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乡土风情

精品推荐白马河的“社戏”文字大小:  

    

作者:段家军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1849   发表时间:2018-03-26 21:39:57  字数:3796   评论: [A]

【编者按】看了段家军先生的《白马河的“社戏”》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看露天电影的情形,十分地相像。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的精神生活也是匮乏的。作者小时候看的社戏和我小时候看的露天电影是那个时候乡下人最盼望的精神文化生活了。同时,戏场子和电影场子也成了乡民们的社交场所和年轻人的恋爱场所,成为了那个年代一道特有的风景,也成了那一代人现在美好的回忆。这种回忆是温暖的、甜的、亲切的、火热的,还包含着些许的乡愁。文章诉说乡俗、乡情娓娓道来,如数家珍,笔力不凡,推出共赏。【编辑:为爱守候】【湘韵精品推荐180328第6796号】

  一
  故乡,秋日里唱大戏是最最热闹的。
  戏场子是天然的,在村西白马河的大河滩上,一个能容下十几万人的场地。据村里上了年岁的老人传言,场地有一个传说,说武王伐纣时,这里是西歧和殷商开兵见仗的古战场。当年姜子牙率领的西歧军在此和商纣王决一死战,可后面是白马河,前面是一些不高的小山包,大军拥挤施展不开。姜子牙为了便于大军展开行动,挥动手里的赶山神鞭,刷刷刷就是三鞭。再瞧,所有的山包不见了。眨眼间,一马平川。
  传说归传说,反正这块场地成了村人们的集聚地。
  有男有女就有世界。
  每日里的黄昏,是白马河最闹哄的时候,这种闹哄应区别于集市的喧闹。当天边的日头将最后一缕红晕从白马河上收走,天色逐渐变得朦胧,大大小小的瞎眼蝙蝠便无声地在场地和白马河上翻飞着,一些半大的小后生们手里举着个大扫帚在扑着空中飞舞的蜻蜓,成群的鸡在草棵儿里觅食,狗在场院里撒着欢,时不时,嗵的一声跳进白马河里。
  人,当然是更开心。
  二
  年景不论好坏,村里都要唱大戏的。
  年景好,是感谢上天为各户农家带来的好收成。年景不好,更要唱大戏,春旱少雨,村人们便会戴起用柳枝条子编起来的圈帽求雨。大洼里,成百上千的男女老少都光着脚丫子在发烫的大地上打着鼓,唱着跳着。
  求雨的人是不准穿鞋子的,只有让龙王爷可怜他们在日头底下把脚烫得很痛,就会下雨了。一下了雨,到秋天就得唱大戏。求雨时是许了愿的,许了愿就要还愿,那还愿的大戏就更非唱不可了。
  大戏一唱就是九天。
  大戏台就在白马河边的空旷场地上,戏台是用门板搭起来的,四周用上好的松木檩条、竹竿子绑起来。上面再用帆布搭个罩棚,即使下一点小雨也无妨,日头是完全可以遮住的。
  戏台子搭好后,两边就搭看台。
  看台上还要搭起一座彩楼,坐在那彩楼上看戏很好的,喝着热茶,吃着四干四鲜或鲜嫩的一咬就出水的沙窝绿萝卜,又风凉又可以远眺。看戏的人不仅能看到演戏的人,也能看到坐在台下的男男女女。不过,这上面可不是一般人能坐上去的,那是给市、县、乡三级领导和村里有头面的人留的。
  戏台的架子一搭起来,就有村人会说,戏台的架子戳起来了。
  一上了大棚,又有村人说,戏台子上了棚了。
  戏台子搭好以后,还会在一旁做一个七八人高,几十个人粗的稻谷神。稻谷神是用竹竿子和稻草高粱做的。村人们还给稻谷神穿上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衣裳,花花绿绿的。稻谷神的肚子上开着一条长长的大口子,口子很大,里面摆放着猪头、牛头及一些鸡鸭之类的敬神供品。
