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普通推荐平顶山大屠杀—充满罪恶的日本短篇小说集(二)文字大小:  

    

作者:清林边   鲜花数:15朵   赠花      阅读:1087   发表时间:2018-09-23 21:59:07  字数:10819   评论: [A]

【编者按】清林边老师很善于写军事题材的小说。这篇小说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对三千手无寸铁的平顶山村民疯狂屠杀的历史故事。看完这篇小说,让人感到当年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真的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他们有的人受到了历史的审判和惩罚,有的人却逍遥法外,不认为自己有罪,真是让人感到气愤,同时也提醒我们建设好我们的国家,绝不能重蹈历史覆辙!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小说很有历史教育意义,倾情推荐阅读。【编辑:为爱守候】

  一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五日夜,辽宁抗日自卫军在队长梁聚仁带着的1200人经过平顶山进攻抚顺时,他们做了一件事:打击了平顶山的日军仓库、鬼子派出所,又袭击了采矿所所长渡边等日本鬼子。
  
  ……
  
  就在当天晚上半夜,在抚顺的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在家里喝着、从日本带来的清酒。这个歹毒的军国主义恶毒军官,刚啃了一些烧鸡,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非常惊惶的副官说:“川上队长!”
  
  “什么事?”
  
  “在平顶山的我军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被支那抗日游击队袭击,有八九个帝国的士兵被打死。”
  
  听到这里,这个恶毒的川上把桌子掀翻,一双小眼睛发出极度充满杀机的凶光,他马上意识到:要去找这一抗日游击队进行报复是不可能的,这个擅长报复中国人民的心如毒蛇的人决定明天,就去对平顶山那里的村民进行报复屠杀,因为,他们手无寸铁。他即刻不顾半夜了,跟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打电话。
  
  小川同样是一个凶毒、恶毒的、擅长攻击中国抗日游击队的军官。他已经睡下,听到了电话声。他就起来,到房里拿起电话。
  
  “是小川队长?”
  
  “哟西。”
  
  小川队长听到上川精一的、带有十分恼怒的声音:“我刚才接到报告:支那的一个抗日武装把平顶山的我军派出所、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打死了。”
  
  “那尼(日语:什么)?”
  
  “就是这事。”
  
  “八嘎!”小川叫喊一声,不,是咆哮!他和上川精一都是坚硬的日本军国主义军官,都是擅长报复弱势平民的恶棍!
  
  “明天,你带上你部队和我去平顶山。我绝对不能放过支那人,他们军队干的,就让支那人陪葬。”上川精一在电话那头咆哮道。
  
  两人都同时涌出一股急于报复屠杀平顶山村村民的恶毒想法。
  
  第二天九点多分钟,川上精一和小川一郎带着自己部队上了三辆汽车,带着哪怕只要一个中国人打死了一个鬼子就杀死中国人无数的、力图震慑中国人民抗日意志的理念,对鬼子们说:“到平顶山村,先把村子团团围住,以照像的
  
  名义把这些支那人集中起来,一起处理。”说到这里,川上精一透出蛇蝎的眼光,两只眼珠瞪大又说:
  
  “到时,你们对支那人尽情开枪,全部杀死他们。这些支那人是你们任意砍死的鸡鸭。”
  
  “嗨!”多个鬼子回答。已经失去了耐心,极想马上赶到平顶山村弄死那里的村民。
  
  “出发!”
  
  然后,满满三车的鬼子,在川上精一和小川队长的带领下,向平顶山村子开来。
  
  ……
  
  二
  
  平顶山村民杨宝山在昨天的中秋是和家里人过的,他是那样的高兴!在夜晚来临的村里,他听到了隔壁杨大伯和李妈家里,还传出两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在土炕上吃饭的声音。
  
  大约20点,他听到了门外忽地出现“杀呀!杀呀!”的喊声。
  
  知道在附近的抗日自卫军把村里的日本人的店子打了,还有开矿的日本人,这些跟血吸虫般的狡诈恶毒的日本人是专门欺压中国人的,他想道:今晚,终于受到了报应。所以,杨宝山非常的高兴,就是觉得痛快!第二天,杨宝山在家门口,看到那边邻居的孩子8岁的莫得胜和几个非常活泼、可爱的,一张张白净而纯真圆脸的孩子们说着玩着,还看到:非常机灵可爱的小莫得胜喊道:
  
  “二狗子,狗娃,我们出去玩?”
  
