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二十万富翁文字大小:  

    

作者:庄稼   鲜花数:10朵   赠花      阅读:2201   发表时间:2018-02-08 09:59:39  字数:4505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现推出共赏,感谢赐稿湘韵,期待继续精彩。

  一只飞鞋打过来,小李子哈腰捡起来,没有还给老爸,提在手里往前跑,大老李光着脚丫子随后紧追。“兔崽子!你给我站住!”“我怕你打兔崽子,就不站住。”“好小子,长能耐啦!看我回家咋收拾你?”“爸,你就别费劲了,我不是念书的料,还不如省下俩儿你老喝两盅呢。““别放屁!麻溜给我上学去,不听话扒了你的皮!”“好啊!看回家我奶奶扒谁的皮。”小李子滑的像泥鳅,大老李不是对手。想当年老李也是淘气包子,这回青出于蓝胜于蓝了,离老远扯嗓子冲儿子喊,“不上学以后别埋怨我!”
  眼瞅着老爸撵不上来,小李子心里得意,听出老爸不执意逼他上学,更加高兴。“埋怨你干啥?给我二万块,不上学照样挣大钱!”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到了二十一世纪。大老李依然种着自己的承包田,幸运的是开垦了几十亩田地,不幸的是,大老李变成了老李头,由于多年积劳成疾,身体状况不太妙,田里管理不善,荒草遍地,庄稼不景气,秋后收成不好。小李子干不惯庄稼活,这些年一直在外地打工,街坊邻居都知道小李子到城里挣大钱,家里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一丁点回头钱,好在一家人不指望他养活糊口,有没有这一口人存款折上的收益都没有区别。虽然如此,每到春节来临,做父母的总是期盼着远方的游子平安归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围坐一起,高高兴兴过好年头岁尾,快快乐乐地迎接吉祥如意的下一年。
  做儿女的很难理解老人的心意,打心里反对待在家里厮守田园,外面的世界那么大,那么多好东西等着年轻人去争取,不赶早出去闯一闯,等老了没处找后悔药吃。老人家有老人家的顾虑,“你大字不识一箩筐,到城里转悠还不得蒙圈?再说,城里那么多人,哪有那么多金元宝等着外乡人去捡?”小李子嫌老爸太保守,一听这话就烦了,“你总拿老眼光看人,城里人咋啦?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给我二十万,我照样做大买卖挣大钱!不信,你等着瞧!”
  “哼!我瞧着呢,一直瞧了这些年,没看出你混出人模狗样来。还在老子面前吹!打工这些年,你挣的大钱呢?说话呱呱的,尿泡哗哗的,咳咳咳……”
  “你以为搁外边像搁家呢!还不得交个人、走个人情啥的?谁过个生日结个婚老人祝个寿住个院,不都得随个份子?一年年死巴巴的不合群,人不欺负你、给你穿小鞋?就你这老脑筋,两天半就得土豆搬家滚球子!”
  “孩儿,不许跟你爸顶嘴!有话好好说。”
  “不是,妈,你看我爸呀,老瞅我不顺眼,我在外边容易吗我?”
  “不容易麻溜回来!好好干活。咱家这几十亩地,收好喽给你说个媳妇没问题。回头叫你妈跟媒人说说……”
  “得了吧,对象我自个找,不用你们瞎操心。”
  “明年不能出去了,老实的在家呆着!”
  “嗯哪!明年叫我出门我也不去了。”
  老李头平生最得意的就是生了这个儿子,小李子长相就像老李头身上活活蜕下来的一样,他年轻时就是这么帅,所以老李头从来不担心儿子说不上媳妇。小李子简直帅呆了酷毙了,漂亮姑娘还不得排成排、任由横扒拉竖摆弄、精挑细选?可是,老李就是乐不起来。这些年眼里瞅着,一家家大闺女出了门子,自己的英俊儿子至今没有出息个样儿来,说他两句,他还大言不惭“给他二十万也能挣大钱”,谁会闭着眼给他二十万?兜里没钱不抓紧整,手里有了二十万元,光坐着吃喝也饿不死,就更不务正业了。再往下,老李头不敢想象,心里默念,“儿子呀儿子,你可要给爸妈争口气啊!”
