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精品推荐河水荡漾 不老情怀—老去的小河文字大小:  

    

作者:亲仁里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156   发表时间:2018-01-30 16:56:34  字数:2035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湘韵精品推荐180130第6632号】

   曾经的我只知道,村里的大榆树会老去,却没想到,故乡的小河也会渐渐地老去。小河真的老了,不再有潺潺的流水,不再有青蛙呱呱的叫声,不再有鱼儿游来游去,不再走进孩子们的视野,不再滋润干枯的庄稼地。
   老家因有座水库显得美丽而温纯。潺潺流水由东向西,顺着笔直的堤岸,源源不断地流淌着。距我村南面大约一里地左右,有座桥,很坚固,连接着南北大路,被习惯称为“小石桥”。炎炎夏日,河里长满蒲棒等各种杂草,水面铺满碧绿的浮萍,给人一种水未流动的错觉。唯有在蒲草稀疏的地方,才能见到汩汩的流水,而那里也常常是大人们下篓子捕鱼的最佳位置。鱼儿们大都是从水库闸门里顺水溜出来的,加之水源不断,经年累月,在河水里繁衍生息。
   长长的堤岸,高高低低,参差不齐。平缓处,伸手可以捧起河水,炎炎烈日下间苗锄草渴极了的乡亲们,时常喝上几口,润润嗓子;高耸处,像一波波连绵起伏的小山包,我们那些半大孩子,偶尔汗流浃背地爬上去往下望,既开心又害怕。因为水深、草杂,这里便成了蝌蚪、青蛙、蟾蜍,以及各种水鸟大量栖息的家园。平日里,坐在院子里乘凉,总能听到远处那一声声悦耳的蛙鸣,而那蛙鸣在晴朗的夜晚,也总显得漫不经心。但在大雨初歇之时,就会上演一番青蛙大合唱,让人兴奋得彻夜无眠。
   晴日里,每次从堤岸上走过,总能惊起一只只栖息在草丛里的青蛙,扑通扑通跳进水里,后腿一蹬,迅速地游去。也总能听到慢悠悠的蛙声,咫尺之遥,待你走得更近,此处蛙声戛然而止,远处蛙鸣又一浪高过一浪。
   秋后的时候,各种庄稼也都成熟,那褐色的蒲棒也便争先恐后地探出河面。天气渐冷时,同伴们总喜欢在岸边折些干透了的蒲棒来,相互摔打、磕碰,眼望着那一缕缕绵絮般细碎的小伞随风起舞,粘满我们的衣服,与儿时的欢声笑语融合在一起。
   如果说,村南的小河,如同一位憨厚敦实的小伙儿,初出茅庐时还有些桀骜不驯,但很快就变得成熟起来,沿着笔直的道路,默默前行。那么村北的小河,则像极了调皮、爽朗而又温情的妙龄女子。小河的路口处,距村子只有百余米,这也是我们常去那里的理由。源源不断的河水,自北向南,由东到西,又由西向南,弯弯曲曲,终于在离村子很远的东南方向,汇入南边的那条河。至此,两条“多情河”终成眷属,团团圆圆,融为一体。
   村北小河,自古没有正儿八经的名字,村里老老少少、世世代代都称其为“北沟子”。它虽然截断南北道路,但水量适中,流速舒缓,夏日里来来往往的村民,走到河边,只需脱了鞋,挽起裤角,便可以轻松自如地趟过河去。也有赶马车驴车的,偶尔有的牲畜“晕水”,或者是初次过河,不肯进水,就会让车夫好顿周折,生拉硬拽,找人帮忙,推推攘攘,方勉强跨过对岸。
   河水清澈见底,倒映着蓝天白云,微风拂过,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在阳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有时,我们还用长长的芦苇叶折成一只只小船,顺水而去。那时候,北沟子的南北两岸,是村里常年经营的大片地瓜地,春末移栽地瓜秧苗时,村民们都会扛着扁担,提着两桶,到河里来取水。那清汪汪的碧水,给人们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
   但在后来,因连年多雨,北沟子不知不觉换了副模样。河水潮起潮落,严重影响了人们的出行。终于引起村领导的重视,在河口附近,建起一座漂亮的大桥。粗壮的桥蹾,红色的栏杆,宽阔的桥面,那是十里八村最为壮观的一座桥。
   我喜欢在晴朗的傍晚,携本杂志,静坐岸边,伴着绚丽的霞光,独对夕阳美好。我喜欢和伙伴们在河边追逐玩耍,放暑假时,也常邀朋友和同学来家一聚,首先我就会想到去北沟子看看,边走边聊,让轻柔的河水温润我们的双脚,在大片平坦洁净的沙滩上坐一坐,共享那优美的意境,美好的时光。岸边的翠柳婀娜多姿,一些鸟儿栖息在那里,乘兴欢唱。几只伶俐可爱的小燕子,斜翅而飞,呢喃着掠过水面。
   河水顺着曲曲折折的堤岸,日夜不停地流淌。舒缓处,能看到水里的蝌蚪,能摸到水边草棵里的鲢鱼和泥鳅。转弯时,河水不甘受阻,打着漩涡。浅水处,没不过膝盖;而深涡里,水面却常常没过我们的脖颈。那年那月,属伏节气一到,村民们,尤其是我们那些半大孩子,便在中午,成群结队地来到北沟子,找一处隐秘处洗澡、嬉戏。
   转眼数十年时间匆匆而逝,我也远离老家多年。由于长年干旱少雨,曾经清亮亮的小河,后来几乎已成旱沟,且多半被村民种了庄稼,或栽植杨树。名不见经传的南北小河,是我儿时最温馨的乐园,许多美好的记忆深深地珍藏于心底,魂牵梦绕。值得庆幸的是,村后的北沟子,近几年偶尔还会露出一条窄窄的、亮晶晶的水流,时常唤醒我儿时暖暖的故乡情怀。
   盛载我童年脚印、少年时光的小河,如今与故乡的古树一样,已老得骨瘦如柴,仿佛星星之火,便可将它们熊熊燃烧,化作灰烬,融入养育过我的肥沃土地。
   雨雪依然还会飘落,再不能汇聚成昔日那条小河,太阳每天依旧升起,而清灵灵的河水,却只能永远活跃在我温馨的记忆里,于梦境中辗转反侧,奔流不息。

责任编辑:喜有此李
  • 文友喜有此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30 17:07:4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30 23:51:06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