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传奇小说

普通推荐盖聂文字大小:  

    

作者:文三少   鲜花数:57朵   赠花      阅读:1494   发表时间:2018-10-04 22:20:48  字数:5024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精彩历史小说。点赞!盖聂剑术精通,胆略非常,虽然入狱,有人救护,后面见嬴政,与之比剑,放弃刺秦,后受嬴政赏识,得以自由生存。嬴政驾崩,陈胜起义,聂盖投进陈胜大军,只是以客卿的身份存在。不愿杀人,只是以他剑圣威名,给大军带来一些威慑,以稳定军心。陈胜后来称王,竟然也不顾情谊,斩杀故友,聂盖看清了“所谓权力,不过是一场游戏。以和平安居乐业为名,你争我夺,只是为了这争霸天下的权力。”便脱离而去,隐居山林。小说情节曲折精巧,文字精悍,最后还有“人人都想称霸天下,一统天下,而天下,又怎会是一个人的天下?!天下,始终都是天下人的天下……”的深刻感悟,深化主题,新意顿出。问好作者,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黄金山)

  一
  
  承影,将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际,北面而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识其状。其所触也,窃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疾也。
  盖聂仔细端详着这把友人赠送的精致优雅之剑,此时明月当空,看不清剑身的模样。他小心地将剑收起来,藏于暗格之中。
  前几日传来荆轲刺秦失败的消息,盖聂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一是盖聂自知以荆轲的习性与能力,还不足以安邦定国,刺秦之事必败;二来是因为盖聂与荆轲算是旧识,以秦王之残暴,定不会放过与荆轲有所牵连的任何人。
  一杯浊酒入肚。盖聂自知怕是会有牢狱之灾,为免宝剑落于他人之手,故藏之。
  三日后,盖聂被捕入狱。
  榆次县令王献早闻盖聂之剑术一绝,对其仰慕不已,得知盖聂被荆轲之事牵连入狱,故打点好一切,免去盖聂死罪,判处三年徭役。期间二人数次比剑论道,久而久之,成为知己。
  一日,王献忧心忡忡道:“先生既已为剑圣,普天之下未有敌手,何不逃离这苦窑?逍遥世外,岂不快活?”
  盖聂明白王献话里有话,已经觉察到局势很可能对自己不利,但盖聂是谁?盖聂道:“王兄可知盖聂为何名为盖聂?”
  王献眉毛微皱:“哦?!还请先生明示。”
  盖聂微微一笑:“韩国有人名为聂政,因报大夫知遇之恩,击杀韩相于阶上,自毁其面刨腹自杀。聂政盖世豪情,盖聂仰慕不已,故名为盖聂。”
  王献听罢,心中不免感慨盖聂一身侠肝义胆。虽有不忍,但还是如实道来:“武成候王剪曾为秦国大将,手下有一武将曾败于先生剑下,将先生威名告知陛下,陛下好剑,特招先生入宫舞剑。只是陛下多疑,先生又是荆轲故人,先生此去怕是凶多吉少。”
  盖聂早有感觉会是如此,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要见自己的人是嬴政。嬴政残暴不仁,生性多疑,这也是为何荆轲想要刺杀嬴政的原因之一。不过对于生死,盖聂看得并不是很在意。盖聂为人洒脱仁义,万不会为了自己的苟活而陷王献于危难。
  王献劝道:“先生还是离开吧,以先生的剑术,帝国想要抓捕先生并不容易,帝国更不会为了先生一人而大动干戈。”
  盖聂摇头:“传说嬴政为人,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他既能一统六国,举世无双,如此人物,盖聂理应一见。”
  
