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普通推荐我们家的年夜饭文字大小:  

    

作者:南海先生   鲜花数:10朵   赠花      阅读:19558   发表时间:2017-01-29 14:23:34  字数:2730   评论: [A]

【编者按】除夕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中国人对这农历年的最后一天非常重视,有很多规矩——要说吉利话,不到别人家串门,在远方的亲人也都要赶回来团聚……而这篇文章不仅仅写自己家团聚的浓浓亲情,还写了和邻居生哥一家团结互助的邻里情,两家人好得就像一家人,连年都在一起过,体现了邻里和睦,普天同庆的美好气氛,这是文章的亮点。文章也反映了在外打工的游子的普遍心声:树高千丈,叶落归根,只有生自己、养自己的那片土地才是自己真正的故乡。文章语言朴实,立意新颖,推荐共赏。【编辑:为爱守候】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贴挥春喜迎新年,我们家也不例外。
  弟弟搬来一张小饭桌,我从母亲手里接过一沓挥春和浆糊放在小饭桌上,准备涂抹浆糊,听见弟弟突然问我:“哥,你还记得这张饭桌吗?”
  当然记得!看着面前这张小饭桌,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那个纯真的童年时代,那年我和弟弟在读小学,放学回家后第一时间把作业做完才去玩,每次写作业都要趴在凳子上完成。
  有一天,母亲去看望外婆,回来的时候,她在市集上买了一张小饭桌回家,有了这张小饭桌,我们以后都不用趴在凳子上写作业了。这张小饭桌体积不大,四只脚,蜡黄色的桌面,它可以折叠起来存放,不会阻碍地方,我们对它爱不释手,从小学、初中到中专,它一路上陪伴着我们,走过十几年的求学生涯。读完书出来工作,它就成了摆设。
  2001年年初,我们一家搬进新居,那张小饭桌也跟着我们住进新家,在没有电脑之前,我就用它来写作:一支笔,一杯水,一沓原稿纸铺在平滑的桌面上,开始我的创作人生。后来有了电脑,那张小饭桌搁置在墙角,需要时才拿出来用。
  末了,弟弟又说:“等我们以后都结婚了,有孩子了,就让他们用这张饭桌做作业。”是啊!我正有此意。
  小时候,每当到了除夕这天,父亲贴挥春,我和弟弟做副手,一个涂抹浆糊,一个扶梯子。现在,我们都长大了,除夕贴挥春这个任务该落到我和弟弟身上了,父亲退居二线。
  我们在贴挥春,父亲、母亲正和伯父、伯母、生哥他们准备今晚的年夜饭,剐鸡、洗菜,大家都忙不过来,只有八岁的侄子在屋里看电视,看他爱看的动画片。以前的年夜饭,只有我们一家四口,乐也融融,倍感温馨,但自从几年前伯父建了新房子,之后,我们两家人就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十分热闹,当然,我们平时也有聚餐。正如生哥经常说:“每天都要面对繁琐的工作和生活,每次回到家乡看一看,走一走,和叔伯兄弟聚聚会,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
  其实,伯父和我父亲只是同村兄弟,不过,他们却比亲兄弟还要亲,我们两家人的交情特别深厚,说起我们两家人的交情颇有一段渊源:
  三十几年前,伯母患病住院,当时,仪姐和生哥年纪尚幼,加上田里刚刚插秧,伯父放心不下,既要照顾孩子和秧苗,又要照顾住院的妻子,经常在医院和家之间两边跑,时间一长,他身心疲惫,有一次,他坐在田边地头哭了起来。
  “灿哥,你怎么哭了?”在附近地里劳作的父亲和母亲闻见哭声便跑过来看看,伯父擦干眼泪,向我父母说明原委。父亲听了后,对他说:“你尽管去医院照顾阿嫂,你们的孩子,还有你们家的秧苗,一起交给我们俩照顾,放心吧!”
  “弟媳她会答应吗?”伯父问。
  “没事,我答应!”母亲由衷地说。
  看着我父亲和母亲,伯父不由得心里一阵激动,烫热的泪水再次滚落下来,于是,伯父把仪姐和生哥交托我父母照顾,自己可以专心照顾伯母,到了稻谷成熟时,伯母已经康复出院。
  仪姐、生哥住在我们家里,虽然我们家也很穷,但我们也相处得很开心,我、弟弟、生哥、仪姐,我们四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玩耍,在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中成长,那一段愉快的童年,使我终身难忘。有一次,父亲买来一条鲤鱼做菜,为了争吃一块鱼腩,我们几个小孩吵红了脸。
