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精品推荐过年文字大小:  

    

作者:潇洒云梦   鲜花数:72朵   赠花      阅读:3301   发表时间:2018-03-22 23:03:45  字数:7072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好戏。七十三岁的农民杨老伯能在北京过年了,还要在过春节期间游览北京的风光,这福气真是好。杨老伯是应在住京办事处的小儿子邀请才去的,可还没等到过年就被小儿媳撵回老家。杨老伯其实还是很艰辛的,老伴早年去世,膝下有四个儿女,大儿子、大儿媳、二儿媳、小儿媳很不孝顺,在家遭到虐待,但是二儿子杨雨和女儿杨蓉很孝顺,才使杨老伯得到一丝慰藉。看来加强传统的孝道教育很有必要,好的家风也要提倡树立,因此剧本很有现实意义!推出共赏!谢谢作者!【编辑:黄金山】【湘韵精品推荐180325第6791号】

  【剧情介绍】农民杨老伯七十三岁,老伴儿早年去世,膝下有四个儿女,大儿子大队干部,生性自私,大儿媳更是心肠歹毒,姑娘远嫁他乡,二儿子和三儿子都很孝顺。分家的时候,三儿媳为了让父亲给她家干活儿,以死相逼,让杨老伯分给他家,数年后,杨老伯慢慢走入老年,身体大不如从前,三儿媳开始嫌弃,辱骂,虐待。一九八三年农历十一月,应在住京办事处的小儿子再三邀请,让杨老伯和儿媳一起去北京过年,要在过节期间带父亲游览北京的风光。
  
  【主要演员】
  杨大伯:男,农民,七十三岁。
  杨蓉:女,三十五岁,杨大伯之女。
  杨雨:男,农民,三十岁,杨老伯二儿子。
  张媛媛:女,农民,三十岁,杨雨的妻子。
  杨小琪:女,农民,十七岁,杨贵的小女儿。
  
  【次要演员】
  杨贵:男,农民,大队副支书,四十五岁,杨老伯的大儿子。
  王成芝:女,农民,四十岁,杨贵之妻。
  王生:男,三十五岁,杨蓉的丈夫。
  杨波:男,北京工作,二十八岁,杨老伯小儿子。
  张文华:女,农民,二十八岁,杨波的妻子。
  王晓凤:女九岁,杨蓉的女儿。
  王晓伟:六岁,杨蓉的儿子。
  
  【第一幕】分组镜头
  (镜头一)农历了腊月初二傍晚,一座古老的小镇上,临背街的一座小院儿,杨蓉的家门口。
  (天气阴沉,北风呼啸,天空飘洒着零星雪花,一位老汉面容消瘦,身上穿着半新军大衣,头戴军用四喜帽儿,一双军用皮靴,背个小包袱儿,两手抄在袖筒里,冻得瑟瑟发抖,不停的在路边徘徊,焦急的四周张望)
  (镜头二)日外,杨蓉家不远处
  王晓凤:(和弟弟背着书包,手挽着手,边走边跳,看见杨老伯用手指着老人)哎!弟弟你看,那象不象姥爷!
  王晓伟:(抬头一看)哦!是姥爷!
  (二人一起跑快到杨老伯身边,杨老伯笑眯眯的伸手拉着孩子们)
  王晓凤:(心疼的)姥爷您到这儿多大会儿了?冻坏了吧!
  杨老伯:(很高兴)到一会儿了,没事儿,你们冷不冷啊!
  王晓凤:冷,咱快上屋吧!
  (王晓凤急忙打开锁,推开大门,扶着姥爷走进院子,继而打开屋门锁,把火炉打开,搬把小椅儿放在火炉边。)
  王晓凤:姥爷,赶紧坐这儿烤烤火吧!我给您倒杯热水,暖暖身子。(转身拿着暖水瓶倒杯热水,双手递给杨老伯。)姥爷您慢慢喝!
  杨大伯:好好好!(双手接过水杯,放在火炉边上,伸手从自己的包袱里掏出糖果,递给外孙子和外孙女儿)
  王晓伟:(接过糖果,依偎在姥爷怀里,剥开糖果儿先填到姥爷嘴里一块)姥爷你吃!(杨老伯甜蜜地笑了)好,好,晓伟真乖!
  (镜头三)日内
  (大约六点多,杨蓉推着自行车回来,把车子扎在院里,推门进屋)
  杨蓉(看见杨老伯很惊讶)爹!您怎么来了?你不是……
  杨老伯:(看见女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唉!别提了!
  杨蓉:(看着老爹伤心的样子,急忙转过话题)回来好哇!回来我们一起个快乐的年!
  (镜头四)日内,杨蓉家
  王生:(急急忙忙下班回来,推开屋门,进门看见杨大伯,满脸笑容)哦!爹回来了!(赶紧往兜里掏烟,递给杨老伯)爹,您中午在火车上没吃饭吧?
  杨老伯:没有,火车上人多,卖的米饭,吃不惯。
  王生:哦!那一定饿坏了!(把脸转向杨蓉)屋里有鸡蛋,赶紧给爹做鸡蛋捞面条吃吧!我也去帮忙做饭去。
  (镜头五)日内,晚饭后,杨蓉家
  (孩子们在屋里一张小方桌上写作业,杨老伯,王生,和杨蓉,三个人围着火炉坐着。
  王生:(起身拿暖水瓶和水杯倒一杯水,递给杨老伯。)爹,您喝水!
  杨蓉:(若有所思的试探)爹,小弟不是说让你过年,春节带你到处游玩吗?
  杨老伯:(一阵心酸,泪如雨下,喃喃……)
  
