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一件旧棉袄(微电影剧本)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708   发表时间:2018-07-10 16:02:05  字数:8987   评论: [A]

【编者按】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话一点不假。剧本主人公罗翠玲早年丧夫,好不容易把儿女都培养成才,自己也该安享晚年了,不料又摔成半身不遂,好在大儿子和大儿媳十分孝心,大儿媳甚至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全部承担起照料的义务,小儿子和女儿两家却十分自私,很少来看她。在分家产的时候,大儿子两个人更是高风亮节,只要了一件旧棉袄留作纪念。但就是这件旧棉袄包含着一个母亲全部的爱,母亲生前并不糊涂,知道大儿子两个人不会和自己的弟弟妹妹争家产,就偷偷留了一手,好人终得好报。剧本很接地气,充满正能量,倾情推荐阅读。【编辑:为爱守候】【湘韵精品推荐180711第7072号】

  【剧情梗概】罗翠铃一个人在正西街开了个小超市,虽然没挣多少钱,但生活还是没问题。长子刚刚大学毕业,他的老伴去世了,是在上班途中意外身亡的。事后,公司给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补偿资金。罗翠铃就靠着这些钱,把另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供完专科毕业。等儿女们都成家了,她也老了。好在她身体还算硬朗,自己又喜欢清静,所以就拒绝了与儿女一起生活的要求,单独一个人住。六十三岁那年,罗翠铃突然不小心跌了一跤,导致半身不遂偏瘫,这一瘫就是十年。在她瘫痪这些年里,都是大儿媳辞了工作精心照料。这期间,小儿子和女儿一次都没回来过,直到罗翠铃去世,他们才回来奔丧。老人尸骨未寒,他们就要分家产。老大不与弟妹争抢,将母亲家产一分为二,自己什么都不要。他只要了母亲临终之际交给妻子的一件旧棉袄,留作念想。然而,就是这一件旧棉袄,饱含了一个母亲对儿子最无私的爱。
  
  【主演演员】
  
  罗翠铃:女,罗氏小超市店主。六十三岁生病偏瘫,七十三岁去世。
  方家栋:男,四十九岁。丰瑞化工有限公司技术员。罗翠铃长子。
  章秀玉:女,四十五岁。原宏鼎材料公司员工,后辞职。方家栋妻子。
  
  
  【次要演员】
  
  方家梁:男,四十一岁。个体运输户。罗翠铃次子。
  方家华:女,三十八岁。夕阳街家电店主。罗翠铃之女。
  李翠花:女,三十九岁。方家梁之妻,个体运输户,与老公一起跑运输。
  柳玉伟:男,四十一岁。与妻子一起经营夕阳街家电,方家华老公。
  方倩倩:女,二十一岁。护理专科大学生。方家栋与章玉秀之女。
  马秀琴:女,六十八岁。罗翠铃的老姐妹。
  顾客甲:男,五十九岁。正西街兰芝园小区居民。
  顾客乙:女,六十一岁。正西街兰芝园小区居民。
  顾客丙:女,五十六岁。正西街兰芝园小区居民。
  租车的人:男,四十八岁。某厂销售员。
  