  二
  
  不日,赵高传旨:奉始皇陛下旨意,将罪犯盖聂即刻押送咸阳,不得有误。
  囚车中的盖聂盘膝而坐,静静地感受月光带来的一丝丝寒意。凛冽严冬,北风吹袭,大雪即将来临。
  此刻的盖聂想起了那把被封存的承影,那是一把不会杀人的剑,刺进身体,只会感觉微微作痛,拔出亦不会沾染鲜血。与承影相通的是盖聂的心性,盖聂习剑,不是为了杀人。只是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是嬴政寝宫,受嬴政召见,盖聂出身赵国,又是荆轲好友,于情于理,嬴政都该死于他的剑下。
  盖聂所习剑术为纵横之法,一纵一横,合纵连横,一刃断喉,百步飞剑,一击必杀。没有人能躲得过盖聂的致命一击,即便是荆轲那样的剑客,对阵盖聂也无疑是以卵击石。
  三日后,舟车劳顿,抵达咸阳。
  咸阳城外八十里,秦岭猎场。
  嬴政出行,随行官员三百,侍卫三千,兵马三万,犹如蛟龙盘踞于山下。盖聂闭目而坐于囚车内,静静地听着车轮碾过干枯的落叶吱吱作响。此时的气息有些凝重而压抑,来源于秦国士兵久经沙场的萧煞之气。当囚车停下来,盖聂才慢慢地睁开双眼。
  秦王嬴政,虎口,日角,大目,隆准,一副凶神恶煞的帝王之相。盖聂心中一惊:此人煞气逼人却一副帝王之相,与传说中皇帝面貌有几分相似,怪不得能够成就千秋霸业。
  嬴政看着从囚车中走出的盖聂,盖聂的长发有些凌乱,枷锁中的双手紧紧地抱在一起,眼睛直直地盯着嬴政。他没有笑容,没有表情,满眼的凌厉。嬴政突然想起了那个似曾相识的眼眸,一闪而过。只是这一眼,他便知道:此人并非等闲之辈。
  嬴政看着盖聂道:“你可是榆次盖聂盖先生?寡人听闻先生剑法神乎其技,可否一见?”
  盖聂举起枷锁,眼睛却丝毫没有脱离嬴政的目光,两人对视数息,盖聂眼里的凌厉竟让不可一世的帝王感到一丝的压抑。
  赵高双手呈上一把宝剑,嬴政拿起宝剑端详片刻。盖聂的眼睛终于挪至宝剑上,剑宽三寸,长二尺,剑柄为青铜炼制,刻有龙腾,镶白玉,剑身有明显裂痕,如碎石。
  嬴政道:“此剑名为残虹,由寒月刃改造而得。传闻凡被寒月所伤,血液冻结,筋骨尽断,是一把见血封喉的杀人利器。寡人命人不断重新炼制,淬炼之后便成为了这一把残虹。”
  说着,嬴政挥了挥手,宝剑便落在了盖聂的手上。
  寒月刃。荆轲刺秦时燕丹赠与荆轲的短刃,荆轲刺秦失败后被秦王所得。盖聂握着这把名为残虹的宝剑,剑身通红,有一股杀气围绕在剑刃之上蠢蠢欲动。盖聂道:“如若败在陛下脸下,随意处治。如若胜时,请陛下放我返乡。”
  嬴政笑而不语。嬴政佩剑名为泰阿,由楚国所得,传说为欧冶子炼制,是一把威道之剑,剑气随内心之气。嬴政拔剑直指盖聂道:“寡人今日与先生比剑论道,传闻先生擅纵横之法,一纵一横,纵横八方,未逢敌手,寡人很想领教先生高明剑法。”
  盖聂看着嬴政挥剑而来,并没有丝毫担忧,反而内心深处泛起一丝的欣喜。嬴政灭六国,杀人无数,却也统一天下,从此天下一家不分你我。从他坚定充满杀气的眼神里,除了高傲与张狂之外盖聂竟看出一丝别样的气息,犹如棋逢对手的喜悦与对达者的敬意。
  盖聂不知自己这是为何会对嬴政有所改观,他只是微微一笑,在泰阿抵达眼前之时,侧头闪躲,残虹在他手中反转起来,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反手握剑,待嬴政冲过身前,将剑尖上挑,架于嬴政颈上。
  嬴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与盖聂比剑,没有开始便已经输了。他感受到残虹剑上爆裂的浓浓杀气,只要盖聂指间微微一动,自己必死无疑。
  
