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精品推荐门铃声响(改编剧)文字大小:  

    

作者:文铭   鲜花数:34朵   赠花      阅读:2763   发表时间:2018-05-03 21:37:04  字数:4112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根据原著小说改编的剧本!.选材富有生活,尤其是对那种当官刚退休的人做了深刻的刻画,不当官了,精神就空虚,就抑郁起来,因为没有收到礼物和贿赂的机会了,钱处长捞不到“钱”了,就生起病来。亏得他的儿子儿媳们想出巧计,使得他的病情好转。戏剧情节精彩,构思巧妙,很生动的人物刻画,已出好戏,推出大家欣赏!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湘韵精品推荐180508第6890号】

  门铃声响
  改编:文铭
  【剧情介绍】本剧根据太行飞剑老师的原著小说《有人按门铃》改编而成。刚退休的钱处长不适应退休生活,总感觉门铃响是送礼求办事的。妻子感觉不对劲,陪他到医院一检查,原来是得了抑郁症。儿子儿媳为了治愈父亲的病,请托送礼,钱处长心情大好,一周康复出院。不料,没过多久,钱处长的抑郁症又犯了,儿子儿媳又使出了一招,钱处长的抑郁症彻底痊愈。
  【时间】当代
  【地点】某滨海市
  【主要人物】
  钱处长:男,60岁,某科研单位刚退休处长。
  航语:女,钱处长妻,60岁,退休职工。
  钱粮:男,钱处长儿子,38岁,某单位职员。
  陈欣:女,钱粮之妻,35岁,某单位职员。
  【次要人物】
  胡医生:男,50岁。
  中年男人:男,45岁。
  中年女人:女,40岁。
  快递哥:男,20岁。
  
  【第一幕】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外,滨海市
  (倚山临海的滨海市,碧海蓝天,万里如洗;高楼林立的缝隙之间,车水马龙,人们奔忙着;偶尔传来一两声海船靠港鸣笛声。)
  (镜头二)日外,钱处长小区
  (山体环绕的凤鸣小区,绿树成荫,蹦跳的小鸟吟唱着小曲,欢送着各色小轿车出行。)
  
  【第二幕】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内,钱处长家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钱处长:(午觉刚睡醒,伸着懒腰。)老婆,快,有人按门铃。
  航语:(懒洋洋地)是对门邻居家的,不是俺家。
  (钱处长不信,径直走向房门。)
  (分镜头二)日外,钱处长家门前
  (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低着头,站在对门郑处长家的门前。左手提着大礼包,右手正按着他家的门铃。)
  (分镜头三)日外,钱处长家
  钱处长:(见状,“砰”的一声关上自己的门,怒气冲冲。)这些人,真他妈的势利眼,老子退休一个月了,也没人……(叹气)唉,这世道,人一走,茶就凉!
  航语:(安慰)哪有那么奇怪的。我看倒是你有点奇怪,是不是生病了?明天去看看医生。
  
