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普通推荐虎山风云文字大小:  

    

作者:文铭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3612   发表时间:2018-01-16 20:44:18  字数:17445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传奇妙文。古庄主招贤纳士,江湖腥风血雨。各路英雄豪杰,暗窥古庄秘密。虎山看点峰上,隐藏传说“古董”;北方侠女,江南铁鹰 众多好汉,集聚虎山......继而便是唇枪舌剑,各设玄机,更有惊险打斗,怪招跌出;江湖豪杰,各展绝技......古董宝贝,究竟落入谁手?看完自有分晓。情节曲折,描述生动。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编辑:黄金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传奇故事。
  江湖是什么?有人说,江湖就像平静湖水怀中的暗流,表面风平浪静,而内心深处却相互推波助澜,暗较角力;也有人说,江湖就像悬崖处的寒风,锥心刺骨,让人毛骨悚然。江湖究竟是什么?恐怕连江湖人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信,你看,一则古庄主招贤纳士的布告,将整个江湖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各路英雄豪杰得到此消息后,纷纷前往古闲庄,施展自己的才华,如自己所愿,更重要的是,顺便暗窥一下古闲庄的秘密。
  一说起古闲庄,江湖人知道的甚少。如果不是这次的招贤纳士,大家都不知道险峻的虎山看点峰上,还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古闲庄,更不用说,古闲庄的庄主叫古董。至于古闲庄里是否真的就隐藏着传说之中的“古董”,不得而知。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北方的侠女英雄阳眉和江南的铁鹰大侠已是古闲庄的座上之宾。一提到他们俩的名号,整个江湖,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重量级人物。能请动他们俩,说明古庄主在江湖上也不是等闲之辈。这,更增加了江湖人纷纷前往的决心,不去,似乎自己就不是江湖之人。
  一
  虎山脚下的小镇,大小茶舍酒楼,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各路英雄豪杰喝着茶,饮着酒,相互攀谈着,暗自打探着有关古闲庄的一些秘密,做到知此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聚贤楼的店小二便成了大家追问的对象。他,身长六尺有余,面色瘦黄,虽然一副罗锅背,但一双腿脚却是很麻利。行动如一条泥鳅,穿梭于各个茶桌之间,为大家斟酒沏茶。江湖之事,没有他不知道的,人称外号“百事通”。至于他的本名叫啥,没有人知道,因为大家只关心他那张剥豆角式的嘴,究竟能透露出什么信息来。
  “小二,给我上一壶老井烧。”一黑胡子老翁一边解下腰中的长剑,搁在桌上,一边吆喝着坐下。
  “好咧。”百事通此时刚好在柜台边,一听到吆喝声,一边立即备着酒菜,一边回答着。因为酱牛肉和花生米是店里的常用菜,早已备好,只要客人进店一吆喝,店小二便可直接装好盘,给客人端过去。当黑胡子老翁的吆喝声余音未尽,百事通就端着菜,一溜烟到了他的跟前。
  “客官,您的酒来了,请慢用。”百事通弯着腰,左手托举着托盘,右手拿着抹布,将桌面象征性地擦了又擦。然后,将一盘酱牛肉、花生米,一壶老井烧依次摆放好后,他才毕恭毕敬地说道。
  “我只要了一壶老井烧,你……我……”老翁就是那么实诚,他看了看桌上多出来的两盘菜,瞧了又瞧百事通背上的罗锅,一脸的疑惑。
  “牛肉和花生米是古庄主免费送给您的。凡是去参加应聘大会的英雄豪杰,都会获得这份意外的奖励,您就放心用餐吧!”百事通微笑着弯下腰,帮他斟了一盅酒,伸出右手,做了一个标准请的手势。
  “远有昆仑山,近有虎山,怎么讲?”老翁端起酒杯,放在嘴角边,抿了一小口,疑惑地注视着百事通。
