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乡土风情

精品推荐李大伯的家事儿文字大小:  

    

作者:雷开艳晨曦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449   发表时间:2018-02-07 21:35:47  字数:3455   评论: [A]

【编者按】《李大伯的家事儿》这篇文章欣赏了,感到不错。文章选材小,但是却展现了社会新的风貌,也展示了人物的精神境界,立意很好,正能量作品,体现了大主题。同时作者文笔细腻,多处描写生动,人物心理活动也刻画到位。如今国家精准扶贫,不少人变着法子去强要,但文中的李大伯和他的一家就很能为大局作想,让国家的扶贫政策给那些急需要的人家。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湘韵精品推荐180211第6715号】

  乡村的冬夜,很静。天气寒冷,人们睡得早,只稀稀疏疏的亮着几家灯火,像黑夜乡村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王婶家的儿子儿媳在外打工,留下两岁的孩子由王婶老俩口照顾着,这几天小孙子有点感冒了,晚上闹夜,一声声响亮的啼哭打破夜的宁静,随即,对面李大伯家的狗也叫起来,也许是小孩子的哭声惊动了它,又或者是过往车辆惊动了它,可也仅仅是狂吠了几声,便安静下来了。也许,狗也不想打扰夜晚的宁静。
  进村的公路上亮起两道白晃晃的车灯,只听“嗖”的一下,两辆黑色的轿车在李大伯家门口停住了。王婶从自家窗户望出去,原来是李大伯的两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回来了。李大伯家两个儿子在外做生意,按说腊月正是生意忙碌的时候,他们这会儿回来有啥事呢?王婶寻思着是给李大伯送年货回来了,王婶边哄着小孙子,嘴里边说着话:“别哭了,咱宝儿长大了,也给奶奶送年货喽。”
  说起这李大伯一家,故事颇长。这两年家运不济,老伴张婶儿前两年意外受伤,身体状况日益俱下,干不了重活,老俩口一生好强勤劳,不愿拖累儿子儿媳,李大伯一个人忙里忙外,哪里缺劳力就去干活,现在农村劳力紧张,一天也能挣个一百多块,平日里儿子儿媳生意忙,没空回来,给老俩口一点零花钱,他们也是推辞着少拿一点。
  原来张婶没病之前,老俩口除去田地里的收入,一年下来也能挣个一两万块,加上前些年遇上自家柑桔大丰收,又碰上好价钱,存折上也有十来万存款,这老俩口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张婶意外受伤,又没有买意外伤害保险,只好自己从兜里硬生生的往外拿,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每天像流水一样的哗哗流向医院,那个心疼哦!可有啥办法呢?保命要紧呢!
  儿子们商量住院的费用一人一半,小儿媳不大乐意:“咱爹妈存折上不还有十来万吗,我们这段时间生意铺得大,资金周转不过来。”听小儿媳这么一说,李大伯心里便明白了,说:“你妈看病的钱,我们自己先垫着,不够了再说。”儿子们虽挣钱脑瓜子灵活,却都是“妻管严”,两儿子心里想:先这么招吧,如今手里的资金的确周转不开,万一钱不够了,咱们再出,自己的爹妈,总不能让人背后戳咱脊梁骨啊。
  这人一旦上了岁数,胳膊腿受了伤,没个一年半载还真恢复不了,况且这身体零件慢慢老化,各种病就出来了,这药也停不下来了。穷得起,病不起,两年下来,存折上的十万元也所剩无几。李大伯家里家外的忙,累病了,医生说:开个住院吧,现在农村合作医疗能报销,用不了啥钱。李大伯一估摸也对,便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结算时,自己花了不到一百元,李大伯逢人便说:“这国家政策真好啊,农村合作医疗,可是咱们农民的福音啊!”
  李大伯自从尝到了合作医疗的甜头,便开始关心起国家的政策来,什么扶贫啊,什么救助款啊之类的,只要村里有这方面的文件下发,他必定仔仔细细的研究着,这不,对扶贫标准他有疑问,他看张婶打着旽儿,就关上门到村委会找当村长的内侄儿问个清楚。
  没走多远,看天色暗下来,好象要下雨,门前还晒着一篓苞谷呢,别下雨淋湿了,李大伯打算先回家把苞谷收了。许是看天色入神,脚下一趔趄,摔倒在旁边的水沟里,腿一阵钻心的疼,幸好被路过的乡亲看见,赶忙送往医院,一检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大伯的右腿三处骨折,真是老骨头不经摔呀!这张婶还没好利索,李大伯又倒下了。
  这俩儿子呢,说来也巧,这两年做生意赔了钱,日子也不好过。
  儿子们闻讯赶到医院,先去交了钱,轮番照顾了几天,惦记着生意没人照管,就商量着请个护工,等稍好一点就接回家养着。这一折腾,李大伯手里的存款真的全没了。
  乡里乡亲的听说李大伯住院了,素日里关系好的都前往医院看望,内侄村长也来了。看到李大伯躺在病床上,张婶儿坐床边抹眼泪,他俩儿子做生意亏了钱,听说被人逼债又逼得紧,村长心里也不是滋味,就琢磨着李大伯能否符合扶贫对象的标准,把今年的扶贫指标给他。虽说只有几千块钱,但多少能贴补点。
  扶贫款送到李大伯手里的时候,他千恩万谢,又拿出上次儿子回来带给他的一条烟,拿出一包硬塞到内侄村长手里,村长推辞不过接下了,临走的时候又悄悄把烟放在桌子上。
