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戏曲剧本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713案件(微电影剧本)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3035   发表时间:2018-07-18 15:08:18  字数:9604   评论: [A]

【编者按】剧本主要讲述了以鲁正君为首的人民警察与以韩久冰为首的犯罪团伙斗智斗勇的破案故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以鲁正君为首的人民警察可谓是火眼金睛,拨开重重迷雾,追寻犯罪分子留下的蛛丝马迹,最终将犯罪分子全部绳之以法,可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可是剧本要传递给读者的东西远远不止这些——一桩盗窃案引出几起绑架案,还引出了一段婚外情,还引出了几个八九年欠账不还的“老赖”,剧本中还涉及到毒品、赌博犯罪,所有这些因素造就了“713”案件,让人思索犯罪的社会成因,读后发人深省。精彩好剧,隆重推出大家欣赏!【编辑:为爱守候】【湘韵精品推荐180719第7094号】

  【剧情梗概】黑道三号头目韩久冰,绰号“久爷”。在某夜场,酒后与狐朋狗友打麻将输了钱,又吸了粉,迷迷糊糊开着面包车路过盈阳市材料公司大门,脑瓜子一热,干起了老本行。他把衣领竖起来,将帽檐压低,又戴上可夜视的大墨镜,悄悄潜入该公司财务部。估计保险柜密码试了好几次都没打开,他索性抱起保险柜出来,监控里留下他的身影。好在守卫们都睡着了,竟然没发现他。第二天,公司财务部发现丢失了保险柜,连忙打电话报警。刑侦大队第一小组组长鲁正君带人前去勘察现场,调取监控录像,因为对方掩饰得非常隐蔽,无法看清面容,只是看个大概。现场遗留了一个烟头,和一根毛发。警方就此展开了一系列侦查。这日黄昏,韩久冰带着大块头,把保险箱藏到郊外一个隐秘的地方,他们用炸药,炸开了保险箱。当他们看见保险箱里东西时,顿时目瞪口呆。七日之后,盈阳市大峰顶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尹依婷,神秘失踪。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经过一番细致调查,失踪案与失窃案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于是,警方并案一起侦查。并把这案件命名为“713案件”。
  
  【主要演员】
  
  鲁正君:男,四十五岁。盈阳市刑侦大队第一小组组长。
  刀胜华:男,三十六岁。盈阳市刑侦大队第一小组组员。
  韩久冰:男,三十九岁。绰号“久爷”。黑道三号头目。
  
  【次要演员】
  
  王晓庆:男,三十五岁。盈阳市刑侦大队第一小组组员。
  大块头:男,三十三岁。绰号“大铁塔”。韩久冰亲信跟班马仔。
  赵大刚:男,四十九岁。盈阳市大峰顶有限公司总经理。
  尹依婷:女,二十九岁。盈阳市大峰顶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赵大刚情人。
  闫会计:女,三十八岁。盈阳市建筑材料公司会计。
  李总经理:男,四十五岁。盈阳市建筑材料公司总经理。
  大个子:男,二十六岁。盈阳市建筑材料公司保安。
  武学明:男,五十一岁。盈阳市桥头堡建筑公司总经理。
  费之轮:男,五十八岁。盈阳市东街施工工地负责人。
  小六子:男,二十七岁。黑道小喽啰,大块头小兄弟。
  卷发女子:女,二十五岁。某夜场舞女。
  长发女子:女,二十六岁。某夜场舞女。
  小个子:男,二十五岁。盈阳市建筑材料公司保安。
  警察甲:男,三十二岁。
  警察乙:男,二十九岁。
  众警察若干……
  
  
  【第一场】繁星闪烁,某夜场单间
  
  (昏暗的灯光下,烟雾缭绕,两男两女四个人围在桌前,腾云驾雾打着麻将)
  
