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精品推荐养儿防老文字大小:  

    

作者:杨柳青青   鲜花数:57朵   赠花      阅读:4298   发表时间:2018-05-10 22:39:31  字数:19081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来自生活富有传统家教家风的好剧本。中国自古就有“养儿防老”的古话,尊老爱幼,孝敬老人也是民族的传统美德,应该继承发扬。可是偏有一些不孝子孙对老人很冷漠,不孝顺,甚至刻薄老人。老人辛苦把儿女养大,就是图个老有依靠,赡养老人就是子女的责任。剧本富有现实的生活和教育意义。情节紧凑,人物形象鲜明,且性格凸显很好,唱词很流畅,很生动,结局深化主题:父母养儿是本份,儿女要报父母恩。忤逆不孝人人恨,活在世上枉为人。孝顺父母人尊敬,家庭和谐福满门。推荐大家欣赏,问好作者!期待精彩不断!【编辑:黄金山】 【湘韵精品推荐180512第6906号】

  时间:当代
  地点:豫北
  人物:彩云——女,26岁,农民,善良孝顺
  老头——男,60岁,农民,固执倔犟
  老婆——女,60岁,农民,温顺随和
  大虎——男,35岁,干部,孝心淡漠
  吴晴——女,33岁,干部,傲慢冷漠
  二虎——男,30岁,工头,愣头愣脑
  小花——女,28岁,农民,泼辣刻薄
  邻居——男,50岁,农民,简称大叔
  
  1.日,外。农家小院,两层五间洋楼,院墙高大,门楼漂亮。老头坐在院里抽烟,被烟呛得直咳嗽。
  老婆:(上)哎呀,别抽了。医生说你这个气管炎哮喘病不能抽烟。你就是不听。还抽!
  老头:今天是我的六十大寿,抽几口过过瘾。
  老婆:就抽这一根,往后不能再抽了啊。
  彩云:(从厨房里跑出来,夺过老头的烟卷)一根也不能抽。爹,要听医生的话,彻底把烟戒了。
  老头:好好好,不抽了。彩云,你快去做饭炒菜吧。老婆子,去门外瞅瞅大虎、二虎他们来了没有?
  [彩云进厨房,老婆去门外。
  老头:(唱)常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汉我穿戴一新喜气洋洋。
  今天是我的六十大寿喜庆日,
  晌午饭有酒有肉八荤八素两个汤。
  儿女们都要提着礼物来祝寿,
  全家人围在一起团团圆圆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欢聚一堂。
  我两眼不住往外望,
  盼儿子早来到我身旁。
  [门外汽车喇叭响。大虎、吴晴、二虎、小花先后进门。一家人相互打招呼寒喧。吴晴抱着狗。
  彩云:(从厨房出来)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你们都来了。大嫂,你咋把狗也带来了?
  吴晴:俺的小乖乖,俺的好闺女,俺的心头肉。我能不带吗?
  彩云:咦,有恁金贵!叫个啥呀?
  吴晴:叫欢欢。欢欢,叫姑姑。
  彩云:我可不认这个狗侄女(笑)。
  大虎:彩云,你比我们来得早啊?
  老婆:你妹妹昨天就来了。为了让你爹过好生日,她已经忙活了半天了。
  彩云:哎呀,大哥,你给咱爹拿的是啥礼物呀,包装怪高级哩。
  大虎:彩云,这些都是高级营养品,可贵啦!
  (唱)这一盒是人参鹿茸精,
  补气养血有奇功。
  吴晴:(唱)这一盒是枸杞核桃红枣粉,
  吃了它健脑提神特别灵。
  大虎:(唱)这一盒是灵芝原浆治百病,
  能防癌抗癌清热解毒消炎止疼。
  吴晴:(唱)这一盒补钙补铁补锌补钠是高级营养品,
  能强筋壮骨抑制三高返老还童。
  老头:啊哈哈!还是俺大虎孝顺,给我买了这么多高级营养品。
  老婆:我看这些礼品就是绣花枕头,外面好看,里面稀松,还没有小米稀饭有营养哩,净花冤枉钱。
  吴晴:妈,这些礼品可不是掏钱买的。
  老婆:那就是大风刮来的?
  吴晴:大虎不是局长么?人家给送的。
  小花:大嫂,原来你们是借花献佛,一毛不拔呀。
  吴晴:别花椒我们,你俩给咱爸送的是啥礼物呀?
  二虎:啥礼物?让你开开眼。
  (唱)我送的是六瓶茅台酒,
  小花:(唱)还有六条中华烟。
  二虎:(唱)龙井茶叶二斤半,
  小花:(唱)总共价值一万三。
  老婆:(唱)你还嫌你爹死得慢,
  哮喘病哪能再吸烟?
  买好酒买好茶还不如给俺买袋面,
  既实在来又省钱。
  老头:(唱)老婆子你是个死心眼,
  酒茶都能变卖成钱。
  礼品虽不合你的心愿,
  孩子们的孝心咱得记心间。
  小花:哎,彩云妹妹带的是啥礼物啊?
  吴晴:快叫我们看看。
  老婆:在屋里放着哩。俺闺女送来的礼物呀,那是合心合意,实惠适用啊。
  (唱)她送的是——
  十斤排骨十斤肉,
  还有两桶花生油。
  五十斤大米十斤大黄豆,
  柴鸡蛋买了一大兜。
  两身棉衣套的棉花厚,
  两身保暖内衣是网购。
  棉帽棉袜全都有,
  布底棉鞋纳得针脚稠。
  买来的梨膏糖治咳嗽,
  还有那铁桶奶粉是蒙牛。
  豆浆机花了四百九十九,
  闺女说常喝豆浆治血稠。
  又给我现金一万六,
  我日常花销不发愁。
  大蛋糕一个往桌上瞅,
  两箱水果也放在屋里头。
  老头:老婆子,别啰嗦了,全家人都到齐了,咱开饭吧。
  老婆:那就都进屋坐吧。彩云,上菜!
  彩云:菜来啦——
  