  小李子有自己的打算。往年一门心思往外跑,琢磨着也能挣大钱,到时候衣锦还乡,也能威风一把,馋一馋那些看不起他的王八犊子。到时候,有了钱啥都有了,漂亮媳妇往怀里钻,当他二百五的臭婊子都远点儿扇子。一想到这些,小李子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在家一天也呆不住,只觉着外面的钱好挣,自己最适合在外面打拼。说实在的,外面的东西太诱人了,一直在城里打工这些年,才真正知道了世道的艰难。最属国家领导可亲可爱,实施了这么多利民好政策,不能怪偶尔发生的工友打架斗殴欺负人;不能怪丧良心、卷包烩的老板;不能怪人情往份的埋单太多;不能怪异地寄居花费昂贵;不能怪长途往返捐款交通部门;不能怪自己幼稚抵抗不住花样诱惑;不能怪体质虚弱需要酒肉保养;不能怪拈轻怕重懒惰作祟;不能怪挣钱不出力、出力不挣钱……,怪只怪自己能力不足,难以超越劳力者治于人的局限,总之,外出打工以来,小李子长成了大老李,钱包的内容物却没有增加。乡亲们最会确诊,认定小李子在外面狐打狗干、不务正业、有了钱都败坏了。谁也说不准,只有小李子自己清楚。
  老李头决定看管住儿子,赶紧给他成家,有了拴马桩,就不会心猿意马啦,人安分了不可能过不好日子。“不在家待着,又干啥去?”
  “我出去走走,老虎叫我去帮忙做灯笼杆子。”小李有自己的小九九,脑海里浮现出一位姑娘的音容笑貌。
  老李头心里不高兴。“不着调的玩意!这都立春了,也不寻思种地的事儿。”
  “嗐!春节还没过哩,寻思那么早干嘛?让孩子清闲清闲。”
  “你就惯着吧,看到底出息个啥样!”
  小李一天没着家,帮老虎立起了灯笼杆儿,大红的灯笼高高地挂在空中,打开电源开关,电灯泡儿就能映红漂亮的灯罩,照亮整个小院儿。尤其看到小琴的笑脸,小琴高兴,小李子更高兴。屋里已经炒好了菜,啤酒对瓶吹,白酒不用热,小李子在外打工经常干嘞(不吃菜光喝酒),走的地方多,见的世面多,养得做派大气,言谈举止叫人看了觉得不一般,像个有作为的人。这边吃着喝着,那边的小琴红红着脸,不断给小李子倒酒甜菜。旁边的小琴妈不住地端详着小李子,同时也注意到了女儿的神态,心里明白了八九不离十。暗想“这小子要长相有长相,要能力有能力,拿得出放得下,应该能靠得住。就是不知道打工干得啥样?在外面靠谱不靠谱?如果在眼皮底下瞅瞅,啥事都好办了。”
  “小李啊,这些年在外边挺好的吧?”
  “还行,在外边混不容易,那也得说是谁。我这个人您也知道,从小在您跟前长大,没啥花花肠子,老实巴交,干活不会藏奸耍滑,老板咋说咱咋做,用心思做,不怕做不好。您说是不?”
  “嗯,这一点我信。干得这么好,明年还去那里上班吗?有份好工作不容易啊。”
  “唉!不去我还真舍不得,这些年跟老板屁股后,全都整明白了,我要是有二十万,也能开大公司发大财,可是我爸他……,您也经常见到,体格不行了,干不了地里活,全倚仗我呢。没办法!”
  “也是啊,不过也是好事,总到外面飘着不是常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怎么样,有对象了吧?”说着瞥一眼女儿,发现小琴的脸色变了变。
  “大婶儿您说笑了,我一个毛头小子,城里人咋能看上咱啊。我年龄还小,不着急,男孩子得先立业再成家,您老说这话对不?”
