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最后一颗牙(微电影剧本)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480   发表时间:2018-07-13 21:49:36  字数:5872   评论: [A]

【编者按】剧本没有写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很生活化,写的都是家长里短,却让人感觉很真实,受到教育。我们的父母辛苦了一辈子,老了本该安享晚年,可很多时候都被我们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给剥夺了——帮助自己带孩子,甚至是给自己当免费的保姆,有的甚至还啃老,当那些不孝的儿女看到这个剧本时一定会脸红,这就是文学的教化作用。剧本构思巧妙、情节流畅自然、情感描写细腻,很有现实教育意义,推荐大家阅读。【编辑:为爱守候】【湘韵精品推荐180714第7080号】

  【剧情梗概】秦玉华生下女儿阳阳,因为老公是刑警,工作太忙,就把自己的母亲接来,帮忙照看宝宝。母亲来了之后,秦玉华顿时轻松多了。一晃五个多月过去了,就在阳阳六个月第二天正午,她欣喜地发现宝宝长小乳牙了。秦玉华兴奋的告诉母亲,母亲竟然在那里发呆,口中喃喃自语,这是最后一颗牙了。秦玉华这才发现母亲手里一颗牙,顿觉一阵恶心。她不由分说,抢过母亲手中的牙就扔进垃圾桶……
  
  【主要演员】
  
  秦玉华:女,三十一岁。明水市第一小学教师。
  于秀芬:女,六十九岁。明水市郊区大营村村民。秦玉华的母亲。
  
  【次要演员】
  
  王冰冰:女,三十一岁。明水市腾飞机械公司会计。秦玉华闺蜜。
  上官文:男,三十五岁。明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侦探小组组长。秦玉华老公。
  欧阳平:男,三十三岁。明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侦探小组组员。上官文得力助手。
  范老师:女,三十六岁。明水市第一小学教师。秦玉华同事。
  张大妈:女,七十三岁。兰之苑小区居民,秦玉华家隔壁邻居。
  跳舞老人甲:女,六十八岁。水玲珑小区居民。
  跳舞老人乙:女,七十一岁。光明小区居民。
  上官阳阳:女,小婴儿。秦玉华与上官文之女。
  
  【第一场】日内,兰之苑小区,秦玉华家。
  
  (婴儿床上,上官阳阳大哭)
  秦玉华:(在大床上很费力坐起来,连忙抱起女儿)哦哦……阳阳……好宝宝……不哭……不哭……
  上官文:(推门进来)哎呀,女儿这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凶,是不是又饿了?
  秦玉华:(有些幽怨)你呀,总是这么晚了回来。
  上官文:(摸着后脑勺)老婆……我……我这不是忙嘛。最近有个案子非常棘手,这阶段一直在查找线索。我……
  秦玉华:我什么我——案子案子,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案子,什么时候想着这个家了?
  上官文:老婆,你听我说……
  秦玉华:(摆手)说什么说?懒着听你说——还愣着干嘛,快给女儿沏奶粉啊。
  上官文:(醒悟)哦哦,好好,我马上去。
  (秦玉华看着上官文的背影,无奈摇头叹息)
  上官阳阳:(喝着奶粉,满意地哼哼着)嗯嗯……嗯……
  秦玉华:(喂着女儿,语调平和)老公,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发脾气。我知道你忙。刚才是阳阳一个劲地哭,我心疼又恨自己的腿不争气,偏偏这时候疼起来,一动不能动。唉,我着急……我……
  上官文:老婆,我知道,我都知道。若不是因为我不在,你不小心摔伤了腿,也不会留下这个后遗症。唉,怨我,都怨我。
  秦玉华:老公,咱不说这个了,我也不怨你——我琢磨着你是不是抽空把我妈接来,让她来帮着照看阳阳。一来我能减轻压力,二来你也放心不是。本来我不想麻烦我妈,可我的腿还真没好利索。想着我妈反正也是一个人,打算这样把她接来,也是一个借口。以后,就不打算让她走了。
  上官文:(点头)我也是这个想法。这样吧,我晚上下班就去把妈接来。
  (秦玉华和上官文瞧着女儿,上官阳阳吃饱了,舞着小手,依依呀呀笑着,一家人温馨的背影,画面渐隐)
  