  在稻谷神的前面还会摆上一张大供桌,桌子上摆着个大香炉。
  有人传言,稻谷神和村头的那棵大槐树是儿女亲家,这个大香炉上香的同时也等于敬供大槐树。大香炉里的香火多少天会香火不断,村里人、外乡人来了都要给稻谷神上香磕头的。
  当然了,这样的戏台子最少也要搭上七八天。
  三
  大戏还没开台,白马河已热闹得不行了。村里的人们串亲的串亲,访友的访友,到处是一片到俺村上看戏的喧闹声。村外的大道上,大堤上,到处都是来往的车辆行人。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接姑娘,唤女婿。唱大戏的日子临近,对村人们来说,没那么简单,而是接姑娘唤女婿,异常地热闹。于是,不但女儿女婿,那三姑六婆也都聚到了一起。
  三姑六婆聚到了一起,自然有唠不完的话题了。某村某家,哪户的婆婆虐待媳妇,哪户的媳妇不孝敬公婆,还有那谁家的大姑娘出嫁时肚子上扣了个大脸盆,到婆家不到仨月生了对儿双棒儿,还有,还有。
  灯光中,一唠唠个大半宿。
  这要是谁家有几个大姑娘,这几个大姑娘又都有婆家的,姊妹之间平日里一个东一个西的,要么隔村要么隔河的,要么就是一大堆的孩子,各有各的家务,一年到头遇不到一处的也有,若想两家走动,根本不可能。唱大戏的时候,当娘的把她们都接来,仿佛已是相隔多年,相见之下,彼此间好像有些陌生了。一肚子的话,真不知从何说起,心中是悲喜交替,等彼此间耳热心跳,往上冲的血回落之后,这才找出几句不相干的话题来。
  多会儿来的?
  夜个黑下来的,孩子们都带来了么?
  每一个回娘家看大戏的姑娘多少都会带一些东西,送爹娘的、送哥嫂的、侄儿侄女的、三姑六婶的。有那带了东西多的,但凡见了长辈都能拿出点东西来,那就会显得人情很周到。
  礼尚往来,当大戏散了的时候,姑娘们也会大包小包地从娘家带回许多东西去。东西丰富得很,有用的、有吃的。有爹娘腌的腊肉,姐姐晒的鱼干,给公爹买的老白干酒,小姑子穿的鞋子,婆婆带的帽子。
  于是,乱哄哄的,大包小包,等临走的头一天黑下,忙得是底朝天,就要各奔东西的姊妹有时候连说话的空都没了。
  四
  大戏还没开台,就来了这么多的碎妈妈事儿。等大戏一开了台,那戏台子下面,真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了。
  白马河两岸三村八乡的人都来了。骑驴的、套车的、推车的、挑担子的。白马河边成了骡马市场。牲口在河边喝水,卸下的车子就搭个凉棚,好像那是一个个的小看台,排列在戏台子的远处。
  那车子拉来了祖孙几代的人,他们离着戏台子很远,听是啥也听不见的,看也是看不到的,也不过是盯着戏台子上穿红挂绿的在台子上转圈儿,脑袋上戴着奇怪的帽子,身上穿着奇怪的衣裳。谁知道台上是他娘干球的。
  有的乡人看了九天大戏,连他娘一出儿戏的名字也说不出,就这,回到村子里还和那没来看戏的臭白活,那戏唱得是真好。当人家问他唱的是哪出戏时,他竟瞪着铃铛眼,支吾半天,是、是、那出戏。
  戏台子下面的小孩子们更不知唱得哪出戏了,他们是来吃、来喝、来疯跑的,只知道戏台子上有一个大黑脸,大花脸,谁晓得他们在干啥,你来他往,嘴里哇呀乱喊,刀来枪往,呜哩哇。
  大姑娘们个个到都打扮得很鲜亮,都穿上了压箱子底儿的衣裳,脸上擦胭脂抹粉儿的,最差的也用红纸染个红嘴唇,大辫子梳得流光水滑的,走起路来扭扭的,嘴里嗑着瓜子或吃着甜糖之类的零食,头不歪眼不斜的,仿佛一夜间从村姑变成了大家闺秀。
