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帮主”的喜乐年华—大爱驶方舟文字大小:  

    

作者:庄稼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630   发表时间:2018-02-12 18:45:10  字数:24549   评论: [A]

【编者按】大青山脚下靠山村,靠山村里有郝仁。郝仁侠义帮主称,开朗大方善助人。郝仁有求就必应,善良就是好本性。为人着想处世真,十里八乡都闻名。可是好人却有苦,婚姻几次难圆成……故事这里展开去,情节真是好动人!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编辑:黄金山】

  一
  大青山脚下的靠山村,虽然不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村中居住着一二百户人家,在周围十里八乡也算是大屯子了。村委会就设在这里,一个一个的芝麻小官儿就可以围坐桌子一圈儿,个顶个的专有职权,各司其职。说到政府事务,颇有群众号召力,但是提及生活当中的琐事,在村民心中的影响力,要数大家公认的“帮主”了。
  提到帮主,有人会联想到电影电视武侠小说里满怀侠义、威风八面、前面走身后从者千万、跺一脚地皮乱颤、吼一声令人胆寒的绿林好汉。朋友们,不要误会,生活在现代社会,国泰民安,就算有什么民事刑事纠纷发生,自有公安法院妥善处理,轮不到民间人士代理司法机关,偶有紧要关头正当防卫或是协助有关部门行动,也要适当适度不至于犯法违纪或者防卫过度。笔者所言“帮主”,是一个平平常常而又非常不平凡的农村青年,别看他是个普通人,却做着一般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帮主是大家对他的昵称,褒义贬义且不细论,终究是乡亲们对他的认可。帮主本人姓郝名仁,年龄不大,老好人一个,郝仁好人同音,正映照着他开朗大方善于助人的本性。郝仁有求必应、为他人着想的处世为人,闻名于周围十里八乡。
  农村生活的特点,主要体现在体力劳动方面。由于繁多繁重的农活,不是一人一力能够完成,注定了需要大家在一起良好地合作,相互帮助,共同解决。没有人缘,没有和谐相处,没有交流合作,在前些年机械不够功能完善的生产活动,一家一户几乎寸步难行。郝仁整天嘻嘻哈哈,为人随和,遇到谁有个大事小情,他一准跑在前头帮忙。大伙帮一家,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人帮众人,可就有点疲于奔命,荒废了自家田园。就这样,郝仁自己不以为戒,在人群当中混了个人缘儿大
  好,人前满是笑语春风,热情似火。恨得家里人牙根直痒痒,“你说这败家孩子!学学不好好上,下地又不好好干活。整天价帮人家,放着自己家活不干,啥啥都撂荒着。好日子不正经过,谁谁能看上眼儿?这都二十好几了,到现在还没娶上个媳妇,你说愁死人不愁人!”
  可怜天下父母心!辛辛苦苦养育儿女,供他们上学,到了结婚年龄,还要张罗给儿女成家,操不完的心。郝仁正到结婚岁数,也不知他咋想的,看不出他心里有多着急,整天瞎忙,根本就没考虑找媳妇的事。气得老父亲时不时就骂,吹胡子瞪眼,老母亲碎嘴子唠唠叨叨,烦的帮主经常不在家待着,不是给人帮工,就是到地里熬时间,有时跟发小一起斗个小酒,完后倒头便睡,去到梦里寻清静。来到梦乡里,还是闹心,总是梦到不想看到的人,不理她,她就哭,那叫哭的伤心。触景生情,帮主也想起了伤心事,跟着悲伤起来,两人一同哭,哭了个昏天黑地,痛不欲生,嗓子都哑了。直到有人踹了他一脚,睁眼一看,老父亲正转圈儿找家伙呢!眼看要挨打,赶紧一骨碌身,一个鸭子加俩儿鸭子,撒(脚)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爹,你撵不上我,看别卡倒了。”老父亲火气冲天,一边喘气一边冲儿子吼:“小兔崽子!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看我回家咋修理你!”骂完了,忽觉话多有失,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我儿子才不做和尚哩。”