  【第二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外,明水市郊区大营村,于秀芬家院子。
  
  (于秀芬锁上房门,随后老人右手拎着一只家养的老母鸡,左手腕还挎着一篮子鸡蛋)
  于秀芬:(打开院子门,刚好车子来到眼前停下)呦,阿文哪,你来了。我正好收拾完了,咱们走吧。
  上官文:(连忙下车,接过老母鸡和鸡蛋放进车里,回身搀扶老人)妈,您上车……慢点……小心头……
  
  (镜头二)日外,兰之苑小区秦玉华家楼下
  
  (上官文搀扶着岳母,走进楼道)
  张大妈:(走出来,遇上)哎呦,大妹子来了,来帮闺女带孩子?
  于秀芬:(微笑)是啊——老姐姐,有空来串门。
  张大妈:嗯嗯,好好。
  上官文:张大妈,您这是出去跳舞吗?
  张大妈:对对,去跳广场舞(对于秀芬)大妹子,我走了,咱们有空再聊。回见!
  于秀芬:嗯哪。老姐姐回见!
  (上官文与于秀芬在自家门前站定,钥匙插进锁孔,画面渐隐)
  
  (镜头三)日内,兰之苑小区秦玉华家
  
  于秀芬:(满脸宠爱,正给外孙女喂奶粉喝)阳阳……好好喝……健健康康长大……
  秦玉华:(慢慢喝着水)妈,您说阳阳像不像我小时候的样子?
  于秀芬:像极了——你这么大时候,也像阳阳这样调皮,整夜整夜哭闹不休。那时候啊,我就和你爸爸轮流抱着你走来走去。啥时候给你哄睡着了,啥时候我们才能睡觉。没几天,你爸爸就调到外地去抢险。再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照看你。
  秦玉华:妈,我真佩服你,相当于一个人就把我养大了。
  于秀芬:要不然咋办?你爸爸工作那么忙,经常不在家,我不一个人,还能怎么着?
  秦玉华:妈,我爸都走好几年了,您一个人多孤单,搬回来和我住吧?这次来,就别走了。
  于秀芬:那可不成,家里前后园子,不种菜就可惜了。再说了,我不种菜,你上哪儿吃这绿色蔬菜?还有鸡鸭鹅一大群,我这一来暂时由你表姨给照看。等把阳阳照看着上幼儿园了,妈还要回去。你这城里,妈实在是住着不习惯。
  秦玉华:(叹息一声)妈,这事咱以后再说吧。
  于秀芬:(把睡着的小阳阳放进小床里)华子,你先睡一会儿,妈去市场买菜,回来做饭。估计,阿文也快下班了。(转身出画)
  
