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宋江的自白文字大小:  

    

作者:欣颜涵涵   鲜花数:12朵   赠花      阅读:514   发表时间:2018-05-04 15:47:59  字数:2759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这小说,读出新味道。一个今宋江,与历史相像,辞官又挂印,上山称大王。立压寨夫人,动手就开抢。用钱买和人,资产就转账。女人如衣服,时刻再换装。地震发生后,乘机聚力量。江湖生意险,百姓也鼓掌。救援是幌子,钱财入私囊。修建大寺庙,旅游收门票,进财有保障。好个宋江,真是能人样!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文章已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

  我叫宋江,大家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水浒粱山的宋江,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不过,我跟他倒有些渊源,身世、经历倒有些惊人的相似。
  其实,我也是一名绿林好汉。就是朝庭通常所说的草寇、土匪、强盗、响马一类等等。当然,这些带有贬意的词语形容我这一职业还算是比较准确的。
  与宋江一样,上山落寇之前,我也在朝庭混了个公职,领着一份不错的奉禄。可是宦海浮沉数年,上无人提携,下无人举荐。眼见浑浑噩噩过了大半辈子,心有不甘。最近,我还经常彻夜难免,胸闷心慌。我也去约过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是压力过大轻度抑郁症,劝我放弃仕途。那一阵听说朝庭要改革,进行人员精简,像我们这种没文凭没背景的中低级干部肯定在下岗之列。因此,我想都没怎么想便辞去官职,落草为寇了。
   实话告诉你吧!我为官一任的时候,就跟绿林的关系绝对铁。脱离朝庭之后,那群兄弟就将我推上了寨主的宝座。我笑着推辞,说,兄弟们,我宋江何德何能,岂敢高居寨主之位?领头的刀疤脸兄弟更是盛情推崇,宋大哥休要推辞,论胆识和谋略,兄弟们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论声望,也无人能及啊!当然,我心里也很明白,他们更欣赏的是我宋江的名字。
  落草之后兄弟们提议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我找一个压寨夫人。我也深表同意,一个成功的绿林人士身边怎么能缺少一位花容月貌的夫人呢?
  在为官之时,我是有过一段婚姻的。要知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交际、应酬铺天盖地。公费的,陪领导是赴汤蹈火。私请的,谁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得罪不起。一来二去,夜夜花天酒地。家里黄脸婆不乐意了,居然说我在外面偷腥!靠,我堂堂朝庭公务员,找个小三,多大丁点事儿。你看哪个领导不是左拥右抱、三妻四妾的。可黄脸婆却不依不饶,非要离婚。没有办法,她分了我一半财产,离了。想想为朝庭办事这些年,除了几十箱金银财宝,十多处房屋地契以外,我真的没落下些什么实惠。甚至为了工作,连家庭也毁了。
  有兄弟建议将我以前的小三、老相好接上山来当压寨夫人,我摆摆手,说:“那些都只是逢场作戏,风尘女子,怎配我的身份地位。”刀疤脸兄弟一脚踹开提议之人,对我满脸笑容附和道:“是,是,一般女子哪能配得上我们宋大哥。不知寨主可有合适人选?”
  其实,我倒有一名钟意的女子。那是一位当朝四品官的二姨太,人称赛西施。认识她是在一次朝庭赈灾酒宴上,我还敬过她酒,她嫣然一笑令我至今难忘。要想将她请上山,确实非常棘手,思来想去,只有用我们的方法------抢!
  兄弟们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了,顺利地将她抢上了山寨。可她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成天摔东西耍脾气。我甚至还叫兄弟们编了一首情诗献给她,可她居然看都没看当着我的面将它撕得粉碎。
  实在没辙,我只有带她参观了一下我的藏宝室,将我的资产一一算给她听,并在当时全国最大的汇丰银号中给她开了一个信用卡户头,她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当晚我们就拜堂成亲入了洞房。她躺在我怀里说,其实她第一次见我就对我一见钟情,现在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虽然听起来觉得有点假,但我爱听。
