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普通推荐股海秘宗—电影剧本文字大小:  

    

作者:大哥王兆湖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2668   发表时间:2018-01-13 12:12:41  字数:14141   评论: [A]

【编者按】 股海有英雄,股海侠客丰。为争赢股海,苦心寻秘宗。太极聚高手,冷艳护博通。西门有幽魂,奇才章五丰。股战犹激烈,妓女也用功。西门香雪智,东方启航通。秘宗何须夺,正道送民通。选材很新颖,情节亦曲充,武打极壮烈,柔情也迷蒙。一部好电影,大家来捧颂。问好作者。该文已通过审核,鼎力推荐大家阅读欣赏。感激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编辑:黄金山】

  
  
  【电影文学剧本】股海秘宗
  ——《寻找股侠》之续集
  人物简介:
  西门香雪——女,27岁,美丽善良,太极拳高手,东方启航的母亲。
  东方健儿——16岁,男,学生,善用双截棍。
  章五丰——82岁,股仙,太极拳祖师,修仙之人。
  东方冷艳——女,37岁,身健体美,太极拳高手。
  东方博通——男,47岁,个头不高,一身正气,左腿残疾,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股侠。
  东方启航——男,不满周岁,西门香雪儿子。
  端木英子——女,35岁,保姆,太极拳高手。
  西门喆——男,42岁,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心狠手辣,太极拳、跆拳道高手。
  司马玉容——女,27岁,性感妖艳。
  次要人物若干……
  
  【剧本内容】
  1、客厅里,早晨。
  西门香雪坐在沙发上给孩子喂奶,温柔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孩子那娇嫩的小嘴,半裸的乳房圆润美丽。
  东方冷艳正在大圆桌边吃饭,夹着一块炖好的羊肉片给香雪送到嘴边,关爱地说:“嫂子快吃一点,自从有了启航,里里外外忙,你都瘦了,还是雇个保姆吧。”
  东方博通撂下碗筷说:“香雪,今天就找个保姆吧,我和冷艳要去泰安分公司给一批新开户的散户朋友讲课,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你和健儿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
  东方健儿吃完饭,背起书包说:“妈妈,听爹和姑姑的,您可别累着,我要上学去了。”
  西门香雪把吃饱了又睡熟的孩子轻轻放在童车里,赶快去桌边坐下,随便吃了几口饭,用餐巾纸摸一下嘴唇,笑着说:“好好好,今天就雇佣一个。”
  东方冷艳嘱咐香雪说:“我们走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有意外情况给我打电话,或者叫保安,报警也行,听说现在有偷小孩的,千万别走远了。”
  西门香雪扑哧一乐说:“师姐忘了我是太极十八掌高手?小蟊贼是到不了我跟前的。”
  东方博通:“虽然你有功夫在身,但毕竟因为生孩子伤了元气,若是遇上高手或是人多,千万要注意。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切记,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西门香雪亲热的给丈夫整理一下衣领,再突然吻一下他的额头笑着说:“老公放心吧。”
  三个人都高兴的笑了。
  