  那时候,伯父家很穷,一家四口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泥砖屋里,昏暗又潮湿。因为穷,在1985年的春天,伯父、伯母进城打工,他们不忍心麻烦我父母照顾孩子,只好把孩子们留在家里,给他们一些零用钱,偶尔回家一趟看看孩子。
  仪姐、生哥互相照顾,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回家煮饭吃,没有买菜,只有餐餐酱油捞饭和吃鸡蛋,对他们来说已经最好不过了。我父亲得知他们的处境,和我母亲商量后把他们姐弟俩再次接到身边,伯父、伯母知道后,心存感激,就这样,我们两家人结下了一段深厚情谊。
  一直以来,村里人都以为我伯父、伯母在外面做生意,赚大钱,其实,他们也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一族:他们在桂城租屋住,开过小卖部,在文化站做过录像播放员,也做过园林工人,种树栽花,为我们的城市营造一个绿色的环境,他们见证了南海的繁荣发展。
  许多年后,生哥、仪姐相继工作和结婚,他们把父母接到身边,虽然伯父一家在桂城定居,但是,他们仍然心系故乡,偶尔都会回和顺,回贤僚村走一走,看一看。
  说真的,我的家乡和别的村子不一样,没有工业污染,空气清新,到处花儿飘香,树木葱葱,绿意浓浓,令人陶醉。正因如此,促使伯父要回家乡建房子,和伯母安享晚年的心愿,家里人都赞成,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实行。
  他们以前那间旧屋,早已不住人了,反正都是闲着,伯父让我们用来放农具等杂物,连钥匙也交给我们保管。那年夏天,一场台风肆虐大地,年久失修的老屋再也经受不起考验,终于倒下了!事后,父亲打电话告诉伯父。
  于是,在某个周末,生哥不用上班,开车载着父母和妻儿一起回来看看,果然!老屋的瓦顶被风揭翻,墙壁也倒塌了一半,“拆了!建新房子!”伯父咬咬牙,下定决心。
  说建就建!回去之后,他们苦思冥想,为新房子设计蓝图,生哥找来从事建筑业的堂姐夫充当参谋。在2008年春节过后,他们的新房子开始动土施工。半年后,一栋两层半的新楼房落成了,新居入伙,伯父、伯母的脸上笑开颜,正如伯父说过:“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一个人生长在哪里,根就在哪里,鸟儿在蓝天白云间展翅飞翔,它累了就会归巢,人亦一样,他年轻的时候在外面漂泊,等他老了就会回归故土,安享晚年。”
  听!这是一位游子的声音。
  09年春节前,伯父提出在家乡过年,吃一顿年夜饭,这是他离家多年、建了新房子后的第一次,我们都举手赞成。从那时候开始,除了平时聚餐,到了除夕这天,我们两家人,不!应该是三家人,那是伯父的侄女、侄女婿、生哥的堂姐和堂姐夫一家,我和弟弟喊他们姑姑、姑丈。
  伯父的新房子施工期间,他很多时候都不在场,是我父母帮忙照管,要是姑丈发现缺少什么材料就叫我父亲去买回来,父亲义不容辞,故此,我们也跟这家人熟悉了,不为别的,只为了一份深厚情谊,正因为这样,所以,无论是平时聚餐也好,吃年夜饭也罢,我们三家人总会坐在一起,热闹一番,连邻居也深受感染,羡慕不已。
  今年,我们又像往年那样,三家人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菜式很丰富,六菜一汤,有炆老鹅、冬菇蒸鸡、鱼丸生菜、兰花炒杂、油菜、发财(菜)猪手、猪骨煲汤。
  “开饭啰!”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张罗着铺设碗筷和搬凳子。
  端上菜,众人围坐在一起。
  “新年快乐!干杯!”席间,生哥给众人倒满一杯酒,然后举杯敬酒。
  “来!干杯!”我们也站起来,互相碰杯,一饮而尽,今天的年夜饭吃得很开心,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01-29 14:25:04给您送了鲜花1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