  “好呀!好呀!”
  
  杨宝山就往小莫得胜的家门边过去。20多岁的杨宝山就问:“小莫子,你们这是跑哪去玩?”
  
  “宝山叔,我们到村头玩。”八岁的显得顽皮、机灵的莫得胜回答。脸上显得仿佛这里太小,只有村头宽得可爱玩兴高的样子来!
  
  “你们怎么不在这里玩?”
  
  “宝山叔,我们玩够了,这里不好玩!”小莫得胜扬起他圆圆的红扑扑的小脸回答。说完,就马上回身和几个伙伴往村边跳蹦着朝两边是村民的破旧房子的坑坑洼洼的村道快跑去。
  
  “哦。你们去玩嘛?”
  
  看到是儿童的小莫子那样纯真的天真眼光,和几个同样是大大眼睛的、见到长辈就喊人的伙伴就往村头连跑带跳蹦地跑去。杨宝山回到了房子里,他看了看房里的一个老钟:是十点多钟……
  
  8岁的儿童小莫子和几个好伙伴跳跳蹦蹦地到了村头就玩耍起来。还在地上捡小石子,往一边比看谁扔得远。
  
  一个脸瘦的小孩先就把石子扔出去,说:“你们看,我扔最得远,你们都没有我扔得远。”
  
  “哪有好远?”小莫子说,一副不服气,还翘他红红的小嘴。就马上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小石子站起来,一下就扔得老远的说,“看,我比你扔得更远!”
  
  “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又比!”那个瘦脸儿童喊道。就马上弯下腰,要捡起地上的石子。
  
  “有人来了!”
  
  有一个小孩忽地说道。
  
  于是几个小伙伴马上就侧脸看到在村口远远的前面的土路上,看到有三辆车匆匆地开来。看到车上站满了身着黄色军衣,打在肩背后,戴着军帽的后面的一把把竖起的白亮亮的尖长细铁条的刺刀、往灰白色的天空竖起,就像一片刀林。
  
  几个小伙伴看到有军人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是日本鬼子,都一下跑回村里了。
  
  川上津一和小川队长看到前面是平顶山村。这两个一一一利用现在是日本军队的霸道时期,擅长对中国弱势的平民进行随意猎杀的歹毒军官,就命令车停下。于是,车上的日本鬼子全部下车。川上看到村子,浑身充满令人发寒的杀
  
  气。就立刻做出布置:他一双小眼睛闪出寒光,把这事当做是他头等报复的事。他喊道:“立刻包围村子!以照相为名,把支那人集中起来,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嗨。”
  
  于是近两百个日本鬼子立刻散开,把一个有三千村民的大村子包围起来。
  
  要到中午了。此时,小莫子跑到家里,说鬼子来了。妈妈说不能再出去跑了。就把门关上。全家人都坐卧不安,他们不知道这些鬼子到这里来干什么,吓得如在风雨中的鸟儿一样。
  
  “妈妈,”他姐姐说,“这鬼子来干什么?”
  
  “以往都是来抢东西,打人,就走了。”
  
  “娘,你说今天是不是呢?”
  
  “不知道。”
  
  妈妈说。就把自己可爱的儿子抱在怀里,她害怕自己唯一的儿子有什么不测!
  
