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普通推荐城里艳妓进山乡文字大小:  

    

作者:殷红点点   鲜花数:15朵   赠花      阅读:1198   发表时间:2018-09-09 20:55:36  字数:7456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作者很会编故事,小说情节设计跌宕起伏、情节曲折、疑云重重,最后是一个丧夫的弱女子从半块玉佩查起,完美地侦破了连环杀人案,犯罪者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让人出乎意料。但小说情节的合理性和细节构思还有值得推敲之处。感谢赐稿湘韵文学,期待更多精彩!【编辑:为爱守候】

  1、几声枪响,村长命丧黄泉
  民国二十年正月,春天来得格外早,傍晚的东风吹打得山乡木窗咯吱作响,屋外树木摇曳不止。地处雪峰山腹地三县交界的宛溪镇杨家砖屋大院里已是春意盎然,送走了大年初五的第一波临门道贺的龙灯后,夜色已经降临,院落里灯笼陆续点燃,烛光通明。请来的戏班正忙于后台化妆,准备开演,大院里的男女老幼聚集戏台前,鹤鸣、鹿鸣两位满清秀才兄弟捋着胡须步于场中准备入坐。
  突然,院外传来几声清脆的声响,划过夜幕,在临镇大坪警察分局担任局长的鹿鸣老爷立刻判断这传来的声响就是枪声。他正要起身离座探听情况时,守门人丁旺急匆匆地前来禀告:“刚才英标村长走出大门,随后花园处就传来两声枪响,可能情况不妙,快派人去看看。”鹤鸣兄弟听后,直奔后花园而去,至园门围墙处,只见英标俯身倒在墙脚,身下淌了一滩血,两人连呼几声,没有回应,上前一摸,人已断气。随后英标媳妇唐珊赶到现场,见了丈夫这般模样,顿时号啕大哭,呼天唤地,与陆续而来的女人们哭成一片。
  鹿鸣局长仔细查看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物,看看侄孙英标身上,只见其胸腹有两处枪眼,一大一小,可以判断凶手开枪的距离不同,可能远射后再走近补枪,凶手的胆大非同一般,可见非置人于死地不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命案,他心里直犯嘀咕,恐怕案情很棘手了。他吩咐两名家丁骑马连夜火速上县城报案。当晚砖屋院内一片嘈杂,唐珊两次昏死过去,都是行医的爷爷鹤鸣掐了人中才缓过气来。其他人等忙着张罗丧事。
  英标之死,让新年的砖屋大院里笼罩在浓浓的悲凄之中。
  鹤鸣老爷安排操办孙子的丧事之后,便召集四个老弟分析起情况来。可兄弟们始终理不出头绪,个个沉闷不语,唉声叹气,后来还是满弟鹿鸣开了腔:“英标是我砖屋大院的后起之秀,精通文墨,擅长辩论,虽自幼习武,但文质彬彬,与人相处常常一副笑脸。自打上县城为乡里人打赢几次官司后,在地方名声大震,二十岁就被村里人推选为村长。按理说,在地方没有仇家,却被人暗害了。唉,家门不幸啦……”话一出口,兄弟们七嘴又八舌起来。“他当了村长后,不到半年就在村子周围修建四座碉堡,打井修亭,做了不少大事,他跟我说过,准备在明年为村子修建围墙,以抗御匪患。可悲人已不在了。”“英标离去,今后唐珊的日子该咋办呢?”鹤鸣兄长扬扬手说:“今晚不说别的,还是说说跟案情有关的事吧。”……当夜直到天已破晓几兄弟散去,也没有任何定论。
  一个悲伤的夜晚在嘈杂声中过去了。第二天上午县局派来了警员,领头人来到灵堂悼唁,打开棺木看了眼死者的致命枪伤。随后代表局长对老爷子们表达了慰问之意,查看了现场,了解了案情,在本子上作了些记录,约一个时辰之后,对着鹿鸣局长摇了摇头后,叮嘱他日后再详细了解案情,就回城去了。做为警察分局的局长,凶案就发生在自家,鹿鸣老爷哪敢怠慢,在丧事期间,与老兄鹤鸣连续几个晚上彻夜分析,累了只打个盹,但始终理不出头绪来,无计可施。丧事之后,因寻不到有价值的破案线索,鹿鸣局长准备上分局赴任。