  2、东方投资集团门前广场,早晨。
  鲜红的朝阳,翠绿的枝叶,宽阔的街道,穿梭的车流,匆忙的行人,错落有序的高楼大厦。
  一位穿着朴素合体,面容美丽的女人,跪在集团门口,腿边放着一款普通的皮包,白皙的双手举着一张报纸,上面有一行毛笔写的黑字——我要见股侠,我要解套。
  门口的两位保安不屑一顾地看着她。
  赶来上班的白领们好奇的看女人一眼,都匆匆进门。
  东方博通三人走出旋转玻璃门,看到跪着的女人,赶紧走近。
  东方博通:“这位女士,快快请起,你是哪里人,你找股侠做甚么?”
  女子依然跪着,坚定地说:“股侠不来,俺就一直跪着。”
  东方博通::“快起来吧,我就是。”
  女子立刻站起来,上前抓住博通的手,激动地说:“哎呀,俺可算见到股侠啦,俺是章丘明水的,俺叫端木英子。”
  东方冷艳皱皱眉头,疑惑地说:“好奇怪的名字,怎么像个日本间谍的名字?明水有姓端木的吗?”
  端木英子赶忙解释:“俺祖上是从德州迁过来的,谁知道咋给俺起了个小日本的名字?不过,俺可是个良家妇女。”
  西门香雪:“这位大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股侠的时间很宝贵。”
  端木英子忽然抽泣着说:“俺婆婆得了脑血栓,俺男人去年得癌症死了,女儿还在上小学,就俺年迈的公爹种坡里那点地,俺心思着炒股挣些钱贴补家用,没成想不懂技术,套住了,还挺深。听说济南有个救苦救难行侠仗义的股侠,俺就打听着来了,求求您帮俺解套吧。”
  东方博通:“女士不要哭,我这几天确实没空,再说股票解套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成的,需要一个过程。正好有一件苦差事,你能不能帮我一下?等我回来后一定感谢你。”
  端木英子忙不迭地说:“那可好,那可好,能帮股侠做事,真是三生有幸。”
  东方博通:“那就请女士给我家做几天保姆吧,工资就按一天200元算,你看行不行?”
  端木英子兴高采烈的说:“可行可行,您就放心忙去吧,俺保证圆满地完成任务。”
  东方冷艳看一眼哥哥,欲言又止。
  西门香雪微笑着说:“博通、师姐,路上开车慢点,这回有保姆了,你俩可应该放心了。”
  东方冷艳:“嫂子,万事多留个心眼。”
  西门香雪点点头,依恋不舍的目送博通和冷艳。
  端木英子神情异样的看着博通和冷艳远去。
  
  3、客厅里,头午。
  西门香雪抱着孩子说:“英子姐,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不要拘束,想吃甚么就去买。我看你的身材也很美,和我差不多,我那衣橱里多的是好衣服,你随便穿就行。”
  端木英子羡慕的环视着宽敞明亮的大客厅,说:“哎呀,我地个天呀,俺啥时候也能住上这么豪华地房子。”
  西门香雪笑笑说:“国家的政策这么好,只要勤奋努力,走正路,还愁过不上好日子吗?”
  端木英子:“对对对,妹子说的对。”
  西门香雪:“英子姐,你来看看你住这间卧室行不行。”
  端木英子跟着香雪进了一间布置得很温馨的卧室,环顾一下说:“真好真好,我都不想走了,真想一辈子住在这里当保姆。”
  西门香雪:“英子姐愿意待多长时间都行,只要别累着身体,家里缺钱用就说一声。”
  端木英子:“好好好,谢谢妹子。”
  
  4、厨房里,晚上。
  端木英子正在做饭炒菜,手机信息铃声响起,她赶紧掏出手机看,手机屏幕上显示——得手了吗?
  端木英子慌忙打字,发信息——刚进入,沉住气。
  东方健儿走进屋子问:“阿姨,饭菜好了吗?”
  端木英子一惊,赶快装起手机,脸上慌慌地说:“好了好了,健儿去客厅等着,阿姨马上就端过去。”
  东方健儿高兴地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端木英子赶紧从裤兜里掏出一包药面,哆嗦着手分别倒进两个盛着小米粥的碗里,拿起筷子分别搅动一下,然后长舒一口气,镇定一下脸上的情绪,端起碗去客厅。
  