  【第二幕】(分组镜头)镜头闪回半个月前
  (镜头一)早上,北京某区,驻京办事处门前
  (杨波把车停在楼前,身穿半截蓝色大衣,头戴蓝色鸭舌帽,打开车门,扶杨老伯下车,一手拎着杨老伯的小包袱儿,一手搀扶着杨老伯走向楼梯,张文华在后边跟着)
  杨波:爹,坐了一夜的车很累吧!,吃了饭好好休息休息。
  杨老伯:(高兴地连连点头儿)好,好!
  (镜头二)日内,早饭后,天气晴朗,杨波的住处。
  杨波:(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递给杨老伯)爹,我去上班了,您好好休息休息,您要想出去看看,让文华送你到楼下广场上转转,晒晒太阳也好,您刚来,上楼下楼还不习惯,出去的时候扶着栏杆慢慢走,等我过星期天,带你看看故宫,放假了去颐和园,天安门看看,快快活活的过个年。(把脸转向张文华)文华,爹要是想出去,你把他送到门前的广场转一会儿,那里太阳好。
  张文华:(喜笑颜开)好的,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咱爹的。
  杨老伯:(笑盈盈的目送儿子出门儿,掏出一根儿香烟,摸摸口袋自言自语)火呢!
  张文华:(高高兴兴把丈夫送到门口,转过身来,一看见杨老伯拿着纸烟,立马阴沉着脸)把锅碗瓢盆摔得砰砰啪啪,眼睛斜瞪着杨大伯)你以为这是你家呀?想吸烟就吸烟,没那么随便!北京你也来了,也没啥好看的,住两天就走吧!别跟着老恶心人!
  杨老伯:(一脸茫然,泪眼婆娑)哦!
  (镜头三)日内,杨蓉家,火炉前
  杨老伯:(老泪纵横)波一回来,她那脸就笑的跟花儿一样,对我可好了,爹长爹短的叫,波一上班,她就摔碟子扳婉儿,嘟嘟囔囔地骂我灰老头儿,不知羞臊的老赖皮,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你弟说我水土不服,他这才给我买票,让我回来。(擦拭眼泪)
  王生:回来就回来了,您也不要太难过了,春节也就别回家了,你自己又不会做饭,回去也没人照顾您,就在这儿过年吧!
  杨蓉:是啊爹!在哪儿开心就在哪儿过,没有必要跟着他们生气,还有女儿女婿孝敬你,怕啥了!
  
  【第三幕】日外,上午,天气晴朗,杨蓉家
  (杨老伯背着自己的小包袱儿,准备回家。)
  杨蓉:(见状很生气)爹,您这是咋了?不是说好了吗?
  杨老伯:(笑眯眯的)闺女,爹知道你的孝心,可我想来想去,还是得回去,每年过年,按咱那里的老风俗,老亲旧眷,都要互相走动,亲戚们来了,我不在家,这样不好,我还得回家支应门市儿,再说了我也得趁着春节,看看你姑们和你舅们,等过完年我再过来。
  杨蓉:(一脸无奈)可你想过没有?你一辈子没有做过饭,连生熟都不知道,大过年的,你回家我能放心吗?
  杨老伯:(很自信的)那没事儿,上次你弟弟回来磨了好几袋子面,都在屋里垛着呢,不管在他们谁家吃饭,多给他们点儿面,你弟弟给我的有钱,我给他们掏生活费,只是让他们把生的变成熟的,我多少跟着吃一碗,他们不会不愿意的,你放心吧!
  杨蓉:(一脸不屑)那可不一定,要是人家要不愿意管你呢?
  杨老伯:不会的,你放心吧!
  杨蓉:(笑着)爹,你先别想那么美,我还不了解他们,要不,我先给你算一卦,你回家试试,看看准不准?
  (杨老伯一阵憨笑,父女俩一起出门,杨蓉搀扶着杨老伯的胳膊,边走边说)
  
