迈的父亲不愿接受美国的法律裁决,在异国监狱自缢身亡。小说以女儿回到祖国怀抱,混血儿孙子彻底改了中国名字而落幕。作者善于讲故事,行文节奏不急不缓,层次清晰。在西风东渐,洋节漫卷流行于我们本土的当下,这样的作品无疑就是一剂清醒剂。唯有不盲目崇洋媚外,保留自己本土的优良传统,懂得尊重自己的民族文化,国人才有尊严,国家才有复兴强盛的未来!以文字惊醒蒙昧,小说的意义和价值正在于此!本文已通过审核,倾力推出共赏!【责任编辑:纳兰觉慧】【湘韵精品推荐180203第6698号】

  (一)
  这是一个小型家庭聚会,是庆贺余清六十五周岁的生日,只请了几位家属和老同学,拉拉家常叙叙旧。余清和罗舒宜老两口象征性地将自己收拾了一番,余清穿上了那年过六十大寿的时候,女儿为他买的唐装,绛紫色的缎子织着大红色的图案,让余清那依然挺拔的身子多了几分雅致和富态。罗舒宜则是着一袭猩红色套装,颈项上披着条藕白色真丝方巾,头发烫过了,细小的发卷在LED灯下发出珠宝似的光。整个人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了七、八岁。
  “呦嗬,姐今天打扮的像个新人。”小舅子是最先到来的,和姐姐打趣道。
  “像个二婚的新人吧,这脸上的褶子。”
  “对了,小泓最近来信息没有,快让我们看看你们那个小外孙,是不是蓝眼睛大鼻子。”
  “等等大家一起看吧。你先去帮张妈张罗餐桌,把餐具放好,八副餐具,别少了哦。”
  罗舒宜交代完,让余清去和客人聊,自己就回到房间,拿出手机,打开了图库,一下子跳出了许多小视频,那是小外孙从小到大的视频,一个中西合璧的混血儿,脸型像母亲,线条圆润,五官有点像父亲,金发碧眼。因为父母的国籍不同,因此也有两个名字,中文名字是余晓,英文名字叫本恩。
  罗舒宜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上小学的时候,第一天送女儿--余泓到学校,第二天女儿就坚决不要父母送了,说是自己能一个人上学,再要父母送很没面子;初中时,一个男生给写了封示好的信,无非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和两段暧昧的段子而已,被她交给了班主任,还说,妈妈说现在是学习的大好时光,不能做分心的事情。老师在全班表扬了她,可是从此在班上就孤立了,男生说她是带刺的玫瑰。高中时,学习成绩一直优秀的余泓被学校派遣赴美交换生,这可把爸妈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摆了两桌酒席还不足以表达喜悦之情。罗舒宜总是用带点晶莹而发亮的眼睛看着女儿说:泓啊,爸妈为你感到骄傲,到了美国和那边的爸妈好好相处,让他们看到中国孩子的教养和优秀。余清和罗舒宜也为有这样的女儿深感欣慰。
  在做交换生的那段时间里,余泓是住在一位电器工程师弗兰克的家里,女主人伊丽丝是一位小学教师,有一个四岁的男孩,每天由母亲在上班前开车先送哈利上幼儿园,双休日都是不需要加班的,一般是带着孩子出去接近大自然。余泓也是早出晚归,有时回来早些,就主动去将小哈利接回家,学着他们父母说话的口气:哈利今天在幼儿园表现的很好吧?又交了几个好朋友啊?老师表杨了几个孩子,有我们哈利没有啊?今天学会了些什么,唱歌还是做游戏……然后陪哈利在自己的房间里玩耍一会。就会主动去看看洗手间,有时要动手清洁下,垃圾都是每天早晨出门时带出去的,看看会不会忙忘记了,有时忘记了,自己就送下去。然后坐下来看看今天的书,做做作业。写点日记心得,发个小视频给国内牵挂的爸妈。
  余泓很习惯这样的生活,在国内她也不喜欢很多人在一起闹腾着,喜欢独自安静地呆着,她甚至觉得,在群处热闹的时候,自己是寂寞的,而在独处的时候就不寂寞,很活跃。这种性格让她不但很快适应了弗兰克一家的生活节奏。而且很享受这种异国的文化生活和社会氛围。有序、理性、格式化,相互尊重对方,各人保留自由空间,更重要的是独立和自主的精神。
  有次哈利自己早晨起来将鞋子穿反了,母亲知道也不说,等到哈利出去和同伴玩的时候,大点的孩子说,你将鞋子穿反了,哈利跑回家问母亲,妈妈,乔治说我的鞋子穿反了,是吗?妈妈说,你觉得不舒服吗?是呀,那你就再穿一次吧。余泓去给哈利帮忙,伊丽丝说,不要帮他,让他自己做,以后他就记得了。
