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在天上的某个地方 (文学剧本)文字大小:  

    

作者:棱镜   鲜花数:12朵   赠花      阅读:1067   发表时间:2018-09-18 20:50:36  字数:9954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好剧本,点赞。典型的人物,如画的场景,一块无字碑讲诉着一个永恒主题的精彩故事,爱的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

  一西山墓地(日外)
  溪流镇西山,雨季,雨水或紧或慢的下个不停,就像失去亲人的妇人那断断续续的眼泪,酸涩而凄苦,旷野、墓地上空阴霾笼罩。西郊墓地里,一个身姿绰约的年轻妇人,白净的脸庞上氲着很不协调的黑眼圈(特写),穿着米色的中长风衣,右手打着一把绛红色雨伞,左手捧着一个青花瓷骨灰瓮,神情沮丧地伫立在一方新的墓穴前,有种诀别的仪式感。侧面不远处有一对老夫妻,男人打着黑色的雨伞,女人双手也捧着一个骨灰瓮,眼睑下垂着,木纳的不知所措。一把雨伞下遮不住的雨水,打湿了女人前额的头发,也打湿了手里的骨灰瓮。面对眼前的墓穴,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这时走过来几个墓地的工作人员,带来了一些工具材料,他们是殡葬工,熟练地开始工作。就在这时,年轻妇人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一阵纠结、拷问和内心挣扎之后,她做了一个决定,示意殡葬工将两个骨灰瓮合葬在一个墓穴里,一个是她的丈夫秦小河,另一个是她这几天才听说的王梦雨。(无声中景)
  二学生宿舍(夜内)
  大学宿舍里,男生谈论最多的是女生;女生宿舍里,谈论最多的当然是男生。那天熄灯前爱莲悄悄地从外面回来,轻轻地放下小坤包,立刻被那三个几分钟前还叽叽喳喳的女生喋喋不休地拷问着,
  “今天是和谁出去的啊?不会还是张聪吧?老实交代!”首先拷问的是小敏,她在双人床的上铺,探出上半个身子;还没等到爱莲接茬,
  “又换了一个?不要太潇洒哦!”趴在下铺,双手托腮的方芳有点酸酸的黠问。
  最后是武大姐的逼供:“说说看,他是怎么请你吃的大餐?”放下了手里的一本书,(特写:封面是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语气里有些威严。
  “大姐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明知道也不过是诈她,爱莲明知故问。
  “就凭我,什么看不出?交代吧!”语气多了份大姐的关爱。
  “是么,早就说过咱大姐的火眼金睛,一只蚊子只要飞过她的眼前,立马就知道是公是母。”正在这时灯熄铃响了,有宿管走过的脚步声,
  门被“咚咚”敲了两下:“别嚷嚷,该熄灯休息了,有话明天说。”脚步声走远了。
  “去、去、去!别瞎掰掰,让爱莲交代。”黑暗中,武大姐压低了声音的分贝。
  “我么,是在上次李诚约我的时候,我说没有时间啊,有人请我吃饭了,这不,这次李诚不就乖乖地请本姑娘吃了个傣妹大餐。萌妹们学着点,免费教程!”爱莲来了劲头,兴奋地打开了话匣子,压着嗓子用气声搞笑地说。
  “这也没什么,那些男生像饿狼似的,太容易上手了,我看那个小河就不吃你这套,不信你试试。成了我请客。”方芳有点不服气地回应。
  “我倒是不信,试试就试试,到时候你得请客别耍赖就行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小河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一心学习。看来是没开窍,白纸一张才好绘彩图啊。比较那些男生,从没拍拖,从没牵手的小河不就是一张白纸?就冲着这一张白纸,爱莲向他发起了进军号。
  三校园小径(日外)
  两年后,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柳树下,透过丝丝柳荫,背景是雍城大学白色的文昌教学大楼,呈现出一派校园景色,(拉近)两个年轻人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私语。两颗青春驿动的心慢慢走近。
  “感冒好了没?板蓝根有没有继续喝?”爱莲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没想到这板蓝根有点苦,不好喝,倒能奏效。”小河如实回答,语气里有些感谢的成分。
  “你呀,要是没我逼着你喝药,感冒一时半会好不了,让你受罪去。”说着瞪了小河一眼。
  “那我就赖上你了?!你可别后悔啊?”小河不知怎么说是好,有点嬉皮笑脸地岔开了。
  “你也只有赖着我,有谁像我这么傻,对你这么上心?别不知足就好,懒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哦!”
