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精品推荐感恩时代—契约人生话恩情文字大小:  

    

作者:庄稼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809   发表时间:2018-02-08 20:41:46  字数:5409   评论: [A]

【编者按】感谢赐稿,您的文章审核通过了,推荐共赏!【湘韵精品推荐180209第6724号】

  一直有一件事情困扰着我,难道世上没有尽善尽美的东西吗?仅管我多么尽力而为,也无法做到令自己心悦、令众人满意,达到完美的境界。回头再看,操心费力之后,只落得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落好。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凡是都想做得体体面面,达不到令人心悦诚服,也不至于叫人说三道四,总归大家都和睦相处,过好各自的日子。我脸皮薄,不敢自称热心人,但是看到有人遇到困难、有个马高蹬短的时候,总愿意凭借一己之力,伸出援手。俗话说的好,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别人畅通无阻、乐观向上,自己感到十分快乐,贪恋这种欢声笑语的氛围,不习惯看到愁眉苦脸、烦恼流泪的场面。为此,有时候自己惹上一些麻烦,过后又不知悔改。唉!无奈本性难改。
  春天来了,小张的烦恼也来了。春暖花开,春耕在即,农用物资也要摆上日程,但是囊中羞涩,两手空空
  又将如何是好?与人挪借,说不出口,种子化肥地膜农药,从春播到秋收,差不多一年时间,不是一星半点儿、块儿八角钱就能解决的问题;银行贷款,有诚信档案,上年的贷款,刚刚磕头捣蒜的、好歹东墙补了西墙,每户按资产按承包田的贷款定额,已达规定上限,不可能再贷到款了;向私人借贷,难处也不小,一家过日子十家看着,邻里乡亲的一个村子住着,谁家多大收入,又有什么花销都看个八九不离十,瞒哄不住,小张一屁股眼子饥荒,挂锄(农闲时间)还要修住房,各种费用汇总到秋,只靠承包田里的收入,恐怕入不敷出。谁敢贷款给他?
  农村有一条不明文的规律,雇不到打工能请到帮工,贷不到款能借得到钱。金钱不常在,一花就没,人情常在,源远流长,这不是稀奇古怪的现象,而是农村人特别重视相互交往的情谊,常言说“谁用不到谁呀”!有人忙不开大家帮把手,有人过不去坎儿大家拉把手,都是过日子,都不容易,帮了别人就等于帮了自己。这事情没有疑问,农村人一辈一辈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
  小张是“快乐食杂店”的老顾客,去年的欠款还在账上记着,转到今年,这段时间依然不断来赊购用品,我没有因为小张滞留陈账而发他去顾客黑名单。我相信,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不会被眼前这点困境难倒,只要咬咬牙努努力,加加油吃吃苦,出出汗挨挨累,坚持挺住,春种秋收的时长,眨眼之间就忙活过去了。有道是“天道酬勤”,“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自己克服的都不是问题,“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自己不要强,旁人也没办法。了解到小张的困难,我欣然应允,同意帮他度过这段难关,缺啥少啥只管吱声,两人抬水总比一人挑水省力,以后啥出息,就看小张自己的啦。