  【第一场】日外,正西街罗氏小超市门前
  
  (罗翠铃坐在藤椅上,与对面坐在小马扎上的马秀琴说话)
  罗翠铃:老姐姐,今个儿没看孙子?
  马秀琴:孙子被儿子带走,说是上游乐园玩去了。
  罗翠铃:哦,我就说嘛,你今天咋这么闲?你儿子总不回来,好不容易回来,小孙子肯定缠着不放。
  马秀琴:可不是嘛——对了,大妹子,我经常看见家栋回来,咋老不见家梁和家华他们?
  罗翠铃:(带着一丝幽怨)他们啊,天天忙着赚钱,哪有空理我这个老婆子?
  马秀琴:也或许他们是真忙(无意转头,看见方家栋走过来)看,你儿子家栋又来了。
  方家栋:(入画面,向马秀琴打招呼)马阿姨,您老又陪我妈晒太阳啊,真好。
  马秀琴:(站起身)家栋来了,快过来坐——我要去麻将馆打一会儿牌。回见。(出画)
  方家栋:好好,马阿姨,回见。
  罗翠铃:家栋,你咋这么早就下班了?
  方家栋:(绕到母亲身后,为她轻轻按摩肩头)妈,今天是星期天啊,您忘了,我休息呀。
  罗翠铃:家栋啊,妈也没啥事,你休息呢,就多陪陪老婆,不用总上我这来。
  方家栋:妈,每次都是秀玉让我来的。她说了,您现在孤身一人,最需要陪。
  罗翠铃:秀玉真是个好孩子——家栋,你有福啊,摊上一个这么好的媳妇。
  方家栋:(自豪笑笑)妈,我下星期可能要忙了,以后秀玉会常来看你的。有什么事,您就打电话。
  罗翠铃:嗯嗯,妈知道了——今天就在这儿吃饭吧,你给妈看着店,妈去给你做饭。等做好了,叫秀玉一起来吃。
  方家栋:(赶紧拦住)妈,您歇着。儿子去做。
  章秀玉:(入画,手里拎着鱼猪肉和蔬菜)你们啊,都不要动,我去做饭。瞧,鱼、猪肉、蔬菜,我都买来了。
  方家栋:咦?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咋没看到你?
  章秀玉:我是从市场回来的,当然是走你身后那条路啦——你在这儿陪着妈说会话,我去做饭。
  罗翠铃:秀玉,钥匙还在老地方。
  章秀玉:妈,我知道。
  (罗翠铃望着章秀玉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场】日内,正北街野玫瑰花园小区,方家栋家
  
  (章秀玉在为方家栋整理皮箱)
  章秀玉:(往行李箱放东西)家栋,这是胃药,千万别忘了按时吃……
  方家栋:知道了,老婆大人。坚决听从老婆大人的谕旨。
  章秀玉:(笑笑)又贫。一点都不像快五十岁的人了。
  方家栋:嘿嘿,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嘛。
  章秀玉:(伸指轻点对方额头)你呀……(继而一本正经)家栋,你就放心去学习吧。家里有我呢,妈那儿我会经常去。
  方家栋:秀玉,辛苦你了!你也要注意身体。
  章秀玉:(微笑)没事。反正女儿也要放暑假了,马上就会有人陪我了。
  (方家栋还想要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方家栋:(滑屏接听电话)喂……嗯,是我……好的好的,我马上下楼。
  章秀玉:是来接你了吗?
  方家栋:嗯,他们已经在楼下了(吻吻章秀玉额头)我走了,老婆。(开门,出画)
  (章秀玉打开窗户望着楼下,这时候,手机响起)
  章秀玉:喂,你好!你是哪位?
  方倩倩:(画外音)妈妈,是我呀,倩倩……
  章秀玉:倩倩,你手机换号了?
  方倩倩:妈妈,我没换号。这是我同学的手机,我的手机不小心摔坏了,去修了。
  章秀玉:哦,原来是这样啊。
  方倩倩:妈妈,我放暑假就不回去了,打算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做志愿者。
  章秀玉:(有些失望)哦,那你放寒假能回来不?
  方倩倩:还不知道呢?到时候看情况。
  章秀玉:你这丫头。暑假不回来也就罢了,怎么寒假还没准呢?
  方倩倩:(嘻嘻一笑)寒假打算去打短工,不过还没确定——妈妈,爸爸在么?我要和他说说话。
  章秀玉:你爸爸被公司派往外地学习去了,刚走不一会儿。
  方倩倩:哦,又去学习啦。妈妈,奶奶身体好么?
  章秀玉:好着呢。你奶奶想你了,天天念叨你呢。
  方倩倩:我也好想她呢——哎呀,不说了,要去上课了。妈妈再见。
  章秀玉:(看表)哎呀,啰嗦了半天,我也该上班了。(开门出去,画面渐暗)
  