  【第四幕】日外,一个上午,杨蓉家
  杨蓉:(正在院里洗衣裳,听见敲门,赶紧起身开门)吆!俺小琪来了!快进来!(满面笑容,拉着小琪,急忙打开火炉)你啥时候来的?赶紧做这儿烤烤火!太冷了!
  杨小琪:(喜笑颜开)姑,我昨天下午到我小姐家,上午来看看你,一会儿就回去了。
  杨蓉:哦!咋恁着急呀?在这住两天再走!
  杨小琪:我妈那劲儿你还不知道,说让我回家就得赶紧回家,回家晚了又咧着嘴骂我。
  杨蓉:(看着小琪)对了小琪,你爷回家咋样?在谁家吃饭?
  杨小琪:(脸色沉下来)我就是给你说呢,我爷爷回家在我二叔家吃了三天饭,不知道为啥,又自己买菜做饭吃了,问他他也不说,只是流泪。
  杨蓉:哦!是吗?那你咋不让他跟你一起过来呢?
  杨小琪:(一脸无奈)我说了,我爷说等过了年再来,他要在家走亲戚。
  杨蓉:嗯,这个老头儿真犟!(起身进卧室拿出来一件粉黄色的外套)这是你姑父给我买的衣服,我看颜色挺适合你的,来穿上让姑看看!
  杨小琪:(站起身来,扭捏着)那怎么行?姑父给你买的,我咋好意思穿走?
  杨蓉:(拽着小琪给穿上,帮小琪扣上扣子,左看右看)嗯!很漂亮的,就象比着你做的一样,送给你了!姑高兴!
  杨小琪:(眉开眼笑)那我就不客气了!还是姑亲我,今年我妈说不给我买衣服,我妈这个老抠儿,累死累活干一年,一件衣裳都不给买,这不,我身上穿这还是你买的呢。
  杨蓉:我太了解你妈了!简直就是一个铁公鸡,除了自己,对谁都是一毛不拔,也就我们小琪贤惠,心眼儿好,对你爷爷最亲。哎!对了琪,姑还想拜托你点事儿,你爷爷一辈子不会照顾自己,不会做饭,过年了,又没地儿吃饭,你回家帮你爷爷洗洗衣服,还有年三十帮你爷爷剁剁饺子馅儿,帮他包包饺子,过了年让他早点过来。
  杨小琪:我知道了姑,你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去帮助爷爷的。
  杨蓉:姑知道,让你这样做,你妈肯定会给你生气,甚至打你,不让你吃饭,你就在你爷爷屋里吃好了。
  杨小琪:(眼含热泪,深深的低下了头)嗯!好的,姑,不管她,随她便吧!
  杨蓉:送小琦出门儿,挥手告别,转脸抬手轻轻的擦泪,自言自语)真不知道这些女人们心是怎么长的,一个个狼心狗肺,难道自己不会老?
  
  【第五幕】(分组镜头)此年腊月二十七中午,杨蓉家
  (镜头一)(大门敞开着,杨蓉正在屋里做饭)
  杨雨:(满头大汗,把自行车推进院里扎好,搬着自行车后座的小麻袋)姐!
  杨蓉:哎!(应声出来,看着弟弟,一脸的心疼)你骑车来的呀?这么大老远的还带着东西!
  杨雨:(一边抱着麻袋进屋)哦!我夜里三点就开始走,天也黑,山路不好走,一直走到现在,今年杀了个大猪,想着给姐送点肉。
  杨蓉:我都买过肉了,你又送来这么多肉,多累呀!在家买点钱可算了!
  杨雨:(亲切地看着杨蓉)我不累,姐,我王哥和孩子们呢?
  杨蓉:(拿着暖水瓶倒杯开水,双手递给杨雨)你王哥有任务去加班了,孩子们出去玩儿了,你先喝点水歇歇,一定饿坏了,马上就做好饭了。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2 23:04:29给您送了鲜花15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5 23:02:0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5 23:06:0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6 11:29:33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