  前两年,爱莲的攻势,毫无进展,小河依然我行我素,心无旁骛,不吃那一套。直到大四那一年,小河突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整天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爱莲看看机会来了,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帮他辅导作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点开了小河的天眼,开窍了。爱莲的成就感让她不能自已,一发宠着哄着小河,让小河在温柔乡里乐不思蜀。
  “我听你的话还不行吗?要是听别人的话不就坏了。”说到后半句故意将声音压低了许多,变成了悄悄话。
  “你敢!别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来,我帮你看看这几天拉下的课,有什么就问我,别不好意思,我谈不上学霸,也不差吧,嘻嘻。”
  “拉下的课我能解决,可是这大病初愈,身上冷你能帮解决吗?”说着拉着爱莲的手,拉近了爱莲的距离。
  “看来你不傻啊,讨好卖乖、见机行事,还大病初愈呢,行啊你。”说着当胸给了一粉拳,就势依偎在小河的怀里。(化出)
  三写字楼里(日内)
  雍城二十八层的洪都大厦,被称作软件园,第八层是新开业的软件公司《雨河软件》(特写),一派喜庆景象,西服革履的来宾和制服整齐的员工欢聚一堂,不时听到道喜声,祝福声。董事长秦小河,总经理郑爽都作了简短的讲话、致辞,秘书黄丽雅前前后后忙碌接待着……
  都说大学象牙塔里的爱情都是故事,成不了事实,多数成了事故。爱莲非旦不信这个邪,她要将这个故事写成事实。一毕业,就一手张罗着结婚,小河也就乐得做个现成皇帝,坐享其成,像个襁褓里的巨婴,好在他有一股钻劲,在专业编程上下了不少功夫,和几个哥们注册组建了这间《雨河软件》公司。爱莲也不多问,就觉得吧,有雨有河便有莲,顺理成章。爱莲不想和丈夫腻在一起受罪,自己自由,小河也能放开手脚做事。就在社区做了个程序员,也好朝九晚五有点规律。《雨河软件》事业上是风生水起,蒸蒸日上,可是家里却不消停,爱莲是个春天,激情洋溢,古怪精灵,小河像冬天,不苟言笑,严肃冷峻。
  四家中卧室(夜内)
  爱莲穿着性感丝绸内衣从浴室出来,一双白净圆润的玉腿、性感而质感,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一面拢着长发一面说:“我们要不要造个小人出来啊,像你、像我、像我俩,嘻嘻,多好。”
  “还像风、像雨、又像雾呢!”小河有心无肠地应答着。
  “不管怎么说我就是想要个我们的孩子,要不造人之前去东山蒋王庙求个签拜个佛许个愿什么的?”爱莲一面照着镜子,往脸上抹护肤霜,一面出主意。
  “拉倒吧,生不出来都去烧个香拜个佛,那还要医院有什么用?”小河没好气的奚落着,两个人的心思直接不在一个频道上,小河心里都是那些软件、编程、以及客户、应酬之类的事宜,无法接驳爱莲那些家长里短和生儿育女的事。
  两年后,两个人没有生出小人,却生出了不少龃龉来。
  一日爱莲又开始盘问道:“你怎么每个月拿回来的钱越来越少?你们公司效益不低啊,而且就要上市了,你倒变得这么拮据起来,是不是拿去给了什么小情人?说呀,给小情人买首饰衣服了吧?就是那个秘书小雅吧?不敢承认了吧!”