  折腾了一通,老头子气也消了大半,当爹的哪有真格怨恨儿女的,这都是恨铁不成钢!“他妈了个巴子的,小兔崽子!不干活睡懒觉,养足了精神又给人家瞎忙乎,帮了这家帮那家,满显你个能耐!怨不得大伙叫你帮主,你臭美啥?人家都在笑话你哩。不知好歹的东西!”老头子自言自语着,突然看到田里又缺水了,赶紧冲跑远的儿子招手,“帮主!稻地里缺水了,来帮我把柴油机摇着它。”帮主?你儿子以为骗他回来,才不上当呢。
  其实,郝仁谈过几次恋爱。那是在他走出校园的第二个春天,小伙子已是高高大大,壮壮实实,模样也不丑,谈不上帅小伙,却也很招女孩子喜欢。大家不叫他“老郝”,都喊他“小郝”,更没有“帮主”这个昵称。郝家日子过得不错,给孩子娶媳妇拉不了饥荒,两个老人都是朴实本分的庄稼人,谁家姑娘进了门,受不着虐待。于是,就有媒人登门提亲,说谁谁家姑娘多好多好,进了家准是既孝顺又会过日子的好媳妇。老两口心里乐开了花,要不说啥物件都得有个好模具,人有个好牌面,模样好,就是好提亲。咱又是过日子的勤快人家,谁家闺女过了门儿,家里头啥也不操心不上愁,有房有地有存款,小两口美满幸福的过日子,老两口高高兴兴地抱孙子,老郝家从此芝麻开花步步登高。
  郝家老两口看着好事登门,喜不自禁,在郝仁那儿却有自己的小九九。那年,郝仁只是一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子,用老百姓的话说,乳臭未干,嫩得很,不是干庄稼活的料,用不了几天,又得跑回学校去了。然而,大伙看走了眼,郝仁干农活还真有模有样,吃得住辛苦,不但能干好,还能看出窍门儿,琢磨出道儿道儿来。一年坚持下来,旱田水田的活都能拿的起放的下,园里吃不了的蔬菜水果还能驼到集上去换钱。都说老郝头有福气,生了个能干懂事的儿子!
  秋后田间生产结束,各项收入都集中在手里,有的人享受空闲时间,休闲解乏,走亲串友,保媒拉线,有的人充分利用猫冬时间外出打工。郝仁对外面的世界好奇而又憧憬,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地跑到省城去了。郝家老两口守家待地的也没闲着,量力而行,老头子送送农家肥,收拾收拾地场子,经管经管牲口,老太太照看好院子里这一摊子,一清早开始,鸡鸭鹅狗,啼吠嘈杂,弄得个肥猪满圈,六畜兴旺。这年的冬天很冷,雪下得也大,郝仁往家通了几次电话,嘱咐父母千万当心,并且说找到一份工作,供吃供住,冻不着饿不着,不要惦记。现在每天很忙,不能老打电话,到年底才能回家,跟爹妈一起过春节。知道儿子在外面平平安安,做父母的自然欣慰,一面叮嘱孩子工作小心,一面抓紧张罗儿子的婚事。临到腊月下旬,宝贝儿子果然回来了,男女青年都约在一起,在快乐食杂店疯涨了一把。听到郝仁讲了山外的趣闻轶事,有几个伙伴动了打工的念头,可又碍于父母不放心,女友不撒手,终归故土难离。
  外面的世界好是好,就是工资不高,花销大,还有一些新事物诱惑。这些,郝仁都体会在心里,加之父母年岁大,田里的劳动量辛苦,自己不可能长年在外。年节好过,快乐的时光如白马过隙,转过春节,春天的脚步近了。天气渐渐变暖,春天送来了和煦的风,送来了最让老两口高兴的事~~儿子相中了一个漂亮姑娘,随即请媒人主持商议相应事宜。姑娘小伙子都乐意,双方大人也赞成,一切仿佛顺理成章,媒人热心甘愿辛苦,为两家方便说话从中搭桥,如此几次“茶话会”之后,一些细节都商量清楚,安排妥当,这桩亲事进行的可谓十分顺利。按照农村风俗,过了彩礼,就是订了婚,男女双方孩子大人有一段进一步相互了解的时期,一方面磨合感情,另一方面深度考量确立准夫妻的合格条件,一般一年的时间里,可以进行下一个步骤,是领证确定夫妻关系,举办结婚典礼,还是一拍两散各有各的阳关道,无关谁上独木桥。
