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七绝杀文字大小:  

    

作者:烟云墨雨飞   鲜花数:15朵   赠花      阅读:2070   发表时间:2018-08-24 21:42:11  字数:14506   评论: [A]

【编者按】这篇传奇小说一共分六节,环环相扣、穿插自如、画面感强,塑造了欧阳华羽这样一个巾帼女英雄形象,她心思缜密、沉着冷静、聪明伶俐,用自己的智慧保护了自己的家乡鼎阳城免受异族的侵略,真的是智勇双全,巾帼不让须眉。我想,这样一个巾帼女英雄的形象一定是作者心中的偶像。读完整篇小说感觉还是蛮精彩的,但美中不足的是,感觉故事情节似曾相识,能看到作者以往作品的影子,不够出新。谢谢赐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为爱守候】

  (一)开篇引子
  
  夜深沉,繁星闪烁。
  鼎阳城蜷缩在群山怀抱里,裹紧黑夜的被子,似睡非睡的样子。
  城西一座最豪华的庭院,最靠近北边的房间,还亮着灯。一位大约六七十岁年纪的男人,身着蓝衫,慵懒地靠在颇为考究的榻上。此时,他的左手持着一卷书,津津有味地看着。案头上,那一盏烛火不停地跳动着,时不时爆出一朵朵转瞬即逝的灯花,紧接着,一缕缕黑烟便蜿蜒升起,随后飘散。彼时,男人伸出手去,端起案头一旁的茶盏,刚刚放在唇边饮下茶水,异响突起。
  一支螺旋镖旋转着忽至,直奔男人咽喉。
  男人哼了一声,茶盏口向外迅疾一翻。
  “锵!”螺旋镖滑过茶盏口边缘,顺着男人脖颈绕了一圈之后,退了回去。
  “噗!”顿时鲜血飞溅,彷如下了一场血雨。
  男人噗通一声栽倒,烛火剧烈的跳动了一阵之后,倏忽熄灭。
  少顷,一条影子轻松跃上房脊,向东南方向疾掠而去。
  
  夜,愈发深沉了。
  鼎城东南卧虎山庄。
  一条影子隐身在庄外不远处的古树下,向山庄方向窥探。
  山庄大门上方悬挂两个红色大灯笼,两个灯笼上分别写着卧和虎两个粗粗的大黑字,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灯下,四个守卫笔挺地站着,很认真地守护着,丝毫没有懈怠的样子。都说卧虎山庄庄主周暮野治庄有方,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影子思忖了片刻,折下身旁古树的一段树枝,抖手打了出去。
  “谁?”四个守卫警觉地向发出响声的左首处望去,继而各自点头会意,拔腿就奔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影子飞速跃上墙头,彷如鸟儿落进庄子里,将身子隐在暗处,大致辨别了一下方向,径直向居中的一处院子掠去。
  这个院子与别处不同,院子居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莲花池,池子里荷花竞相开放,随风送来一阵阵幽香。影子知道这外表看着很美的荷花池,养着一条弥渡鱼。此鱼非同小可,是一种能散发毒味的鱼。它把毒味混在荷花香气里,没有定力的人根本就无法把持,很容易着了道。在不知不觉间,就能让人失去知觉随后停止呼吸。
  影子捂住口鼻,悄无声息跃上房脊,身子倒挂金钩勾住房檐,将窗户纸捅破一个小眼,向房间内窥看。
  房间内,灯盏如豆。
  周暮野伏在案头书写着什么,似乎全然没发现有人在外面窥视。
  窗户纸被捅破的那个小孔,目光突然一聚,继而消失。
  “咻!”一支极为细小的绣花针飞射。
  周暮野闻声甩出去毛笔。
  “叮!”毛笔落地,绣花针没入毛笔杆中。
  与此同时,一物随后破窗而入。
  周暮野身子随后一扭,退至墙壁,顺手取下挂在墙壁上的一柄弯刀。
  “嗤!”
  螺旋镖与弯刀擦出一道火花,旋转着绕周暮野飞行,继而退了回去。
  残灯辉映中,周暮野凝固的眼睛,缓缓失去光泽……
  