  5、客厅里,晚上。
  东方启航坐在童车里舞动着娇嫩的小手,咿咿呀呀的玩耍,他还不满周岁。
  三个人正在吃饭。
  端木英子:“香雪妹子,俺想问你一下,这炒股有什么秘籍吗?为啥俺就是不行呢?总是挣不到钱。”
  西门香雪:“其实我对炒股一窍不通,至于方法嘛,肯定是有吧,具体怎么操作,我还真不知道。我现在的精力,就是一门心思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让他们长大后像他们的父亲一样,做一个对国家和人民有贡献的人。(转身逗弄启航)是不是呀,小启航?”
  端木英子:“香雪妹子的思想境界真是挺高的,那你听没听说过股市里有一本什么《股票秘技》呀?”
  西门香雪:“没有,我从来不过问股票的事。”
  东方健儿天真地说:“阿姨,那不是《股票秘技》,叫《股海秘宗》,是我师爷写的,老厚呢。”
  端木英子双目闪亮,惊喜地问:“多少钱一本?你师爷卖啵?”
  西门香雪嗔怪道:“这孩子怎么胡说八道,发高烧呢吧,哪有什么书?吃饱了快去你房里写作业。”
  东方健儿受到怪责,赶快喝完小米粥,闷声不响地去自己的房间了。
  端木英子低声问:“健儿不是妹子亲生的吧?“
  西门香雪脸一红说:“不是,是我丈夫前妻生的,不过我们处得跟亲生的一样。”
  端木英子:“他亲妈呢?”
  西门香雪:“早就死了。”
  端木英子脸上显出不自然的神情,说:“噢,死了。(把稀粥碗端给香雪)妹子快趁热喝吧,这小米粥养胃。”
  西门香雪接过碗,很快喝完。
  端木英子不错眼珠地看着香雪喝完,脸上隐隐地泛出异样的笑……
  
  6、端木英子房间内,晚上。
  柔和的台灯光下,端木英子只穿着奶罩和三角裤头仰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性感窈窕的身子暴露无遗。她拿过手机看时间,屏幕上显示——11:30。她赶紧起床,光着脚丫,悄无声息地走出去。
  
  7、西门香雪房间内,晚上。
  床头的台灯亮着。
  西门香雪穿着漂亮的睡衣躺在床上睡得很熟,东方启航躺在她的身边也静静的睡着。
  门被轻轻推开。
  端木英子一步步走近香雪,脸上露出几分恨意的神情。她伸手推两下香雪的身子,叫道:“香雪妹子,妹子。”
  西门香雪毫无知觉,反而打起了轻微的呼噜。
  端木英子脸上现出无声的冷笑,她迅速在房里翻找起来,床头柜里,衣柜里,沙发地下,床底下,角角落落都找遍了,一无所获。
  她双手叉着腰喘了几口粗气,狠狠地用手指点划了香雪和启航几下,满脸失望地走出房间。
  
  8、东方健儿房间内,晚上。
  写字台上的台灯亮着,书包书本铅笔盒都打开着。
  东方健儿只穿着裤衩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酣然入睡。
  端木英子走近健儿,脸上忽然露出柔和的温情。她先是伸手轻轻抚摸健儿的身体,然后摇晃几下,看看健儿依然是呼呼大睡,就开始到处翻找起来,连健儿的书包都没放过,犄角旮旯找了个遍,什么也没有。
  端木英子临走之前,再次抚摸一下健儿的身体,颤抖着嘴唇亲吻一下健儿的额头,有点恋恋不舍地走出房间。
  
  9、客厅里,晚上。
  端木英子像疯了一样,披散着秀发到处翻找起来,还是一无所获。她气得双手掐腰,娇喘吁吁,酥胸起伏,美腿颤抖,香汗横流,乳罩倾斜,内裤紧绷。
  端木英子走进浴室,脱光衣服,开始洗澡……
  
  10、一家宾馆的包房里,深夜。
  霓虹的灯光下,大玻璃茶几上杯盘狼藉,宽大的温床上躺着一对调情的男女。
  美艳的女郎正裸身骑在西门喆身上拼命摇晃,蓬松的长发搭在胸前盖住了颤动的乳房,放荡的呻吟声混合着床的吱呀声,在房间里回荡。
  西门喆裸身仰面色迷迷的欣赏着女郎的狂摇乱舞,美滋滋的享受着妓女带给他的狂欢。
  西门喆的手机响起来。
  妓女夺过,一滑,不让接,继续摇晃。
  手机再次响起来。
  妓女夺过,一滑,不让接,继续摇晃。
  手机又响起来。
  妓女:“还他妈让不让来高潮啦!快接吧。”(翻身下马,光着身子去卫生间洗澡了)
  西门喆接听手机——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13 12:13:56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