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倏忽十年文字大小:  

    

作者:傲霜雪梅   鲜花数:18朵   赠花      阅读:932   发表时间:2018-04-26 21:25:37  字数:6562   评论: [A]

【编者按】这篇小说主要塑造了两个人物——肖筱和彭澜。肖筱在报社工作,是一个成功的作家,是彭澜文学路上的老师;彭澜是一个机关公务员,是作家肖筱的粉丝。小说不断变换角色,通过彼此的回忆,让读者感受到两个人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友谊,相濡以沫、亦师亦友。两个人十年未见还能记得彼此,没有陌生感,真是难得。小说构思新颖,语言锤炼有度,但读者初读容易被频繁地角色互换和故事进出弄糊涂,在构思细节上还可再斟酌,比如在每个人的回忆前面加上:某某的回忆,就会好很多。【编辑:为爱守候】

  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朵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水花,在人的一生中却可以改变很多,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从中年到老年,从生到死,十年很短也很长。记得某位诗人有过这样一句话:“关切是问,有时候是不问,犹如沉船后静静的海面,其实也是静静地记得。”回过头想想,跟肖筱的友情在我的心里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但我跟她的几面之缘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凭着数面之缘,能够维系十年的友情也算是不浅的缘分了吧!
  
  骄阳似火的六月天,我却得了重感冒引发支气管炎,伴发烧38.5℃,医生要求我办住院手续,打点滴消炎。我说,办住院没关系,但打完针我必须回家住,我可不想晚上住在医院里,太不方便。医生在我的坚持下同意了,嘱咐我每天按时到医院打点滴。
  虽说大半辈子的奔波迁徙,我早已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但倚靠在病床上,望着四壁空荡荡的白墙,心底还是涌出了一缕感伤,女儿北漂数年终于成家定居,但自己不比年轻时候了,岁月不饶人啊,将来若是得了重病咋办?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我伸出一只手往搁在床头柜上的黑色坤包里摸出手机,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我不习惯挂掉别人的来电,出于礼貌都应该接听,万一是哪位亲友熟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果然,对方说她是彭澜。我使劲地回想了半分钟的功夫:哦!彭澜!小十年没听到你的声音了,手机号码也换了?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呢!我到市里办事,顺便送点杨梅给你吃。啊,谢谢!我喜欢吃杨梅!但是我感冒了,正在医院打针,估计要中午十二点左右才能到家。哦,还有,我已经搬家了,我一会儿把我家的具体位置发给你。彭澜说,她差不多也要到那个时间才能赶到,正好合适。
