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偷香文字大小:  

    

作者:文三少   鲜花数:15朵   赠花      阅读:868   发表时间:2018-05-04 21:01:22  字数:5335   评论: [A]

【编者按】真爱是什么?也许平凡的爱情并没有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的誓言,有的只是能带给彼此的安全感和相处的舒适性,彼此能接受对方的优点,也能包容对方的缺点,如此而已。小说故事情节精彩曲折,引人入胜,人物形象塑造鲜明生动,为读者揭示了爱情的真谛,推出大家共赏。【编辑:为爱守候】

  NANN是全公司最受瞩目的女职员,因为她有高挑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孔。私下里同事们茶余饭后谈论起公司的事情,总会牵扯到她的身上,众所周知、大家一致认为的形容是:她拥有一张天生做AV女主的脸。NANN的工作是秘书,女秘书这个职位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更何况她的穿着打扮也一样那么的女秘书。
  公司是一家做夫妻用品的品牌公司,至于公司的品牌名作者不能加以说明,因为这篇小说并没有得到他们赞助,因此只能用“XX”来替代。“XX”夫妻用品公司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品牌,在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里,销量一直在下滑。公司老板是一个来自美国的白人,形象代言人却是一个非洲黑人,而这两个黑白无常所供奉的“上帝”却是我们伟大的黄种人。
  白人老板有一个非常文艺范的名字,中文名叫做“姜戈”。虽然他有一个中文名字,但他却希望公司里的员工都能有一个英文名字,他觉得中国名字太绕口。就好像质检部的主管,中国名字叫做李丽丽,于是改成了“RayLee”,听着有些Man。更有甚者叫做黄勇发,为了讨好老板,自己又不懂英文,因为发音的关系改名为“FuckHong”,也真够是勇敢的。
  NANN是唯一一个不曾违背自己意愿的人,起码在名字上是如此的。她的中文名字为楠楠,于是在NAN的基础上有加了一个N。她认为这样只能算是用拼音,而不是用英文。既讨好了老板,也不丢中国人的脸。
  NANN并没有男朋友,有的只是朋友。就好比公司里负责制作充气娃娃语音系统的技术员WeslLee,也就是李威。李威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的强壮,无论是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NANN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肌肉男,太粗犷,不温柔。她认为上床是一种享受,而不是情不自禁的情欲。只是无奈她还没有遇见那个会享受的男人,但相比较白人老板那样软弱无力不怎么坚挺要好很多,相比较代言人那样气势如虹的非洲黑人也算得上是温柔。所以平衡各方面人物,李威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NANN最苦恼的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自己的胸部。即使她拥有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脸蛋,而平板电脑似的胸部也足以让她跌入谷底,让她自卑不已。
  李威抱紧她的背,她骑在李威的腰间喘息着,在这片刻的麻酥感寻找着快乐。李威的右手滑向她的胸部,一把盖住,嘴上调侃说:“你要是不叫床的话,我还真以为你是个男人!”
  NANN的脸顿时乌云密布,快乐的时刻还未到来便被拉回到现实中,她停止了呻吟,直起身子,双脚离开了办公桌,站在了一旁,拉上短裙,气愤地说道:“你他妈去找别人啊!”
  李威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并没有太在意,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不是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NANN环顾了一圈这间工作室,说:“要大胸是吧?!”她拉了一把一件充气娃娃的头,摔到了地上说:“以后你别来找我了,你跟你最爱的吉泽明步做吧!”说罢转身去开门。
  李威在身后问:“你什么意思啊?”
  NANN回过头,轻蔑地笑了笑说:“这还不明显吗?我们玩完了!”
  NANN扭头就走,狠狠地摔门而出。李威对着门喊道:“有没有搞错啊!神经病啊你!”
