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精品推荐春风暖阳文字大小:  

    

作者:王国强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19762   发表时间:2017-02-21 10:35:14  字数:6174   评论: [A]

【编者按】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老得哪也去不了,你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这是读罢此文让我想起来的歌词。此情此景恰如这曲子的音律,温暖入心。其实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最好的爱情。无论走过多少岁月,爱情依然会陪伴在左右。青春时感受的懵懂爱情,便是最美的过程。那样的心情如初春的暖阳滋润心田。走遍大街小巷,留下爱情走过的足迹,一路牵手步入婚姻殿堂。浪漫的时光氤氲着浪漫的回忆,幸福的一家四口让人羡慕和陶醉。生活的经历有时也眷顾苦难,妻子四次手术让我心疼至极,唯有尽心付出,才可报答妻子给予的爱。匆匆而过的年华,尚未来得及做的事情不想再错过,抛弃的是浮华,握住的是拼搏。风雨人生,路上有爱情相伴,该是一件暖心的幸福。本文作者回忆与英子从相识到相恋到相伴二十年的心路历程,以及事业和家庭的状况。从文字里分享岁月带来的美好记忆。【编辑:烟雨濛濛】【湘韵精品推荐170221第5542号】

  阳春三月。
  一个人漫步在麟游县城的街道上,目视着熟悉的街景,路旁的行人;目视着蓝天;目视着白云;目视着暖烘烘的太阳;目视着脚下的路,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和陶醉。
  人生莫不过如此:度过了昨天,面对着今天,展望着明天;一天挨着一天,一步接着一步,最终将生命的历程全部走完。
  我想起了英子,想起了与她初识时的情景,以及风风雨雨二十年的生活历程。说起这一切,那我就要提到一个人:芸姐。
  芸姐家距我家五里路,她是大伯父的长女,亦是堂兄妹中的老大,长我二十岁。小时候,我常跟着哥哥、姐姐们往芸姐家跑。大伯母做了什么好吃的,惦念起自己的大女儿没吃上;大伯在县城买了什么好东西,想捎到芸姐家,这一切都会派我们这些小家伙去完成。听说要往芸姐家送东西,众兄妹你传我,我传你,竞相报名参加,呼啦啦,一大群,奔跑着向芸姐家赶去。芸姐家到了,大家伙将东西一放,转身就往回跑,这可急坏了正在厨房做饭的芸姐。眼睁睁看着娘家来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弟弟、妹妹,还一口水都不喝,转过身就走人,芸姐哪能容得!
  “燕儿,春儿,强子,你们在姐家吃过饭再走么!”
  “不吃了,芸姐,我们回家还要做作业呢!”
  芸姐站在家门口挥手向我们告别,芸姐的女儿萍则围在芸姐身边边跺脚边大声呼喊:“小姨,小舅,你们呆下来和我玩嘛!我还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呢!”
  十多年后,我技校毕业,进省安装公司当电工。那年春节,我回家探亲,恰碰上芸姐带着小我三岁的外甥女萍来我家走亲戚。席间,母亲絮絮叨叨地说起了我,说我二十二岁老大不小了,该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可就是没个女朋友。芸姐说现在讲究婚姻自由,男孩女孩都在外面打工,流行自己谈,家里人插不上呀!母亲则叹了叹气,说我生性内向不争气,别说在外面谈对象了,就是和陌生女孩说句话都脸红。芸姐灵机一动说:“婶,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把英子介绍给强子吧?”
  母亲说:“英子是谁?”
  芸姐说:“英子是萍她二伯的三女儿,性格不但温和,而且还有一手好厨艺。她现在在西安打工,前几天刚回来过,人可洋气,可漂亮了!不过事不凑巧,昨天英子刚走了,要不然让英子和强子见一面。”
  站在芸姐旁边的萍听完母亲和芸姐的对话,乐得笑不拢嘴,说:“妈,你把我英子姐介绍给我小舅,那有朝一日婚事成了,我还得改口把英子叫妗子呢!”
  芸姐白了一眼萍,说:“死妮子,我和你外婆谈正事呢,你插哪门子嘴!”
  萍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那好啊,就把英子介绍给我小舅吧!英子刚比我大半岁,知根知底,和我从小一块长大,现在是我姐,日后做我妗子,那可是亲上加亲再好不过的事了!”