  2.日,内。老头家客厅。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彩云不住往桌子上端菜。
  彩云:油炸鸡块来啦——
  红烧肉来啦——
  糖醋大鲤鱼来啦——
  长寿面一碗,来啦——
  大虎:爹,祝你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二虎:爹,祝你身体倍棒,笑口常开。
  吴晴:爸,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小花:爹,祝你少生病,多吃饭,当个老寿星,再活一百年。
  老头:好好好,谢谢孩子们。都吃,都喝,吃饱喝好。
  老婆:彩云:你也坐下来吃吧。
  彩云: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两个汤没做哩(下)。
  [吴晴抽空就喂狗吃肉。
  老头:大虎,二虎,趁着今天全家人都在,我想把家分一下。
  老婆:等等,我去把彩云也叫来。
  老头:叫她干啥?她已经出嫁了,不是咱门里的人了,是人家的人了。咱们分家跟她没关系。
  老婆:我说老头子,你的思想可是有问题。现在是新社会,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你不能重男轻女呀。
  老头:我说老婆子,不是我重男轻女,儿子和闺女就是不一样。儿子能顶门立户,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养老送终。闺女能吗?
  老婆:你那是老思想,老封建。现在这个社会,儿子能办到的,闺女照样能办到(彩云端汤进屋,站在一旁听)。
  老头:你少啰嗦,我不跟你闲磨牙。大虎二虎,你们听好了。现在我住的这座楼房,分给大虎;二虎现在住的那座楼房,归你二虎。两座楼都是十间,谁也不沾光,谁也不吃亏。另外,我还有二十万块钱,你们弟兄两个,一人十万。谁也不多,谁也不少,不偏不向,公平合理。大虎,二虎,你俩有意见没有?
  老婆:我有意见。
  老头:你有啥意见?又要胡搅蛮缠不是?
  老婆:不是我胡搅蛮缠,是你分家不公。
  老头:我分的哪点不公?
  老婆:楼房没闺女的份,也就算了。那二十万块钱,凭啥不给闺女一份?不说三一三剩一,你多少也得给闺女一点呀。
  彩云:娘,你别说了。别说没我的份,就是有我的份,我也不要。俺男人长年在外面打工,当项目经理,一个月一万块。俺不但不缺钱,还有几十万存款哩。再说,俺家的小洋楼,比谁家的都宽敞,都漂亮。
  老头:老婆子,你听听,你是瞎操心,乱搅和。
  彩云:爹,你是不是应该给自己留点钱,用起来方便些。
  老头:留着哩。我手边还有两三千哩。
  彩云:爹,两座楼房都给俺大哥二哥了,你住哪呀?
  老头:我正要往下说哩。大虎,二虎,我跟你娘都老了,干不动活了。你们得一递一年养活我们。今年在大虎家,明年去二虎家。你们有意见没有?
  [儿子儿媳都说没意见。
  彩云:我有意见。
  老头:你有啥意见?
  彩云:爹,我也是你的儿女,凭啥不叫我养活你们?赡养父母是儿女们的共同责任,我有义务养活你们。财产我不要,但养活老人得有我一份。俺大哥二哥和我,一递一年养活你们。
  老头:彩云,你的孝心我领了,但我不会去你家住,也不会要你的钱。假如叫你养活我,乡亲们会笑话我和你两个哥哥哩。
  彩云:那我每月给你们三百块零花钱,经常来看你们,这样总可以吧?
  老头:闺女就是一门亲戚,经常来看看我们,当然好啦。
  老婆:还是俺闺女孝顺。
  老头:你们谁还有啥说的没有?如果没有,分单我已经写好了,一式三份。大虎二虎,你们就签个名,按个手印吧。
  [大虎二虎分别在分单上签字按手印。
  大虎:爹,我在这分单上一按手印,这座楼房是不是就归我了?
  老头:当然就归你了。往后就成了你的产业了。
  大虎:那我能卖吗?
  老头:你想咋处置就咋处置。
  大虎:爹,我在县城住的房子面积小,楼层高。我想买一套大房子,可钱又不够。要是把这座楼房卖掉,再贴上十来万,就能买一套大房子了。
  彩云:大哥,你把楼房卖掉,叫咱爹咱娘去哪住啊?
  大虎:去县城住呀。我们暂时受点委屈,等换成大房子后就好了。
  二虎:那好哇。爹,娘——
  (唱)县城里繁华热闹多好看,
  楼房高来马路宽。
  大虎家就像金銮殿,
  双人床铺的厚又暄。
  每顿饭四盘八碟就像摆酒宴,
  山珍海味,鸡鱼肉蛋,有荤有素,有凉有热样样全。
  客厅里挂着大彩电,
  屙屎尿泡也不用出房间。
  烦闷了你们就去公园转,
  跟老头老婆聊聊天。
  城里的生活多舒展,
  你二老就像去修仙。
  老头:好,老婆子,咱就去县城享享福,修修仙。
  大虎:那咱吃过饭就走。爹,娘,把你们的铺盖,衣裳和随身物件都带上。
  老头:中,都带上。老婆子,还不赶紧去收拾收拾?
  老婆:好,我去收拾。
  
