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乡土风情

二姐那些事文字大小:  

    

作者:宁再军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3153   发表时间:2018-03-06 18:17:29  字数:7430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美文!一个漂亮的二姐,一个和蔼多情的二姐,一个命运曲折坎坷的二姐,二姐一个活生生的乡土人物。一个二姐,一段岁月历史再现,今天读来还富有深刻意义。文字朴实,描写细腻!真的很不错。推出大家欣赏!问好作者!期待精彩不断!【编辑:黄金山】

  二姐名叫宁水吾,年轻时是个水嫩嫩的姑娘,刚做了娘那几年还是个黄花闺女一样。
  那天二姐刚从广东打工回家,我和她走在一起去大石冲,那是她婆家,在磨刀港瓷厂上面,周枚小学还要上去,横过水塘转一个弯就到了,那天路上有同学看到了我和二姐走在一起,对我挤眉弄眼的,我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没理这些神经病。
  第二天去上学,突然有人笑我要吃喜糖,我莫名其妙,无缘无故要吃什么喜糖,我问他们什么意思?他们还以为我装傻,说我装得挺像啊!昨天我们都看到了你和一个乖妹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真看不出来了,你屁都放不出一个来也能谈到一个大美女。
  这下我明白了,我说碰了你们的大头鬼,那个是我的二姐,搞清楚状况好不好?
  二姐年轻时的确很漂亮,那时我家三姐春心也动了,我的上头屋里是二伯家,她家大妹子、细妹子也和我家二姐、三姐一样大,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妹子呆在家里,不招蜂也惹蜂,不惹蝶也来蝶,每天晚上一大群小伙子成群结队在对门路上吹口哨,妈妈就说是野猫子叫,不准姐姐她们出门见这一群祸路鬼。
  哪个小年不多情,哪个小女不怀春,二姐还是相中了一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他就是宁元安,那比刘德华要帅很多。
  宁元安十五岁时经过排行湾,这是他第一次见了我二姐,二姐当时刚满十六岁,他们注定是一场姐弟恋,二姐当时在喂猪,宁元安就是经过我家猪栏见了我二姐,那天二姐上身穿件洁白的的确良,下身穿着绷紧的健美裤,全身包得紧紧的。
  宁元安见了我二姐就挪不动脚了,一见钟情啊,排行湾真是深藏不露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乖妹子,要屁股有屁股,要奶哺子有奶哺子,该挺的挺,该翘的翘,我怎么一直没遇到了,宁元安口水都流出一尺长了,二姐感觉背后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她,她猛一回头,果然有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还流着口水,像要吃了她一样,二姐杏目圆睁,怒问道,“你这个傻瓜,盯着我看干什么,还不快滚我就喊人了。”
  宁元安脑瓜子十分机灵,马上握着肚子,转过头,嘴里模仿放屁的声音打了一个长响屁,问道,“你家有厕所吗?我是要上厕所。”
  二姐看他像那么回事就努努嘴,说猪栏背后就是厕所。
  宁元安就一个弹弓钻进了厕所,过了一会他又再喊厕所里怎么没纸啊!