  三
  
  杀与不杀,只在一念之间。杀,君死,会有新的人称王,亦会为天下带来新的纷争;不杀,暴君在位,亦会有新人带来新的纷争。杀与不杀,其结果相同。
  盖聂放弃了刺秦,换来自由。
  嬴政感激盖聂不杀之恩,也钦佩盖聂面对千军万马的包围时从容不迫。嬴政端坐于殿前,盖聂位于阶下二十步,两人持酒论道。
  嬴政自幼狂妄自大,不如韩非内敛,七国天下,他要十分。嬴政道:“寡人信奉天道,主天下之事,做天下之主。”
  盖聂道:“天道,永恒一切之道。道自万物,万物皆为天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应制天命而用之,而非逆天而行之。”
  嬴政怒斥道:“盖先生是说寡人不该逆天而行统一天下吗?!”
  大秦帝国铁骑,作战迅猛,面对剑圣盖聂,早已做好猎杀准备,呈蠢蠢欲动之势。
  盖聂不动声色,提起酒樽道:“七国纷争多年,百姓苟延残喘,帝国大军虽杀人无数,却换来天下一统,停止战乱,陛下丰功伟业。”
  “哦?”嬴政心中大喜,道:“那先生为何说人应制天命而用之,而非逆天而行之?”
  “儒家荀子言:明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矣。天下之事,终归人之事,唯人难治也。”
  “先生所言极是。我大秦帝国,以法治国,即便寡人犯法,也一并治罪,又怎难治。”
  此二人论道许久,盖聂更加坚信不杀嬴政是天道自然,只有嬴政能够停止天下纷争。期间,更是对太子扶苏好感倍增,扶苏主儒家思想,以仁治国,倘若嬴政退位,天下在扶苏这样的帝王手里,定当天下太平。
  酒罢。
  嬴政命盖聂做帝王的贴身侍卫,并教导太子扶苏剑术。以盖聂傲气,当即拒绝。从没有人敢违背秦王旨意,秦王欣赏盖聂,判处盖聂五年监禁。
  嬴政告诉扶苏,王剪退隐,蒙恬老矣,倘若徐福不能求得长生仙丹,待自己归去,扶苏继位,释放盖聂,使其辅佐。
  
  四
  
  一年后,七月流火,划破夜空。
  盖聂并不懂嬴政的苦心,是为了磨平他身上的棱角为扶苏所用,从而使大秦帝国永远掌控天下。
  噬牙狱中的盖聂虽不得自由,却也算自在。帝国一日三餐供应,除了自由,其他一切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只是一年来嬴政从未踏足此地,也从未带来任何的其他恩赐或者惩处。盖聂不知道嬴政病重,又祈求长生不老,已经是第五次东巡东郡。
  盖聂抬头看着狱窗外的夜空,夜色怡人,适合喝酒论道。突然,盖聂看到荧惑之星守望着二十八星宿东方青龙七宿之心宿,此为大凶之兆。心宿上星为房日兔,代表太子;心宿下星为尾火虎,代表相臣;心宿为心月狐,代表帝王。此时天象,启示帝王陨落,改朝换代。
  “始皇帝!”
  公元前二一零年,始皇三十八年,秦始皇嬴政驾崩于沙丘行宫。秦二世胡亥勾结赵高及李斯,召回受命监军河套的太子扶苏,以不孝为名而杀之,召回蒙恬,以不忠而杀之,胡亥登基王位,赵高升为郎中令,李斯依旧做丞相。后以叛乱之名杀李斯及秦始皇各子,征男子以加快阿房宫建造,以享乐。
  盖聂等一众囚犯于阿房宫中劳役,没日没夜地搬运石料,苦不堪言。盖聂并不惧怕悲苦,只是不忍百姓劳役受苦。胡亥昏庸无道,四方勇士皆揭竿而起,尤以陈胜吴广等人最为强悍,连得数郡,大秦军队节节败退。
  一日,年迈的苦役对盖聂说道:“听闻盖先生剑法超群,被世人尊为剑圣,为何先生要在这里受苦?”
  盖聂看着不远处城墙上把守的士兵,沉默不语。
  “我等老矣。家中还有同为苦役的儿子与尚在哺乳的孙女,老身怕是再也看不到孩子的面容了。”
  盖聂不忍:“老先生……”
  “如今大王昏庸无道,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若是张楚大军能早些攻入咸阳,该是……”
  “伐无道,诛暴秦。”盖聂口中轻念着张楚大军的口号,内心久久不能平复。盖聂不喜欢与人争,却又感知百姓疾苦,始皇帝不杀盖聂,而现实却要盖聂诛杀秦国。
  入夜后,二更时,盖聂逃离地牢,潜入秦王宫,盗取残虹剑。一来因为残虹为寒月刃炼造,为荆轲旧物;二来秦始皇有意将剑赐予盖聂,如今始皇归天,残虹无主。
  三更时分,盖聂回到阿房宫地牢,杀狱卒,释放百姓,连夜快马加鞭赶往张楚国都陈县。一路势如破竹,无人能挡。
  
  五
  
  陈胜吴广等人攻下陈县后,陈胜自立为王,封国号为张楚,取张大楚国之名。陈胜久闻盖聂大名,与盖聂一见如故,两人相谈甚欢。盖聂决定留在这里,为诛秦大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4 22:21:2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5 10:25:43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5 10:25:5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