  老翁的话音一落,整个聚贤楼的一楼大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纷纷扭转过头来,瞧望着百事通,看他如何回答。因为最近江湖上都在议论着这句话,就连不懂事的小屁孩都在疯传。但究竟是啥含义,谁都不知道。其实,大家一进聚贤楼的时候,心里早就想探问了,只是怕被人取笑自己无知,故而缄默其口,喝酒观望着。当老翁这么一问,犹如一颗炸雷,炸响了整个一楼大厅。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筷子或酒杯,甚至有人嘴里还叼着牛肉片,竟忘记了咀嚼,眼巴巴地盯着百事通的那张油嘴,奢望着他能吐出“象牙”来。
  百事通先是一惊,感觉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投向自己,犹如一把把利剑刺向自己的胸口,似乎要开膛破肚似地挑出他们所想要的东西来。他低头摸了摸脑袋,眼睛一轮一转,对大家似笑非笑地说:“昆仑山住神仙,虎山备有人才。”他一说完,又如泥鳅般,一溜烟回到柜台处忙碌着。
  百事通这么一说,大家听得更加玄乎。没有人再继续去追问,大家只好似懂非懂,一副圣贤样,侧耳聆听着四方,自己又假装拿起筷子,一边吃喝着,一边与同伴低声议论着。
  月公子在聚贤楼二楼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坐着。他左手摇着折叠扇,右手拿着筷子,夹着一粒粒花生米,犹如一悬臂,钳住花生米,慢慢移动到牛肉盘的上空,缓缓而降,放入盘中。然后,将花生米在每片褐红色的牛肉上堆砌成一座座小山。折叠扇扇起的风拂过来,堆砌的小山摇曳、颤抖着,甚至有些摇摇欲坠。最终,一座倒下,其它的也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座挨着一座应声而倒,花生米散落一盘。堆砌的山倒了,他又砌,如此周而复始。
  聚贤楼里有关古闲庄招贤纳士的议论,似乎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关心他的师兄会不会来凑热闹。江湖险恶,谁都无法预测,他只想与师兄找一僻静的地方,习武练剑来强身健体,泼墨书豪来陶冶情操,一起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如今,爱管闲事的师兄,独自溜出门去闲游,又有好些时日了,杳无音信,这让他有些寝食难安。他寻遍了大江南北,都不见踪迹,追到此处。期望能截住师兄,劝他别去搅人家的局,跟自己一起回家,过自己的恬静生活。值得庆幸的是:招聘大会明天才开始,他总算感到一点欣慰,自己还没来晚,明天一大早,堵在山门口,看他如何再从自己的眼鼻子底下溜走。
  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师兄了,他俊俏的脸蛋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他放下筷子,端起酒杯,走到窗前,仰望着险峻的虎山。山脉延绵起伏,树木苍翠挺拔,云雾缭绕,松涛阵阵。聚贤楼犹如婴儿般,躺在母亲的怀里徜徉着。
  一缕风拂面而来,他仿佛看见,师兄腾云驾雾,一边挥舞着剑,一边向自己缓缓飘移而来。他一跃而起,摇着折叠扇迎了过去,与师兄一起剑扇合璧,翩翩飞舞着……
  突然,木楼梯传出咚咚地响声,打断了月公子的思绪。只见一五大三粗的莽汉,从楼梯匆匆跑上来,向对面一桌人奔去,他一个跨步双手抱拳,喘着粗气说:“牛头大哥,撒出去的兄弟们都回来说,进入虎山主峰上的看点峰相当困难,各隘口戒备森严,过往行人都盘查得比较紧,只有持‘红豆通行证’的人,方能通行。即使有那红豆通行证,也要等到明天辰时才统一放行。更别说,混入到古闲庄内,到处溜走暗中窥探情况。”
  “什么?”牛头大哥啪的一声搁下酒杯,从板凳上一跃而起,一脸的惊愕。
  “牛尾四弟,是不是你听错了?”牛头大哥左边的一人疑问道。
  “牛脖二哥,没错,千真万确。只拥有红豆通行证的人,才能直通看点峰,进入古闲庄。”牛尾确信无疑地回答着。
  “那我们这绿叶通行证,不就没用了吗?”坐在一旁的三弟牛肚十分气愤。
  “三哥,不是没有用,拥有绿叶通行证的人,鼓励加入初赛大会。如果在初赛中,成绩比较出众,绿叶也会变成红豆,进入最后的角逐,也能进入古闲庄。”牛尾解释道。
