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精品推荐梭子船文字大小:  

    

作者:江河月   鲜花数:39朵   赠花      阅读:3554   发表时间:2018-03-11 12:04:12  字数:15602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现已推出共赏,感谢赐稿湘韵,期待继续精彩。【湘韵精品推荐180312第6737号】

  
  一
  
  焦仁从医院怎么回家的,自己都不知道。
  手里捏着那张死亡宣判书,虽然没有法警将他押回来,可他心里的那个感觉,比用枪抵着背脊更加惶恐。
  不经意地去检查身体,以为只是一点小感冒,拿几粒药丸子就能解决问题,哪曾料想,是个要命的毛病。半明半白听了医生的话,他药也没拿,就逃出了医院。
  女儿今年高考成绩不错,被录取在本省的一所重点大学,报到时间就是今天。夫妻俩本来打算今天起个早,一同送女儿去省城读书。可焦仁昨天晚上吃过晚饭后,肚子就一直不舒服,开始以为只是凉了一下胃口,没当回事。可是那肚子时时在刷存在感,就像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的腑内那样,跟斗翻得他一夜没睡好。早上起床,眼前金花蝴蝶满屋飞,路也走不稳,歪歪倒。
  他只得打着个变了声的驴子腔:“燕妩哎,今天送孩子,恐怕只能你一个人去了,我没劲。”
  妻子燕妩知道他昨晚一直不自在,半夜里还起来了几次,又是恶心又是呕吐,自己也被他折腾得没怎么睡好,当时就催着丈夫连夜去看急诊。可焦仁固执,说医生忙了一天,很辛苦,耽误了人家的瞌睡不好。燕妩拿他没办法,只得随他。心里已作打算,自己一个人去送孩子。
  “你赶紧去医院看看,我没时间陪你。”
  “我要你陪啥,你只管将孩子安顿好,陪她适应两三天就回来。”
  焦仁说完这话,一个人朝医院走去。
  哪知道这一去,竟查出这么个大问题,使他的生命与前程一下挂到了悬崖峭壁上,眼看就要掉进万丈深渊。
  从医院逃回的焦仁垂头丧气,无精打采进了屋,就瘫在了沙发上。妻儿已经走了,他知道妻子一时还回不来。
  屋里静寂寂的,忽然一种凄凉的感觉打心底里涌了出来,焦仁顿时觉得全身冷飕飕的。
  他再次展开诊断书,想看个仔细,心里巴不得先前看错了。可是,那黑纸白字一个没变:根据检查情况,可能是胃癌。
  后面附着医生写的建议:最好马上住院治疗。
  当时,焦仁还问过医生:这病还有治吗?
  医生说得轻松:有治,需要做手术,某某做了手术,活了五年;某某做了手术,活了六年;短的也有活两三年的,长的也有七八年的。不等。
  若是不做手术呢?
  那就很难说,长的拖得一两年,短的也就三五个月、半年、完事。
  焦仁听了这话,立即作出了决定:至少还能活三个月以上,那就暂时不住院,一时也不得去见阎王。
  
  二
  
  焦仁接到这张判决书,第一条件反射就是仕途没戏了。
  这段时间,他可是一直没有静下心过。局长就要退休了,县里主要领导有明显意图,想从单位内部产生新局长。据可靠消息,这个位置就是他与另一位叫麦向的副局长开展竞技比赛了。谁胜谁负,迹象尚不明显。不过焦仁心里分析,自己有许多优势,应该强于麦向,人品、文凭、能力,大家都知道谁优谁劣,领导的心里也应该明白。
  那个麦向呢,据熟知内情的人透露,他高中没毕业,就到外面打工去了。打了两三年工回来,忽然摇身一变,拿了个大学本科文凭,被有关领导关顾,招进了某个乡镇计生部门。因为能说会道,乡里将他借调到办公室。坐了两年办公室,就转了干,调到这个经济部门来了,并且连连得到提拔,当上副局长了。
  要说他的人品,那倒是参加过阿谀奉承学院阳奉阴违专业学习培训过的。他这人的特点就是会见风驶舵,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前年龙舟赛,他也没与局长商量,就弄了上百张观赏票,拿到单位上当同事们说得很体面,说是自己特意要招待大家看龙舟竞渡。单位同事都很心动,觉得这麦局长广结善缘,人真好。刚好又就着星期天,大家都高高兴兴地携妻带子去赶了热闹。
  回家之后,同事们个个感恩戴德。这好事做过了之后,不知道他是怎么做通局长工作的,这一集体行为,忽然变成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将门票钱给报销了。报销就报销吧,领导有这个批准权,同事也不好说什么。问题是后来据财务科的同志透露,他报销的票价还翻了倍。一些同事知道了这个情况,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正因为如此,焦仁心里觉得,麦向这个人的能量不可低估。他的嘴巴子功夫太厉害了,又会走上层路线,见缝插针,颇有心计,一般人很难看破识穿。这不,焦仁有一回就听到过一位县级领导对他的评价,感觉就很不错,认为这人办事灵活,有能力。
  尽管如此,焦仁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前天,老局长向他打了招呼:焦局长呀,关键时刻,你要好好把握哦,局里以后的工作恐怕就靠你拍板了。
  老局长这个暗示,焦仁听了,沁心的爽。回家之后,心情格外舒畅,兴奋地洗了个凉水澡,晚饭也吃得比平时多了一碗。
  可是这不争气的胃,在这心情无限美好的关键时刻,给了他一闷棍。现在看来,已经不是仕途不仕途的问题,而是生与死的问题了。
  此时,焦仁的内心十分纠结,若是去医院治疗,花费大量的医药费不说,怕就怕把钱花了,把家掏空了,又延长不了多久寿命。
  焦仁此时的心里,已经是一个生命快到尽头的人产生出那种超乎寻常人的思维了。他想着:多活个一两年,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来说其实也无所谓。与其长期在病痛中纠缠折磨,甚至还要悲伤地接受别人怜悯与同情的目光,还不如一死了之来得清静痛快。长痛不如短痛,干脆,一个人悄悄离去,或许是一种解脱!
  焦仁沿着这个思路在继续想:当然,要死就别死在家里,这房子,妻子孩子今后还要住,别让她们触景生情,心存芥蒂而平添恐惧。如果那样,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去哪里了结一生呢?焦仁忽然想起一个心里很留恋的地方来。
  