  那天家里来了客人,是弗兰克的姐姐姐夫,之前,伊丽丝要求余泓穿上最得体的衣服,要淡妆打扮下,这可是余泓在国内没有尝试
  过的,中国的学生入校是不允许戴妆的。拿了伊丽丝的化妆盒也不知道如何下手,弄得余泓手忙脚乱也不得要领。结果,还是请教了伊丽丝才算度过难关。
  当余泓在镜子里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时,突然有种窃喜的感觉,原来自己也能美,那睫毛膏让眉毛拉长了往上卷曲着,画了眼线的眼睛显得大而深邃,具有魅力。淡红色的口红增加了血色素指数,更加健康充满活力,指甲油的珠光也能吸引人注意到这双纤纤素手,让这第二张脸更有表情。一度偷着乐的余泓从那时对化妆有了概念,也有了追求,学会欣赏和善待自己了。
  余泓在学校也很努力,学习成绩都是A。班上的同学都认为,这个从中国来的学生一定是最优秀的。有一次在数学课上,当需要演算的时候,同学们都拿出了计算器,而余泓拿出了纸和笔,演算结果是一样的,答案完全正确。这不仅让全班同学惊呆了,连老师也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余泓你太厉害了。余泓红着脸淡淡地说,我们那里都用笔算的。
  有一次班会,老师提前要求同学们“各显才艺”。余泓想了想,爸爸在她临走前将那管萧放进了拉杆箱里。这时正好可以展示下中国的音乐特色,在班会上,余泓用它那管萧吹奏了一曲苏武牧羊和满江红,同学们瞪大眼睛看着余泓手中这支神奇的乐器,在他们的想象中,只有配备那许多金属摁键的长笛和黑管才可以发出优美的声音,没想到这种只有七个孔的竹管居然能吹奏出如此美妙的音乐,从此,余泓被同学们称为“中国仙女”,这称谓是种褒奖,在余泓的心里很是受用。
  老两口前几年去美国看女儿的时候,经常接触到自助餐,那时女儿和女婿罗伯特很幸福地生活着,罗伯特是一家报社的栏目编辑,女儿余泓读博即将毕业,每次有PARTY的时候,他俩都将父母带着。余清和罗舒宜也渐渐地习惯了这种饮食文化。
罗舒宜把思绪拉回来。
  这顿饭也是自助餐,席间,客人们祝福了老寿星后,关注的焦点就放在了他们女儿的身上。有的是想了解这个地球西面的国度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不想单听媒体宣传和道听途说,而是想更直接地听到一些真实的情况。有些是孙子辈想出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精彩多还是无奈多。一顿饭的时间多半是在谈论在美国的余泓中度过的,似乎美国是人人羡慕的天堂……
  (二)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一架国际航班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起飞,余清和心情激动地坐在机舱里。目的地是美国加州。
  这次来,和上次大不相同了。女儿和女婿搬了家,比原来的面积大了不少,儿子已经七岁,到了上学的年纪,他不仅有自己的卧室,还有一个带健身功能的活动室。余泓给父母准备的卧室很温馨,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透过粉色薄纱的窗帘,温暖而柔和,飘窗上摆放着一盆君子兰,余泓知道这是母亲的最爱,在家里总是有几盆这样的兰花陪着母亲。站在十二层的飘窗里,可以俯瞰这个城市车水马龙的喧闹和繁华。卧室里除了一套宽大的席梦思双人床,还有一对布艺沙发和玻璃茶几,在茶几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套精美的韩国骨瓷茶具。那是一个花瓷茶壶和四个马克杯组成的套装。父亲不善贪杯,却酷爱品茗,余泓专门在中国城淘了些国内的名茶,这一切准备的十分精细。
  “这些设计有不少是罗伯特的灵感和辛劳的成绩。”余泓说,
  “今天怎么没见着他?忙吗?”