  小莫子的爸爸也无奈,更是发闷地蹲在地上抽闷烟。
  
  一家人在烦躁窒息不安中呆在自己家里。
  
  中午了。
  
  他们的门被敲开,出现三个端着锋利刺刀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鬼子。
  
  有一个鬼子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把你们的好东西拿出来。”
  
  停了一下,他看到房里的人一副胆怯的模样。就说:“你们不要怕。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马上出去。”
  
  小莫子的爸爸这时把自己儿子拉着,仿佛害怕他有什么不当的举止被鬼子打。当听说,鬼子要他们出去,心里就不想走。就说:“这里是我们家。我不出去。”
  
  他话声刚过,鬼子叫起来,仿佛绝对不许有人违反鬼子的意志。鬼子喊道:“八嘎!”
  
  就用步枪枪柄朝小莫子的爸爸打来。
  
  这时,小莫子的妈妈抱着三岁的妹妹,吓得脸都抖起来。
  
  看来,不听话,是要倒霉的。小莫子的爸爸意识到了这点。就一把拉着自己8岁的儿子小莫子,从两个站在一边的鬼子身边走出门去;看到自己丈夫都出去了,他妈妈就抱着妹妹和拉着姐姐走出去了。
  
  走出家门的小莫子看到村道上有很多的人家的男女老少被鬼子用刺刀押着往村南走去,村南有一个非常宽大的地坝。他们低脸缩头,眼色难安,脑海空空,有些女人还哭着。
  
  他们要拿我们怎么样?要做什么?此时,每一个人都看不出什么。只看到押着自己的日本鬼子那如铁石般冷酷的脸嘴。
  
  三
  
  日本鬼子在上川精一和小川队长的指示下,已经在位于村南的一片宽阔洼地的西边,摆好了六七挺重、轻机枪。上川精一看到部下一字排开,对着正南的涵盖在射击范围里的村民。
  
  “川上中队长,一切都做好了。”一小队长过来对他说。
  
  “哟西。”
  
  川上最关心这一处理村民的手法。他想道:要不了多久,我就要一个不留地打死支那人。嗯,他们一个都别想存活,我绝不给他们这个荣幸!”
  
  想到这里,他看到机枪摆在那里,他想:要把支那人骗了,等他们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说:“快拿红布把机枪盖住。”
  
  “嗨!”
  
  五六个鬼子马上跑到车上,拿来红布搭在六七挺轻重机枪上。
  
  这时,已经有村民被日本鬼子押着正往这里缓慢走来。
  
  十分歹毒而道德恶劣的上川看到有很多的中国村民被押来,就如猎狗看到了一圈绵羊一样,激起了他一股赶紧杀人的狂念,他早就想好了:他要用武士刀亲自把中国村民一个个砍死才过瘾。他想道:要不是有限,我不用机枪,就用我的武士刀砍死支那人。
  
  这时,他对身边的小川一郎队长说:“看来,支那人不少!”
  
  “这才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支那人。”
  
  “看来有两三千支那人。”
  
  “哟西。”
  
  上川说:“三千支那人还不够我实验刀法。”
  
  然后,上川马上恶狠狠地说:“我们一定要一个不留地弄死支那人,哪怕他们存在一天,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别说你有这样愿望,我一点都不比你少。”
  
  “等会,你来发命令。”
  
  “哟西!”
  
  “记住,不要发出口令。”上川精一特地提醒小川,他担心这样会引起中国村民的疑心而攻击他们日军。
  
  “明白。”
  
  上川精一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想:这些口令,哪怕就是让中国村民临死前,已不能看出是要打死他们的意思,而等他们明白过来,已经死了,嗯,死人是不会报复的!否则,被中国村民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就会引起暴乱,给日本刽
  
  子手造成威胁。
  
  这时,由多个日本鬼子押着的中国村民陆陆续续地从村子出来,往村子南部一大片宽阔的洼地走来。
  
  村南是一片山崖,村东是平地,村西是高地,擅长屠杀中国军人战俘、平民极度歹毒的鬼子,把这个村子围在一个如铁桶般的地方,要把他们一个人都不剩地处理掉,而此时的上川精一、小川一郎就是这样的想法。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23 22:01:23给您送了鲜花15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