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一篮猪肉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10朵   赠花      阅读:779   发表时间:2018-09-17 09:57:36  字数:3485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现已推出共赏,感谢赐稿湘韵,期待继续精彩。

  段子雄,乳名墩子,是段阿母的独生子。他大学毕业之后就去外面打拼,算算现在,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村看望母亲了。段阿母知道儿子忙,所以自己有病都没告诉他。日升日落,斗转星移,日子又过去了三年。段阿母突然感觉自己时日不多了,就想进城看看儿子。她的老伴在墩子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今个儿一大早,段阿母就唤来邻居张大哥请了几个人,把自己家的一头猪给杀了。她分给帮忙的人一人一份,又给了张大哥两份,因为平常都是张大哥帮忙干一些体力活。张大哥说什么也不要,段阿母非要给,两个人推来推去好一会儿,最后张大哥说:“段妹子,你看我就一个人,孩子们都结婚了不在家,吃不了那么多,就存在你们家行不?”段阿母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段阿母等张大哥他们都走了,这才去院子拿来一个竹篮筐,挑选了最好的一整块猪肉,放在篮子里,挎着就上了大巴车。段阿母望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风景,想着即将看见儿子的情景,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来到了城里,段阿母下了车,寻到儿子居住的小区,按响了门铃。不大一会儿,有人来开门,是儿媳妇翠菊。此时,儿媳妇一见是婆婆,身着蓝布衣衫,满脸褶皱,挎着一个竹篮,浑身上下土里土气的,觉得特别别扭特别丑。她用嫌弃的目光撇了婆婆一眼,鼻子不满意哼了一声。
  “翠菊,墩子呢?”段阿母问道。
  “去办事了,还没回来。”翠菊冷冷地回答。
  段阿母知道儿媳妇不喜欢自己,把一篮子猪肉放在厨房案子上说:“我把家里猪给杀了,给你们带来一些,都是粮食喂大的,没有添加剂。”
  翠菊嗯了一声,厌恶地看看那一篮子猪肉。因为是夏天,自然是有苍蝇追逐着乱飞。她撇撇嘴,没说什么。
  儿子不在家也没关系,反正猪肉是送到了。儿媳妇如此不待见自己,段阿母甚觉无趣,她推脱家中还有事,转身离开儿子家。
  翠菊等婆婆走了,这才拎起那一篮猪肉下楼,口中自言自语道:“谁稀罕你这破猪肉。”紧接着,顺手扔进垃圾桶。
  清洁工曾阿姨负责这个小区的垃圾清理工作,当她发现那一篮猪肉的时候,连呼可惜。心想,谁家这么浪费,好好的一大块猪肉,说扔就扔了。曾阿姨下班的时候,把那一篮猪肉拎回了自己家。原打算给上高中的儿子开开荤,给他做红烧肉吃。可是,当她把那一篮猪肉倒进盆里的时候,突然发现在篮子底部有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存折和一张折成方块形的纸。曾阿姨很好奇,她打开那张纸,看见满篇歪歪斜斜的字体。字迹虽然丑陋不堪,但是话语却字字打动人心。曾阿姨一行一行看下去,竟然泪眼模糊。
  “墩子,我的儿子,你知道么?这可是妈妈最后一次给你送猪肉,也是最后一次来城里看你。猪肉还是没有添加剂,放心吃哦。儿子,你好几年没回家了,妈真是想你。妈知道你忙,不是不想妈,对不?儿子,妈不怪你。妈就是太想你了,几次来看你你都不在,心里空落落的……”
  信里的下半部讲了一段恩怨,就是墩子父亲的好朋友李大叔要娶墩子母亲,墩子抵死不同意。并且好几次让母亲搬家,离开李大叔。可是,墩子母亲也对李大叔有意,就是不搬走,并且很快就嫁给了他。墩子刚好大学毕业,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从字里行间的叙述得知,曾阿姨明白一个单身女人,有多么不容易。
  “墩子,时间过去这么久,妈希望你原谅我,妈知道你很不喜欢李大叔。可是,你应该知道,自打你爸去世之后,一直都是李大叔帮助咱们家,你上学的费用都是他挣的钱。就在前年那个秋季,你李大叔走了,是煤矿塌方,他为了救一个工友被砸死了。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就是希望你原谅他。当年你爸的死真是一个意外,你不要怨恨你大叔。妈当初是一个人,只是想寻一个依靠,所以才答应嫁给了你大叔。妈知道你那时候还小,不懂孤儿寡母的艰辛。墩子,我的儿子,存折里的钱是你大叔遇难赔偿金,你收下吧,以后会用得着。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信纸最后一页写了母亲与儿子之间许多回忆,几乎都是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比如,墩子不小心把脚烫了,李大叔去矿上没回来,母亲连夜跑了十几里山路,寻来配方,又是熬煮又是清蒸,为墩子敷药,整整忙了一夜没合眼。还有几次,墩子贪玩没写完作业,母亲打了他。过后,李大叔埋怨她下手有点狠。再之后就是墩子考上大学,母亲东拼西凑去借钱,李大叔连续加班等等……曾阿姨看完那几页长信,抹了抹眼泪,把书信折好与存折放在一起,依样放在篮子底部,又把那一大块猪肉重新倒进篮子里,挎着就去了警察局。