  “又来了,你还没闹够啊?”小河伏在电脑桌上,头也没抬地应付道。
  “我当初就是看你那么老实本分,一张白纸,没想到也是个白眼狼,养不家的白眼狼,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爱莲看看小河没有反应,加大了力度和说话的语气。空气中充满着火药味,仿佛一触即发。
  “有完没完?别整天吃饱了没事干胡思乱想的。”小河有点不耐烦地训斥着。
  “好,那我问你,半年以来,你经常不在家,上个月十五号,你到哪里去了,说是见客户,一去一整天,有这样见客户的吗?你三陪啊?”一言不合,话赶话,爱莲就翻起了老账。
  “不和你说,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小河一点不想退让,似乎有怨气。
  “我见识短,好,你好自为之吧,别让我抓住,吃不了兜着走,你。”爱莲扑到在那张大床上,一双瓷白的大眼睛幽怨地瞪着小河的背影,慢慢地湿润了(特写)
  (切入)就在本月的十五号,小河又说要见客户了,爱莲紧跟着后脚也出了门。想看看他到底见的什么客户,这么重要,这么神秘。可是没走出几步就感觉这样做也太不靠谱太不地道,偷窥不是她的性格。就又折回来了,在家里耐心地守着,等着小河什么时候回来。(中景长镜头)
  五室内客厅(夜内)
  整个晚上爱莲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打开电视,制造一点音画,心里烦躁,看看没劲就关掉,拿起一本时尚杂志,没翻几页就扔在沙发上,又觉得屋里太安静,没有了生气,悻悻地拿起整理箱,将里面散乱的衣物一下子倒在沙发上,慢慢整理着……瞄了一眼墙上的电子挂钟,已经晚上十点多钟,这时手机叮铃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爱莲赶紧拿起手机打开接听键;“是爱莲姐吧,我是小雅啊,我想……”怎么是她?小河的秘书黄丽雅,这个小妖精,也许他就在她的怀里呢。
  “小雅,你给我听好了,赶紧地把他送回来,十分钟后见不到他,我们就成陌路人了,你就是罪人了。”爱莲颐指气使地说。
  “什么呀,爱莲姐,我想告诉你,你现在已经见不到小河哥了……”那边小雅急得好像语无伦次了。
  “呸,你这个骚狐狸精,小河哥是你叫的吗?他被你迷住了是不?你这个不要脸的骚狐狸,我可饶……”爱莲气急败坏、口无遮拦。
  “不和你说了,疯了你。”只听一阵盲音,嘟嘟嘟……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一片寂静,爱莲只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五分钟后,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这次是一个男中音;“喂,爱莲呀,我郑爽啊,你挂断了小雅的电话?我是想通知你件事,是个不好的消息,你要挺住啊。”爱莲心里一个激灵,郑经理的电话,会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呢?捉奸犯科,丑事败露?
  “刚才不久,派出所打来电话求证秦小河的身份,说是今天下午四点左右,在那场特大暴雨中,小河从东山蒋王庙的坡道上滑落山崖下,游客发现报了警,110赶去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死因有待查证,你听明白了吗?节哀顺变,要挺住啊!”也许是一语成谶,爱莲一下子呆若木鸡,没有了任何感知,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乱跳,手机一下跌落在地上,半响才回过神来。东山蒋王庙可是离我们雍城200多公里啊,他到那里去做什么?对了,那里离他的家乡不远,他是回家乡有事?还是和家乡有什么牵绊?
  六溪流镇殡仪馆(日内)
  第二天,派出所通知爱莲到溪流镇殡仪馆的太平间去认领尸体,爱莲穿着一袭黑色的套装,乘了近四个小时班车,赶到了溪流镇殡仪馆,在太平间里,穿着蓝色防水布连衣裤制服的工作人员领她去停尸房,在那里已经有一对老夫妇等待着了,发给一份认领通知书,有签字和回执。停尸房里阴森恐怖,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气味,让外来的人有点儿窒息的感觉。一方墙上整齐的布满了柜门,尸体都盛放在冷气柜子里,当走到一个编号前,工作人员拉开了柜门,掀开了白色尸布的时候,爱莲“啊”的一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那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两具紧紧抱成一团的尸体,一男一女,男的就是秦小河,而女的就没见过。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18 20:53:20给您送了鲜花12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