  一年之计在于春,每到春耕季节,家家户户都抢先操持自家的农事。今年郝家一反常态,郝仁被请到女朋友家干农活,她家新开垦了一晌地,要用郝家的手扶拖拉机改成水田。十二马力的柴油机带动水田轮和拖板有些吃力,排气管子冒着夹杂着浓重的柴油味儿的黑烟,在空旷的原野里飘荡。天气出奇的给力,一连十几天晴天白日,气温尤其的暖和,小郝不断给水箱添冷水,自己也时不时到水泵前嘴对嘴的痛饮。每天中午,都是女朋友送饭到田里,也只有这时候,郝仁才能感觉出自己是为自己的幸福卖力加分,每每看到恋人欣赏的微笑,每每听到心上人怜惜的甜言蜜语,充斥在全身的疲倦随之一扫而光,为了博得女朋友一家人满意欢心,郝仁不敢去想在家挥动老胳膊老腿干活的父母。
  太阳眼看着偏西了,郝仁望见姗姗来迟的姑娘,心里不知道怎么想象来表达自己的心情。累了一上午,肚子早已经咕噜噜的嚷嚷了,汗水排不净多余的饮水,一次又一次排尿。为了赶活,又怕未来的老丈人说自己磨洋工,郝仁拼了命的运转,从扣大棚育苗开始,再到翻地,打水埂子,捞水田拉子,还要腾出时间帮忙侍弄水稻秧苗,恨不得一气呵成。这些天,不见未来的老婆大人随行伴驾协助劳动,只有送饭就餐的时候,才有一段二人空间,抽暇窃窃温情款语。正想着,突然耳边传来老丈人远远的怒吼声:“都啥时候了,怎么才来?今天改两顿饭啦!挺大个姑娘不懂事,看把人小郝累的。没长心的玩艺!”郝仁刚想劝阻,只见女朋友蹭地扭转身,捂着脸,一扭一扭地跑去了。从那天以后,换成小姨子送饭来了。
  这一年是自老山。郝家晚播的庄稼也获得了丰收,收入不比往年少,但是一家人就是乐不起来,原因就出在郝仁的婚事上。
  一年过来,郝仁简直瘦了一圈儿,黑黑的,个子都好像矮了。一个才下庄稼地的年轻人,一下子承担起两个家庭的重担,晴雨不歇,从备耕到秋收完毕,才有了稍息的机会。粮款到手,就到了圆梦的时刻,郝仁要结婚了。一年来操劳在农事之上,很少有两人卿卿我我的时候,缺少了恋人之间浓情蜜意的情调,冷淡了情窦初开的女孩儿的芳心,没能够及时传达自己的良苦爱意,在这方面,郝仁感到了缺失,感到了内疚,感到了胆怯,感到了来自对方不经意间的冷漠,但是他认为一切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关键他对女孩儿的爱却是真真切切的。这不比其他什么都重要吗?这不能说明一切吗?然而,小郝内心深深地眷恋,在另一种事实面前,真就说明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郝仁莫名其妙的失恋了,确切的说,郝仁让人涮了。他的恋人不再是他的恋人,他的未婚妻不可能跟他结婚了,她,那个掏走了他的心的她,她,她变成了别人的老婆,尽管没有媒人牵线搭桥,尽管没有领取结婚证,尽管没有结婚典礼,尽管在父母不知情的形势下,那个曾经跟郝仁心心相映,曾经海誓山盟誓死不渝,曾经打算下下辈子耳鬓厮磨的美貌善良的姑娘,竟然在他累死累活的日子里,变成了别人的事实上的老婆!郝仁没有委屈,没有耻辱,没有流泪,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他只想笑,笑自己,笑家人,笑那段貌似纯真的感情!不为别的,他在为父母辛苦的付出心痛,他在为自己苦苦的爱恋滴血。痛彻骨髓里!滴血在心底!
  生米煮成了别人家的熟饭,只有一个结果。经过双方协商,容等继任亲家筹措了彩礼,再偿还郝家的花费。这步残棋郝仁无心过问,却被抢走自己爱人的好友气厥过去。没财力别夺人所爱,妄想彩礼转账来移花接木,达到损人利己的目的,真个是欺人太甚!什么朋友妻不可欺,“见鬼去吧!”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12 18:45:5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