  “他的母亲病了,想看孙子,他带着本恩去母亲家了。”
  “你也应该陪着一起去啊。”
  “原来是这样想的,这不你们正好赶到,他就让我留下接你们了。”
  “小泓,你们生活的好吗?幸福吗?今后有什么计划?”
  “很好啊。我博士论文通过、毕业后就职一家大型药物研究所从事药物配伍研究的工作,罗伯特也升迁为报社栏目副主编的职位。孩子在就近的社区小学读书,很好啊,放心吧。你看我,都长了三、四公斤肉了,心宽体胖么。”说完还在母亲面前转了一圈。
  余泓又带着父母去了厨房,“这是洗碗机,使用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注意事项,这里有个表格,是罗伯特列下的,我用中文写好,是提示周一到周六每天应该送的垃圾,有可燃的、有不可燃的,有塑料包装物和纸质包装物等,不要乱扔垃圾。罗伯特是很细心的。”
  “罗伯特的中文说得怎么样了?”余清关心地问。
  “他还是没有兴趣,沟通主要是我用英语,也许他的工作用不上,就没有精力了。”
  “孩子呢,很辛苦,要学双语,汉语你教吗?”
  “在家有时会教,可是学校里都是教英语,在家里和他爸也是说英语,我就很少有机会给他辅导了。”
  “我们的根可千万不能忘啊。”父亲余清语重心长地说着。
  (三)
  晚饭后,母亲照例去洗碗,这是罗舒宜的习惯,也是对孩子们忙了一天的体谅。虽然学会了使用洗碗机,可是洗一次碗要四十分钟,费时费电也费水,罗舒宜就嘀咕,洗得不如她用人工洗得干净,余清就会说:“你就别斯文了吧,都说入乡随俗,你也该与时俱进了。掌握了,赶明儿我们回去也买个洗碗机,给你减负,都多大的人了,还像过去那样要强可没资本咯。”
  正说着,只听见女儿在屋里和女婿争了起来,叽哩哇啦地说些什么,余清等女儿出来后,
  “你们说什么呀,别以为我的英语早丢了,我还是能听懂一些的,说什么五加皮是吧,吃饭时我已经说过了,五加皮就五加皮,我也没要二锅头啊。这二锅头上哪买去啊?”
  “爸,你不知道,我和他说了,在那家超市有个外国商品专柜,可以买到北京二锅头的,是他懒得买,就知道五加皮。”
  “其实我也听到他的解释了,时间紧没有找到那个专柜。”
  “他就是成心的,我了解他。爸妈在这里,你们得学会相处啊,毕竟是两个国度,思想意识,文化背景都大相径庭,啊!”
  有个周末,罗舒宜到超市选了一些能做中国菜的食材,做了一顿中国餐,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米粉肉和油爆虾。高高兴兴地等着大家回来饱尝口福。本恩放学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玩电游,余泓和罗伯特回家后他也没停止,余泓说你该停下了,本恩没听。罗伯特走过去关掉了他的电脑,本恩急了,说我再玩一会就好,罗伯特说,要玩就别吃晚饭,本恩说不吃就不吃。达成了协议后,罗伯特妥协了,同意了本恩的要求,本恩继续玩他的游戏,很快开饭了,大家坐到餐桌前,不见本恩,罗舒宜去本恩的房间叫他,罗伯特说,别去叫,他说过不吃饭的。
  “孩子的话也这么当真,不就是说说么!”罗舒宜为小外孙开脱。
  “那不行,说了不吃就应该不吃。”罗伯特坚持自己的态度。

  • 文友纳兰觉慧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2 15:23:4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2 18:34:2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2 22:12:22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3 21:16:36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