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普通推荐红腰带文字大小:  

    

作者:文铭   鲜花数:16朵   赠花      阅读:3446   发表时间:2018-07-14 22:10:06  字数:13375   评论: [A]

【编者按】小说和剧本是两种不同的文学体裁,把小说的语言转化为剧本的语言需要一定的技巧,体现了作者的文学功底。剧本用倒叙的写法,由旺家的婚事误会,引出自己父母的一段爱情经历——一场买卖的婚姻本来没有幸福可言,甚至差点酿成了悲剧,可由于旺家父亲大智若愚的处理方式,心存善念、不强求,最终收获了爱情和幸福。剧本揭示了婚姻和爱情的真谛,如果有爱情,贫寒的婚姻生活一样有幸福,有奋斗的动力。感谢赐稿湘韵文学,推出大家共赏。【编辑:为爱守候】

  红腰带(改编剧本)
  改编:相思
  【故事梗概】本剧根据梓烨灼灼老师的同名小说《红腰带》改编而成。刚结婚的小媳妇叶子,发现红腰带里的压身钱是假的,便与丈夫旺家喋喋不休地数落起来。窗外的婆婆四柱嫂听到后,返回自己的房间,拿出刚刚取回来的粮补钱,敲响了儿媳的房间……
  【时间】当代
  【地点】山西某村
  【主要人物】
  四柱嫂:女,48岁,小名兰萍,农民
  四柱:男,58岁,四柱嫂的丈夫
  旺家:男,30岁,四柱嫂的儿子、叶子的丈夫
  叶子:女,27岁,旺家的妻子
  四柱娘:女,原名翠云(山西口音)
  【次要人物】
  兰萍的本家叔叔,四柱爹(山西口音),大嫂(山西口音),短发嫂子,麻花辫嫂子等。
  【第一幕】某夜外,四柱家
  (闹腾一整天的晋中某村落,终于安静了下来。鸡鸭猫狗各自归窝,逐渐酣睡入梦;唯有那对蝉儿,鸣叫于树杈之上,仿佛彼此在倾诉着什么。)
  (突然,高一阵低一阵的啜泣声,划破了黑黝黝的夜空,偶尔还有摔落东西的声音。)
  【第二幕】分组镜头
  (分组镜头一)某夜内,四柱卧室
  四柱嫂:(掀开被褥,仔细听了听啜泣声,似乎感觉是旺家媳妇叶子的声音,便推了推睡在身边的四柱)孩他爹,你快听听,你听听。
  四柱:(朦朦胧胧地翻了一下身)大半夜的,你又折腾啥呢?不就是两只蝉叫嘛!你还让不让人睡了?(一说完,又呼呼入睡。)
  四柱嫂:(一边给四柱盖被子,一边瘪嘴嘀咕)你就是个猪,一晚就只知道睡!(独个下床,套上衣服,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出。)
  (分组镜头二)夜外,旺家卧室
  四柱嫂:(曲弯着腰,站在儿子的新婚房外,悄悄偷听着屋里的动静。时不时透过窗帘间的窄缝,向里偷瞄。)
  (分组镜头三)某夜内,旺家卧室
  (新婚房内的墙壁上,大红双“喜”字眯着双眼,格外傻乐;地板上乱糟糟的,横七竖八地斜躺着那大红玫瑰花的枕头、被子、抱枕;床上,除了白白的床单之外,就只剩下了一条蜿蜒如蛇的红腰带,耀眼夺目。)
  叶子:(瘫坐在地上,手捂住脸)呜呜……你妈这就是小瞧人!红腰带里的压身钱,居然装的是假的。(发脾气)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呜呜……
  旺家:(蹲坐在叶子旁边,双眼傻瞪,嘴唇嗫嚅,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分组镜头四)某夜外,旺家卧室
  四柱嫂:(听着儿媳叶子不停地哭诉数落,又见儿子旺家一脸束手无策的表情,喃喃叹气)唉!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生子如父。儿子旺家简直就是他爹的翻版,几乎是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产品,一样的不善言谈。(闭上眼睛,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淌着,点点滴滴洒落于胸前。有几滴渗到嘴里,是涩?是苦?只有自己心里知道。红腰带、压身钱,压身钱、红腰带,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心壁,犹如滔滔江水翻涌,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缓缓地挪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分组镜头五)某夜外,四柱卧室
  四柱嫂:(回到卧室,看了看床上鼾声如雷的四柱,摇头走到柜子跟前。轻轻地拉开抽屉,拿出白天刚才取回来的粮补钱,摊在手上,反复地摸了又摸。然后,含着泪花,如贼似的,又推门而出。)
  【第三幕】某夜内,旺家卧室
  (房门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旺家:(听到敲门声,拉了拉旁边的叶子。叶子没动,仍然坐在地上呜呜地数落着。只好自己爬起来,去开门)娘,您……
  四柱嫂:(走进房间)这是怎么啦?你又惹叶子生气了?