  我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了彭澜高矮胖瘦适中,一头齐肩短发、谦虚又热情的样子。我在文华日报社做副刊编辑的时候,她经常给我寄稿子,只要是勉强可以用的,我都给她指导修改后发出来,我总认为对年轻人应该多鼓励。她很高兴,写东西的热情也激发出来,文笔流畅、感情细腻,有潜力。彭澜说,她在单位是分管办公室工作的副局长,既是官也是兵,信息宣传上稿数量事关工作业绩。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她曾经托人给我送过两次杨梅。我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出版以后,彭澜还帮我在她们县里销了一百本。后来,我因为种种原因不再负责文学副刊编辑工作,后来听说她也换了一家工作单位,不再分管办公室及宣传工作了,之后我们就不太联系了。这些年,我以为她早把我忘了,想不到她还惦记着给我送杨梅吃,真是难得。
  女人的青春总是稍纵即逝,似乎不经意间,我已是年纪一抓的女人了,每个月都要来一趟的老伙计也挥手告别一去不回头了。自然规律挡不住,不服老不行啊!彭澜也该有四十岁出头了吧,还是从前那个干劲十足、对事业前途充满追求的小女汉子吗?
  记得四十岁以前瞌睡是多得睡不够,如今瞌睡也少了,尤其是这样万木葱荣、生机勃勃的夏天,昼长夜短,天亮得早,我也就格外起得早了。这样阳光明媚的周末,本该是与朋友逛街休闲、外出度假的时光,我却只能一大早就穿过沿街广场和公园里熙攘穿梭晨练的人们,搭公交车到医院,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心里不胜感慨啊!
  回到家约十几分钟,十二点刚过,彭澜就到了,提着两箱包装图案精美、望之令人垂涎欲滴的杨梅站在门口。我问她怎么来的,她说是自己开车来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多年不见,想不到彭澜也会开车了,只有我除了终日为文做稻粱谋,身无一技之长。
  我们多年不见,彼此倒是没有陌生感。彭澜给我的感觉,变了许多,不是说老或者年轻的感觉,而是形象气质的变化。虽然她只穿着简单的紫白相间的格子衬衫,黑色直筒裤,浅口粗跟皮鞋,但是总感觉她给我一种有了故事、有了经历的沧桑感。浅浅微笑的脸庞,脸上的神情比起从前似乎褪去了青涩、腼腆,浑身气质变得稳重、坦荡、成熟了,一头率性随意的短发,感觉十分清爽干练。只是不知道在她的眼里,我变了多少?
  彭澜家乡的杨梅品质很好,杨梅是她那个县里的特产,历史悠久,曾经是明清朝廷贡品,有“江南第一梅”的美誉。如今,电商兴起,冷链物流促进了杨梅鲜果销售,她们县里杨梅产业不断壮大,种植面积已达十万亩,已经成为全国的四大杨梅主产地之一。这不,看彭澜带来的杨梅卖相也越来越好了,包装精美的泡沫箱里是四盒独立包装的杨梅,中间放有保鲜的冰袋,每颗杨梅都是精选的,个大色乌有光泽,望之即口舌生津,放一颗在嘴里,核小肉厚,酸甜适度,回味无穷。吃了彭澜带来的杨梅,我的感冒病症似乎也进一步减轻了,不难受了。记得前些年,我还在报社当编辑的时候,彭澜送给我杨梅,我怕一个人吃不完放坏了,就熬成了酸梅汤,储存在冰箱里,酷暑天取出来喝上一杯,那个酸甜清爽的滋味真的很好。
  已到中饭时间,我刚从医院回家,也没准备,早上出门前熬了一锅绿豆粥,这会儿正好。我给彭澜盛了一碗浓浓的绿豆粥,中餐就这样对付了。我们坐在沙发上说话,话题当然离不开文学。聊到了我新出版的一个专门写本市传统村落的游记散文集子,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的少数民族作家扶持基金,彭澜很感兴趣,向我讨要一本。我领着彭澜去到阁楼我的花房兼书房里,拿出一本来签上名,盖了章,送给她。她接过书,满脸羡慕的神情!然后,注意力很快被我的阁楼晒台上花木扶疏的景致吸引了,连声惊叹,夸我生活过得诗情画意!说这样的雅致所在,难怪佳作频出,著作丰收!我问她可还坚持写作?她迟疑而谨慎地拿出一本大约有近二十万字的白皮封面样稿递给我看,说是一个长篇的初稿,自己感觉还不成熟,希望我能给她指导。我有点意外,彭澜能写出一个长篇,不管质量如何,已是很不容易。我大概翻了翻,浏览了一下就交回给她,告诉她既然自己都觉得还不成熟,那就再花一年时间细细打磨,自己满意之后再拿来我看。
  