  我心生激动,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甜蜜和惋惜:英子到底是怎样一位女孩,竟被芸姐和萍说得那么邪乎?能和这么优秀的女孩相识相恋,期间的感觉一定妙不可言!只可惜从小到大,去了芸姐家无数次,怎么就一直没认识英子呢?早知道她将来会做自己的女朋友,早些相识,早些交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岂不美哉!便急不可待了,脱口而出:“那英子在西安哪一块打工?”
  芸姐面露难色,说:“这我可不太清楚。”
  萍乐呵呵地说:“小舅,看把你高兴得,这事你别急,待我回家后去趟我二妈家,问清楚英子的详细地址捎给你,顺便再给我二妈吹吹风,让英子心里有个准备。”
  第二天,萍果然捎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西安市翠华南路新疆军区干休所翠华宾馆。
  二
  初春的天气,阳光温暖而明媚。拿什么来形容我的心情呢?二十二岁了,从小到大一直没谈过恋爱,突然要和一位心怡的女孩去见面,心中的兴奋和激动就甭提了。
  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乘坐18路公交车由北郊向南郊赶去。公交车吱吱呀呀,一路经过龙首村、北大街、钟楼、南门、草场坡等十几个站点,终于在终点站小寨十字停了下来。虽说当时我在西安上班已经一年多了,因单位在北郊,相对南郊一块还是比较陌生。我看了一下站牌,翠华宾馆距小寨还有五站路,恰有一辆527路中巴车可以直达。但是我选择了步行,因为我想通过步行熟悉一下南郊,熟悉一下英子工作单位的周边环境。
  沿着小寨东路一直东行,到达历史博物馆再沿翠华路一路南行,我终于找到了翠华宾馆,走进宾馆大厅,碰见一个女孩在拖地。
  “请问,有一个名叫英子的女孩在这里上班吗?”
  “有呀,请问你是——”
  “我是她老乡,特地从北郊过来看望她。”
  女孩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后转过头向吧台喊道:“英子,有人找!”
  “来了,谁找我呀?”吧台旁的一个女孩回答道。她正是英子。
  英子端来了茶水,领我到大厅休息区坐下。我向英子表明了来意,并征求她的意见。英子告诉我,她家里已来过电话,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她希望两人还是多接触接触,彼此加深一下了解再定。
  “是嘛!”我心里像乐开了花,这么说来英子对我基本没意见。我好高兴,同时想向全世界大声宣布:我恋爱了,我有女朋友了,我的女朋友叫英子!
  从此我和英子便开始了正式交往。大雁塔、骡马市、李家村、康复路,西安众多的旅游景点和服装市场相继留下了我俩的身影和足迹。
  半年后,我和英子举行了订婚仪式。仪式是在我家举行,英子的父母,姑姑、姑父,我的二伯、二伯母相邀参加。仪式很简单,父亲特意去县城买回了食材,母亲亲自下厨炒了六个菜,做了顿臊子面。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吃饭边拉家常,同时说了些勉励我和英子的话。席间,英子的姑姑送了我一个十元的红包,随即二伯也给英子送了一个十元的红包,这是家乡的习俗。捏着小小的红包我心里感到甜丝丝的。饭后,我和英子向大家展示我们二人各自的订婚礼物,分别是:我给英子买的三身衣服,一块石英手表,给英子父母一人一身衣服;英子给我买的一身西装,一条领带,给我父母一人一件上衣。饭后,二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强子,以后对英子的父母就要称呼姨夫、姨,其他亲属也都要随着英子的称呼叫,从此你就是英子的准女婿了。英子的姑姑则对英子说出与二伯同样的话语,说英子以后就是我的准媳妇了。
  订婚仪式结束了,大家四散离去,沉浸在甜蜜和幸福中的我和英子相伴回到了西安,返回到自己的工作单位。