  韩久冰:快出牌——真是个娘们,磨磨唧唧的。
  大块头:我说妹子,你能不能快一点?也不怪久爷说你,还真是磨叽。
  卷发女子:(嗲声嗲气)久爷,您别急呀,这不出了么(啪,打出去一张牌)
  长发女子:(一把抓过牌,大喜)嘻嘻,糊了(摊开手)各位,上银子吧!
  (三个人甩过来十几张百元大钞)
  韩久冰:(一推麻将)不玩了,不玩了,爷今天手气太臭——阿嚏(不经意打了几个喷嚏)
  卷发女子:久爷,您是不是该轻松轻松啦?
  韩久冰:(捏了一下对方脸蛋)还是妹子懂哥哥。
  长发女子:(去柜子里拿来针剂)久爷,大铁塔哥哥,请慢用。
  大块头:(灌满一支针剂,递给韩久冰)久爷,您先来。
  韩久冰:(接过针剂,对着自己手臂扎下去)还是这玩意好使。
  大块头:(在自己手臂注射)久爷,这东西好是好。就是忒费钱了。
  韩久冰:(拔出针,微闭着眼享受着)铁塔,这东西还有多少存货?
  大块头:久爷,不多了,估计只能挺一个多月。
  韩久冰:(猛然睁眼)那可不行!断了货,咱哥们可就生不如死了。
  大块头:(有些为难)久爷,您也知道。如今这钱不好弄啊。
  长发女子:久爷,大铁塔哥哥,天不早了,是不是还在这里过夜啊?
  韩久冰:(沉思片刻)让铁塔陪你们玩,久爷我还有事,马上走。
  卷发女子:久爷,不要走嘛。
  韩久冰:不行啊,宝贝。久爷我好长时间没回家了,今晚回去看看。过几天,过几天就来陪你。(推门出去)
  
  【第二场】夜深沉,盈阳市材料公司
  
  (监控室内)
  大个子:(恹恹欲睡)我困了,睡会儿。
  小个子;(也是无精打采)大哥,不……不能睡吧?要是……要是来小偷怎……怎么办?咱们是不是该出去巡视一下啊?
  大个子:(无力摆着手)别瞎说!哪有什么小偷啊。不用巡视,这不有监控嘛。听我的,睡……睡(头一歪,趴在那儿打起了呼噜)
  小个子:嗯,睡(坐在椅子上也垂下头)
  (盈阳市材料公司大门外)
  韩久冰:(迷迷糊糊开着面包车停下,瞧着气派的大楼,念着闪烁的招牌)盈……阳……市……材料公司……
  (面包车停在暗处,他瞧瞧四下无人,竖起夹克衣领,又把可夜视的大墨镜戴上,顺手往下压了压帽檐,这才攀上大门,翻进去)
  (镜头返回监控室)
  大个子:(乌拉不清说着梦话)嗯……钱,我要钱……
  小个子:(似乎是被吵醒了,闭着眼睛,换了一个姿势)别说梦话,打扰了我的好梦(紧接着鼾声如雷)
  (监控显示器显示,一条影子摸进财务部,十五分钟之后,那条影子怀中抱着一个似乎很沉的东西走出来)
  (还是盈阳市材料公司大门外)
  韩久冰:(抱着保险箱放进面包车里,喘着粗气)熊玩意咋这么沉?这是装了多少现金?娘的,早知道弄这玩意,把大铁塔叫来啊。
  (面包车疾驶而去,画面隐去)
  
  【第三场】分组镜头
  
  (镜头一)日内,盈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
  
  (鲁正君伏案写着什么)
  刀胜华:(敲门)头儿……组长……
  鲁正君:(头也没抬)进来。
  刀胜华:(推门进来)头儿……
  鲁正君:嗯,小刀,有事?
  刀胜华:(摸摸后脖颈,似乎是没话找话)头儿,你在干嘛?
  鲁正君:还能干嘛?写结案总结——你小子,别东拉西扯,说事。
  刀胜华:那个抢劫伤人的案子不是结案了么?我……我想……我想提前半小时回家……
  鲁正君:什么事?
  刀胜华:还不是我妈,又让我去相亲。也不告诉我一声,就私下跟人家女孩约好了。说什么那个女孩也忙,好不容易出差回来一次,下午一点就走。我妈说,趁着人家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赶紧见上一面。
  鲁正君:(笑了)相亲?好事呀。反正案子破了,现在也没什么事,你去吧。
  (刀胜华转身正欲走,桌上电话响了)
  鲁正君:喂,这里是刑侦大队。请问,你哪里?嗯嗯……好,我知道了。
  刀胜华:(回头)头儿,有案子?
  鲁正君:东四桥路盈阳市材料公司保险柜被盗,小刀,走,出现场。
  刀胜华:(点头)快去开车,叫上兄弟们,走。
  (日外,警车里)
  鲁正君:(握着方向盘,驾驶车子)小刀,对不起,又让你爽约了。
  刀胜华:没事,头儿。我早已习惯了。
  