  NANN稍微整理了自己的衣衫,用手指轻轻地撩了撩鬓角的头发,头也不回地走向大门外。
  十月的下午,阳光已经不是那么的浓烈,懒懒地洒在身上很舒适。NANN不喜欢十月份,十月是秋季的开始,她认为这是一个很操蛋的季节。雨水太多,湿气太重。空气里弥漫的湿气就像是男人身上肮脏的汗水一样,就像是那些粘粘稠稠的分泌物让人恶心。她很享受那一瞬间麻酥的快感,但也只是那一瞬间,而不是整个过程。这就好比是人生,追求的永远都是成功那一刻所展现出的王者荣耀。
  她看着公车从眼前掠过,里面挤满了各式各样忙忙碌碌的人。她不喜欢公车,太拥挤,不喜欢地铁,太拥挤,也不喜欢出租车,司机话太多。总之,她不喜欢任何无关紧要的人。但她并不厌世,反而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活着。
  有些人就是有一种能够把生活过得一团糟的能力,这也是一种很特别的生活能力。
  NANN二十七岁,至今未婚。用她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单身主义者,我虽然喜欢男人,却不喜欢被约束。”她从十七岁还读高中的那年开始,第一次与男人做爱,在一家台球室里。那个男人是台球室的老板,大她整整十岁。台球室老板为她推荐了诸多苍老师与饭岛爱的电影作品,于是在一番学习之后,经不住诱惑,他们在台球桌上开始了疯狂的半小时。
  NANN的多半闲余时间都是在寻觅各种类型的男人,以至于将其他的事情都抛之于脑后。在见识过很多男人之后,她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个拉拉,对男人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可她压根不喜欢女人,也懒得用假阳具给自己快感,所以依旧不停地尝试着各种类型的男人,并且安慰自己说:“世上男人千千万,总有一款适合你。”
  但凡争议,举例说明:
  NANN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刘纯依,是一个三流的网络作者,主要负责一些网络专栏的编写。刘纯依是他身份证上的姓名,每一次NANN都会说:“你这个名字就注定了你就是个文艺小青年,做不成大事。”
  NANN从没有过作家男朋友,她一直认为作家是一个很神秘的职业,她很想知道作家每天都在做什么,为什么能写出来那么多不同的故事?发现那么多常人不会发现的细节?因此,她才会跟那个长得并不帅气、也没有正经工作、吊儿郎当的男人在一起。
  具体爱情故事情节略。
  在她的家里,夜里十点十三分。刚一进门,打开灯,刘纯依便一把抱起她,她的双腿盘住他的腰,他用脚勾起门,“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刘纯依将她放倒在茶几上,直起身子脱下了上衣。NANN看着他奸邪地笑着脱自己的短裤,就在这个时候灯突然灭了。
  “不是吧?!”刘纯依说:“电卡呢?我去插上。”
  只见NANN不紧不慢地说:“别管了,插电卡干嘛!还怕没得插么?”
  刘纯依微微一笑,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看着她迷人的身躯,靠近她身边,俯下身子亲吻她的额头、她的脸颊、她的唇。刘纯依是一个很会甜言蜜语的人,他轻声说:“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
  “为什么?”
  他手放在她的胸前,慢慢地说:“因为你娇小玲珑,可爱至极!”
  NANN又好气又好笑,推搡着说:“说什么呢?讨厌死了!”