  时光如水流,一去不回头。小十年没有跟肖筱联系来往了,不是我忘了她,而是我总在一些自认为有意思,其实毫无意思的事情上瞎忙,结果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暂时将跟她有关的事情排在了后面。如今,等我走了许多弯路,看清了许多真相,明白了许多道理之后,我又想起肖筱了,其实在我心里是既将肖筱尊为写作的指导老师,又当是姐姐一样亲近的。她除了写得一手好文章,是个极具文学性灵的才女,还是一个长发飘飘,容貌秀丽,肤白如瓷,气质脱俗,极具亲和力的美女。
  从前跟肖筱有交往的时候,她曾经邀请我去她家里做过一次客,那次我刚好到市里参加某部门的遴选干部公开招考,顺便就去看望了肖筱。她就住在文华日报社旁边一栋老房子一楼一套老旧的两居室里,屋子的阳台外面就是树荫婆娑、人来人往的街道,感觉十分独特新鲜。当时,肖筱是一个人独居,听说她的老公是在本市下面一个县里的政府部门工作,只有周末的时候夫妻才见面相聚,她的女儿正在北京上大学。我后来才知道她跟老公是再婚的家庭,她是很勇敢地脱离了枷锁桎梏般的婚姻,经历了下岗的冲击,努力地拼搏,离开了县里的环境,迁徙到市里,凭着文学的突出才华和成就,被破格录取进了报社工作的。之前,她一个人走过很多地方,西双版纳、缅甸、泰国,流连过那些远离喧嚣的名山大川、佛寺古刹等,她还曾经出过家,在某个有名的寺庙里修行了一年,她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不食人间烟火的诗意女子。
  后来,肖筱不止翩然回归红尘,且跻身本市文化界,从事文学创作和编辑小有成就影响。现如今,她凭一己之力不仅在人才济济的城市里站稳了脚,而且提前奔小康,住进了城市高楼,还是两层的复式楼。我很好奇肖筱在哪里发的财?原来是前几年,她迎合市场对商品文学的需求,潜心写了两个悬疑、命案之类的长篇侦破小说,销量很好,赚回了大把大把的银子,才买下了这一套房子。我内心里实在是钦佩有加,都说跟文字打交道的都是苦行僧,想不到也可以发财(我对发财的定义就是肖筱老师这样的标准),激动人心啊!肖筱倒是轻描淡写地说,没有办法,要过日子,写点迎合市场的东西换点银子,不到艰难的时候其实不想这样。
  我相信肖筱说的是真心话,因为她并未主动向我提起她的两本悬疑小说,而是拿出了她的关于传统村落的散文集给我,并且荣耀地强调,这本散文集子乃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的作品。之前,肖筱也曾给我两本她的书,一本是散文集,一本是短篇小说集,都是高雅的纯文学作品,字里行间洋溢着唯美的才情、性情。遗憾的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能够静下心来欣赏纯文学作品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不能赖之维生啊!
  眼前偌大的两层房子里,只看见肖筱一个人在家,空荡荡的。肖筱主动告诉我说,女儿大学毕业已经留在北京成家。每年会去北京跟女儿女婿过上三两个月。关于她的老公,她好像也说了一句,我没听清楚,或者是她没讲清楚。好像是没回来,还是到哪里去了之类的意思。我是个敏感而话少的人,思考多于语言,也没有接茬多话。说与不说,肖筱总有她的想法,我不喜欢去打听别人的隐私。半路的夫妻就算过不到一起,分了手,也是习以为常的,女人并不是离开了男人就不能活的。
  肖筱一身改良旗袍,长发已经挽起在脑后,依稀可见夹杂的几根白发了,依旧娟秀白皙的眉眼脸庞,还是那么气质优雅脱俗,透着书卷气,但皱纹已经悄悄爬上了眼角,毕竟是五十出头的人了,相比之前到底还是显出几分年纪了。岁月总是悄无声息地在每个人身上打下烙印,逃脱不了啊!
  肖筱是一个视文学写作为生命的人,文字赋予她才情、给予她梦想,是她赖以生存的终生职业。在我这,文学写作大约就好像是我释放生活压力的良方一样,觉得走投无路、内心苦闷的时候就想要码码文字来逃避现实似的,这大约也就是我之所以是我而成不了她的缘故。她告诉我,关于传统村落保护这个集子出来以后,准备再申报一个关于全市水库移民生存现状的课题,我们县里是外来移民比较多的县份,她希望我在调研方面能够给予她帮助,为她提供一些方便。我当然是十分乐意鞍前马后地陪伴她,相信从中可以学到不少的东西啊!
  不过,这次我来找肖筱,是因为我在生活失落之余,又头脑发热想起写点东西来了。这一年来,我磕磕绊绊地写了一个近二十万字的东西,设想是自传体的小说,我很为自己激动,想要拿给谁瞧瞧。呵呵!我一度以为我的人生经历是独到的,与众不同而具有写作意义的,其实在写完之后,我已经意识到我所经历的一切其实稀松平常、不足为奇,或许身边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的经历都比我更坎坷传奇,只不过旁人都是处变不惊、淡然处之罢了,而我恐怕是大惊小怪、少见多怪了。我之所以还专程拿来给肖筱看,无非是想让她帮我打量一下,看算是个什么写作水平;再说,我们多年未见,我总要有个理由去见她。因为我只认识她这么一个搞文学的人物,我相信只有她不仅不会嘲笑我写得不好,还会认真负责地帮我提出中肯独到的修改意见。不知是因为我自己说了觉得还不成熟,还是肖筱翻了翻,确实觉得我的文字有差距又不忍打击我。她说让我先放一段时间,再拿起来重新细细打磨一遍,再交给她看。我知道这也是个鉴定结论了。像她那样信手拈来就可以换成白花花的银元的文字,我还写不出来呀!你看,我遗憾的就是这个,我到底是个俗人。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6 21:27:41给您送了鲜花18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