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相亲文字大小:  

    

作者:且听岁月   鲜花数:18朵   赠花      阅读:1419   发表时间:2018-03-26 22:22:19  字数:2709   评论: [A]

【编者按】读完小说相亲,觉得很不错。小说原于生活,表现了现实社会中的青年人相亲的真实心理和所担忧的问题。丁浩有过一次相亲,因女方不愿要孩子而吹散。后来在王军夫妇的帮助下再次相亲,几经电话和微信联系,得到了真爱。女方还很好的处理了索要彩礼和生育孩子的问题,于是有情人成了眷属。平凡的故事里有启人思索的问题,如今相亲到成亲,那些讲排场,要彩礼等习俗是否都应该向晓丽和他父母学习,应当简化一下了。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现推出共赏,感谢赐稿湘韵,期待继续精彩。【编辑:黄金山】【文章入选优质资源库】

  丁浩是在天微微亮的时候,接到死党王军的电话的。
  那时候他正在做着美梦,突然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
  也没有开灯,手从被窝里伸出来,睡眼惺忪地摸索了半天,才在枕头边找到手机。等他拿起来手机的时候,铃声已经停止响动了,他看着屏幕上显示未接来电王军,便立刻没了睡意,一个骨碌翻身下床,赶紧去洗漱了。
  王军的媳妇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和王军的媳妇雅琴一个村的,俩人是很好的闺蜜加朋友,听雅琴跟王军说,这年前回来,家里人没有少给她说媒,可她见了那么多,没有一个满意的,最后非要雅琴给她介绍一个,想着以后嫁过来还能像现在这般关系亲密。
  雅琴那闺蜜叫晓丽,人长得像雅琴一样美丽漂亮,这个王军记得很清楚,他和雅琴结婚那年,晓丽当的伴娘。
  丁浩年前农历十一月中就早早回来了,家里人催得急,爸妈说再不给他娶媳妇,村里那老少爷们得还不得怀疑他家孩子有啥毛病不成?丁浩是个大孝子,看着自己身边的同龄人里,同学也好,哥们也罢,都结婚生孩子当父母了,也能理解父母的苦心,便硬着头皮答应了,虽然在他看来,相亲是很荒唐,是旧时代的产物,但是想不到自己也会走上这条路。
  丁浩省城打工的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那女孩也带着他见过几次她的父母,总体来说,他父母没啥意见,他也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回来跟他父母说了。可就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女孩突然说,结婚可以,我两三年内不想生孩子。
  丁浩一听愣住了,为啥不想生孩子,那结婚的目的不就是生儿育女,繁衍后代么?干嘛要等三两年,都是快三十的人了,还等啥?
  想到这,丁浩第一次对女朋友说了不字,结果,两人就一拍两散了。
  这时候,院子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丁浩刚刚准备走出院子给王军打电话,想不到他来了。
  “你收拾好了没,九点钟咱俩去镇上,你嫂子跟那个晓丽说好了。”王军一进门就提醒着。
  “好好好,我知道了。”丁浩咧着嘴,呲牙笑着。
  王军一看这小子做梦都在娶媳妇吧,这么激动地,接下来便随便扯了几句其他的,就离开了。
  丁浩的母亲看他站在院子里,急忙凑过来问道,“浩子,那是哪的姑娘,靠谱吗?”他母亲有着典型的农家妇女的谨慎,生怕别人骗了她儿子似的。
  “妈,你就放心吧,那是王军他媳妇一个村的,跟他媳妇关系很好的闺蜜,我觉没问题。”丁浩接着回答。
  “那就好,那我和你爸就等你好的好消息。”母亲说完走进了厨房。剩下丁浩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意犹未尽,期盼着什么。
  匆匆吃了早饭,丁浩便叫了个同村的人开车载着王军和他媳妇往镇上赶,那一岁多的孩子,让老人家在屋里带着,本来想着带孩子去镇上逛逛,可天太冷了,只好作罢。
  进了镇子上,到了约定的地点停好车,王军的媳妇便朝着那太阳底下一个围着围巾穿着粉红色羽绒服的女孩挥手,王军拽着丁浩屁颠屁颠的跟着。
  那女孩看着他们,礼貌地打着招呼,落落大方,没有像其他相亲的姑娘那么羞涩。
  几个人就这样在太阳底下聊着天,说着七零八落的事情。丁浩显得有点拘束,不知道该说什么,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今年冬天很暖和啊,不怎么冷。”
