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情感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留门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2朵   赠花      阅读:728   发表时间:2018-10-11 13:59:39  字数:3207   评论: [A]

【编者按】小说《留门》是一篇有着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作者在有限的空间里,记录了一个幼时丧母孩子的成长经历。母亲去世后,父亲娶回家的继母,让张勇内心充满不满。他在用自己的叛逆和不知,制造了一件件向前推进的故事。当父亲去世后,张勇带着对继母的不理解,甚至仇恨离开了家。作者有很强的文字把控能力,在文章的后半部分,在增加戏剧冲突后,文笔渐渐凝重起来。若干年后,张勇荣光的回来。可是他永远不会想到,继母因为找回他,为了对丈夫的承诺,为继子的爱,带着一腔的遗憾离世了。小说有着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这是一篇成熟,又不失文学艺术的作品。(编辑:天苍苍)

  张勇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
  三年后,父亲与现在的继母成了家。
  十五岁的年纪,张勇正是青春叛逆期。他不服从继母的管教,理所当然认为是继母闯进了自己的家,抢走了父亲对自己的爱。因为自从继母和她的儿子来了之后,父亲就对自己不怎么关心了。
  有一次,张勇去逛邻居大妈家的鞋城,相中了一双旅游鞋。因为自己班级同学们都有旅游鞋,就自己没有。他向父亲要钱,打算买一双。以前母亲在世的时候,只要自己一开口,父亲都是立马同意。可是,他现在却这样回答他:“家里的钱都是你妈在管理,你去找她要。”
  张勇就来到继母面前说了,没想到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被继母一口回绝:“勇儿,你父亲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看病抓药花了不少钱。实话跟你说。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买不起那么贵的旅游鞋。等过两天,我给你做一双布鞋,保证穿着比旅游鞋还舒服……”张勇哼了一声,他就知道这些都是继母的借口,不给钱就算了,哪里还那么多废话?他没等继母说完,就气冲冲跑了。
  几天之后,当继母把熬了好几个晚上做出来的一双布鞋递给张勇的时候,张勇并不领情,而是漫不经心接过来,回屋顺手扔进了箱子里。只是他太渴望拥有那双旅游鞋了。于是,趁着邻居大妈与熟人说话的功夫,悄悄的偷拿了那双旅游鞋塞进书包里。随后,淡定的与大妈告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鞋城。
  本来呢,邻居家大妈的鞋城货物很多又凌乱,一直就没发现丢失了一双鞋。张勇一开始还有点害怕,后来发现邻居大妈毫无异样,每天见了他还是很热情打招呼。张勇这才放下心来,暗暗窃喜,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偷来的鞋,竟然谁也没发现,就这样平安无事过去了十几天,张勇绷紧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星期五那天放学,下了一阵毛毛雨,张勇与同伴踢足球,一不小心弄脏了旅游鞋,他就刷好了放在自己屋里窗台上晾着。第二天,小伙伴又来喊他踢足球,可是那双旅游鞋还没有晾干,他只好拿出继母给做的布鞋穿上,风一样冲出家门。
  张勇没想到,自己走后忘了锁自己房间的门。继母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他的房间没锁,以为是给她留门让她打扫房间呢。于是,接下来就发现了那一双摆放在窗台上的旅游鞋。继母拿着旅游鞋去找父亲,父亲大概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等张勇踢完足球满头大汗回家的时候,正看见父亲一脸阴云站在客厅中央,手里拿着自己那双还没有完全干透的旅游鞋。
  “说!旅游鞋哪来的?”父亲的脸阴的吓人。
  张勇做贼心虚,自然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问你话呢,哑巴了?快说!是不是偷的?”父亲暴怒大声喝问,仿佛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张勇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点点头。
  “你……你个不争气的熊孩子!竟然……竟然学会了偷东西!我……我打死你!”父亲气急了,一面喊着一面解下皮带,劈头盖脸就抡过来。
  啪啪啪!皮带落下,身上传来一阵刺痛。
  但是,张勇紧紧咬着唇,极力忍着,一声不吭。
  而此时,继母却是在一旁一个劲追问:“勇儿,你知不知道错了?快跟你爸说,说你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快说啊。”
  其实呢,继母的意思是,希望张勇快点认错,那样的话,他的父亲就会饶了他,停止打他。
  可张勇却是一个倔脾气,典型的犟种。越打越不求饶,口中一连声叫道:“我没错!我就是没错!谁让你们不给我买,那我就自己想办法。”