  警察赶紧查到那个小区,寻到失主的时候,段子雄刚好从外地回来在家休息。当他看见信上那些话时,早已经是泣不成声。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么多年来并不是自己有多忙,而是怨恨母亲,恨母亲不顾自己的感受,非要和害死父亲的凶手在一起生活。若不是当年父亲被李大叔拉去上山采蘑菇,父亲就不会被枯死的树木砸死。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认为父亲的死,李大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段子雄从信里得知李大叔去世的消息时,心里突然很难过。他知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李大叔支撑这个家。如果没有他,自己恐怕初中就辍学了,怎么可能顺利上高中,而后又考上大学。
  翠菊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诚恳的向段子雄道歉,又去高档食品店,为婆婆买了酥软的糕点,跟随老公驾车去了乡村。路上,望着熟悉的山水,段子雄的心里突地涌上甜蜜的乡情。当他在院子外面泊好车,踏进久违的自家小院,一眼就发现了在院子中间喂鸡鸭鹅的母亲。那些鸡鸭鹅跳着叫着,围着母亲争抢食物。这一幕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多年没见母亲了,原来母亲竟然这么矮小佝偻了。
  “妈,墩子回来了。”段子雄眼睛一热,呼喊着奔了过去。
  段阿母闻言,缓缓转过身子,当他看见跑过来的儿子时,手中的食盆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儿子的错,儿子早该回来看你。儿子对不起您和李叔叔。”段子雄抱住母亲矮小的身子,一叠声说道。
  段阿母拍拍儿子的肩头:“墩子,儿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对不起,我错了,我……我不该那样对您,我……”翠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地道歉。
  段阿母扶起儿媳妇:“翠菊,知道错就好,妈原谅你了,快起来,孩子。”
  翠菊擦了擦泪水:“谢谢妈——妈,您和墩子说话,我去厨房给您们做饭。”
  夕阳落在村西头山尖的时候,段子雄和媳妇翠菊就陪着母亲吃晚饭,欢笑声一阵接一阵。
  接下来的日子,段子雄和妻子翠菊在母亲这里连着住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之内,母亲总是不断的咳嗽,一夜一夜睡不安稳。
  这天夜里,翠菊道:“墩子,妈总是咳嗽不停,不会是气管有问题吧?咱们带她老人家去医院看看吧。”
  “我也琢磨这个事呢,是应该去医院看看。”段子雄点头道。
  翠菊又说:“市人民医院我有个同学是副主任医师,明天我打个电话咨询一下,看看需要挂哪个科。”
  “嗯,也好。等明天吃了早饭,我就跟妈说说,带她去医院看看——睡吧,天不早了。”段子雄说完,拉灭了灯。
  第二天,段子雄和母亲说,要带她去医院看医生。段阿母说什么也不同意,只是说自己以前看过医生,没什么大事,就是气管炎,吃一阶段药就会好。
  翠菊把婆婆的情况向自己的同学说了,那同学说,这需要来医院做全面检查。
  在院子里,段子雄对老婆道:“翠菊,愁死我了。我说了半天,咱妈就是不去医院,你说咋办?”
  翠菊回道:“你好好说嘛,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把妈骗去。”
  “骗?怎么骗?”段子雄眉毛一挑,疑惑的望着老婆。
  翠菊道:“你就说你身体有点不舒服,要去检查。然后呢,妈担心你,肯定会跟咱们去医院。”
  “嗯,这招好使。”段子雄眼睛一亮。
  翠菊低声又说:“就这么办,你找个机会跟妈说去医院检查。我呢,悄悄去妈那屋,给她老人家收拾要带的衣物。”
  二人说完,各自分开。
  段子雄陪着母亲在小菜园子拔草,刚刚叫了一声妈,偶抬头瞧见老婆急匆匆走过来,在园子一角的树旁向他招手。他很疑惑,赶紧走过去问翠菊有什么事。
  翠菊没有回答,只是把一张纸递过来。
  段子雄狐疑地接过那一张纸,仔细一瞧原来是写着母亲名字的诊断书。
  “什么?肺癌……晚期?”段子雄看见那四个字的时候,脑袋轰的一声,身子险些栽倒。
  翠菊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他,哽咽道:“墩子,你可要稳住,不能倒下。咱妈还需要咱们照顾呢。”
  段子雄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泪水潸然。
  三日后,段子雄辞职,与老婆一起陪着母亲四处旅游,他要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好好补偿她老人家,给她临终最好的关怀。
  
  责任编辑:南海先生
  
  
  • 文友南海先生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17 09:58:58给您送了鲜花1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