  人不是神,爱有个虚荣心。每当我做了一件“好人好事”,心里都有一种小激动,心情尤其的愉悦,感觉天生我材必有用,没有白活,对生活群体有些益处,一天天活得充实,从小到大就这德行,吃亏没改没记性。从小接受父母的熏陶,为人要正直,做事要踏实,要学救人救个活,不学害人落井下石,活着知道感恩,死了教育后辈堂堂正正做人……什么人前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什么说笑有礼,什么举止有节,什么走路要稳,什么……哎呀,多了去了!总之,生活在人群当中,相互帮衬,懂得知恩回报,这是关键,暂时没有能力,必须牢记心中,以后报答也为时不晚。
  有道是“同患难易,同富贵难”,似乎也有点道理。现代人生存质量改善了,衣食住行条件优越了,日常消费要求提高了。纯正手工制品不再是生活的唯一,而被高效益机械化生产代替了,依靠家庭主妇手工针线满足家人穿戴成了历史,减轻了妇女的家务劳动负担,孩子们身上的换季穿戴,都是商场购买的成品,有条件讲究时髦的要求的是高档名牌,而不再是母亲一针一线直接用爱心缝纫出来的手工制品。
  现在很少人有兴趣了解,二十世纪时,一家老小好几口人的四季穿戴,全凭家庭主妇一双巧手。白天上工干活,做好一日三餐,不误洗洗涮涮清洁打扫,照顾老小忙家务,针线活要挤功夫完成。多数是在夜间占用休息时间,或者工作间歇暇隙,不怕劳苦困倦;不避暑热蚊虫;不惧严冬寒冷,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日积月累,年复一年,把自己对老人的孝、对丈夫的顺、对孩子的爱,全都寄托在千针万线里,时时刻刻,呵护着全家人的饥渴冷暖、忧乐痛痒。在现代生活里,在金钱可以兑换一切的观念里,以往那种更直观的深厚沉重的爱的奉献,在人们的意识里,越来越加薄弱肤浅淡漠了。有时候,不知道感恩,不懂得回报那份爱,骨子里养成了一味的索取,思想里有的只是需求。游子或漂泊或求学,在外面打回家中的电话,很少对父母的问候,而往往是“妈,我没钱了”、“爸,我没钱了”。不是吗?或许您例外。
  记得,母亲曾经说过,街坊妇女都喜欢母亲制作的鞋样儿,而且有好多孩子穿过母亲做的鞋。母亲心灵手巧,针线活做得又快又耐穿,穿着舒服得体,有几个家中人口众多、做活缓慢的妇女,不断请母亲帮忙,多次收到母亲的接济,乡亲们都夸奖母亲勤快善良,时不时帮助母亲做些紧手活算作回报。那时,乡里乡亲的都很憨厚淳朴,来往坦诚亲密无间,特别重情重义,生产劳动,家务活动,那叫活跃紧张快乐和睦,苦中有乐,过日子十分带劲,人们感恩和平年代,把激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老年人讲究恩情记在心间,不挂在嘴边,根据自身条件寻机谢恩,现代人讲究现实短平快,说话做事不够含蓄,直接表白心曲,不爱拖沓。有可能是生活与时俱进,人们与生活的日常联系不像以前那么紧密,例如,孩子生下来,很小就进了幼儿园,半托或全托,只有放学后或者星期节假日,才能跟父母一起团圆几天,一直到学业有成,转眼已经二十来年过去,又要就业上班、结婚成家,需要父母做的最多的就是掏钱供养儿女。社会上有一群人沦为“啃老族”,你不觉得跟父母的联系太少了吗?你知道父母如何工作的吗?你知道父母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累?你了解父母有什么烦恼、有多少担忧?你知道父母有多么忽视自己、有多么爱惜儿女?……为了一件小事,有的孩子在父母面前耍性子、玩儿苦肉计,完全不顾及父母的心理,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恩,醒醒吧!孩子。有些孩子做得非常好,虽然家庭拮据,却能以矮小的身板为大人分担忧愁,人说“穷人孩子早当家”,懂事早,知道感恩。父母没溺爱他们(她们),不是父母不爱他们(她们),他们(她们)孝敬父母,却没有生活在特殊的环境,只不过与父母朝夕相处心灵相通,不自觉地接受父母言传身教,耳听目染之间,融于所处环境之中,不用他人刻意要求,自己就因为身边的影响感知生活,关注家人,以至于为团队着想、为群体有所作为。以后无论在小家在大家还是走上社会,都已经养成了维护自己、顾及他人、投桃报李的好习惯,懂得换位思考、体谅他人就是一种感恩。
