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故事伴酒文字大小:  

    

作者:郁李仁   鲜花数:254朵   赠花      阅读:2862   发表时间:2018-04-18 00:39:54  字数:4217   评论: [A]

【编者按】“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没有走到玉林路的尽头,而是在春熙路上走走,没有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而是在欧尚的咖啡厅坐坐,但一样也经历过“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另版《成都》,别样的“故事伴酒”……【编辑:舒朵】【文章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湘韵精品推荐180419第6844号】

  龙少接到郁无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时过了。
  从贵州到雅安,尽管全程高速,但对于郁无欢这台接近报废年限的广本来说,这一千多公里跑得着实够呛。郁无欢甚至有些怀疑,假使再跑上百十公里,那车绝对会跑散架。更何况,在料峭的寒风中连续十多个小时的驾驶,对于开车的人来说,疲惫比到达终点来得更快,人也有些吃不消了。
  这样的天况、车况、人况当然是欲速则不达,故而一路来,郁无欢把这台老牛似的广本撵得越来越慢。甚至可以说,从成都过来的这一百多公里,算是晃晃悠悠地“摇”过来的。
  
  “先去给你预定的酒店泊车、洗漱一下,然后我们找地方吃饭。”龙少向郁无欢道了辛苦之后接着说。尔后径直打开他的马自达车门,头前带路。两辆车从高速收费站路口鱼贯驶入匝道,向雅安市区驶去。
  不得不说,人类改造自然环境的力量是空前的。从2013年4月发生地震之后,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雅安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和热闹。至少,郁无欢这一路来所看到的景致,完全没有一种遭受大地震之后的萧条、残破感觉。相反,倒是内心里的那份惦念,让他觉得比经历地震更迷惘、更忧郁——快五年了,不知道她现在怎样?过得好不好?
  到了下榻的酒店,已是子夜时分。郁无欢匆匆洗完一个热水澡之后,饥饿感立即涌了上来。还好,一切就像输入程序一样地有条不紊。龙少从他泊好的马自达后备箱里拿出两瓶五粮液,带着郁无欢步行到不远处一家夜餐店。
  “这个时候只能请你吃这类大排档了,那些上档次的餐馆早已经打烊,他们晚上是不经营的。实在抱歉,只能委屈你这餐了。”叫好了菜,龙少对郁无欢表示赧然。
  “说哪里话?这都太奢侈了。其实外地人到四川来,最馋人的是路边街沿的风味小吃,那些简单随意的食物,用川渝话来说,才是最‘巴适’、最‘霸道’的,吃起来亲和,沾地气,爽口舒心。”2011年,郁无欢曾到过成都,对四川人的生活多少有些感受和了解。
  “你电话说,这次来雅安是准备寻找她。问题是你知道她的住址吗?现在是2016年了,算算时间,你们差不多已经有五年没有联系了,她还等着你?”菜上齐了,龙少打开一瓶酒,满满地给郁无欢和自己倒上。“来,饿了吧?边吃边说,喝酒……”
  郁无欢和龙少碰杯后浅浅地喝了一口酒,略一沉吟,“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我在成都的时候,她只和我说过她是雅安市某个县某个乡村的人。这次来你这儿之前,已经通过成都的朋友打听过了,她开的洗车店早已经易了主。听说她回老家了,所以,我准备去她老家寻她……”
  吃了一口菜,郁无欢看了看龙少,继续说:“雅安地震那年,我和她都一直有联系,当时她还告诉我,虽说她的家乡不在地震重灾区,但她老家的房子还是遭到了损坏。后来她把留在老家的唯一亲人,也就是她的母亲接去了成都……再后来,她说她哥哥在外地做的工程出了事故,死了好几个人。更雪上加霜的是,在此之前,她哥哥和她嫂嫂因感情不合已经离了婚,财产已经进行了分割,即便他哥哥后来因此被判了刑,但是对死难工人巨额的赔付依然不能免除,算上他离婚后分得的所有财产,都不够赔付。”
  “那她呢?”龙少问。
  “她一个人在成都打拼,虽然开了一家洗车店,几年下来积攒了一些钱,但实在也是不容易的。原本她准备在成都买房,可是自己的亲哥哥出了这档子事,离异了的嫂子又不愿意帮他,没办法,她只能扛起帮哥哥的重任,不仅花光了自己几年辛苦积攒的本来打算用于买房的钱,还四处借款,欠下了不少外债。”
  些许静默,让郁无欢和龙少相对而坐的距离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样。“喝酒吧!看来,她不如意的生活对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龙少举起酒来碰郁无欢的杯子。二人一仰头,都喝得够痛快。
  龙少将两只空杯再次满上。“你和她是怎样相识的呢?而且相识之后,竟然有了这种氤氲般的情愫,隐约又深远,并且还潮湿滋润着,有些腻人……哈哈哈哈……”言语间,龙少为缓和沉闷的气氛,不忘善意地揶揄一下郁无欢。
  郁无欢嘴角微微翘了一下,算是被龙少逗乐了。“2011年9月,我来到成都荷花池中药材市场采购中药,期间为了等一户商家从外地发来现货的样品查验,我不得不在成都滞留一阵子。趁时间空闲,我去峨眉山玩,因在峨眉山市抬头就望见了峨眉山顶,我小觑了它的实际距离,选择从伏虎寺徒步登山。待捱到洗象池的时候,人困马乏得实在是走不动了,便决定在寺庙里歇一宿后第二天再走。”
  “就像洗象池的传说一样,我也如当年普贤菩萨骑象登山走到这儿又渴又累的时候,恰好有一池清水供他喂象洗尘。当晚在寺庙用斋饭的时候,我遇见了她。几乎和我的情况一样,她也是一个人徒步登山来到这里后就走不动了……搭讪,攀谈,从陌生很快变认识……”
  “第二天一早重新上路,我和她的身边都不再孤单,各自多了一个以对方为伴的彼此……后来下山之后,我们一起同车返回成都。又从认识变成熟悉,就这样简单……”
  “也许是在山上吃的食物有问题,或者是水土不服吧。回到成都的当晚,我就生病了,上吐下泻很厉害,只一夜,整个人就奄奄一息得没了精神。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生病,这举目无亲的滋味够凄凉。不得已,我拨打了她留给我的电话……我在医院一住就是五天,这五天里,多亏她的照料……”
  说到这,像是当年的病还没痊愈一样,郁无欢肚子隐隐有些不舒服——毕竟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饿得肚子里早已经没有了“干货”,又空腹和龙少喝下两杯酒,当然肚子会闹情绪了。“我先刨碗饭?肚子里的饿痨在捣乱。”
  龙少赶紧让人盛过米饭来,也给自己盛了半碗,“酒和故事暂且放下,我们专心吃饭。要是再给你饿出个住院五天,我可没时间照料你。哈哈……”
  