  那些已经嫁出去的女子,也是照样都打扮起来,在戏台子下面,东家西邻的姊妹见了相互拥成一团嘻嘻哈哈的。谁的模样俊,谁的头发黑,谁的男人好,谁谁谁的小肚子已经隆起来了。老太太们虽然不像大姑娘小媳妇们穿得五颜六色,染个红嘴唇,但也穿得利整的。有的手里还托着个大烟袋,瘪着个柿子嘴,叭叭地抽得有滋有味。
  唱大戏的这几天,也是媒婆子们最忙的时候,这东家的小后生该成亲了,西家的小识字班也大了。保媒的这个时候就会登上门来,约定双方的爹娘在戏台子底下,第一天或第二天彼此相看,也有只通知男家或女家的,这叫“偷看”。这样的相亲法,成与不成,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反正男家或女家也不知道。
  五
  这看戏的人多了,免不了要吃喝的。
  场地外的空地上有许多卖甘蔗、柿子、花生糖、凉粉儿、面条儿、年糕、炸馒头、西瓜、香瓜、大红枣的小贩子。这些东西吃了又不饱,吃了这样又去吃那样。小孩子们举着东西乱钻乱蹿,时不时有哪个老娘们扯着破锣嗓子叫喊着孩子的乳名。
  戏台子上,锣鼓敲得震天响。
  那戏台子上的人,也生怕远处的人听不到,扯着嗓子在台上玩命地喊,可嗓子喊破了也压不住台下的,那台子下的人们似乎早已经忘了是在看戏,都在那里说长道短的,好似每天黑下的话都没说够,男男女女地唠着家常。更有那些个远亲,平常年了半载也见不着,家里不能去,今儿在戏台子底下见着了,哪里能不打个招呼。要是人家看到了不和你打个招呼,心里头就会琢磨着亲戚是不是有啥事怪乎自己了。你看吧,那五婶子六姨的,三妗子二大嫂,就在那人多的地方叫上了。如果是在看台的棚里坐着,冷不丁就会有一个大嗓门子扯起来,哟,她三姨儿,你啥时来的,咋也不家去呢,可想死俺了。
  于是,那一方听见的便也会抬头甩脸大着嗓子喊起来。旁边看戏的人虽然很讨厌这大喊大叫的,可气在眼里,干瘪嘴,只能拿卫生球眼多翻疵几下罢了。你要是一答茬说让她小声点,那药筒子算是点着了,八句话等着你,一下子能噎的你上了南天门。这是唱的野台子戏,又不是你家请的。想听清静的,花钱请你家唱去。另一个也很会接茬的,啧啧啧,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怪鸟,一看戏,六亲不认,说个话都不让。
  当然了,这都是比较文明的,碰上那撒野的,两句话没完,一准儿打起来。你浪得难受,哪家的母猪腚没夹紧,把你给漏出来了。你老奶奶俺,一辈子家里屋外谁敢跟俺说个大话,今儿个来瞧戏受你的管教来了,你娘个驴逼的。
  被骂的乡人若是不答茬儿,脸一放也就过去了。若是这位脸皮子薄,挂不住一回嘴,准没好听的。三吵两骂的两边就打了起来,西瓜皮、糖堆儿、香瓜,有啥是啥,就长了腿了。
  在台子底下看戏的,本来就是来瞧热闹的,台上假刀假枪打着不过瘾,早就想弄点别的事儿了,一瞧这儿闹起真格的来了,戏台子下面的人就像那一窝蜂似的涌动起来了。那三乡八村的泼皮浑小子们更是狂呼喊叫,起哄架秧子,只恨天上有个盖儿,故意地叫好,哥哥兄弟,打呀。不要钱,两毛一位,真刀真枪地玩命了。
  戏台子上的演员们不为台下的戏所动,你打你的,俺唱俺的,依旧是刀来剑往,咿咿呀呀。台子下面闹哄过后,很快便会静下来,倒是那卖糖堆儿、麻花糖的小贩子们嗓门子会一声盖过一声,麻花儿、糖堆儿。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6 21:42: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28 22:39:01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