  
  清晨,城北,一座奢华大宅院。
  一个家仆模样的男人穿过一小片竹林,轻手轻脚走到一个房间门外停下脚步,轻轻叩击房门,并低声唤道:“王爷,您可醒了?小的给您打扫房间来了。”
  房内半天无人回应。家仆甚觉奇怪,正在踌躇之际,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过来。
  “阿福,王爷起床了么?”管家问道。
  “文昌叔,不知为何?小的叫了半天,王爷的房里没有一点动静。”那个叫阿福的家仆回道。
  管家眉头一皱,思忖道:“不对呀,往常这个时辰,王爷都是早早起床打太极了,今个儿是怎么回事?”
  “文昌叔,你说……王爷他……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阿福有些担心。
  管家眼睛一瞪,轻叱道:“胡说什么?王爷武功没人能敌,又是城主最宠爱的兄弟,会有什么事?去……接着叩门。”
  “哎,是是是,小的继续叫门。”阿福一叠声答应着,回转身子继续叩门。
  叫了半天,房内仍然还是无人应答。管家文昌叔至此方觉不对劲,连忙狠命去撞门。
  “王爷……王爷……”文昌叔和阿福一面叫着一面寻找。
  最终,还是阿福在换衣服格子间发现了王爷尸体。
  城主最宠爱的王爷突然死了。
  王府上下顿时乱成一团,哭声一片。
  