  趁郁无欢和龙少认真吃饭的当口,时光在郁无欢的思绪里慢慢倒回到五年前。
  在成都南站附近的欧尚超市内一隅咖啡厅里,也像今天的郁无欢和龙少坐着的格局一样,对坐着他和她。
  “来成都二十多天了,虽说为等这个中药样品的质量查验耗了我好长的时间,但是因为有你,我多么希望永远耗在这里。可是梁园虽好,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今晚的火车,我得返回贵州了……”他说。
  “这就要走了?这么突然!”她从矜持的神情中,露出些许不舍。说话的声音低低的,刚好够他能听见。
  “很谢谢你陪着我这段‘乐而思蜀’的时光,尤其在我生病住院那几天,要是没有你,也许我真会有客死他乡的不测……”
  “胡说……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她打断了他的话。
  他从她文静的脸上,看见一抹微微泛起的红晕,尽管很快消散,但他还是坚定地确定——也许正是在这相伴的十多天里,他们从相识到熟悉,再到相互生出异样的情愫,都在各自的心里有了涟漪。
  从繁华的春熙路,到古意浓郁的锦里,从沿街小吃,到别致的火锅店,在他出院之后,她几乎陪着他走遍、吃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
  即便在洗车店最忙碌的时候,她也会给他打电话,约定在一起吃饭的时间。
  她告诉他,可惜自己不是成都本地人,认识的熟人也不多,不然她会把店子里的忙碌托给熟人料理,然后专心陪他到成都之外的地方走走。
  她说,她老家在雅安某县的一个山村,那里风光秀丽。她还有一个哥哥,多年来一直在外省打拼,家中的母亲却不愿意拖累儿女,一个人住在老家。“如果有机会,我带你去我老家看看。”有天,她这样对他说。
  可是此刻,连想一起到成都之外的地方走走都没机会了,还奢谈去她老家?她和他忽然都不再说话。他看了她一眼,隐约看见了她潮湿的眼睛……
  有些情愫,无需刻意,会来得很突然,突然到两人都猝不及防,突然到你不必说,我不必问,却相互间能感受。尤其在这个尚未开始,便要分离的时刻。
  当晚19时,K578列车终于还是把他带走了。尽管他走了之后,后来通过QQ、微信他和她还有着联系,但在她告诉他哥哥出事之后不久,她主动中断了和他的联系,从此消失在他的牵绊里。他也曾打过她的电话,但那手机号码却成了空号……
  