  2、两次传话,大院再失后生
  次日临行前,鹿鸣局长叫来儿辈排行十三的满侄子俊,给他交代了任务:“子俊啊,这次你大侄儿英标之死,案情复杂,凭我感觉,这里面尚有不可预知的阴谋,平时你在镇上或周边注意打探,看能否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这件案子只能从长计议,等他日再申冤啦!”又叫妻子唤来唐珊,表情凝重地宽慰起唐珊来:“唐珊孙媳,你不要伤心过度,人死不能复生,今后的日子你不必过分担扰,当然也可自己作主,慢慢筹划。英标案情,我安排你满叔子俊打听,到时应该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之后,他又与老兄鹤鸣嘀咕了一阵,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中午时分便上警局去了。
  且说那子俊,也算砖屋家庭中的头脑灵敏之人,深得父辈器重,年龄比侄儿英标大一岁,刚结婚半年余,妻子有孕在身,平时也就在家写写画画。自从接受了叔叔的任务后,出外的日子也就多了起来,每次回家若有所思。一日与唐珊说起英标之事,透露出有些眉目但缺证据等局长老叔回来将做一次汇报的意思。
  几天后,子俊接到一个来自岳父家捎来的消息——有要事需与婿商谈,望尽快赶到。子俊以妻子有孕在身脱不开身为由推迟了。再过两日,又有人带信给子俊说务必到岳父家去一趟。子俊只好回家将事情告知妻子,道别后就急匆匆地赶往邻县二十里外的岳父家。这一去三天不见回来,家里派人去子俊岳父家问讯,得到回话说不见子俊来过,他们也没带信过去。问讯人回来道明探来的消息,家中得知实情后,个个焦急不安,六神无主。鹤鸣老爷一面派人催促老弟鹿鸣回家,一面放信寻找子俊。
  鹿鸣老爷带来几个随从赶到家中,问明情况,脸色顿时阴沉,表情木讷,联想到先前英标之死,隐约感觉情况有许多不妙,推断此次肯定子俊也凶多吉少。果然探听消息的人回来报信说:“几天前邻县的香炉山附近一个山中锄草人,从远处看到两人推搡着个什么人走向密林深处……”鹿鸣局长知道香炉山那条路是子俊去岳父家必走之路,立即带着随从骑马赶往现场,打探到那锄草人问了些情况,沿着所指山路寻觅了几个山头山谷,没发现子俊任何情况,眼看太阳西下,想到此地经常有土匪出没,不可久留,便打马返回。一行人刚启程,身后就传来枪声,鹿鸣局长叮嘱不予理睬,只管加鞭赶路……
  子俊失踪也就成了谜。不出正月十五,砖屋大院连失两个年轻有为的后生,所有家庭成员感觉就像天要塌下来一般。
  3、配对玉佩,凶案初露端倪
  那英标妻子唐珊,邻县龙潭镇上的大户人家之女,长相清秀端庄,自幼喜书画,知书达礼,般配英标真是男才女貌,可新婚不久却丧夫,造化弄人,让人唏嘘不已。安葬亡夫已经多日,她仍然茶饭不思,脸色苍白,时时感觉心底无限落寞,一想到今后的日子,就悲伤不已:如若留在夫家将是守寡终生,回娘家再谋生计,丈夫冤情又未了。终日内心纠结,苦闷难熬。
  唐珊得知满叔子俊下落不明的情况后,依稀感觉有人正对砖屋大院伸出罪恶之手,看来为丈夫伸冤可能有些渺茫。于是准备将自己的细软金银物品典当了,换些积蓄,日后好做打算。元宵节那天,唐珊打开箱子一一清点,当看到箱底的凤凰玉佩时,想到丈夫配对的另一块时,不禁泪流满面,突然她想到丈夫的玉佩:他当日遇害时应该戴在身上,整理遗容时谁也没有提到过,多日来由于悲切谁也未曾想过它的下落。她想到自己带着这块玉佩,今后看到也只会伤心,不如一起也典当了。
