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绝品推荐老姨的纺车文字大小:  

    

作者:樱花如雪   鲜花数:87朵   赠花      阅读:12219   发表时间:2017-09-22 15:03:23  字数:4452   评论: [A]

【编者按】该文已通过审核,感谢您来稿,期待精彩继续。【湘韵精品推荐170922第6329号】 【湘韵绝品推荐171212第213号】

  时光悄无声息地流淌着,不知有多少往事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清晰的记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再也抓不住往昔的影子。不得不承认,老姨已经走了。十多年的漫长光阴一闪而过,老姨的身影早已模糊起来,我对她的记忆,只留下她坐在纺车旁纺线的那些片段。
  我和老姨的缘分很浅,掐指细算,见过的次数不超过十次,而且都很短暂,但那些短暂的缘分,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念想。往事虽已远去多载,对老姨的记忆只剩下残存于脑海里的这些画面,但老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依然不变。儿时,每当父母带领我去老姨家时,我都是非常兴奋的。其一,老姨非常喜欢我;其二,我喜欢摇老姨家的纺车。
  早年,我第一次见到老姨时,她正忙着纺线。那是初见老姨,对于那时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晰。说来也挺奇怪的,那时,我只有六七岁的样子,能印在脑海里的画面是少之又少,但那一幕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坎里。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导致的缘故吧。与亲人团聚的所有片段,我都记得很清晰。与老姨的相处,也是如此。
  那年的春节里,我跟着父母走了很多户亲戚,最令我难忘的就是老姨。那时,我家有台手扶拖拉机,走亲访友的时候,都是父亲驾驶手扶拖拉机载着我们一起前往。第一次去老姨家,我很兴奋。我绞尽脑汁想着老姨的模样,就连给我带来快乐的拖拉机响声也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平日里,走在路途,我是很活跃的;但那天,却很安静,一声不吭,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宛若正在沉思的雕塑。路旁的各种树木、庄稼地被急速前行的手扶拖拉机远远地抛在身后,我望着它们远去的影子,托起小下巴想着即将见到的老姨。
  刚刚到老姨家,我便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厢,向老姨家跑去。等我跨入大门,离得远远的,我便看到了坐在二门口忙着纺线的老姨。那就是令我朝思暮想的老姨,我在心里想着。老姨就在眼前,但我却没有快步前去,而待在原地不动,好像生怕老姨受到惊吓似的。身后的父母手提看望老姨的物品走到我的身旁,将我一把拉进屋去。老姨正在忙碌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那个画面,我永远忘不了。老姨身著一身粗布黑衣裳,裤脚处用宽宽的布条均匀地绑着,粽子大的小脚上穿着一双绣有小花的黑布鞋,满头银发随着手里的忙碌微微颤抖。她面带笑容,和蔼地注视着眼前的纺车,右手不断摇着手柄,左手捏着搓好的棉花条,纺车的铁锭上已经缠了一个小线穗。纺车很神奇,能令棉花条变成棉线,这是多么的伟大啊;而且给我带来更多惊喜的,还是眼前正在忙碌的老姨。她左手摇着纺车,右手一上一下来回晃动,铁锭上的线穗渐渐变大了。我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等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然而就在我正在苦思冥想的瞬间,老姨突然说话了:“你是谁家的孩子呀?”耳边传来温暖的问询声,一听到这,憋了一路的话却说不出来,因为我满脑子都是眼前的纺车。它太神奇了,以至于见到老姨后,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老姨一边忙着纺线,一边对我说话,而我却如同木头似的,蹲在原地,盯着眼前的纺车。老姨发现我对纺车很感兴趣,微微一笑,对我说:“想玩不?”我使劲点了点头,但却在一刹那间,又摇了摇头。我的快速变卦惹得老姨哈哈大笑,她将我拉过来搂在怀里。