  “你现在来找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为了爱?”吃了两碗米饭之后,郁无欢似乎恢复了精神,龙少再次斟杯劝酒,并不失时机地问。
  “有些情愫,会来得很突然。尽管这样的情愫或许很不现实,但却能真正地刻骨铭心。这是不是爱,我也说不清楚。”尽管肚子已经不饿了,郁无欢的脸色依然很淡然,“我只是觉得,从情感来说,我对她产生了依赖。当然,还有一份强烈的感恩情绪,当年虽始于一次不经意的邂逅,但她对我生病的照料,是真诚而毫无怨言的,短短的十来天,我内心受到的抚慰是明媚而温煦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而且是不期然成自然……”
  语停一息,郁无欢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我来找她,不纯粹是刚才说的这种情愫理由……我其实对她是很愧疚的,她当时告诉我她哥哥的事情之后,为什么我就不能在第一时间想到她可能是需要我的帮助呢?至少,从感恩的角度去想,我也应该尽我所能去帮帮她啊!她没开口向我求助,并不代表她没陷入了无助的困境……所以,这是我和她失联之后第一个回味过来的念头。”
  “嗯,对!极有可能是这样。由于你当时没有向她表明你的态度,要么是失望,要么是她觉得,现实已经如此糟糕了,她还有什么心情留恋你和她之间虚无缥缈的情感?所以,她把自己隐藏起来,去认真设计他替哥哥赔付的事宜去了。”龙少似乎恍然大悟,然了郁无欢这一说。
  “当年我在成都滞留期间,虽然没有去过她的洗车店,但她告诉过那洗车店的大概位置,后来我托出差来成都的同事,以及当地的朋友去打听过,才知道她已经将洗车店盘给了别人,陪着母亲回了老家。唉,当年的脑袋不开窍,造成了这样一场失联,也不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怎样?”郁无欢潸然。
  “我这次专门来找她,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无论她现在是什么样的生活状况,我只求心安,否则,我会内疚一生,包括情愫,我都对她欠下了无以感恩的债……”抓起酒杯,郁无欢一饮而尽。
  “别喝那么急……这样吧,今晚夜深了,你也长途奔驰得够累了,现在回酒店休息,明天我陪你上路,一起去找她。这酒我们都不喝了,一来怕误了明天开车,二来且留存一半的滋润与醇和,待找到她后,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我们都开怀痛饮……”龙少将自己酒杯里剩下的酒也一饮而尽。

  • 文友舒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00:40:28给您送了鲜花1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07:43: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12:05:0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18:44:20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殷红点点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19:03:1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殷红点点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19:15:23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淡风清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8 21:53:3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天空微笑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06:27:34给您送了鲜花99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07:54:0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09:06:38给您送了鲜花2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