  臭小子反过来将我一军,明明看见你跟我家小琴眉来眼去的,当我瞎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到要看你有多大本事?过了我这关,啥事都好提。小琴妈笑容满面,心里所思所想不溢于言表。“哈哈!还是小李子懂事,老李头有福,生了这么好的儿子。这么说来年就搁家了?”
  “嗯哪,明年在家种地,叫老头子享点儿清福”
  “好啊,好好干一年,稳稳当当的,到秋媒人就上门了。”
  “那好啊!到时候我得好好谢谢您。”小李子喜不自禁,转脸问小琴,“老妹儿你说,我得找个啥样的?”
  小琴的脸“腾”地红了,“我哪知道啊!”说着,起身离座冲到别的房间去了。
  “哎,老妹儿,你别生气啊!老妹儿,老妹儿。你看我,对不住啊,大婶儿。”
  “没事儿,她不是冲你,你慢慢吃慢慢喝,我过去瞅瞅。咯咯咯!”小琴妈“咯咯”笑着也走了。
  小李子当真没往心里去,依然四平八稳地在席上大吃大喝,高谈阔论,直说得唾沫星子飞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直到屋里亮起了灯光,小李终于酒足饭饱,酩酊大醉。老虎怕小李半路摔在雪窝子里冻坏了,亲自送他回家。
  女方一家人的好感,极大的鼓舞着小李子跟小琴拉近关系,有事没事去忙活忙活,有空没空去坐坐,哄的老太太心花怒放,为他大开绿灯,于是小李子更是竭尽心力献足殷勤。小琴正是豆蔻含蕊、纯情待放的年龄,一见钟情与小伙子的英俊潇洒;小李子又是能说会道、善解人意,很会往人心里做事,二人心意相通,情投意合,很快就建立了恋爱关系。李家二老不知内情,但是不过多干涉小李与人交往。小琴一家人满心喜欢小李,这门亲事就算八字写成一撇,只是有待进一步考核通过功绩验证。不然,只凭他一口自圆其说,在外地如何如之何的优秀,谁也没有看到,就等今年亲眼目睹小李子的出色表现,倘若他勤劳能干,是个持家致富能手,就顺理成章的成全这两位年轻人。
  小琴一家人暗暗的自有打算,即使旁人不懂,小李子作为局中人,不应该只顾痴迷于儿女私情。现实生活里成家立业的大道理,自己本应该通晓一二,耐心努力去做,然而,小李子十分自负,我行我素,过分高估个人魅力,完全依照自己的意愿行事,从不检点行为,时常怠惰懒散,贻误工时。老李早就对儿子没信心,看看怕颓废的活季,就亲力亲为,不支嘴不生闲气,无奈体力不佳,干多少算多少,干不动的扔甩掉也没招。
  “哎,大老李又忙啥哩?”家有大小伙子,老李还带病干活,有人不理解。
  “嗐!能干点儿就干点儿,吃饭也香。”
  “老家伙!老不舍心,少不舍力啊。”
  “铲铲地头,这是脸面,干净地……”
  “哎,铲它干啥?地里多着呢,你干得过来吗?小李子呢?”
  “去稻地灌水去了。”
  “灌水?哈哈哈!把老虎家苞米地都淹了。”
  “啥?”老李有点糊涂,昨下午儿子去水田,到现在没回家,一直都在那里看着,到底咋回事?
  “老虎昨个铲完,还没趟呢车就坏了,修了一下午,打算今儿早上趟完,一下黑被你儿子给淹了。”
  “那……抓紧排水啊!明儿个有中雨呀。”老李没来由的一阵子着急,万一儿子干的蠢事,可把人家得罪啦。
  “水往哪儿放?他家那是洼地,早我劝他改成水田,就是不听。这回好啦!”
  老李没话说,赶紧往家走,想回去看看。一进家门,看到老婆一脸愁容,这又咋了?还没等追问,老婆子一通竹筒子倒豆子,把老李的疑问给说开了。

  • 文友南海先生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8 10:00:16给您送了鲜花1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