  【第三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外,正西街罗氏小超市门前
  
  (店门紧闭)
  顾客甲:咦,老罗今天是怎么了?咋不开门呢?
  顾客乙:对啊。她每天都是六点准时开门,现在都七点五十了,怎么还不来?
  马秀琴:(走过来,低头寻思)不对呀,老罗从来没出现这种情况?不会出什么事吧?
  顾客丙:是有点不对劲。
  顾客甲:老马,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去她家看看?
  马秀琴:嗯,我还真不放心,老罗一个人在家,前阵子她跟我说,这阶段老是头晕目眩的。
  顾客甲:走,咱们大家一起去老罗家看看。
  (几个人应了一声,一起走向正西街兰芝园小区)
  
  (镜头二)日外,罗翠铃家二楼门外
  
  顾客甲:(轻敲门)老罗……老罗你在么?
  (敲了好一会儿,毫无动静。)
  马秀琴:(贴在门上,接着敲)大妹子,在不?
  顾客甲:情况不妙啊。
  马秀琴:别急,我给她大儿子打电话(拿出老人机查号码)应该就是这个。
  (手机响半天,无人应答)
  马秀琴:咋回事?咋不接电话?
  顾客甲:接着打。
  (这次干脆是关机)
  马秀琴:可咋办?联系不上她家人了?
  顾客甲:她儿媳电话,你有没有?
  马秀琴:(眼睛一亮)看我,都急糊涂了。我有秀玉那丫头的电话。
  章秀玉:(画外音)马阿姨,是您啊,有事么?
  马秀琴:秀玉,你婆婆今天没出门,我怕她有什么事?想进屋里看看,没有钥匙打不开门,你快来吧。
  章秀玉:啊?我马上请假回去。马阿姨,我婆婆家房门钥匙就在门口地垫里面,你先拿了开门进去看看。我在北街办事,回去还需要三十分钟。
  马秀琴:好好,我知道了,你尽快赶回来吧。
  
  (镜头三)日内,罗翠铃家客厅
  
  (钥匙入锁孔,门被打开,罗翠铃趴在地板上,似乎已经昏迷了)
  马秀琴:大妹子……你怎么了?
  顾客乙:不要动她,等医生……
  顾客甲:(拨号)喂……120,我这里是正西街兰芝园小区十八号楼……有个病人需要救助……要快……
  马秀琴:(打电话)秀玉,你婆婆晕倒了……对,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车来了……你一会儿直接去医院……
  章秀玉:好,我知道了,谢谢马阿姨。
  
  (镜头四)日内,医院
  
  (罗翠铃被推进急救室)
  顾客甲:她家人联系上了没有?
  马秀琴:联系上了,在路上呢,我估计快到了。
  (入口处,章秀玉急匆匆奔来)
  章秀玉:(气喘吁吁)马阿姨,我婆婆怎么样了?
  马秀琴:正在抢救。
  章秀玉: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呢?
  马秀琴:估计是不小心摔倒了——岁数大了,难免不摔跤。对了,前阵子你婆婆跟我说过,她这阶段老是头晕。
  章秀玉:唉,我早说过,她一个人住不行。可是,你看我婆婆……
  马秀琴:这我知道,你婆婆喜欢安静——对了,你快告诉家梁和家华?让他们来看看啊。
  章秀玉:(猛然醒悟)哦,对对,我马上打电话告诉他们。
  
  (镜头五)日外,货车旁
  
  (等活的司机在打扑克,其中就有方家梁,片刻,电话响了)
  方家梁:(走到一旁,接听电话)喂,嫂子……嗯,是我家梁……什么?老太太住院了?
  章秀玉:(电话画外音)妈现在还在抢救,你快过来看看。
  方家梁:那不是还有我哥吗?我就不回去了,现在在路上,忙呢。
  章玉秀:你哥被公司派出去学习去了,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方家梁:我真回不去……开车不能接听电话,我挂了。(收线)
  (李翠花拎着饭盒走过来)
  李翠花:家梁,快来吃饭。
  方家梁:(有点心事重重)哦。
  李翠花:咋了?心神不定的。
  方家梁:老太太住院了。
  李翠花:(不以为然)什么大不了的事,住院就住院呗。
  方家梁:好像很严重,在医院抢救呢。
  李翠花:放心!你妈身体一直都不错,不会有事的……快吃饭。
  (他们身后,租车人敲着他们的货车)
  租车人:这是你们的车?
  方家梁:对啊,老板要走货?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0 16:07:52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1 21:22:32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