  (二)刑侦重地震虎门
  
  一夜之间,著名的三大人物王爷端木成龙、卧虎山庄庄主周暮野、原兵马大元帅曹玉刚先后被杀,鼎阳城高层震惊。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天后,又有三个平民百姓相继遇害。
  至此,城内谣言四起。说什么鼎阳城末日到了,上天来惩罚坏人了,好人也要跟着遭殃等等。居民们谈案色变,大家都是惶惶不可终日,阴云笼罩着鼎阳城。
  城主大怒,责令镇虎门限期破案,务必擒拿凶手归案。
  镇虎门。
  坐落在鼎阳城东南方向,是鼎阳城刑侦破案最高级别部门。
  门主是刚刚继任还不到一年的欧阳华羽。欧阳华羽,年方二十八岁,是城主的养女,侦破与武艺师从于赛诸葛。她心思极为缜密,善于推敲案情,并且,一柄白羽软剑使得出神入化。放眼江湖,无人能敌她十三招。
  “小姐……小姐……”随着一声声呼唤,奔进来一个玲珑剔透的丫头。她,就是从小服侍欧阳华羽的贴身丫鬟轻翠。
  欧阳华羽轻嗔道:“轻翠,你怎么总是风风火火的?哪里像个丫头?分明就是个小子。”音落,咯咯笑起来。
  轻翠嘟着唇,颇不满意地回道:“小姐,干咱们这一行的,哪有什么淑女啊?再说了,淑女也干不了咱这个活啊。”
  “嗯,言之有理。”欧阳华羽忍住笑,一个劲地点头。
  轻翠又道:“小姐,你太坏了,老是作弄奴婢,讨厌死了,哼!”
  “好好,不作弄你啦——快说说,是不是王大哥有消息传来?”欧阳华羽拍拍对方肩头。
  “小姐,呶,这是白云信鸽刚刚传来的消息,你看看。”轻翠把一张纸条递过来。
  欧阳华羽看完纸条,转头望着窗外陷入沉思。
  轻翠望着欧阳华羽默不作声,因为每逢小姐在想案情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她悄悄退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欧阳华羽伫立窗前,又打开纸条仔细查看。其实,副门主王大哥只是在纸上画了一个动物图形的符号。欧阳华羽依稀记得这个动物她见过,那就是她在八岁的时候,与表哥玩捉迷藏,躲在父亲房间柜子里,就听见来人了。她偷偷望去,发现那个随父亲进入房间的蒙面人,拿起茶盏饮茶的时候,露出手臂上的刺青,就是这个图案。没过多久,父亲就被刺身亡。
  欧阳华羽端详着那个动物图案,怎么也猜不透这是什么动物。她赶紧翻出百度大辞海,仔细查阅。终于在一千零一十八页面上查到了那动物的介绍。百度大辞海云:九岐飞蟒蛇,居遥远九岐山之巅,身长十八丈,八足四目,有翅膀会飞,性情凶猛,乃为九岐族图腾。
  九岐族?鼎阳城与九岐山相隔何止数万里?怎会与他们有瓜葛?难不成二十年前父亲的被害,与现在的六个人被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是那样的话,九岐族与鼎阳城一定是在以前有关系。难不成是复仇?欧阳华羽看完介绍,不由得在心里打了几个问号。
  叩门声忽起,打断了欧阳华羽的沉思。
  “进来罢!”欧阳华羽道。
  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来。
  “阿木君,你回来了。”欧阳华羽一见来人,脸上即刻现出一抹温柔。
  “华羽,一个人窝在房间里干嘛?是不是又在思考案子?”阿木龙微微一笑。
  阿木龙全名叫九海阿木龙,是双羽族人,九海阿木龙在双羽音译是战龙的意思。他长相俊美,风流倜傥,真实年龄四十八岁,然而却一点都不像中年样子。也不知他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全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是二十八岁的模样。整个双羽族乃至鼎阳城他是数一数二的大帅哥,颇得妙龄少女和中年女人的青睐。
  双羽族与鼎阳城是友好城邦,阿木龙是双羽族派驻鼎阳城的联络官,一待就是几十年。有一次,欧阳华羽捉拿几个江洋大盗在米蓬格尔草原迷路了,恰好遇上从双羽族探亲转回来的阿木龙。阿木龙不仅把欧阳华羽带出了草原,而且还帮她捉住了那几个江洋大盗。二人一路上把酒言欢,越谈越投机,从此便结下友谊。
  “华羽,怎么样了?案子可有进展?”阿木龙为自己斟了一盏茶,轻声问道。
  欧阳华羽摇摇头:“哎,此案非常棘手。我现在是一筹莫展,毫无头绪。”
  “哈,没想到我们的女神探还有叹气认输的时候。”阿木龙打趣道。
  欧阳华羽回道:“阿木君,我也不是神人啊。”
  “现在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阿木龙不经意地又问道。
  欧阳华羽把那九岐飞蟒蛇图形展开给他看:“阿木君,你可认识此物?”
  阿木龙接过那张纸,瞧着九岐飞蟒蛇,目光跳动了一下问道:“九岐飞蟒蛇——华羽,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哦?阿木君,你认识此物?”欧阳华羽有些微微吃惊。要知道这是久远物种,双羽族又在偏僻之地,他怎么会知道九岐飞蟒蛇?
  阿木龙淡淡一笑:“华羽,你忘了么?我的曾祖父当初去过九岐族贩卖过平安果,这九岐飞蟒蛇我小时候听祖母讲过。”
  “对呀,我怎么把这个忘了。”欧阳华羽笑了,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
  阿木龙望着欧阳华羽灿烂的笑容,心神倏忽荡漾了一下。
  “华羽,这九岐飞蟒蛇图你是如何弄到手的?”阿木龙压下心海荡起的波涛,稳定了一下情绪又问。
  “是王大哥侦查的结果。”欧阳华羽回答。
  “为什么派老王去九岐山啊?”阿木龙疑惑道。
  欧阳华羽道:“杀死六个被害人的凶器,就是飞蟒蛇模样的螺旋镖。而这飞蟒蛇只有九岐山九岐族才有的图腾,当然要派人去核实一下啊。”
  “听说九岐山与鼎阳城边界三不管地带,可是不太平啊,老王还没回来?”阿木龙有些担心。
  欧阳华羽不以为然,脱口道:“王大哥说,要去九岐湖,晚几日,大概七日便可回来——总之,不妨事的,我是秘密派遣王大哥他们去的,没人会知道。”
  
  (三)刀光血影驼背岭
  
  夜,鼎阳城郊外竹林。
  一钩残月拉长一抹身披黑斗篷的影子。
  片刻,另一条影子急匆匆而来。
  “属下见过蛇主。”来人跪地行大礼参拜。
  “黑蛇,起来吧!”身披黑斗篷的影子压低声音摆摆手。
  “不知蛇主招属下来,有何吩咐?”黑蛇站起来,躬身问道。
  黑斗篷沉吟片刻,声音沙哑道:“欧阳华羽那个丫头果然不可小视,竟然看出了杀人凶器是螺旋镖。她派出副门主王沐阳去九岐山了。”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8-24 21:43:00给您送了鲜花15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