  【第三幕】分镜头
  (分镜头一)第二日外,滨海市医院前
  (门诊大楼前,停车位已满;门外的小轿车一辆紧跟着一辆排着队伍等待进院。一辆出租车驶来,停在大门口,钱处长和老婆先后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起走进医院。)
  (分镜头二)第二日内,医院诊室
  (钱处长和老婆航语拿着各种化验单回到诊室。胡医生接过化验单,一张一张地翻阅着。)
  钱处长:胡医生,我咋样?
  胡医生:(抬头)嗯,没其它什么大碍,抑郁症。
  钱处长:哦,怎么弄?
  胡医生:你是开些药回家吃,还是住院治疗?
  航语:(凑上前)如果严重就住院治疗,医保能报不?
  胡医生:嗯……
  (在老婆的一再坚持之下,钱处长住了单人病房。)
  (分镜头三)第二日内,病房走廊
  航语:(航语提着水壶从病房出来,关好病房门,向开水间走去,边走边掏出手机。)喂,儿子,你老爸得抑郁症住院了。
  钱粮:(电话里)啊,在哪?
  航语:市医院,(着急)你得想个法子,让你老爸尽快康复。
  钱粮:(电话里)您别急,待我好好想想。
  (分镜头四)第二日夜,钱粮卧室
  (钱粮洗完澡,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正准备上床。)
  陈欣:(靠在床头,放下手中的书。)你说老爸是怎么回事呀?说病就病了。
  钱粮:我正想给你说此事呢?
  陈欣:我们得帮帮他尽早康复。
  钱粮:(坐在床沿上)怎么帮?
  陈欣:我听说抑郁症,一般是由心引起的。心病就得用心药来医。
  钱粮:哦,你说说看。
  陈欣:老爸不是总唠叨,退休后没人给他送礼嘛,我们就假装给他送礼,让他高兴。
  钱粮:(惊愕)我们俩,怎么送?
  陈欣:我们俩当然不行,得找其他人帮忙。
  钱粮:这事,谁愿帮忙?人家躲就躲不赢呢。
  陈欣:不是有家政服务公司吗?
  钱粮:嗯,还是老婆大人聪明,(扑到陈欣怀里)一句话,点醒我这个梦中之人。
  陈欣:(一下推开钱粮)去去去,把头发弄干。
  
  【第四幕】分镜头
  (分镜头一)第三日内,钱处长病房
  (刚吃过早饭,模糊的敲门声响起。)
  钱处长:(神经兮兮的)老婆,好像有人在敲门?
  航语:(仔细聆听)好像是吧。
  钱处长:你去看看,是谁?别让人家久等。
  (航语过去开门一看,一中年男人提着果篮站在门外。)
  中年男人:请问这是钱处长的病房吗?
  钱处长:(一听见门口有人在问自己的名字,从沙发上一蹦跶站起来,习惯性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病号服,语气迫不及待。)是是是。
  中年男人:(走进病房,放下果篮。)钱处长好,刚听说您病了,我过来看看您,现在好点了么?
  钱处长:(疑惑地打量中年人)不大碍,一点小毛病而已,静养几天就没事了。
  中年男人:哦,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中年人礼貌地与钱处长告辞,航语把他送走后,又关上病房门。)
  (分镜头二)第三日内,钱处长病房
  钱处长:(望着病房门)他是谁呀,怎么我想不起他的名字来?
  航语:(瘪嘴摊手)我也不认识。你在职时帮助过那么多的人,总会有几个人记得你吧。
  钱处长:(乐呵呵)那是,那是,我是谁呀?
  (一整上午,钱处长有说有笑,高兴极了。)
  (分镜头三)第三日下午,钱处长病房
  (又来了一位中年妇女,送来大包小包的补品,都是钱处长平时最爱吃的。她走后,钱处长在病房里兴奋地来回踱步。)
  钱处长:(不停地唠叨)我说嘛,人情总不能那么淡漠。
  航语:看把你高兴的。
  (接连几天有人来送礼看望,并且礼品越来越好。钱处长心情大好,一周就康复出院了。)
  