  这么一来,李大伯更是感谢党的好政策,生在这个时代真好啊!
  冬去春来,一年又过去了。李大伯的腿好利索了,张婶的病也好多了,能下地干点轻活,最关键的是,时来运转,两个儿子的生意又红火起来,李大伯有一次听见两个儿子私下说,除去去年亏损的,今年还净赚十几万,订单已接到明年下半年了。李大伯打心眼儿里替儿子们高兴。
  今年的扶贫对象又要定了,尝到甜头的李大伯,想着儿子们挣钱也不容易,若是今年还是扶贫困难户,也少找儿子们要钱了,再说这是国家的钱,能挣就挣,去问问内侄村长,能不能把今年的扶贫对象还是定成他。村长说:“这事儿啊,可不能他一个人说了算,得开会评议通过,根据当年的各村组推荐的扶贫对象的实际情况和国家政策来定。”李大伯悻悻地的走了。
  果然,扶贫对象不是他,是老赵。听说开会决议的时候,村头老孙家的说李大伯的儿子们生意做得好,赚大钱了,他老爹老娘还能被评为困难户?说出去岂不笑掉大牙!李大伯心里恨得痒痒的,这老孙头替他家二小子报复咱家呢!他二小子在大儿子那里工作,因工作不认真被老大媳妇开了,一直怀恨在心。呸,不就几千块吗,我还不稀罕呢!李大伯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愤愤地回了家,一个电话把两个儿子叫回家。
  爹妈在家里受了欺负,做儿子的能不回来管管吗!这不,俩儿子带着老婆孩子收工就赶回来了。
  儿子们回家听完父亲的讲述,大儿子沉默一会儿说:“不就几千块钱吗,咱不要那钱!咱家的情况,也不合标准啊!”大儿媳横了大儿子一眼:“那谁家合乎标准啊?若是咱爹被评上,能要的为啥不要。咱爹妈户口单过,国家的钱不要白不要!”小儿子说:“扶贫款这钱嘛,来由不好听,咱们请客吃一顿饭,不也花个几千的?一顿饭钱而已!”小儿媳接过话:“一顿饭钱不是钱?几千块呢!咱们挣钱也不容易,关键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老孙家的二小子不把咱放眼里!”小儿子呵斥自己老婆:“你少添油加醋,少说几句。咱们平时不在家,爹妈有啥事,还靠乡亲们照顾着,远亲还赶不上近邻呢!”小儿媳被二儿子喝斥了,本想还嘴,不料大儿子也同意小儿子的说法,别看平时两儿子是妻管严,可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他俩拿主张,俩媳妇想想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就不多说了。
  这边大人们说的情绪激动,把陪张婶玩的两个孙子孙女吓住了,大孙子八岁了,走过来拉住大儿子的手说:“爸爸,爷爷没饭吃吗?老师说了要我们从小孝敬父母和长辈,我把我的存钱罐的钱都拿出来给爷爷吧。”小孙女摇着两个羊角辫,奶声奶气地说:“我也有,我也拿出来给爷爷。”李大伯蹲下身子,把孙子孙女楼到怀里:“谢谢我俩乖孙,爷爷有饭吃,吃的好着呢。”说完,搬把椅子坐下,嘴里吧哒吧哒几口烟,叹一口气:“算了,这两年我和你妈生病,用光了积蓄,就想着靠政策弄点白来的钱,现如今你们俩兄弟生意做得好了,我和你妈身体好些了,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买卖,吃饭的钱还是有的。以前从没要过扶贫款,还不是挺好的。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老了,还不如俩孙子呢,只要咱一家人团结,健康,不比啥都强。”大儿子接过话:“以后我们兄弟俩每月每人给您二老伍佰元零花钱,生病我们另付”。小儿子点头同意,李大伯的心结,算是被两个孙子孙女解开了。
  王婶的小孙女终于停止了哭闹,睡着了。王婶打着呵欠,也准备关灯睡觉了,听见李大伯家的门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个儿子走了出来,大儿子打开车门,招呼着儿媳儿子上车,发动轿车,临走又打开车窗说:“爸妈,那扶贫款甭惦记,我们给的生活费不够,你们告诉一声,我们走了,你们早点休息。”李大伯与张婶连连答应,目送儿子们的轿车远了才进屋。
  王婶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也明白了一大半,自言自语地说:“咱家的条件比他们还差呢,从没惦记过那扶贫款,自己挣得不比什么都强,国家政策好了是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我看那老赵家今年死了两个母猪,老伴又常年生病,儿子也不大争气,他一家全靠猪崽下钱了,贫困户给他最合适。”她的唠叨声吵醒了她家的老头子,老头子不满的哼一声:“三更半夜的,你神经叨叨个啥,睡觉!”顺手把灯灭了。
  几盏稀稀疏疏的灯光渐次熄灭,王婶摸索着躺下的时候,看到李大伯家的灯也熄灭了。乡村的夜晚,静的像一潭水,一切都安静的睡着了。只有月亮像块玉盘,静静的挂在天上,把它的余晖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7 21:36:2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11 22:37:3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