  旺家:(慌忙弯腰捡地上的枕头、被子、抱枕)没,真没呢,娘!
  四柱嫂:(走过去拉起地上的儿媳叶子)闺女,旺家要是敢欺负你,就跟我说,(做出打的样子)看我怎么收拾他。(娘俩一起走向床,坐在床沿边上。)
  叶子:(停止了数落,抹了一把眼泪)妈,没,没什么。(边翘嘴眨眼,示意旺家收起床上的红腰带。)
  旺家:(见叶子的暗示,急忙把手里的枕头、被子、抱枕,一股脑地堆放在床上,几次试图将红腰带盖住,淘气的红腰带,却一次又一次地露了出来。)
  四柱嫂:(捡起红腰带,含着泪花)红腰带……压身钱。(看了看儿媳叶子,又看了看旺家)哎,我,我给你们讲一个有关红腰带的故事吧!(旺家搬了一个凳子挨着母亲坐下。)那是三十年前,一个十七八岁叫兰萍的姑娘……
  【第四幕】分组镜头,镜头闪到三十年前某天
  (分组镜头一)日外,青纱帐地
  (兰萍跟着本家叔叔,不远万里,坐了火车,又坐汽车,再转坐马车,来到山西晋中大地的青纱帐地前。)
  兰萍:(望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青纱帐,激情澎湃地背诵着郭小川的诗歌)我的祖国、我的同胞、我的故乡——都在北方的青纱帐里炼成纯钢……
  叔叔:(提着包,暗自高兴)萍儿,(指着前边)那边还有麦浪田野呢!
  兰萍:(惊奇)啊!真的吗?(顺着叔叔指的方向奔去。)
  (分组镜头二)日外,四柱家院
  四柱爹:(一撅一拐地从外面回来,边走进院坝)他娘,我回来了。(喘着粗气,便坐在院坝的椅子上,一口紧接着一口抽起旱烟来。)
  翠云:(围着围裙从房里火急火燎地跑出来,疑惑的眼神)他爹,那钱准备够了吗?
  四柱爹:(吐了一口烟圈)哎,跑了好几家,总算把媒子的钱凑足了,只是……(又猛吸一口烟)
  四柱娘:(走近四柱爹,惊奇地)只是什么?
  四柱爹:只是担心,把钱给媒子了,姑娘会安心地留下来吗?(疑惑地盯着四柱娘)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四柱娘:这,(沉思半会儿)这就由不得她了,还是那老办法,先生米煮成熟饭后再说。
  四柱爹:不好吧?
  四柱娘:不好,又能怎么办?总不能让四柱打一辈子光棍吧!(瞧看院坝)四柱呢?(大声喊)四柱——
  四柱:(在牛棚里回话)娘,我在收拾牛棚呢!
  四柱娘:别收拾了,今天你来媳妇,快去把你的几位嫂子请来。
  四柱爹:他娘,还是你去吧,四柱他半天憋不出几个字来,不把人给急死才怪。
  四柱娘:(叹气)哎,(解下围裙,扔给四柱爹,向外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置办酒席的钱够吗?不够,你又得去借点回来。
  (分组镜头三)日外,麦地边
  (那熏风吹拂下起伏的麦浪,犹如微波荡漾的浪花,浅唱低吟着。)
  兰萍:(手舞足蹈)好美呀!(脑海里浮现出初中时老师在课堂上讲解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的画面。)
  (分组镜头三)日内,闪到初中课堂
  老师:这时你会真心佩服昔人所造的两个字“麦浪”,若不是妙手偶得,便是经过锤炼的语言的精华。(看了看端坐的兰萍)兰萍同学,这句话你懂吗?