  我太幸福了,心间的愿望就这样实现了。在老姨的帮助下,我的小手握着纺车的手柄,还有一只粗糙而温暖的大手保护着我的小手。老姨一边带领我摇着纺车,一边忙着纺线,两只手都没有停歇。我很兴奋,依偎在老姨怀里,时而抬头看看老姨,时而盯着眼前的纺车,时而又乐得不断大笑。老姨非常喜欢我,从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她那满脸的褶子顿时舒展开来。我们一起纺完了所有的棉花条,老姨松开我的小手,我恋恋不舍地放下紧握小半天的纺车手柄,跟在老姨后头,向里屋走去。老姨拿来一截废弃的旧筷子,将刚刚纺好的线穗穿起来,放在窗台上。我踮起脚尖,盯着它,小心摸了摸,一缕温暖的感觉渗入心头。眼前的线穗是用来织布的,有了布,就有了新衣裳。因而线穗是温暖的,虽然我还小,但如此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
  老姨纺完线,就和父母以及其他大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而我仅仅待了一小会儿,便觉得无事可干。突然,我想起了刚才给我带来巨大惊喜的纺车。我来到老姨身旁,不断摇着她的胳膊,老姨会心一笑,就知道我想干什么。得到老姨的许可,我迅速向纺车飞奔而去。耳边响起父母的嘱咐声以及老姨为我开脱的话语。老姨就是好,我在心里想着,纺车也渐渐映入我的眼睑。
  我蹲在纺车旁,小心摸了摸一头高、一头低的木架,满怀兴奋的心情看着眼前的纺车,寂静的心里顿时泛起了波澜。我摇着手柄,车轮开始旋转,在引线的带动下,铁锭也飞快地旋转起来。我根据老姨纺线的样子,一只手摇着纺车,另一只手在空中不断上下晃动着。一阵阵嗡嗡嗡的响声传来,我边听边想。耳边的声音,不仅仅是纺车的响声,也是一曲悠扬的歌谣,还是对幸福生活的畅想。我摇着纺车,听着悦耳动听的生活乐章,心里想着美好的幸福生活。就这样,我的心与纺车紧密交织于一体。而且令我想不到的是,多年以后,关于纺车的点点滴滴,已经完全融入我的生命里。
  我对纺车很痴迷,以至于到嘴边的美味佳肴也唤不醒心中的痴情。老姨为我送来夹有鲜肉的馒头,我仅仅低头看了一眼,再次忙着摇纺车。那时,我对纺车陷入了痴狂,满脑子都是纺车的影子。我想不起身体的饥饿,更不会有吃饭的念头。只要听到那熟悉的旋律,我的心里就是满足的;尽管胳膊肘已经濒临散架的边缘,但我依然坚持摇着纺车。那普通的嗡嗡声,听在我的心里,早已变成带来幸福生活的美妙乐音。
  那天,除了摇纺车之外,我什么事都没做。直到父母要离开老姨家时,我才想到我也要离开了,虽然我舍不得眼前的纺车,但还是被父母一把拉上手扶拖拉机。我看着满脸笑容的老姨,心里想着给我带来快乐的纺车,我挥起小手向老姨告别,老姨笑了笑,眼角隐隐落泪了。老姨很喜欢我,给我包了好大一堆吃的,而我却天真地向老姨讨要令我感到快意的纺车,老姨听到后,乐得不断大笑。她许下承诺:等我长大后,就把纺车送给我,一听到这里,心间的沮丧瞬间消失。父亲发动拖拉机,我们离开了老姨家,老姨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站在拖拉机的车厢里,不断挥着小手向老姨告别,我不断喊着让老姨注意身体之类的话语,隐约中,我听到了老姨的回应。
  此后的日子里,我不断想着老姨以及那日玩纺车的情景。我一再央求父母再去趟老姨家,可他们却不搭理我。直到多次央求无果后,我只能不断回味那天发生的一切,以此来充实心间对老姨和纺车的思念。或许是我的思念跟随春风飘到老姨耳旁,老姨步行二十里路前来看我。当老姨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之际,我一下子扑进她那温暖的怀抱里。老姨来了,即使没有纺车,我的心里也是满足的。只要能看到老姨,眼前就能看到纺车。老姨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还是走了,父亲驾驶拖拉机送老姨时,我不断央求跟着去,但却被老姨拒绝了。老姨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否则她就不喜欢我了,一听到这里,我不再提过多的要求,只是请求老姨每年来看看我。我与老姨约定,每年都要看望对方。这个约定,一直没有变过,直到老姨病入膏肓时,这个约定才被迫终止。
  十五年前的春节,母亲嘱咐我一定要记得去看望老姨。那是最后一次见老姨,当时,她已经不能说话了。以往见到老姨时,我都是极度兴奋的;而唯有那一次,我没有一丝的喜悦,心间充满了苦闷和无助。那天,还是看望老姨的日子,对于母亲的嘱咐,我并没有想到任何的意外。我原以为母亲是害怕我忘记,而不断提醒我。直到我面对老姨时,才突然领悟,这竟然是亲人的诀别。