  二姐就喊你不会用手挂啊!二姐说完就笑了。
  宁水吾和宁元安等老乡这回看投影亏大了,被治安崽全部抓了,一个个往车里弄,宁元安想这回麻烦大了,我们全部都抓了,那时又没手机,想找个人赎都找不到了,特别是宁水吾也在里面,他得想办法逃出去,他就用乡里话告诉宁水吾,等他们再开车门放人进来,我就得跳车逃出去,不然大家都完蛋了。
  宁水吾听了就急哭了,你这个麻心红薯,你是不是想死了,你要是逃不掉会被他们打死去,我不准你去跳车。
  宁元安看到宁水吾哭就说是骗她的,但是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他们再开车门放人进来我就跳车逃跑,很快治安崽在半路上又抓了几个人要弄进车,宁元安看准时机一个弹弓就跳下了囚车,宁水吾等老乡被他的行为吓得尖叫,很快治安崽就把门啪的一声关上了,看来还真有不要命的,他们拿起警棍就去追宁元安。
  宁元安刚跳下来要闯过几个治安崽的面前,他们抡起警棍就对着他打,宁元安的后背不知被哪个没良心的抽正了棍,痛彻心扉,他现在顾不得痛疼,逃命要紧,他像只老鼠一样一个猛钻,跑到红绿灯旁,当时车来车往,他顾不了那么多,后有气势汹汹的追兵,反正一死,他毫不犹豫地钻进了车流中,左穿右插,他终于闯过了车流,治安崽被他不要命的架势惊呆了,他不要命,我们还要命。
  宁元安就这样逃回了码头,逃到码头刚坐下来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老乡见了都吓了一跳,说要送他去医院,他说自己没事,宁水吾,宁国军,宁飞华等人被治安崽抓走了,我要通知大家凑钱去派出所赎他们出来。
  又有人建议你不去医院你至少要用酒泡点云南白药喝了才行,我们去通知他们的亲朋好友,大家想办法凑钱把他们全部赎回来。
  宁元安就买了盒云南白药粉子,又买了瓶白酒,再买了点花生米就来治内伤,他这个内伤到现在还没有好尽,所幸他那时只有十七岁多,有些伤痛也能自愈不少,但这个内伤实在是太重了,所以到如今也会时不时发作。
  宁水吾赎出来后,听说他被打得吐血,顿时就心痛得大哭了一场,当晚她就坐在那个三五平方的铁皮屋里,一鼓作气地说今夜里我就睡你这里算哒。
  宁元安听了顿时一惊,还以为听错了,就问道你刚才讲什么?宁水吾气得胸部一鼓一鼓的,又大声重复道,我讲我今夜里不想回厂了,我要睡到你这里算哒。
  宁元安担心地说那不行啊!你要是驮了肚怎么搞?
  宁水吾这回好像铁了心,就说驮了肚我就生下来。
  宁元安还是很担心,你要是驮了肚就不得了啊!你妈妈会骂死你的。
  宁水吾就讲那你到底要不要我同你睡?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找别个睡去。
  宁元安听了又吓了一跳,要得要得,我们今天就睡到一起算哒。
  他们这一睡,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后来就睡到了一起,不久宁水吾就中标了,她真的驮了肚。
  方爱连听到了口信说水吾妹子又和安安嘴又在外面搞对象,她一听就急了,就托人带口信说她爸爸病了,再不回来她就看不到她爸爸了。
  水吾妹子那会刚驮肚,现在驮肚了不能一天到晚坐着上班,又听说爸爸快要死了,她急急忙忙就辞职回家了,但是谁也不晓得她驮了肚。
  水吾妹子一回来就发现爸爸是好好的一个人,知道是妈妈骗她回来的。
  水吾妹子刚回来,她就被妈妈喊到屋里骂开了,你这个黑猪子,真是不懂阳世上的路,你晓得他屋里是什么情况吗?他住在那种鬼角眼里,屋也是稀烂的,还欠了上万元的帐,他屋里穷得丁当响,你要是嫁到她屋里会累死你一把命,你这个黑猪子。
  水吾妹子就听妈妈去骂,也不敢回嘴,妈妈又偷偷问她和安安嘴睡了没有,又有人传言她和安安嘴睡到了一床,水吾妹子就一口咬定没有,还要去找那个多嘴多舌的人,说要去撕烂他的腮巴子。妈妈看她说得理直气壮就没有怀疑了,高兴地说没有就好,这件事我去讲,再不准别个乱咬舌头了,哪个再乱讲我去撕烂他的腮巴子。
