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乡土风情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乡恋文字大小:  

    

作者:杏花疏影   鲜花数:17朵   赠花      阅读:4460   发表时间:2018-09-03 15:43:04  字数:1432   评论: [B]

【编者按】儿女大了,大部分都是要离开家的,这篇散文记录了一对空巢老人与回家的女儿团聚的情形。文章通过语言和作者自己的心理活动描写把这场团聚写得温暖如春、难舍难分,看了让人感动。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儿女又都不能常年陪在身边,这已是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常态。父母在家就在,我们的人生才知来处,珍惜每一次与父母团聚的时光,有空了,常回家看看。【编辑:为爱守候】

  给儿子过完十周岁的生日,莫名地想母亲,想起了家,心里就突然有了一种想回家的冲动,是那么的强烈,若不回家住几天,心里就不能平静。
  于是,我立马拿出电话,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父亲,我说:“爸,我今天回家。”说这话的时候,已然忘了已是夕阳西下。父亲在那头很是惊诧:“有什么事吗?着急回家,你现在赶回来也是小半夜啦。”我说:“没事,就是想你们啦。”挂了电话,泪水悄然滚落脸颊。
  到家已是夜里十点了,村里除了路灯还亮着,差不多都已经睡下了。下了那个坡,便远远看到父母站在路灯下,看见我的车,高兴得像个孩子。回到家,怪他们这么晚在路边等,说我又不是不知道家在哪。父亲说:“可别说了,你妈晚饭都不吃了,八点就出去等你啦。”听到这,心里忽然就想起了看过的一篇文章《远嫁的女儿,是父母丢失的孩子》,而此刻,我不就是那个丢失的孩子吗?
  灯光下的母亲,看起来比上次回家时又苍老了一些,刚七十岁,就已是满头银发。父亲也是,平添了些许的沧桑。父亲说,母亲知道我要回来,不顾天黑又去园子里摘豆角,因为那是我最爱吃的呀!吃着盘子里母亲做的豆角,几分幸福,又有几分酸涩!!
  夜里,陪母亲睡在土炕上,母亲睡不着,我也睡不着,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岁月已使我和母亲很隔膜,却依然爱着,像呼吸,虽然感觉不到,却一刻不曾停止!
  天亮了,我却沉沉睡去。睡醒,母亲已把饭摆上了炕桌,那感觉一下就回到了童年时,姐弟几人,被母亲强行叫起,围着炕桌吃饭的情景。曾经是那般的不情愿。如今,儿女们都成了出窝的鸟儿,只能偶尔回来轻栖。想要再回到那个叽叽喳喳围着炕桌打闹的时候,已经成了奢望!
  吃完饭,陪母亲出去转转。看着母亲高兴地和乡亲们打着招呼,感觉母亲还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味道。“我家老二,想家了回来住几天。昨晚回来的。”(因为我姐妹几个差不多大,又都在外地,不常回家,故每次回来,村里人都不知道是谁回来。)母亲不厌其烦的和碰到的每一个人解释,纵然这许多的乡亲里,有些人我只记得一张模糊的脸,但他们对我的热情丝毫不减。仿佛我就是他们远方归来的孩子。看着兴高采烈的母亲,和热情洋溢的乡亲,泪水早已打湿眼眶。
  如今,母亲老了,身体已经佝偻,眼睛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而且变得有些健忘,常常说过的话,转身就会忘记。但她那颗牵儿挂女的心,却从来不曾变过。姐弟几人,不管是谁告诉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肯定记得准准的。
  在家的几天里,彻底地放松了自己。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母亲也不会强行叫我起床,而是静静地等在那里,看我起床立马把饭摆上炕桌。我和母亲说“这样会宠坏我的。”母亲说:“当娘的自然宠自己的孩子,不然谁来宠你,再说了,还能宠你几天呀。”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就生出了莫名的酸楚。忽然就想起了以前和母亲通电话,母亲说:“你看你们都不常回来,我和你爸越来越老,记性越来越差,真怕到时候你们回来了,我分不清你们谁是谁。”那时还和母亲开玩笑,说谁近谁常来,这次回来是老大,下次回来是老二……可是今天看着母亲日渐老去的容颜,心里是满满的愧疚。父母辛苦把儿女养大,孩子们却不能承欢膝下,让父母在一天天的盼望里渐渐老去,这难道不是做儿女的亏欠吗?
  几天时间转眼过去了,母亲真的老了,已没有了精力和我天天晚上熬。我坐在土炕上,看着熟睡的母亲,想着明天就回去了,想把在家的这几天记录下来,落笔写下的,却是一丝牵挂,一丝担忧,一丝愧疚,一丝落寞!和那永远也割舍不断对故乡的眷恋!!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03 15:43:41给您送了鲜花17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