  三
  
  洞庭湖的一条支流,从大山深处走来。山溪之水流到这里,将河床拉得很宽很深了。河对岸是大山,那山里散居着许多人家。山林茂密,是个天然林区。
  山里人过河的方式,就靠两岸拉着的一条钢索,系着一条最多只能坐上十个人的小船,当地人管这小船叫梭子船。
  以前,梭子船有一位老人专门义务看管。焦仁好多年前见过那位老人,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老人家全身充满着不声不响的爱,见到挑担子的,他会搭把手;见着小孩,他还会帮着抱上抱下。老人后来过世了,这船便没专人看管了。
  焦仁怀着心事,信步来到河口,在绿草青青的水边茫然地踱着步。
  他已经心灰意冷,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在来的路上,他就决心葬身这水穴,打算踏着这青青的水草,慷慨地面对死神,走向水的深处,走向另一个世界。
  此时,他来到河边后,不知为什么,那坚毅的决心反而没那么固执了,心中忽然产生出一丝丝犹豫。
  不远处,梭子船上几个孩子在玩水。有的孩子已经坐在船上,正在争相拉住缆绳,有两个孩子则脱了衣裤,光着个小屁股,双手扒在船舷上跟着船儿在移动,两腿在河水中踢踏。
  孩子们的笑声与欢叫声铺满了河面。
  焦仁看着这天真烂漫的场景,看着这一群无忧无虑的生命,心里好生羡慕。意念中又增添了一丝对这世界的莫名留恋。
  焦仁此时停下了脚步,随草而坐了下来,心里忽然滋生出对往事的回忆。他想起自己第一次从山那边出来,也是坐着这梭子船过河的。当时,他的心情是那样新鲜那样好奇,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渴望。父亲将他送到对岸,看着他坐上这船之后就回山里了。他看着父亲转身的那一刻,心里虽然有点依赖感的失落,但那时想要走出大山的迫切意念,使他没有半点犹豫。
  他带着懵懂带着梦想在城里读过高中,上了大学。毕业后,本来在省城找了一份体面的薪水也不错的工作,可当时县里引进人才,他便毅然决然回到了家乡。
  组织上鉴于他学的是经济管理,直接将他分配到县里的一个经济部门。几年的实践和锻炼,他渐渐成长起来。领导要他为全县设计一套科学的经济管理方案,他勇敢地接受了任务,大胆提出了自己的管理改革设想,经过一年多时间调查研究,制订出一套符合本地实情的有效管理方案。这套方案不仅得到了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高度肯定,在全县部门推广,而且影响到了周边县市,有邻县领导还特意组成考察团到这里来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很快,他从一个普通干部走上了领导岗位。从副股长到股长到副局长,他进入了局领导核心层。
  在这成长的过程中,焦仁一遇上高兴的事,就想要美美地享受一番,便一个人悄悄来到这里,坐上那梭子船荡上几个来回,独享喜悦。此时若是遇上过河行人,他会热心义务摆渡;若是遇有人搬运不便,他就主动去帮助人家运送。
  只是后来,因为工作上的事奔忙,很长一段时间没到这里来了。
  焦仁当上副局长后,被组织上派到乡下蹲点扶贫,吃住农村,为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子改变面貌,一去就是三年。
  此时,焦仁心里很复杂。他回想起自己在扶贫点上的操劳,觉得自己将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工作上,对工作与生活兢兢业业,没有半点懈怠,更没有做过缺德折阳寿的事情,为什么上天对自己这样不公平呢?
  “救命啊!”“救命啊!”
  几声尖叫,将焦仁从遥远的思海中拉回到现实。他寻着声音望去:刚才弄着梭子船玩耍的孩子,有几个站在船头上大喊大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焦仁一下看到了:有一个孩子被水冲离了船舷,在离岸边十多米的地方一沉一浮,手脚在空中不停地乱划。
  “不好,有小孩溺水了!”焦仁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自叹,条件反射地一弹,立即跳了起来,来不及想什么,就甩开面衣冲下水去。他的速度快得带起一股风,将两边的水草划开一条路。凭着儿时光屁股练就的那点点本事,他不顾一切游向溺水孩儿。
  焦仁靠近了孩子,刚刚伸手去拉,那受惊的孩子就像一块磁铁瞬间被吸引过来,双手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扑腾中将他朝水下拉扯。
  他猝不及防,喝了几口河水,心里有点慌乱。好在他这些年在从事行政工作中练就了遇事冷静的作风,思维便沉着地迅速寻找着化险为夷的办法。他使出浑身解数,向水底下一沉,巧妙地挣脱了孩子纠缠,然后迅即从背后挽住孩子的脖子,奋力游向梭子船。
  站在船头上的孩子目睹着一位陌生叔叔营救同伴的全过程,心里充满了感激,待他们靠近,便伸手帮着往船上拉,终于将溺水孩儿拉到了梭子船上。
  梭子船迅速靠近岸边,这时候,岸上来了几个过渡人,见到这一情形,拉的拉,扯的扯,急急忙忙将溺水孩子背着送去了医院。

  • 文友南海先生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11 12:04:50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12 21:41:57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