  我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满脑子都是老姨的身影,对于当年给我带来快乐的纺车,我已经不再有儿时那般的痴情,但曾经的甜蜜依然不时萦绕于我的脑海里。那是我对老姨的思念,还是我们之间的情感交织。我将自行车蹬得飞快,耳边传来呼呼呼的风声,身旁的树木、庄稼地不断被我抛在身后,我期盼着快点见到想念已久的老姨。老姨年纪大了,昔日的约定便少了一半,只有我前去看望老姨,但心间的甜蜜却没有丝毫的减少,还是初见时的那般浓郁。
  终于到了老姨家,我快步跨进门,大声喊着“老姨,我来看您了”。以往,只要我大喊几声,老姨的身影便会映入我的视线里;而那一次,我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等我跨入堂屋时,叔叔才从老姨房间里走出来,我的心顿时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我突然想到了母亲的嘱咐。我不敢往下想,跟随叔叔进了老姨的卧室。一股刺鼻的药味传来,我看到了平躺在火炕上的老姨。老姨怎么了?我在心里苦想着,快速来到炕头。只见她双目紧闭,满脸蜡黄,隐隐可以听到微弱的呼吸声,我小心握着老姨的手,心里想着往昔的甜蜜瞬间。想当初,老姨就是如此这般和我一起摇着纺车,而如今,老姨却静静地躺在此处。我喊了几声“老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我已经完全知晓后续究竟会发生什么事。然而,就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看到了极其感动的一幕:老姨的眼角落下了泪水。就在那个瞬间,忍了好久的热泪如开闸的洪水般咆哮而流,我强忍心间的痛苦,任由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打湿我的衣襟。我小心为老姨擦去眼角的泪水,在内心深处仔细回味往昔岁月的难忘瞬间。
  当年的纺车还在,它静静地躺在老姨卧室的墙角。在我转身擦泪水的瞬间,我看到了它。纺车还是曾经的模样,只是早已闲置许久。老姨重病躺在炕上,我想这位昔日的伙伴也会伤心难过吧。我上前小心摸了摸那光滑的木手柄,轻轻摇了摇,耳边响起一阵微弱的嗡嗡声,而在那一刻,曾经为我带来快乐的生活乐章却变了味道,那是纺车在低声抽搐。人常说,相处的日子久了就会有感情。我敢肯定,不仅人与人是这样的,人与物件也是如此。躺在墙角的纺车面对不远处的老姨,它心里的悲痛应该是全天下最难过的,因为老姨仙逝之后,没人会注意它,昔日的生活乐章便会渐渐地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
  就在我看望老姨之后的不久,老姨便在夜间悄悄地走了,没有任何的痛苦,一觉睡了过去。对老姨来说,这是幸福的。当我从母亲口中得到老姨仙逝的消息时,我的眼角留下了泪水。我强忍着热泪,但还是禁不住放声痛哭。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无法接受既定的事实。母亲和蔼地抚摸着我的后背,不断安慰我:老姨虽然走了,但那些甜蜜的记忆还在,那架给我带来快乐的纺车也在。是啊,我还有甜蜜的记忆和纺车。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味着往昔的快乐时光。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09-22 15:13:3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09-22 21:34:2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郁李仁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2 11:11:44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喜有此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2 20:32:0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3 09:12:46给您送了鲜花1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