  【第三场】日外,黄昏,政府广场
  
  (很多遛弯的人群,或在高谈阔论,或在下棋打牌,还有几波跳广场舞的和打太极拳的)
  于秀芬:(缓缓推着婴儿车,逗弄着小阳阳入画)阳阳乖哦,姥姥带你出来玩……
  张大妈:(在广场舞人群里,偶一回头望见了,走过来)大妹子,又带外孙女出来啦。
  于秀芬:嗯呐,是呢——老姐姐,跳舞啊。
  张大妈:跳了半天啦,有点累了,过来陪大妹子坐坐,休息休息。
  于秀芬:老姐姐,有福气啊,孙子外孙子都上学了,不用照看孩子了。
  张大妈:唉,大妹子你是不知道啊,我家老大儿媳妇想要二胎,打算还想让我给照看呢。我这跳舞的日子啊,也快到头了。
  于秀芬:二胎好啊,给大孙子来个伴。
  张大妈:好什么?到时候受累的还不是我吗?你看看,我都七十三岁了,还要给他们带孩子。不是不帮他们,关键是我也抱不动孩子了。再有一点就是,我以后哪还有自己的时间?这么一想啊,人哪,还真是不容易,把儿女养大了,还要帮他们照看下一代。合算是咱们这一辈子,除了养孩子就是照看孩子,是不是光为儿女活着?没有一点自我?
  于秀芬:(不以为然)打从古时候到现在,不就是这样嘛。
  张大妈:唉,我真不甘心。因为,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
  (跳舞老人甲和乙并肩走来,入画)
  跳舞老人甲:张大姐,我说满世界找不到你,原来你在这儿。
  张大妈:我累了,想歇歇——你们咋也不跳了?
  跳舞老人甲:和你一样,累了,不跳了(看见婴儿车里小阳阳),这小家伙,粉粉嫩嫩的,忒可爱。
  于秀芬:谢谢,我外孙女。
  跳舞老人乙:瞧瞧这眉眼,将来准是个大美人。
  张大妈:说对了。人家大妹子那个闺女就长得好看,这孩子像妈,自然是俊。
  于秀芬:哪里好看啊,就是五官端正。
  跳舞老人甲:对了,张大姐,你儿媳是不是快生了?
  张大妈:还有一个多月吧。
  跳舞老人甲:这下子可完了,你是咱们舞蹈队主舞,两个月之后的市里比赛你肯定无法参加了。
  跳舞老人乙:真是可惜了。
  张大妈:(沮丧)唉,忒闹心。
  跳舞老人甲:张大姐,要不然,你和你儿子说说,让他雇个保姆呗。
  张大妈:恐怕不行。我儿子和儿媳早就说了,父母给子女带孩子是天经地义的。
  于秀芬:在俺们农村,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跳舞老人甲:这话可不对。老年人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小阳阳突然哭起来,于秀芬赶紧抱起来哄着)
  于秀芬:宝宝饿了,我要回去了。几位老姐妹,你们聊着,我走了。(出画,画面渐隐)
  
  【第四场】上官阳阳六个月第二天,日内,正午,兰之苑小区秦玉华家
  
  (于秀芬把饭菜端上饭桌,秦玉华逗弄着小阳阳)
  于秀芬:华子,阿文咋还没回来?该下班了。
  秦玉华:妈,您还不知道他啊,下班哪有准点。
  于秀芬:说的也是。阿文是警察,自然是忙——你先快过来吃饭吧,我去给阳阳热牛奶。
  秦玉华:妈,不是还有奶粉么?怎么又喝牛奶?
  于秀芬:奶粉哪里比得上牛奶?这个呀,是你表叔家奶牛出的牛奶,特纯。再说是自家养的奶牛,喝着放心。
  秦玉华:表叔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于秀芬:我今天上午带着阳阳出去,刚好在小区大门口遇见他。叫他来家吃饭,他说他忙没时间,要去兽医站买药,然后赶中巴车回去。
  秦玉华:咋了?他家牛有病了?
  于秀芬:不是牛病了,而是他家猪病了。
  (上官文推门进来,换拖鞋)
  于秀芬:阿文,回来了。
  上官文:妈,对不起,我又回来晚了。
  秦玉华:你从来就没早过。
  于秀芬:华子,阿文不是忙嘛——阿文,快去洗了手来吃饭。
  上官文:(洗了手,坐在饭桌前)妈,玉华,我不是说过嘛,以后吃饭不要等我。
  秦玉华:(没理他,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口中)妈,这鱼味道不错,好吃。
  上官文:我尝尝——嗯,是不错。妈的手艺真是棒,可以开饭店了。
  于秀芬:(喂小阳阳喝牛奶)好吃,你们就多吃点。
  秦玉华:(给老公夹了一块排骨)你再尝尝妈做的烧排骨。
  上官文:(夹起来吃着)香。味道鲜美。
  (手机突然响了)
  上官文:(一手吃饭一手接听电话)喂……
  欧阳平:(画外音)头儿,我们查到那家伙地址了……
  上官文:(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拭着嘴)真的?那太好了。你先去队里,我马上就到。
  秦玉华:又要走?
  于秀芬:吃完饭再走啊。
  上官文:(拿起外套)来不及了,不能吃了。要不然等吃完饭了,嫌疑人早就跑了。你们吃吧,我走了。(开门,出画)
  秦玉华:妈,您看见没有?家里啥事都指望不上他,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吃个饭也不消停。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3 21:50:5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4 21:03:39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