  不久,我家要盖新房了,但不是盖楼房,还是盖土砖屋,这时来了一个年轻帅气的泥水匠,这个泥水匠见了我姐也是一见钟情,他干活干得特别卖力,吃饭后本来都要休息半个小时再干,他是吃完饭就去干活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他是看上了水吾妹子,爸爸妈妈见她干得特别卖劲就劝他不要这样拼命,休息一会再干不迟,但是他执意不恳,还说做事就是要体本体心做。爸爸妈妈听了就顿觉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后生子。
  这个泥水匠也是怪,还从家里带糖回来给我吃,又是打听我二姐有对象没有。我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他说没看你家里来过男的找你二姐,应该没有吗?我听了也点点头说应该没有。
  这天晚上泥水匠偷偷把他看中了我二姐这事说了,我妈妈问了他家里一些情况,他都一五一十回答了,他家里在巷子口街上的,家里盖起了楼房,只是还没有完全装修完,父母也能帮上很多忙,而且他爸也有手艺,他家里儿子就他一个。爸爸妈妈听了很满意,他们决定去问问水吾妹子的想法。
  水吾妹子就说自己还小,等过了二十岁再动婚姻也不迟,我还想多陪爸爸妈妈一两年,你就说我现在不想那些事行了,叫他另选她人吧。
  水吾妹子是摆明了看不上宁乡巷子口那个泥水匠,这事就只能作罢,但那泥水匠一直还抱有希望,干活照样卖力。
  再后来水吾妹子的肚子开始现形了,有人就说水吾妹子你是有了吧,肚子好像越来越大了。
  水吾妹子就说我是广东喝啤酒喝多了,这是喝啤酒胀大的。
  又过了一个月,水吾妹子的肚子更大了,又有人说水吾妹子你是驮了肚吧,肚子越来越大了。
  水吾妹子就说我早跟你们讲了是喝啤酒胀大的,你们再要胡说八道,不要怪我骂人了。
  别人盯着她肚子看了又看,还是说水吾妹子你硬是驮了肚。
  妈妈听了就受不了了,我的妹子还是黄花闺女,你是存心要败我屋里名声,只有驮了你屋里爷,驮了你屋里娘。
  这人操空心猜了骂,他只好不讲了,后来别人再连连问她是不是驮了肚,问到三句,水吾妹子也骂人了,还说你们是不是瞎了你们的狗眼,没看到我每天去砍柴,割猪草,喂猪吗?你见过哪个驮肚婆去山上砍柴的。
  水吾妹子这样一说大家都信了,她驮肚的事千万要否认,未婚先孕,年龄也不到,那时计划生育又很严,要是计生办的知道了怎么会放过她,这样建胡西就难保了。
  再过一个月,妈妈也看出来她怀孕了,水吾妹子是舍得蛮,驮肚了也去砍柴,肩重担,她就是怕别个晓得她驮肚了,要是被计生办晓得了就保不住了。
  妈妈这回要水吾妹子讲实话,炸了半天话水吾妹子还是说肚子是喝啤酒喝大的,妈妈就说你这个黑猪子,还想瞒妈妈吧,你只怕快要生了,我再不反对你跟宁元安在一起了,你们都要做爹娘了,你是生得贱,我这叫送货上门,以后有苦的日子等你瞧的,你到时不要眼泪巴腮到娘面前哭的。
  水吾妹子听妈妈同意她和宁元安在一起哒,她就一五一十把这些事告诉了娘。
  方爱连急得不得了,他得要宁元安赶紧来提亲,时间实在太紧了,宁元安屋里到现在才知道宁水吾驮了他屋里的人,他们随便安了一个媒人接了宁水吾先进了屋,这时宁元安还在广东没回来,赶紧通知他回来当爹,等宁元安回家后宁水吾已经生了,生了个儿子,有人说只有兔崽子大,有人说有狗崽子大,我看了确实不大,谁叫他生在那种计生特严的时代,她妈妈为了隐人耳目,又是说喝啤酒喝大的,又是砍柴肩担证明她没有怀孕,天生营养不良啊,他生时正在修族谱,就取名叫宁建谱。
  宁水吾生后,计生办的人如梦初醒,建胡西三月生的,宁水吾还要九月才二十岁,也就是说她还只有十九岁,宁元安只有十八岁,当时未婚生育不但要罚款,还要强制结扎,为了反抗计生办,又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了。
  建胡西和大姐二女儿卫妹子是一年生的,当年大姐驮肚躲到伪山去了,而二姐一直呆在家里咬定没怀孕,她又没定婚,别人也不敢乱讲,她又舍得蛮,不像其她驮肚婆要服侍,她倒要干很多活,这一瞒瞒到了生的前几天才告诉妈妈。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6 18:18:54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