  有些人只顾自己得失,喜欢腹诽别人,大发牢骚,不满生活现状,还不努力工作自行改变,遇事瞻前顾后、拈轻怕重、三心二意,没有责任心,不肯担当,不付出辛苦,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断跳槽,没有常性不爱坚持,不检讨自身缺点,一味地褒贬环境的恶劣,不知道何处才是生活的目标。就像我们村里一些小青年,打工嫌累,钱少不干,认可呆着空度时光。看不惯老年人仨瓜俩枣的挣钱忙碌,结果一事无成,至今还怀揣“二十万富翁”的梦想,扪虱而谈,喝酒解闷,k歌寻乐。唉!白白浪费新时代如此大好时光,真叫咱能力有限的“吃货”无言以对。
  有一次,看到一个小孩儿撒把骑自行车,我赶紧制止,说与利害,小家伙非凡不听,反倒笑我“你一个瘸子连车子也骑不了,有啥资格说我?”我哑口无言,自己在那方面确实有缺陷,怎么指教比自己技高一筹的人呢!可是,我就是没有听从别人的教训,才从车上摔下来的。我只是感恩曾经善意提醒我的人,把我的教训告诫他人,不至于悲剧的重演。孩子,你明白吗?爱心需要延续,感恩需要接力。
  我深深懂得,人微言轻,没有权利在强者面前指手画脚,仅管清楚前途怎样才能走得平坦,因为已经在坎坷波折里跌得鼻青脸肿,已经有了顺利通达前程的经验教训,可是又有谁有耐心倾听一个挫败者大谈理想之道?省省吧,路是自己走出来的,经验也是自己摸爬滚打的结果,何必杞人忧天、妄想移花接木描绘自己的蓝图呢!各自有各自的偏执,各自有各自的爱好,有些人就喜欢寻求那种“麻辣烫”的刺激,才觉得活着爽酷。这也许就是两代人之间的鸿沟,大家各自站在沟沿上,可以相互问好搭讪,就是不要干扰对方,说出见解可以,听不听随意,反正谁摔跟头谁疼,哭罢笑罢,想明白了,自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上年龄的人还要问一句,这样行吗?做父母的自然提心吊胆,为儿女捏着一把汗,时不时半路上插一杠子,掏心掏肺的啰里啰嗦一番。有的孩子“狗咬吕洞宾”,跟大人扭着干,直闹得不欢而散;有的孩子不言不语,暗自思忱,或我行我素,或从善如流,采取好的做法,后者最是令人欣慰的。亲人怎么会看你吃亏呢?是啊,亲近的人不会让你吃亏,但是有一天,有一件事情,真让我头疼了很久,我错了吗?想了很久,我告诉她,“你错了!”
  我知道,时代变了,可是再变也改变不了忠孝信悌礼义廉耻,国有国法,家有家风,人有人格,事有事理,情有情缘,物有根本,大道相通,存续和谐。谁也不能违背合法经营、照章办事的生活规律,难道你不懂吗?我气愤地注视着面前这位美女。
  她是我的外甥媳妇,平时没有来往,为了帮助外甥的好友借贷一笔钱,碍于外甥的面子,我同意担当证明人帮忙,我的外甥做担保人成全了此事。双方协定,秋后偿还借款,外甥的朋友顺利地解决了燃眉之急,可谓两全其美,我很开心,但是,烦心事来了。秋粮归仓,放贷人通知我催促还款,作为中间人,理当调节疏通此事,我觉得传达一下没有什么不妥,因为欠款方债务繁重,人家担心还款能否顺利有情可原,没想到作为担保人一方的外甥很不悦,认为挤兑了他的老铁,他也伤了脸面,外甥媳妇一气之下杀上门来。
  “老舅,这粮食刚下场,他就要钱!啥意思?怕赖着不还帐吗?他要是这样瞧不起人,我还真就得寻思寻思啥时候还钱合适。”
  “哦,借钱时候,欠据上写的明白,就是提前问一问也没什么不对,毕竟咱们借用了人家的钱……”

  • 文友飞俗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8 20:53:1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2-09 22:33:3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