  3.日,内。县城大虎家。六楼,两室一厅。室内干净整洁,空间狭窄。
  [老头和老婆在客厅坐着,吴晴端上饭菜。
  吴晴:爸,妈,吃饭吧。
  老婆:咱一块吃。
  五晴:你们先吃,我先喂喂俺那个宝贝闺女欢欢。
  [吴晴夹起一块牛肉喂狗。
  老婆:大虎还没回来呢。
  吴晴:他有个饭局,不回来了。
  老婆:老大家,这都是啥菜呀?俺连见都没见过。
  吴晴:(唱)这一盘是肚丝炒辣椒
  这一盘是牛肉用蒜汁调。
  这一盘是排骨加凤爪,
  这一盘是花生米脆又焦。
  这一盆是酸辣汤有味道,
  主食是烧饼和油条。
  四菜一汤我刚做好,
  想吃啥就吃啥随便挑。
  老婆:好,老头子,咱吃!
  (唱)儿媳妇做的菜又辣又硬,
  有的酸有的甜半熟半生。
  咬不动嚼不烂吃得挺费劲,
  虽不合口味也不敢吭声。
  吴晴:爸,妈,我做的菜好吃不好吃呀?
  老婆:好吃好吃。
  吴晴:好吃就多吃点。
  老婆:吃(极不情愿地夹了一筷子菜,在嘴里转了转,然后伸长脖子强咽下去)。
  [吴晴抱狗在屋里乱转,口里不住叫宝宝。
  老头:老婆子,这些菜我咬不动啊。也不合我的口味呀。
  老婆:别吭声,将就着吃吧。儿媳妇做的饭,不好吃也得说好吃。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0 22:40:0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1 21:13:1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2 21:14:2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