  刘纯依扶着她叉开的腿,用力向前一挺,“啪”的一声巨响,茶几四分五裂,连同两个人因为引力的作用倒在了地上,一个躺着,一个趴在另一个的身上。
  “我去!”刘纯依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而NANN却在哈哈大笑。
  NANN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生活有多么的糟糕,不然也不会在这个午后站在路边看着来来回回的车辆发呆,感叹十月份的湿气重的让人恶心。
  不知过了多久,回到家里的时候是夜里十一点多了,NANN满身酒气地躺在了沙发上,将酒吧里男人塞给自己的名片扔在了茶几上。她不想刚回到家就给男人打电话,那样会显得自己是出于饥渴,而不是出于欣赏。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打开微信朋友圈,除了各种微商的宣传,剩下的都是晒娃晒幸福的女人们。她一直在刷着朋友圈,没有任何一个特别的内容能够吸引她,她不知道自己在刷什么,刷了许久,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刘纯依的朋友圈。
  她突然很想念刘纯依,就像想念一个老朋友一样。她想起来他的脸庞、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以及他写过的故事。
  NANN翻找着电话簿,却没有发现刘纯依的电话号码,也不见一个叫做“文三少爷”的名片。文三少爷是刘纯依的笔名,她一直都知道。“怎么会这样?”她心想,自己从来不会删除别人的号码,也不会跟他人绝交不相往来。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名为“他”的号码名片。
  “他?”她眉头一皱,恍然大悟。怎么说刘纯依都算是一个特别的人,他们是初中同学,相识十多年,虽然交往只有三个月,但他却是唯一一个会让她觉得安心的男人。刘纯依不比其他人,他有太多缺点,却有一点是任何人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纯粹,他是个纯粹热爱自由的人。
  没有人能够纯粹性地为了自由而活着!所以她佩服刘纯依,了解刘纯依,甚至一度为了他甘愿解下自己的裤带。那时候她才发现,她对刘纯依只是崇拜,而不是爱。这也是他们分手的原因,虽然,她以现实的理由拒绝了他。
  她很庆幸自己找到了刘纯依的号码,这让她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她并没有打电话给刘纯依,因为她认为找到了联系方式便会有一种微不足道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可以让人心情短暂地愉悦。她从微信上摇到了附近一个做“温故而知新”的男人,头像是一张白纸,纸上写着“等”。她一时觉得好奇,便问了一句:“你的名字很特别,有什么内涵吗?”
  片刻后,温故而知新说:“那要看你怎么看了。”
  “你猜我会怎么看?”
  “用眼睛看。”
  NANN冷笑了一声,回复说:“你这个套路玩得实在是够老套了,有没有点新鲜的?”
  “有,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有一点是没有的。”
  “哪一点?”
  “十二点。”
  不按套路出牌啊!NANN看着手机屏幕上方的时间显示着零点零一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好吧,你赢了,给你个赞。”
  “我还没赢!让我猜猜,你的名字里应该有一个楠字吧,很可能是两个楠。”
  “然后呢?”
  “你应该是没有男朋友的,虽然你身边不缺男人。”
  NANN迷惑不解:“你怎么知道的?”
  “只有两种女人会在午夜时分跟陌生男人聊天,一种是职业,一种是空虚。看你的照片那么漂亮,所以你不缺男人,只是缺爱。”
  NANN突然想要结束这次对话,因为“温故而知新”的对白直白地揭穿了自己虚伪的面具。她突然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隐私可言。她不喜欢这种赤裸裸的感觉,尤其是面对一个不曾谋面的陌生人,就好像她的身躯再怎么迷人,也无法掩饰自己娇小的乳房。她回复说:“你猜对了,这次你赢了,好吧,再见。”
  “我说了我还没赢!到现在,我始终都是输给了我自己!”
  NANN有些生气了,她已经很礼貌地说了再见,对方却自顾自地说着,她不想再礼貌,便回复说:“关我屁事!”
  “你说我的名字就注定我是个文艺青年,我只是想要问你:如果我还是那个神神叨叨的刘纯依,并没有做成什么事业,你是不是一样会拒绝我?”
  NANN眨了眨眼睛,脑袋直接处于懵逼的状态。有太多的细节她并没有感觉到,只要她随意进入“温故而知新”的朋友圈,就会发现这个人就是刘纯依。不是刘纯依没告诉她,是她自己没看到。心想:这算怎么回事?怎么会是刘纯依呢?这样的问题自己该怎么回答?根本没有正确答案。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21:02:21给您送了鲜花15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