  王军和他媳妇呲牙笑着,倒是那晓丽笑的大声了点。丁浩感觉那声音像铜铃般悠长,回荡在这冬日的街道,仿佛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似的,倏地一下,红到了耳根。
  他从兜里拿出香烟,准备点着,然后狠狠的吸上一口,好让自己能平静一些,他顺手递了一根给王军,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晓丽火辣辣的眼神直直的望着自己,便又低下头去点香烟了。
  王军和他媳妇看着俩人的对望的眼神里感觉出可能性的存在,于是让他们俩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先互相了解着,晓丽这时候也低着头,俩人都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眼看到午饭时间,丁浩提出来一起吃饭,晓丽说有事要赶回去,几个人也就没有去成,剩下王军他们仨,也喊着回家看娃,几个人便这样分开回家了。
  自此丁浩和晓丽便天天电话微信的聊着,说了很多关于人生的抱负和理想,以及对于未来的畅想,两个年轻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说不出来的熟悉和亲切。渐渐的,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生活的各个细节都能聊上半天。
  但丁浩心理始终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万一真的相亲成功,她要是像自己的上一任女朋友那样,说结婚后三两年不想生孩子,咋办?他想问,可一直不敢开口,生怕引起晓丽的不悦。
  大概过了半个来月,王军和媳妇过来丁浩家串门,问他和晓丽如何了。
  丁浩抓了抓耳根,有点尴尬地说,还行吧,然后问她,她对我印象咋样?
  王军媳妇说,我闺蜜跟我说,看中你了,她之前相亲看了那么多,也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的眼的,总觉得那些人轻浮、爱显摆,让人心生厌烦,但是看到你呢,觉得你人真诚实在,可以托付终身。
  这时候丁浩他妈说,“我家浩子在她眼里真那么好?得多少礼钱呀,我家可给不了那么多礼钱,现在周边的都到了七八万了,还要在县城买房子,还要车子……给儿子娶房媳妇,全家得背债。”
  丁浩和王军他们听着他母亲的唠叨,是啊,这确实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他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真要这么多要求,那可难办了。
  王军的媳妇雅琴说话了,“婶子,你放心,晓丽那里我来沟通看看看什么情况。”
  雅琴把在王军家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晓丽听了,她听完半天没有做声,她深知农村人的面子,她这几年连年相亲,眼看着二十七八了,一路看着彩礼什么的水涨船高,从三四万到五六万再到七八万,很多人为了给孩子娶媳妇,全家借贷。到最后不还是结婚的两口子受害么?
  晓丽把自己这几年下来眼看的种种跟父母说了,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嫁人了,伺候你二老一辈子,我可不想结了婚后去天天月月年年的惦记着还债。
  听到女儿这样的分析,晓丽的父母没有再说什么,他们深知生活在农村的种种不易,也深知当下人的攀比心理作祟,更深知举债娶亲后的子女压力。与其让孩子从结婚第一天开始,就惦记着怎么还债,倒不如让他们有时间自己去体验人生的酸甜苦辣,不要从这段旅程的一开始就背负太多,压得喘不过气来。
  晓丽的父亲说,“只要你觉得这个人能值得托付,彩礼什么的,象征性的给些就行。”
  晓丽听到这,开心地抱着父亲的臂膀,说,“老爸你太好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是丁浩打来的。
  晓丽把这些告诉丁浩的时候,丁浩像个孩子一样欣喜若狂,隔着电话能感受到他的开心和喜悦,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问道:“那你不会说隔三两年再生孩子吧,我爸妈可等着抱孙子呢!”
  晓丽说,咱都快三十了,还等啥,还挑啥?放心吧!
  丁浩在电话那头,开心的笑了……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6 22:23:00给您送了鲜花18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