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寻找楼兰文字大小:  

    

作者:欣颜涵涵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321   发表时间:2018-04-07 21:30:27  字数:2154   评论: [A]

【编者按】楼兰古国,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小国,位于罗布泊西部,处于西域的枢纽位置,属现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管辖。楼兰古国在公元前176年前建国,公元630年却突然神秘消失,共有800多年的历史。这篇传奇小说就是以此为背景,用一个虚构的传奇故事假想楼兰古国消失的原因,是人类过度的开发导致草原沙化,楼兰人最终失去了自己美丽的家园,八百多年的楼兰文明被无情的风沙掩埋。这篇传奇小说构思新颖,想象合理,通过楼兰古国的消失告诉人们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为世人敲响了保护环境的警钟,很有警示教育意义。【编辑:为爱守候】【文章已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3】【湘韵精品推荐180409第6819号】

  风如刀。
  沙如锥。
  羊拽着伤腿,走在莽莽荒漠上。
  羊的目标是记忆中的城堡,那里地势高,可能会被淹没吧?羊存着这丝侥幸。希望像一副强心药,支撑着羊忍着腿伤饥渴和惊恐,向那繁华的绿地前进。
  如果不是这丝希望,羊真的可能倒下来,永远地倒下去。羊不敢回首,不敢想象。
  灾难是在黄昏发生的。羊的魂魄现在还有一半没归位,在半空漂浮着。那时,风带着尖利的哨声呼啸而来,沙一坨一坨奔跑着。胡杨树被连根拔起,牧民的帐篷飞上了天。漫天飞沙,满目昏黄,不一会儿,村西的草场就埋没了。羊群在嘶叫,人们在哭喊。村人都聚在羊的主人家。他是德高望重的老村长。人们把惊魂挂在脸上,瞪大眼睛注视着外面,像祭祀时待宰的牛羊,那样无助和绝望。
  突然,一个人颤着声,抖着手指向外面:看……看。就一头栽下去。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有人赶紧捂上了眼睛。
  远处,一座黑糊糊的山向这边走来,虽然速度不快,却一下子走到人们心上。老村长扫了一眼,就大声吼道:“赶紧逃,向东,到楼兰城堡去!”
  刹那间,哭爹喊娘声、呼子寻女声响起来,状,不忍睹,声,不忍闻。在突袭而来的灾难面前,人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羊这样想着的时侯,风操起一根木棒奔他前腿打来,他本能地一跳,还是没躲过。羊听到“嚓”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羊凄厉地叫着,希望主人来扶他一把。他是头羊,平日里,他维护羊群的秩序,给主人省了不少力。主人也很看重他。休息的时侯,总在他身边。
  天冷了,风大了,主人还抱着他睡觉呢。
  没唤到主人,羊挣扎着站起来,挪向主人的帐篷。他知道,主人在做出逃的准备。果然,主人拎一小包,慌忙地走出来,看见羊,基本上没停步,只是随手在羊头上摸了一下,说:“逃吧,向我们去过的城堡方向。”边说边大步向前跑去。羊“咩”地叫了一声,主人回过头,看了一眼帐篷、村庄,目光在羊身上停了一下,就转过去,匆匆走进漫天风沙中。
  羊,望着主人的背影,静静地。他没有再叫,而是低下头舐自己的伤口,想自己的出路。他看着村庄,这是他的村庄,他在这儿住了好几年,享受了几年的快乐时光。
  他们是从一个被沙漠覆盖的草场迁来的。这些年,沙漠一步步东侵,帐篷一步步东迁。
  他们来的时候,这里草很深,羊走进去就被埋没了,真正是风吹草低见牛羊。树木也很大,尤其是河两岸的胡杨,那真是沙漠的漂亮男人,直直的躯干,高扬的头颅。河水清清,昼夜流淌……
  羊现在记起,这里风沙越来越大,是打他们迁到这儿开始的。人们搭帐篷、马棚、羊圈用木头,就去砍树。人们种庄稼就开垦草场。特别是国王从遥远的唐国引来耒耜等农具后,这种破坏加剧了。羊亲眼看见,村人用铁锄刨草,几锄头下去,才见草根,草根密密匝匝纠缠在一起,刨一片地,得好半天。但是人们还是刨啊,刨啊……羊“咩咩”叫着,维护自己的草地,但没有人听他。结果刨来了风,刨来了沙,刨没了草地,也没了庄稼。
  “哗啦”一声惊醒了羊,主人那全村最坚固的帐蓬也飞了。羊一激灵,看看身后,沙丘跑得更快了。这一刻,羊做出了和主人一样的决定:逃。
  羊试试腿,连跳带走还可以。羊没有包扎,直接上路了。
  天地间一片黑暗。
  风如雷。
  沙如山。
  羊低着头,眯着眼,闭起嘴,身子跟着感觉向东方的城堡逃去。
  以前,主人赶集时,曾带他去过了一次。羊当时很惊奇很欣喜,那高大的城堡,那热闹的人群至今记忆犹新。路却记不清了,脚下已没有路。
  羊高一脚低一脚走着,气喘吁吁。
  突然,一股血腥味钻进鼻孔,羊使劲嗅嗅,更证实了判断。羊勉强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侧耳倾听,是风声沙声。羊只有继续前行。
  天亮了,风未停,沙未停。羊也不敢停。羊在心里说:到城堡就好了。
  走啊,走啊,伤口的血被吹干了,羊还在走。远处,除了黄沙还是黄沙,除了沙丘还是沙丘。该到了,羊寻思着,去年来时没这么远的,绝对没有。羊与记忆对照着。羊不知道,他已经把城堡踩在了脚下。
  “呼”一个风头,把羊从后面掀个大仰翻,羊一个滚翻,趴在地上,闭住呼吸,任风沙从身上掠过。风头过后,羊晃出身子,吐出口里的沙,摇摆着站起来。饥饿、干渴、劳累,羊快要坚持不住了。放眼沙漠,没有一点儿绿意。
  羊又上路了。只要不倒下去,就不能停下来。羊调动身上所有的力量,向前,向前。突然,羊猛然发现视野尽头有一团黑影,这是羊看到的唯一色调,他奔了过去。
  这是一丛荆棘,一丛高高在上的荆棘。羊“咩咩”叫着,一口咬下去,连着上面厚厚的沙子吞进肚里。连吞几口,羊才慢慢咀嚼起来。刺把羊扎出了血,羊舐舐,和着树叶咽下去。也许,这是最后的晚餐,羊想。羊为了多找出些叶子,去拱荆棘根部。不料,羊发现一个鼓槌,是城门战鼓的槌。羊仔细看了看周围的低地,羊猛然醒悟: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城堡,就是楼兰。
  这个发现击垮了羊。城堡不在了。他该逃向何方?羊抬起头,任凭风吹动胡须,默默想着。渐渐地,羊感到眼皮山一样重,羊便合上了眼。
  羊梦见绿油油的草地,嗅到了青草甜甜的味道。
  羊梦见青得透蓝的河水,甘甜凉爽。
  羊梦见白色的帐篷,星罗棋布。
  羊梦见村里的人们,炊烟袅袅。
  楼兰成了故国。
  楼兰成了古国。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07 21:32:4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09 22:28:02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