  【第五幕】分镜头
  (分镜头一)某日内,钱处长家
  (多日不见有人来送礼,钱处长的抑郁症又犯了。)
  钱处长:(徘徊踱步唠叨)奇怪了,以前我住院,来看望的人都有事求我;这次住院,来看望的人都不说求我办事。好像他们都是专为送礼而来……
  航语:(坐在沙发上,心事重重地看着电视,沉默无语。)
  (分镜头二)某日傍晚内,钱处长家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
  钱处长:(高兴地端坐在沙发上)老婆,快去开门,有人送礼来了。
  航语:(从厨房里走出来)哦!(摇头去开门)
  钱处长:(见进来的是儿子儿媳,极为不高兴。)自己没带钥匙吗?
  钱粮:(一慎,走过去坐在钱处长身边,掏出一U盘。)老爸,我有一个同事,听说您以前在科研单位当处长,他求你……
  钱处长:(转忧为喜)什么事?你快说。
  钱粮:他写了一篇8000字的论文,想让你审核一下,看符不符合评职标准。若有不足之处,还望您给润色一下。事成之后,他说一定重谢您。
  钱处长:(摆起官腔来)这,这……
  陈欣:(放好包,走过来。)老爸,这可是您的老本行哟!
  航语:老钱,你以前不是在家帮人审核过论文嘛,你就帮帮忙吧!
  钱处长:(环视一下众人)那好吧!(抬头凝视着钱粮)他怎么谢我?
  钱粮:微信转账给您。
  钱处长:微信转账不好,有转账记录,会留下蛛丝马迹。(稍停顿一下)还是现金好。
  钱粮:那就现金。
  (从此以后,钱粮和陈欣每月都带回来三、四篇论文,钱处长都认认真真地去审核、修改、润色,俨然成了一种职业。得到相应回报的钱处长,抑郁症渐渐地好了。)
  
  【第六幕】一年后的分镜头
  (分镜头一)傍晚内,钱处长家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钱处长:(从坐在沙发上站起来,主动走过去开门一看,原来是一快递哥站在门前。)
  快递哥:(拿出包裹)您的包裹,请签收。
  钱处长:包裹?
  快递哥:(又反复核实了一遍快递单)嗯,没错。
  钱处长:(签好名字,接过包裹打开一看。书,有自己和儿子儿媳署名的书,并且每篇都是自己审核过的文。)哼。(气得脸通红,把书啪的一声扔在茶几上,背着双手来回踱步,欲言又止。)
  (分镜头二)傍晚内,钱处长家
  (叮咚,叮咚,门铃一会又响起。)
  钱处长:(目瞪着门没动,继续踱步。)
  (儿子儿媳用钥匙开门进来。)
  陈欣:(一边换鞋,一边惊讶地看着钱处长。)老爸,您这是怎么哪?谁惹您……
  钱处长:(指着茶几上的书)怎么哪,你,你们……
  陈欣:哦,原来是为这个呀!老爸,我们……(拽着钱粮的衣角,示意他来说。)
  钱粮:(换好鞋,怯怯地走过去。)老爸,我们还不是为了……
  航语:(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还不是为了治愈您的抑郁症。
  钱处长:(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地望着大家。)我,我得了抑郁症?
  航语:没有,没有。得了抑郁症,怎么可能一字不漏地审核文呢?(朝儿子儿媳瞟眼神)你俩说是吗?
  钱粮和陈欣:(齐声)是是是。
  钱处长:(指着航语)你,还有你。哎……
  陈欣:(十分歉意)老爸,对不起哈,都是我和钱粮的错,事先没与您商量,又让您生气了。
  钱粮:(揉着钱处长的肩)爹,您就别生气了哈。
  钱处长:能不生气吗?这署名,书明明是您们俩的心血嘛,署上我的名,我……(沉思了一会,恍然大悟)难道,医院里送礼的人,也是你们?
  航语:(语重心长,欲流泪)老头子,那都是孩子们的一片心呀!
  钱处长:都是你平时惯的,(向航语摆手)去去去,今晚多炒几个菜,喝点小酒。
  航语:得令。(与陈欣微笑着一起走向厨房,刚到厨房门口,被叫住了。)
  钱处长:今晚饭就不用做了,大家出去吃。(乐呵呵地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喂,亲家吗?两家好久都没聚了,今晚出来聚一聚,喝点小酒……
  (分镜头三)傍晚外,滨海市
  (闹腾一整天的滨海市,在夜幕的虚掩之下,逐渐地安静下来。霓虹灯闪烁的海港码头,一艘客轮正鸣笛起航。)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3 21:37:53给您送了鲜花15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8 21:21:56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