  唐珊来到典当行,将物件逐一典当,在谈价玉佩时,与老板谈不拢,她坚持要价十块大洋,而老板好说歹说只愿出价五块,说:“前些天我收了一块相仿的玉,只花了四块光洋,你的这块玉我还加了价,如果不成交,也就算了,带回吧。”听老板一说,唐珊心头一惊,想见见那块玉佩,便对老板说:“老板,你能不能将那块玉佩拿出来看看,跟我的比对一下。”老板应道:“这好办,我找找。”等到老板拿出来一对,成色与图案一模一样。唐珊断定这就是丈夫的那块玉佩,她悲从中来,却强忍痛楚,很快镇静下来,随便问了一下老板玉佩的来历,老板告诉她这块玉佩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替别人抵押的,在谈价中知道抵押人赌博输了钱,说过些天还要赎回去。唐珊哦了一声,说自己的凤凰玉佩价钱谈不拢就不当了,拿了典当得来的钱径自往家走去。
  唐珊回家后,感到案情有了眉目,决心就从玉佩着手。她把情况与想法跟长辈们说了,大家决定先盯紧典当行里那块玉佩。自此,唐珊白天开始忙里忙外,跟家人佣人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只是在晚上,独个儿在房间思来想去,来回走动,一门心思要为夫报仇伸冤。
  然而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那块玉佩仍然没人去赎,警局也不能为英标、子俊叔侄洗刷冤情带来一线希望,唐珊决定回娘家去了。四月初六那天,守孝已满三个月,唐珊显得有些焦躁,不知如何为自己离开夫家找到理由,但想到爷爷鹤鸣首创本镇国民小学应该是个开明人时,打算去试探一下口气,便来到爷爷房间,与他商量说:“我在砖屋大院里,大家待我恩重如山,我打心眼里感谢了,只是不能为英标生得一男半女,天长日久,也是累赘,不如回到娘家一段时间,他日再作打算。我先征得爷爷的同意,再与公公婆婆商量。”爷爷想到孙媳的处境如此悲苦,与丈夫生活不足一月就守寡,本想供养她一辈子,但猜想她去意已决,也不能勉强,就点头答应了他做主由她回娘家去。临走时,唐珊叮嘱爷爷派人仍然要关注着那块玉佩,希望有嫌疑人出现。
  次日天刚破晓,鹤鸣老爷率一家老幼送唐珊上轿,轿上放上一小箱银元。出了院子大门,唐珊面对公公婆婆下跪三拜,眼含热泪依依惜别,上轿后不久便消失在弯弯的山道之外……
  4、多道消息,艳妓进驻山乡
  初夏的山野绿色渐浓,英标之死、子俊失踪两宗案子却均无眉目,砖屋院内毫无生气。到了四月十八日,时值宛溪镇里赶集,一条让山乡震动的消息在街上传开:百里开外的临县洪江城里青楼女子头牌“一枝花”要下到号称“富贵堂”宛溪镇上坐堂。这天之后,每天都会有一枝花沿途何地卖春的消息在镇里散布,在让一些人翘首以盼的第六天后,有人说一枝花在大坪镇放话,直接进驻宛溪镇。
  当日,一枝花一行人进入宛溪地界的华树村时,轿内传出话来,今天不进街上了。大家在村子旁歇了歇,轿子就直奔附近的长坡山而去。轿子上到长坡山时已是圆月升起,山中晚风清凉,树林蝉鸣。山腰一栋房子经过装点,很快布置得像个小小怡春院一般,花烛亮灿。一行人吃了夜宵后,各自回房睡去。第二天一枝花房门前挂起了牌子,上面写着:本小姐闭门谢客一天,明晚祈盼贵地有声望者光临,欢迎预约,如意者免费一晚。
  一枝花落脚长坡山的消息很快传到镇上,民防队长杨才燕窃窃自喜,认为这头彩非他莫属。这燕队长剽悍魁梧,力盖众人,身长比常人高出一头,自小被父亲——本镇杨姓大族长宠爱,专门雇请了武术之乡的隆回县高人教练他武术,腿脚功夫甚是厉害,几个人都不是他对手。前几年,凭着自己的功夫,加之老父族长的声望,当地官员力荐他掌管镇里民防队。他老父昌达族长生性威猛,长着络腮胡须,人称昌达胡子,在全镇杨家大族声望高,从来说一不二,传言他所写的字条放到溪里能药死鱼儿。平日里上门求事之人络绎不绝,自从儿子掌管民防队之后,在当地家势显赫一时。不过近两年来,登门人逐渐稀落。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9-09 20:56:21给您送了鲜花15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