  “绿变红,有多大的把握?”牛头老大侧身询问着牛脖。牛脖江湖阅历丰富,牛氏兄弟之中的智多星。
  “凭我们兄弟四人的武功,问题应该不算大。只怕……”牛脖话说到一半,犹豫着又咽了回去。
  “二哥,你别吊大家胃口了,就直接说吧,真急死我了。”牛肚急得直跺脚。
  “二弟,你就直说吧。”牛头老大也催促着牛脖。
  “我们从塞外来,只怕我们牛家的武功到此,有些水土不服哟。”牛脖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
  “那怎么办呢?进不了古闲庄,我们兄弟四人,这一趟不就白跑了。”牛肚更加恼怒了。
  “怎么就说白跑呢,不是还有一晚上嘛。三弟,你说是吗?”牛脖向三弟牛肚使了一下眼神,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良久过后,其他三人才晃过神来,嗯了一声,便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四人按序落座,继续吃喝着。
  二
  大山深处的夜色,似乎要来得早些,申时刚过,就不见了鸟迹,唯有松涛与溪水相互低吟着。星光点点的灯火,将小镇装扮得异常的美丽,宛如一位冷美人荡漾在虎山的怀里,飘逸着迷人的舞姿。
  夜似乎想要沉寂入睡,灯火下的人,却继续忙碌着。
  月公子在房间里练了一会瑜伽,便和衣躺在床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细细品读着一本名叫《八封情书》的小说。其内容精彩绝伦,字里行间处处弥散着花季岁月的芬芳,让人温馨入眠。他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翻阅此书了。不过,他记得最清楚的是,每当师兄偷逃家门远去的时候,书,便自动跳跃到手上,一页一页地翻涌着,抖落出来的方块文字,犹如琴弦上的五指,拨弄着自己的心弦。他,仿佛便成了小说中的女主角琬馨妹妹,正在聆听着师兄的倾诉。听着,听着,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屋外“呲呲”的响声,将月公子惊醒。他合拢书,仔细地聆听着,似乎不像树枝相互之间的窃窃私语。突然,响起了“咚,咚咚”地敲门声,紧接着,一条黑影从窗外一晃而过。月公子把书压在枕下,左手抓起折叠扇,右手猛然掀开被子,一跃而起跳到床下,几个跨步过去,拉开房门,向黑影飞奔的方向追了过去。
  黑影跃下聚贤楼,穿梭于楼宇之间,左晃右闪,溜出了小镇,逃窜至夜色掩护下的林海之中,不见了踪影。幽深的竹海,夜风徐徐,夹着一丝清凉;草丛之中,有几个不眠的小精灵相互追逐嬉戏着。月公子立即收住脚步,一回想起牛氏四兄弟白天的对话,心里一颤:坏了,被人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他一扭转身,如一匹骏马,向聚贤楼疾驰而回。
  月公子回到聚贤楼,看着烟雾袅绕的一楼大厅,似乎没察觉出有什么异样。高高的蜡烛一身红妆,犹如靓丽的礼兵,露出灿烂的微笑,为大家值守着夜色;每张酒桌酒肉飘香,觥筹交错,大家似乎都显得几千年才见一回似的,有叙不完的旧,聊不完的情,个个都喝得欲醉欲仙,似乎忘记了明天的招聘大会。
  浑浊的空气,令人有些窒息。月公子寒颤了一下,挽起手臂,捂住鼻孔,瞟了一眼大厅,摇摇头,就匆匆上楼而去。他特地绕道,经过牛氏四兄弟的房间,向里面悄悄地偷瞄了一眼。一切如常,里面弹奏的鼾声,宛如一支小夜曲,低声吟唱着,让人陶醉于夜色之中。
  月公子屏住呼吸,暗自运气封锁昏睡穴,防止魔音进入自己的耳鼓,迅速迈步撤离,向自己的房间飘移了过去。他一迈步,正欲跨过门槛,不料,与出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咣当一声响,一股热气向他大腿袭来,令他躲闪不及,似乎感觉膝盖以下,湿漉漉的一片。他欲破口大骂,谁这么混蛋,竟把自己的秀腿给淋湿了。一抬头,望见是店小二百事通,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吃惊地问:“你?”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16 20:45:04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