  订婚之后,我一有空就往翠华宾馆跑。为此,我在旧货市场买了辆二手自行车。车子七成新,是辆“二六飞鸽”。每天下午下班时间一到,我工作服一换,车子一骑,“唰唰唰”,沿着未央路一直南行,越过北大街、钟楼、南大街,冲刺长安路,直逼翠华路,到达终点站翠华宾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西安,私家车还没有兴起,出行工具还是以自行车为主,交通也不怎么拥堵。我骑着车子,脚下蹬得飞欢,车铃打得“叮铃铃”直响,超过人流,超过同行的自行车,有时连快车道上的公交车都远远地甩在了脑后。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我挽着英子漫步于纬二街、长延堡、大雁塔,相依相偎,倾诉着彼此难舍难分的依恋之情。礼拜天时间,我俩则会去逛李家村、康复路、轻工、骡马市等服装市场。有人说,女人是服装的奴隶。那女孩子呢? 便是服装和小饰品的忠实崇拜者和追随者。和英子逛街,她总会乐此不疲地从这家店转到那家店,又从那家店转到另外一家店。摸摸这件衣服,又取下那件衣服比对试一下。有的店主极为热情,津津乐道鼓动英子试一下衣服,要不要没关系。有的店主则翻着一双金鱼眼,冷冰冰地打量着我们,好像看清楚我们根本就不是成心买衣服的主。每当英子看到自己心怡、喜欢的衣服,眼睛里便会流露出欣喜的光芒。她左顾右盼不停地打量着那件衣服,但当店老板说出的价格超过她的承受极限时,便又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
  “喜欢就买下吧!”
  “谁说我喜欢,我喜欢的东西多了,你能买得过来吗?还是走吧!”
  我知道英子在骗我,说的是自欺欺人的假话。可我们当时的工资都很低,我每月五百多快,她挣的则更少,还不到三百,仅是我的一半。
  除过逛服装市场,有时我们也会去逛旅游景点。大雁塔自不必说,它离翠花宾馆近,仅两站路,自然而然就成了我们经常玩耍、约会的场所。大雁塔逛腻了,我们就想着去远一点的地方玩。于是我便骑车带着英子逛寒窑,逛兴庆公园,逛未央湖,逛钟鼓楼、城隍庙、回民街,等。
  两年后,我携英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三
  “孩子,一个女人心甘情愿能为你上四次手术台,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对她好呢?能和这样的女人生活一辈子是你此生最大的幸福。”这句话是麟游县常丰镇一个老太太对我的叮咛之言。虽然我和这位善良的老太太只有一面之缘,距她说这句话已过去了三年有余,此后我也没有再见过她,然而她所说的这句话却被我深深铭记,且时常用以自省。
  三年前,英子患急腹症住进了医院,院方确诊为胆囊结石,建议即可做胆囊切除手术。对此,英子一下依在我的怀里嘤嘤啼哭起来:“强子,我怕!你说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错,上天偏偏要如此惩罚我?”是啊,英子的命为何会如此苦呢?因为在此之前,英子已经做了四次手术。第一次是十六年前生大女儿时,英子难产最终进行了剖腹产手术。第二次是六年前生二女儿时英子二次做剖腹产手术。第三次是四年前英子急性阑尾炎发作,做了阑尾切除手术。而这次英子又将进行第四次手术,这......晶莹的泪水一下涌满了英子的眼眶。
  十六年前,躺在待产房里的英子满头大汗,腹痛难忍。站在产房外面的我心急如焚,来回跺脚。正在这时,一个小护士走了过来,拽了拽我的衣角,说:“过来吧,我们主任找你。”我跟着小护士来到了医办室,里面坐着冷若冰霜,表情严肃的产科主任。
  “你的妻子产程已超过二十小时,属于难产,目前胎儿在产道处于异位状态,须即刻进行剖腹产手术,否则将危及到大人和孩子的生命安全,这是知情同意书,你看一下,没意见的话马上在上面填字。”
  “啊!”
  我一下吓蒙了,脸色苍白,好似五雷轰顶。我不明白,为什么英子昨天还好好的,一进待产室,竟会变成现在这种结局?我不明白,这样的灾难为什么偏偏会发生在我和英子身上?翻开知情通意书,上面全是手术过程中的各种预知风险,最后一行是风险自负,家属填字。站在一旁的姐姐看我吓成了这样,连忙说:“强子,剖腹产手术虽然属于大手术,但又是极为平常的手术,风险几率极低,你就赶紧填字吧!时间不等人呀!”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02-21 10:36:21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