  兰萍:(傻傻地直摇头)老师,我不太懂。
  (分组镜头四)日外,闪回麦地边
  兰萍:(望着随风起伏的麦浪,兴奋自语)哈哈,麦浪,原来如此。
  叔叔:(看兰萍高兴的样子,试问)喜欢这地方吗?
  兰萍:(脱口而出)喜欢。
  叔叔:(暗自窃喜)喜欢就留下来。
  (分组镜头五)日外,闪现
  (兰萍在工厂里忙碌着。春节将至,她提着大包小包地走出工厂,坐汽车,再坐火车,一路南下。看着窗外美丽的景色,情不自禁地哼起家乡的小曲来。一回到家里,一波又一波的媒人登门造访来说媒,她春心荡漾,满脸羞涩而又蜜甜。)
  (分组镜头六)日外,闪回麦地边
  叔叔:(看着兰萍一脸陶醉的样子,大声)萍儿,萍儿。
  兰萍:(晃过神清醒过来,满脸通红)叔叔,你说的工厂呢?
  叔叔:不急,先到舅舅的朋友家,稍稍休息一下,吃过饭再去工厂。
  兰萍:哦,一说到吃饭,我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第五幕】分组镜头
  (分组镜头一)日外,四柱家
  叔叔:(推开院门)翠云,在家吗?
  四柱娘:(笑呵呵地从房里跑出来)在呢,在呢,我在呢!(看见叔女俩,忙朝屋里喊)四柱爹,来客人了。
  兰萍:(一见低矮的院落,顿感疑惑)叔叔,这?(迟疑不愿进院门)
  叔叔:(连拉带拽)萍儿,咱们先进去休息休息,喝点水再说。
  四柱娘:(接过叔叔的包,客客气气)她叔,路上还顺利吧?(转身瞧夸兰萍)嗯,真俊俏水灵的姑娘。
  叔叔:还好,(扭头对兰萍)萍儿,快,快叫四柱娘。
  (三人一起走进屋)
  (分组镜头二)日内,四柱房间
  兰萍:(一进屋看见,一张小八仙桌上摆着一盘葵花籽,还有一碟带双喜字的糖果。还有一满脸皱纹的老人拿着旱烟袋,爱理不理地吧嗒着;一憨头土脸的壮汉,穿着一身新衣服,乐呵呵地微笑着,看上去估计有三十多岁。恍然醒悟过来)叔叔,你?(扭头转身欲夺门而逃)
  叔叔:(一把抓住兰萍脑后那条粗辫子,死死地拽着,紧接着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掴过去)想跑,晚了。
  兰萍:(见门已被老人和四柱娘堵住,只好蹲身捂住脸)呜呜……
  四柱:(端着一杯茶递给兰萍)你别哭了,喝口水吧,以后,我四柱一定会对你好的。
  兰萍:(顺手打翻茶杯)你是我谁呀?(埋头)呜呜……
  叔叔:(看了看兰萍,面向四柱娘)四柱娘,今儿,人我就交给你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摆出想要走的姿态)
  四柱娘:(从四柱爹手里接过一大叠钱,转交给叔叔)她叔呀,你就多住几日再走吧。
  叔叔:(边揣钱边跨出房门)亲家母,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兰萍呀,是个好姑娘,你得多调教调教。(边说边向外走。)
  四柱娘:(边送叔叔边说)那是,那是,请叔叔放心,我们不会亏待萍儿姑娘的。
  【第六幕】分组镜头
  (分组镜头一)日内,四柱房间
  四柱:(开锁进门,端来一碗面条放在桌上,怯怯地哀求)你吃点吧!别饿坏肚子。你吃点吧!(见兰萍没理自己,自讨没趣地退出房间,锁门而去。)
  兰萍:(满脸泪珠地看着四柱离去的背影,心里极度地悲恸与不解,为什么本家的叔叔把自己卖到千里之外,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地方,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当老婆呢?)爹,娘,奶奶……(满脑子都是大巴山亲人的影子。)
  (分组镜头二)傍晚内,四柱房间
  兰萍:(看着窗外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坐立不安,来回踱步,几度破窗想逃,不料,几根窗柱巍然不动,挡住了去路,除了哭就剩下哭了。突然,门锁一声响,吓得连连后退。)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4 22:11:27给您送了鲜花16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