  “你个熊孩子,还嘴硬!看我不打死你!”父亲越发被激怒了,皮带一下一下用力。
  “勇儿,快认错吧,不要嘴硬了。”继母试图拦住父亲,却被父亲推向一旁。
  张勇仍然还是倔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忍受着父亲的责罚,始终没有求饶也没有认错。其实呢,他心里也知道是自己一时糊涂,犯错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偷东西。但是,碍于继母在一旁,他是说什么也不会认错的。怎么能让那个女人看到自己服软呢。
  可想而知倔强的结果就是,他换来了一夜的罚跪。半夜时候,继母起来给她热好饭端过来,张勇才不理会她呢。哼!挑唆完父亲打我,现在又来假惺惺充好人?他才不上那个当呢。但是,自己实在是饿得慌,等继母走后,他赶紧狼吞虎咽把饭吃了。
  即使是这样,他心中对继母的恨也没减少。他总觉得是因为继母的不怀好意告状,自己才挨父亲一顿打的。
  第二天,继母赶紧去还了旅游鞋的钱。邻居大妈方才知道店里丢失了一双旅游鞋。
  这年十月中旬的一天,父亲突发心梗去世。张勇就觉得父亲也不在了,没有了管束,越发胆子大了起来。他经常旷课去网吧上网打游戏,或者纠集一些半大小子惹事打群架。每次,继母都是拎着营养品去受伤人家慰问,去派出所领人。如此一来,整个派出所的民警都认识了她。
  这天,张勇又被继母从派出所领回来。
  “勇儿,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你爸爸去世前把你托付给我,你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又怎么对得起你爸爸?”继母苦口婆心劝解。
  张勇把脖子一梗,大声吼道:“你闭嘴!我爸没了,你算老几?你没资格管我!”
  “你、你说什么?我没资格——你、你给我跪下,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继母怒气冲冲说完,拿起鸡毛掸子就打。
  张勇没防备,身上挨了几下,转身就往大门外跑。任继母怎么追都没追上,远远的把她甩了好几条街。
  在大街上游荡了好几个小时,天早就黑了。张勇趁着夜色回了家,家里的大门虚掩着,悄无声息。因为都出去寻找张勇去了,自然是家中无人。张勇无意当中寻到了继母藏钱的地方,于是就拿了六百元钱。随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赶紧收拾了衣服放进背包里,急急忙忙连夜走了。他一面走一面发誓,一定要在外面闯出一片天地,好衣锦还乡让继母看看。
  继母和她的儿子,那天整整找了一夜,自然是没有寻到张勇。于是,她们报了警,警察寻了几个月毫无结果。从此之后,就失去了张勇的信息。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反正就这样失踪了。从那天开始,继母就不断的自责,她后悔自己打了张勇,把孩子逼走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就不关门,她怕张勇回来进不了门。
  张勇当天夜里乘坐火车到了南方一个城市,先是做保安,后又在一个公司工作。他从学徒工做起,改掉了吊儿郎当贪玩的毛病,认真学习技术,专研技术。也或许是心底那份不服输,想要证明给继母看的劲头在支撑着他。十二年之后,他终于从一个学徒工做到了副经理的位置,并且娶了总经理的女儿为妻。
  终于功成名就了,张勇带着妻子,开着豪华车回到了继母家,自然是炫耀来了。他瞧着熟悉的大门,发现大门却是开着的,里面毫无声息,似乎是没有人。张勇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赫然发现大堂中央挂着两张黑白照片,一张是父亲,一张是继母。
  难道继母去世了?张勇正在疑惑之际,继母的儿子回来了。当他看见穿戴笔挺的张勇,突然一下子愣住了。
  “张勇,是你么?你……你终于回来了?”继母儿子惊讶问道。
  面对这个年长自己六个月,继母带来的哥哥,张勇对他并没有多少交集,更别说感情了。不过瞧见对方如此惊讶的表情,张勇很是受用。
  “不错,我就是张勇,我回来了。我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张勇活的很好很风光。看看,豪车、美女,我张勇衣锦还乡了。”
  继母的儿子闻言,转身缓缓跪在遗像前:“妈,您可以瞑目安心了。张勇他回来了,您以后再不用给他留门了。”
  张勇讶异道:“她……真的死了?怎么死的?”
  “你离家出走第三年,我上大学离开家。妈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在外省被车撞了,需要钱救人。妈当时都急疯了,满世界借钱。最后借了六万给人家汇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那人是网络诈骗。后来,妈就一病不起,还说对不起你,那次不该打你,她总说是她把你逼走的。妈是在六年前去世的——不过,现在看到你平平安安过得挺好,妈也可以瞑目了。”
  听完这个所谓的哥哥一席话,张勇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噗通一声跪在继母遗像前,声泪俱下,破天荒叫了一声:“妈……儿子不孝啊……”
  • 文友天苍苍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11 14:18:22给您送了鲜花2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