  兄弟们也为我竖起大拇指,直夸我对付女人有一套。当然,我没跟他们说是用钱摆平的。我觉得跟她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只过了两天,那位朝庭四品官员便率军来围剿我们了。当然,事先是我们收到消息的,因为我们在朝庭里有人。
  我在山寨前排兵布阵,四周也埋伏下重兵。两军对峙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朝庭派来说客,要求议和。战斗就在这友好而又热烈的氛围中结束了。他们留下了数百箱兵器和粮草,我们支付了几乎等同的银两。双方都极大地表示了理解与宽容,并在议和书上签名摁下手印。事后,我请四品大官及他的下属将领吃了一顿便饭,一人送了一只名表外加两条烟,还互留了QQ与微信,今后好常联系,再叙情义。我对抢了他的二姨太深表歉意,他却不以为然,说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二姨太权当送给我的见面礼。
  朝庭一向都是很好糊弄的,唯一不好打发的就是老百姓。我们本来是打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口号,可这年头,富的哪个不是有背景,有靠山,有门道的爷?这些人是惹不起的。没有办法,只能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下手了,久而久之,就怨声载道了。
  鉴于此,我们山寨也经常出面扶扶贫,济济穷,施施药,捐捐款什么的,当然这些都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上一次,长安城西北五十公里处发生特大地震,我第一时间从山寨抽出一仟精兵亲赴灾区救援。此举在《朝庭日报》与《百姓生活报》主流媒体上受到高度赞扬。其实,我也有小算盘的,救援是幌子,敛财是真。你想,灾难来临,人都各自逃难了,那瓦砾中的钱财不都成了我的囊中之物。这次既弄了一笔价值不菲的财物,又在老百姓心中树立了光辉形象。兄弟们都为我这一箭双雕的计谋拍掌叫绝。
  风风雨雨几年过去了,对于这种江湖生活我也有些厌倦了。最近正准备金盆洗手,下山从良。可有人放出声来了,要是如果哪一天我不做老大了,一定第一个劈了我。我有点怕了。但我还是没想明白,我一向细微谨慎,左右逢源,扪心自问,未曾得罪过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江湖吧,身不由己。
  这几天,烦恼的事也越来越多了。两天前收到消息,京城变天了,新登基的皇帝老儿朝庭官员大换血,也就是说,我们在朝庭建立的关系网打了水漂。这重新建立关系是很花费银子的。
  今天早上还来了两个戴官帽的,自称是朝庭的税务官。居然向我们征收个人所得税和物业管理费。我差点没昏过去,这年头,还有向土匪收税费的呢!
   唉,还让不让我们土匪活了呀!这摆明了是官逼匪反嘛,靠!实在不行也只有揭竿而起了。
   我心头大怒,正欲抽刀砍了两名狗官的狗头,其中一个大呼道:“且慢,我还有重要的事未说”。我冷笑一声,死到临头,你还有何话要说?”他也大笑一声,宋寨主,果然不同凡响。实话实说吧。我们其实是朝庭旅游局的,此次前来是想与你商讨山寨旅游开发项目。
  我一脸茫然,他继续说道:“全国暴发户骤增,现在大力开发旅游是大势所趋。你想想,如果我们将山寨打造成观光胜地,让观光者体验一下走进贼窝匪地,零距离感受江湖情仇的惊险刺激,游客肯定是络绎不绝的。”
   我骤然茅塞顿开,邀其两位官员上座。我说:"好主意。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安排精明点的兄弟在景区周边开客棧,餐馆,酒吧,商店,游乐园等等,既赚门票收入又赚消费收入。再在景区内建几座寺庙,剩下的兄弟全剃了发穿上僧衣扮和尚,弄几个功德箱,财源滚滚来。"
  两个朝庭官员连连点头,其中一个说道:“宋寨主,果然名不虚传!兄弟们再也不用干偷鸡摸狗的事了,你们有了收入,朝庭也就有了税收!”
   我望着眼前的这两人,知道这是朝庭在招安,我也很想替兄弟们打算一下出路。可我真的很害怕,怕步了水浒粱山那个宋江的后尘。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5:48:50给您送了鲜花12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