  (镜头二)日内,东四桥路盈阳市建筑材料公司被盗现场
  
  (警察们勘察现场)
  鲁正君:(指挥警察甲)把这个地方拍下来……还有这儿……对,就是这儿……
  刀胜华:(与闫会计了解情况)你把情况说一下。
  闫会计:我今天一上班,就发现墙角那儿的保险柜不见了。
  刀胜华:你确定昨晚还在?
  闫会计:确定。我昨晚下班之前还把一份文件放进去了呢。
  (这时候,鲁正君在墙角发现了一个烟头,又在门旁发现一根毛发)
  鲁正君:(用镊子夹起烟头,放进塑料袋里,站起身走过来)闫会计,你们财务部谁吸烟?
  闫会计:是老张和小李。不过公司有规定,不允许在上班期间吸烟,抓住罚款,他们都是下班时候才敢吸烟。
  鲁正君:好,我知道了,谢谢闫会计。以后有事,还会麻烦你。
  闫会计:不客气,希望你们早点破案,因为那个保险柜很重要。
  鲁正君:会的——小刀,把监控录像带一并拿走,收队。
  (警车离开,画面渐隐)
  
  【第四场】黄昏,郊外密洞
  
  (韩久冰和大块头两个人,打着手电筒,抬着保险柜在逼仄的甬道走着)
  大块头:久爷,你说……说的那个洞,在……在哪儿?
  韩久冰:费什么话!马上……马上就到了。
  (前面突现一缕微亮)
  韩久冰:到了,前面……前面就是……哎呀,我的妈呀,累……累死爷了……
  大块头:(一个人抱起保险柜,紧走两步)久爷,你歇会儿,松手吧,俺一个人抱着就成,反正……反正也不远了。
  (咚!保险柜落地,发出沉闷响声。大块头一惊,连忙四处张望)
  韩久冰:怕什么?放心,这个洞在山底下,声音传不出去。
  大块头:久爷,你是怎么发现这么一个隐秘之处的?
  韩久冰:(坐在一块石头上)这还是前年爷躲避外省黑道追杀,无意当中发现的——先坐下歇歇,一会儿想想怎么把这个铁家伙弄开。
  大块头:(用衣服扇着风)久爷,放心好了,俺带着炸药呢。
  韩久冰:(满意拍拍对方肩头)铁塔兄弟,你从来就没让爷失望过。
  大块头:久爷,你说,这铁家伙这么沉,是不是里面装满了现金?
  韩久冰:一定是。兄弟,高兴吧,咱哥们发了。
  大块头:(站起身,拿出炸药)我这就去炸开它。
  韩久冰:小心点,别伤着里面的钱。
  大块头:久爷,俺知道。俺又不是弄一回两回了。
  (嘭!保险柜被炸开)
  韩久冰:(拍打着烟雾)铁塔,快瞧瞧,有多少钱?
  大块头:(惊讶的脸)久爷……久爷,你快过来看看。
  韩久冰:(站起身,走过来)咋了?大惊小怪的,难不成还有金条金砖?(突然,眼睛发直)
  (特写,保险柜里只有十几个文件袋)
  大块头:(神情沮丧)久爷,咱……咱们上当了……
  韩久冰:不可能!那么大公司,不把现金放保险柜,又放在那儿(把文件袋全部扔出来,寻找)
  (保险柜内,空空如也)
  大块头:(掏出文件里的东西)大峰顶有限公司欠本公司,现金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韩久冰:(也打开文件,抽出里面一张纸)桥头堡建筑公司欠本公司,现金一百八十万……
  (所有文件袋均被打开)
  大块头:久爷,只有一份文件是合同,其他文件里都是欠条——俺估摸算了一下,大约八百多万,这有啥用?还是一把火烧了吧(揿动打火机)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8 15:09:5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7-19 21:14:04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